狂魔

565 回初试锋芒

565回 初试锋芒

?众人即便强如李宽、江文广等人都连忙的后退,他们都受不得这光芒。?

然而吴剑、思涯却无反应,相反的思涯还慢慢靠近,想要一击伤了吴剑。?

然而这还不是魔彩珠的真正威力,魔彩珠之内的赤、白、黑、青四点光芒,在魔彩珠之内急速的旋转着。?

而且越转越快,最终居然是形成了一张八卦图。?

那八卦图突然的飞出,击向了吴剑。?

然而这一击之后,那瘸腿少年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显然有是耗尽了内法。?

吴剑一惊,被这八卦图逼得突然后退几丈。?

终于还是身上红光一闪,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空中的光芒被震散而去。?

众人连忙的低头躲闪。?

击中了吗?这一下子可以击退吴剑吗?可是吴剑毕竟是虹光派之人,若是伤他太重,也是不好。江文广想着,抬头向上看去。?

空中的光芒渐渐的散去,居然沒有了吴剑,也沒有了魔彩珠。?

众人脸色一变,突然他们抬头向空中看去。只见吴剑展翅落下,而魔彩珠被他拿在手中。魔彩珠发出异样的光彩,照亮了吴剑狰狞的脸。?

连魔彩珠也被他夺下了,这样便更无人能压制他了。?

那瘸腿少年的脸上已无血色,一來是内法消耗甚大,二來是害怕。?

他一直以來,都是靠着魔彩珠之灵气逞强。此时连他最得意之物都失去了,他一下子失去了精神支柱。?

吴剑得到了魔彩珠居然也是一阵是兴奋,他的目光一扫,最后落到了思涯手中的血剑之上。?

思涯一愣,心道不好,居然被他盯上了。?

然而吴剑并非只是盯上了他,他突然的一声狂啸,身上红光四射。?

众人连忙的后退,江文广心道不好,局面已无法控制了。?

吴剑脸上红光一闪,已冲入到了人群之中。?

片刻之间,江文广、李宽和断径都被击伤,或重或轻。?

此时吴剑已失去了人性,是一个十足的狂魔。?

那瘸腿少年见吴剑沒有攻击自己,于是连忙的后退,突然身形一闪,已飞出了很远。?

只是他的身边五彩一闪,念玉已经跟到,手中金蛇剑飞出,缠住了那少年。?

“居然想逃。”念玉喝道。?

那少年苦笑一声,“我法力所剩无几,只够逃跑了。你若再拦着我,咱们谁都跑不掉的。”?

念玉冷冷一笑,将那少年扯着便要向回飞去。?

“美女,我看你飞行之术还在我剑御之术之上,若是咱们此时逃跑,那家伙必然追不上的。”那少年仍不死心道。?

“剑御之术?”念玉一惊。她曾听师父李玦说过,当年的吴天吴阵首曾参破了剑御之术,即便是当年的中阵雁形阵,也只比他强出一点点。而这少年不但有应当在吴阵首手中的魔彩珠,还会剑御之术,难道他真是吴天的儿子??

看來是这个样子了。?

念玉正想着,突然听到吴剑一声的大喝,身上红光闪烁,向她和那少年扑來。?

少年挣脱不掉念玉的手,索性闭上了眼睛,口中却说着:“能有如此美女陪死,便也算是知足了。”?

只是他刚刚闭上眼睛,突然心头一颤。同时念玉等人也感觉到了三股强大的法力迫近。?

“大哥救我。”那少年突然的一声大喝。?

他的话音未落,突然空中响起了佛咒之声,与刚才那少年所念的完全相同。?

只是念诵之人的法力高出这少年太多,空中居然出现了三尊金佛之身,发出万丈的佛光,照射到了吴剑的身上。?

吴剑被这佛光照射到,身上的红光一弱。但他却在极力的挣扎,想从那佛光之中飞出。?

他的身上红光爆涨,手中魔彩珠异彩大盛。双翅一挥,便向外冲去。?

那团佛光在他的冲撞之下,居然有些凌乱。?

此时空中出现了三人,为首一人居然也生着一对同吴剑一样的肉翅。?

江文广等人见状大惊。此时一个有肉翅的吴剑已经无法对付了,再出现一个那便性命难保了。只是那人后面还有二人,难道也都同他一样长着肉翅吗??

那三人飞近,众人才放下了心。那为首之人虽然身上长着肉翅,可是却沒有红光射出。而他身后的两人连肉翅都沒有。?

众人松了一口气。?

为首的肉翅少年高声叫道:“请……请诸位退后,看……看我们收了这兄弟。”?

他居然有些结巴。?

江文广等人连忙的后退,思涯在后退之中,则悄悄的向秦香那边靠去。?

空中的三人同时念诵佛咒,可是他们法力虽然高强,却似乎佛缘不深。吴剑几冲之下,再仗着魔彩珠的威力,居然有控制不住的意思。?

“二……二弟,你……还……还不出手吗?”那位肉翅少年高声叫道。?

那瘸腿少年一愣,连忙念诵佛咒。空中的佛光顿时强了许多,吴剑再无法挣脱,渐渐的被压制了下去,背上的肉翅也慢慢的收了回去。?

终于“嘭”的一声,他身上的红光消失,整个人掉落了下去。?

得晨见状,突然身上红光一闪,急冲而至。他将吴剑接住,却施法摄起了他手中的魔彩珠。?

那空中的一个少年见状大怒,高喝一声“放下魔彩珠。”然后急冲而下,同时挥出一拳,七条金龙咆哮而出,击向了得晨。?

得晨脸色一变,连忙挥动枯木枝,一道红光迎上。?

“轰”的一声,得晨居然被震退了四五步,而那少年一招沒有取胜,也是大惊,身体在空中停稳,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得晨。似乎不相信有人能接下他的一击。?

“翔龙拳!”李宽惊道,然后他突然有所悟,然后点头道:“我知道他们是何人了。他们來了,咱们便有救了。”?

然而更为惊讶的是得晨,如此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就有这么强悍的法力,而且看上去他身后的三人,法力也都不弱。?

果然如此。?

另一少年见兄弟沒有得手,一声的大喝,身上突然闪出一阵的蓝光,同时祭出一件法宝。那法宝长不足尺许,却发出耀眼的蓝光,让众人不敢直视。而这蓝光之上,还带着阵阵的寒气,众人只觉周围一凉,而靠近那法宝之处的空气,似乎也被冻了起來。?

“天钉。”李宽惊道。?

果然是天钉。?

天钉带着一股的寒气,从天而降。?

得晨哪里敢大意呀,他再次挥动枯木枝,一道红光迎上。?

“咔”的一声,枯木枝一撞到天钉,居然在空中被冻成了冰块。?

得晨脸色一变,连忙催动内法,再加上枯木枝之上原本已沒有了水气,若非如此,他便无法收回枯木枝了。?

枯木枝突然发出一阵的红光,“轰”的一声,炸开了四周的冰块,那发出寒气的少年也被震退数步,脸上大惊。?

然而得晨尚未喘过气來,空中传來振翅之声,那肉翅少年急冲而下。同时手中居然飞出一把宝剑,宝剑发出六色的光芒,在空中居然化成了一道六色彩虹。?

“虹光剑法!”江文广等人大惊。这三个少年个个法力超群,这长肉翅之人所用的居然是虹光剑法,他们究竟是何人呢??

“轰”的一声,得晨被震退数步。非是这肉翅少年法力太强,上面三人之中,要数他的法力最弱。只是此时得晨拉接下了两次重击之后,已是强弩之末,所以才落了下风。?

然而此时突然落花发出一声的尖叫,众人看去。?

却是思涯一血剑刺中了落花的肩头,落花大惊之下将秦香向前推去。而她还是不想如此轻易的放过秦香,她的手中黑气一闪,一只黑鸟击向了秦香的后心。?

思涯大惊,他怕血剑之血气伤到了秦香,于是不敢出剑。而是身形急转,将秦香抱到了怀里,却以自己的后背,迎上了黑鸟。?

“轰”的一声,思涯抱着秦香被震飞数丈,思涯“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吐到了秦香的肩头。?

若非落花是急出的一击,只用上了六七成的法力,此时思涯早已重伤。?

空中的三个少年便要联手出击,断径和落花顾不上自己的伤和秦香站到了得晨的左右。?

空中三人却未急于出手,那肉翅少年显然是老大,于是他结巴道:“这……这位前辈。魔……魔彩珠原……原本是我家之物。还……还请你还给我们。”?

“你家之物?”得晨看了他们一眼,再看看那瘸腿少年,突然大笑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了。令尊可好?”?

那肉翅少年一愣,然后抱拳道:“父亲尚好,不知您是?”?

“此乃南疆魔君。”断径捂着胸口的伤处上前一步道。?

“魔……魔君?”肉翅少年一愣。?

突然那瘸腿少年大叫道:“大哥,便是他了,快给我报仇。我这一身的伤残都是拜他所赐。”?

肉翅少年未做表态,他身边的二人却是拉起了架式,“二哥,我们为你报仇。”他们不等大哥说话,突然的出手。?

七条金龙、一道蓝光飞击向了得晨。?

得晨脸色一变,手中枯木枝一挥,旁边的落花和断径也同时出手。?

565回?初试锋芒?

“轰”的一声,那两个少年居然被震退,而落花和断径也后退两步。?

得晨心道不好,己方三人对方也是三人,况且落花和断径都受了伤。他想着看看旁边的落花,发现她原本只是被血剑刺中了肩头,非是重伤。可是此时却是脸色惨白,似乎伤的颇重。?

得晨大惊,心道若是落花有失,自己的计划便难以成功。此时不用去找吴天,计划实施起來的难道小了许多。而若是落花伤重,那事情便要向后拖上一拖了。定是那血剑的血气侵入了落花的体内,此时若不及时的逼出她体内的血气,她虽然有一半的多诃族血统,可是难保不被血气侵体而发狂。?

得晨深知血剑的厉害,此时也是大急。?

他看看空中的几人心道此时不能硬拼,己方并不占便宜。况且这几个少年若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天龙帮、虹光派之人必定会站在他们一边,那边的徐若琪之女念玉尚未出手。如此一來自己反而是占了下风的。?

于是他眼珠一转,计上心來。?

“思涯,你可想要这魔彩珠?”得晨突然道。?

思涯解开秦香的穴道,秦香一阵的高兴,终于脱身了,还是被思涯救出的。只是思涯见她无事,连忙的盘膝打座。?

秦香看着思涯缺少血色的脸,伸出衣袖给他擦着嘴角的血丝。?

调息中的思涯,嘴角露出一丝的笑。?

只是他虽然在调息,可是空中的变化还感觉到的。?

那刚刚出现的三个少年,居然都有如此的神通。特别是那个背上肉翅的,居然和吴剑入魔时的样子一模一样,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此时听到得晨叫自己,还要把魔彩珠送给自己,他睁开了眼睛,站了起來。?

此时血剑已经在手,若是魔彩珠再到手,便不怕徐若琪了。而对于吴天,那便是下一个目标。?

“魔君有事请讲。”思涯道。?

“你若帮我挡上一挡,我便将魔彩珠送于你。”魔君突然道。?

思涯一愣,心道他脱身并不困难,为何让我帮他挡上一挡呢??

见思涯犹豫,得晨突然将手一挥,魔彩珠被抛了过來。?

原來得晨法力虽强,可是那魔彩珠之灵气,特别是那异彩的灵气让他也有些难以承受。此时虽然拿着魔彩珠,可是却如鲠在喉。不但要分出法力控制它,还要对付空中的那三个少年。?

于是便想放弃这个烫手的山芋,将那些年轻人的目标转移到思涯的身上,然后自己再行自己的计划。?

魔彩珠飞在空中,那空中的那个肉翅少年见状,突然双翅一展,扑了过來。?

思涯大惊,到手的宝贝怎能被别人抢去?于是身上玄光一闪,血剑一挥,一道血气逼向了那少年。?

他原本以为那少年被血气一逼,必会后退。可是那少年的双翅异常的灵活,在速度不减的情况之下,在空中轻轻一转,便绕过了血气,伸手抓行了魔彩珠。?

而空中的另两个少年也包抄了过來。?

毕竟思涯距离较近,而且那魔彩珠原本便是朝他飞去的。他沒有施法,便一把抓住了魔彩珠。?

那肉翅少年一惊,结巴道:“快……快扔掉。小……小心受伤。”他居然是在担心思涯受伤。?

思涯只觉手中魔彩珠一热,他心下一惊。自己如此握住,说不定会真的受伤。想的,便要施法。手中的魔彩珠突放出异彩,原本要上前的秦香尖叫一声连连的后退。?

然而思涯却沒有任何的难受之处,相反的。左手的魔彩珠和右手的血剑齐鸣。两者的灵气相互辉映,经过了思涯是身体。他后背之上的伤痛居然减轻了不少。?

此时空中的那两个少年已飞击而下。?

六条金龙、一道寒气。?

思涯想到身后不远之处还有秦香,于是内法一吐。魔彩珠光芒大盛,他体内的法力被魔彩珠吸去又吐了回來时,却增强了一倍有余。?

思涯大喜,这便是魔彩珠了。他终于知道为何大家都想得到魔彩珠了。狂笑一声,血剑一挥,血气在空中化成一道七色剑虹,笼罩了整个的比武场。?

只是虽然是七色,却都泛出了阴邪的红色。?

空中的两少年原本以为他们联手一击,必能取胜。可是见到如此的威势,心头都是一惊。?

“轰”的一声巨响,那二人居然被一下震退,思涯也只是后退了数步。?

难以置信。?

思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一招震退如此强悍的两个少年。他看看手中的两件宝物,一阵的狂喜。?

那两个少年不服,便要再上,他们的大哥突然挥翅道:“慢……慢着。”?

然后向思涯抱拳道:“这……这位朋友,你……你能驾驭魔……魔彩珠和血……血剑,难……难道也是我们的兄……兄弟?与他一样”肉翅少年指指地面之上的吴剑。?

思涯一愣,心道他们称吴剑为兄弟,那是什么意思?对了,明白了。于是思涯的狂笑,“谁是你们的兄弟,我是你们的仇人。若是沒有猜错,你们都是吴天之子。”?

肉翅少年一愣,然后道:“不……不错。”?

“既然如此,我今日便取你们性命,回头再取吴天的狗命。”思涯说着,身上光芒一闪,便要攻上。?

“等……等下。父……父亲留情甚多,所以我……我们兄弟也颇多。只……只是我们兄弟都有一特点,便……便是背上生翅。你……你可有翅?”肉翅少年道。?

有翅?念玉一愣,伸手在那瘸腿少年后背之上一摸,果然有一对小小的鼓鼓的东西,难道那便是肉翅??

瘸腿少年却回头笑道:“美女,你的手能温柔一点吗?”?

念玉大怒,手上内法一吐,那瘸腿少年痛的一咧嘴。只是她想到他们都是吴天之子,眼前之人也必无例外,于是才沒有再下狠手。她终于明白为何婷婷想要杀死瘸腿少年之时,李宽让她住手,而是要交给吴天师叔处置了。?

这些厉害的少年,居然都是他的儿子,而且那位大哥还怀疑思涯也是他的儿子。可是自己与思涯相处了十几年,也见过他**上身的样子。他的后背之上,除了那一条条可怕的伤痕,根本沒有肉翅的。?

此时叶长河和婷婷也驱毒结束,站到了念玉的旁边,看着场中的变故,一脸的惊讶。?

受伤的李宽和江文广也已爬起,站在要一旁。江文广是一脸的惊讶,而李宽则是一脸是欣慰。?

吴天之子,果然非同凡响,年级轻轻便如此的厉害。?

此时空中那个发出寒气的少年见他们二人的样子,从怀中取出两粒丹药扔下。李宽和江文广接住,只觉这丹药之上发出淡淡的幽香,只是一闻,便感觉伤口舒服了许多。?

李宽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江文广也吃下。药一入腹,只觉腹中一阵的热传遍了全身,全身舒服无比。?

空中少年见他二人服下,微微一笑,继续转头面对着思涯。?

“肉翅?”思涯笑了笑道:“我怎能如你们这些妖邪一般,背上生翅呢。”?

一听妖邪二字,那几个少年纷纷的大怒,居然同时出手。?

思涯毫不畏惧,持魔彩珠和血剑迎上。?

只是那三人同时出手,思涯已落入了下风,若不是那三个少年未下死手,思涯虽然有血剑和魔彩珠,也早已被击败了。?

只是那三人也十分惊奇思涯的法力强大,若是除去了身上的法宝,一对一的打将起來,他们未必是思涯的对手。而且更为奇特的是,思涯对于魔彩珠和血剑居然有天生的免疫之力,便如是吴天的后人一样。?

他真的不是吴天的后人吗?他的后背之上真的沒有一对肉翅吗??

只是那位肉翅少年看上去却不愿久战,于是道:“你……你真的沒有肉翅?”?

“废话少说。”思涯怒道。?

此时江文广抬头问念玉道:“你与他相处时间最长,他可有肉翅?”?

念玉摇了摇头道:“并无肉翅。”?

江文广摇了摇头,自语道:“如此也好。”他想着转头向场中看去,却突然发现场中少了几人。?

得晨、落花、断径此时已不见了踪影,而且连原本躺在地上的吴剑也不见了。?

江文广大惊,突然飞起,四下看去。只见一点红光正向远处飞去。?

“吴剑被魔君带走了。”江文广叫道。?

“什么?”空中的几个少年闻听之后,同时的住手,思涯心知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也停了下來,退到了秦香的身边,大口的喘着气。?

“你还好吗?”秦香问道。?

思涯收住魔彩珠和血剑之光芒,点头道:“我无事。只是你派中人已找到了你,你便同他们回去吧。我会拜托念玉照顾于你的。”?

秦香一听此言,眼中淌出了泪水。?

“你嫌我跟着你很麻烦吗?”秦香说着扭过了身道:“一定是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思涯道:“只是我还有大事要做。此时魔彩珠和血剑都已到手。”?

“我知你要报仇。可是徐师叔和吴师叔法力极强,你即便有此两家宝物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我看……你还是放弃吧。”秦香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