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70 回欲成大阵

570回 欲成大阵

碧云山??天枢殿内

薛不才与众位首座以及徐若琪??听完江小贝的叙述之后??都在纷纷的议论

其中秦弄玉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想不到??吴师弟和黄衫姑娘居然生出了如此的逆子??”他说着摇了摇头

徐若琪哼了一声道:“吴天定是自觉对黄衫不起??所以才对那吴言特别的溺爱??否则他怎能如此的放肆??”

众人有人点头??也有人摇头

储志宏曾亲历过当年吴天救治如云夫人之事??于是急道:“只是到时沒有了魔彩珠??吴师弟如何施法??如何救治小姐??”多年过去了??储志宏对黄衫还是习惯于在东海升龙岛上的称谓

“吴言这厮??”李玦突然拍案道;“他贪玩也就罢了??居然还带走了魔彩珠??连他母亲的命也不顾了??”

于是众人纷纷的点头??想想强如吴天??聪明如黄衫??却是生出了如此的孩子??看來老子英雄儿好汉之言??未必是真

薛不才见大家有些乱??于是干咳一声道:“诸位师弟师妹??我与长老商议过此事之后??才将此事告诉大家??其实救活黄姑娘之事虽然重要??可是吴师弟已派出人手去寻吴言??想來那三位贤侄法力高强??必能找到吴言??带回魔彩珠??”

江小贝此时也道:“掌门之言不错??那吴言虽然贪玩??可是毕竟是黄衫之子??他也知檀心花开之时??到时他定会回山的??”

众人听了江小贝之言??连连的点头

此时薛不才又道:“其实眼下要紧之事??却是魔君入中原??他此來说是要找吴师弟??而所为何事却是不知??虽然十个得晨也未必是吴兄弟的对手??可是若是得晨在紧要之时出现??吴师弟无暇旁顾??那便麻烦了??”

“掌门师兄的意思是??”秦弄玉问道

“到时咱们应到现场??为他护法??”薛不才道

“好??”秦弄玉道:“多年不见??我正想见见他了??”

储志宏也道:“如此也好??我也想亲眼见他们二人重逢??”

众人纷纷的点头??只有徐若琪看了看薛不才??她似乎想说出心中的秘密??可是看到大家如此的兴高采烈??终于还是闭上了口

“既然大家都同意此事??我便宣布两件事情??”薛不才突然高声道

众人一听??齐齐的起身听命

“其一??马上召集齐刚刚选出的中阵七人??加强训练??此事便由我和徐师妹亲自负责??”

“是??”众人答道

都知虹光派的北斗七星阵厉害??而其中更是以每代的中阵作为最多??当年的中阵曾大战巨岩、恶斗飞虎??为虹光派立下了赫赫战功??此时新一代的中阵??其中数人法力尚在当年七人之上??此和平年代??为吴天复活黄衫护法??便是他们的首要功勋了??只是可惜??那法力超强的思涯??居然是邪教之后??若是有他入中阵??相信此代的中阵??必然强过上一代

只听薛不才又道:“其二??便由咱们几个老头再组个北斗七星阵??”

“啊??”秦弄玉听之大喜??“好久沒有与掌门师兄等人组成阵法了??我十分的怀念当年的中阵??”

“秦师弟差矣??咱们此次组成的??乃是大阵??”薛不才又道

“大阵??”秦弄玉一愣道:“虹光派由选拔赛选出的优秀二代弟子所组成之阵叫做中阵??而由各堂首座组成的阵法叫做大阵??师祖那一代的大阵惨死于剑魔之手??而师父那一代的大阵??便是由当年的中阵之人组成??只是因为曹师叔的失踪而从未用过??”

薛不才点了点头道:“正是??为了防止南疆有变??还有思涯之事??咱们不可不防呀??下面我叫道之人??与我一起组成大阵??”

“是??”

“秦弄玉师弟守天枢位??”

“是??”秦弄玉喜道??虽然他已上了一把的年纪??可是听到叫自己的名字??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当年年轻的自己??垂手站于司马空和徐正甫的身前??听他们安排自己在阵中的位置

“李玦师弟??守天璇堂??”

“是??”听到了李玦的应答之声??秦弄玉忍不住看去??只见李玦也是热泪盈眶??他们想得是一样的事情??于是二人相对一笑??眼泪却几乎忍不住

“丁伟师弟??守天玑位??”

“储志宏师弟??守天权位??”

“胡若愚师弟??守玉衡位??”

“我守开阳位??金梦洁师妹守摇光位??”

薛不才念完??众人都有些惊讶??目光落到了徐若琪的身上??这些人之中??要以徐若琪法力最强??而她反而不在中阵之内

此时七人之中法力最弱的胡若愚突然笑道:“掌门师兄??若愚我法力最弱??不说与师兄师姐们相较??便是比起钱亚蛟贤侄都有不足??至今愧对这首座之位??我看这大阵之中??还是应有徐师姐在吧??”

众人听之都点点头??显然是同意胡若愚之观点

可是薛不才摇摇头道:“派中规矩??大阵人选必是由各堂的首座??徐师妹虽然内法强大??她却不是首座??所以不能入选??你虽然自谦??却是玉衡堂首座??自当入选??”

“可是……”胡若愚还要说什么??江小贝突然笑了

“胡首座不必自谦??北斗七星阵组阵之人??不必非要法力高强??更重要的是要看七人之间的配合和默契??另外念玉入中阵之后??便无法使用五彩霞衣??徐若琪自可穿上五彩霞衣之后??另做其它重要之事??”江小贝道

众人听此解释??便想起当年徐若琪虽然退出了中阵??可是与吴天出生入死、上天入地做过许多惊人之事??于是明白了薛不才的安排

薛不才也点点头??然后道:“马上飞鸽传书??通知江公子、念玉、吴剑迅速的回山??寻找秦香之事??便交与其他弟子去办吧??”

“是??”江小贝答应一声??便要带众人散去??突然门口之处人影一闪??钱亚蛟跑了进來

“师父??念玉师妹回來了??”钱亚蛟喜道

原本要散去的众人??听说念玉回來的消息??纷纷停下了脚步??而徐若琪更是身形一闪??冲向了大殿的门口

念玉差点与母亲撞个满怀??而徐若琪趁机抱住了她

爬在母亲的怀中??念玉感觉一阵的温暖??虽然她二人的皮肤都有其先祖之风??比常人低了许多

“娘??”念玉叫道

徐若琪拍拍她的肩头??上下打量一番并无受伤

此时秦弄玉和李玦也跑了出來??见那母女二人打着招呼??心中有话??却不好意思问出

“掌门和长老都在??你快进去向他们禀报吧??”徐若琪看看天空??只有念玉一人回來??显然是有重要事情禀报

“好??”念玉说着??向秦弄玉和李玦抱下拳??与母亲一块大步的走进了天枢殿

念玉向薛不才和江小贝等人见过礼之后??薛不才看着她的一身打扮??于是皱眉道:“怎么是如此的打扮??”

念玉想起自己扮做紫瑄之事??脸上微微的一红

此时江小贝沒有见到儿子回山??于是也有些担心??“文广这孩子太不懂事了??出门如此长的时间??期间必定发生了许多的大事??他也不回个信??”

念玉微微一惊道:“江长老??我们曾数处飞鸽传书回山??难道山上沒有收到吗??”

“沒有??”江小贝一听此言大惊

“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你们可曾找到秦香和思涯??”薛不才急道

念玉顺了一下思路??然后将这些天发生之事讲了一遍

讲完之后??众人大惊

“魔彩珠和血剑居然同时落到了思涯的手上??那便大大的不妙了??”江小贝道:“不说思涯更加的难对付??复活黄衫之期日近??而檀心花只能开十八个时辰??若是到时魔彩珠不在手??那便麻烦了??”

众人想想??也都觉着有理

然而秦弄玉则是坐立不安??秦香不知所踪??而且还极有可能是被那小**棍吴言带走??如此想來??后果不堪设想呀

李玦则是不停的自责??思涯跟了他近十年??他居然沒有看出他是邪教后人??而且还将他带到了碧云山之上??才使他伤了玄石、掳走了秦香??其实一切的根源??便是那思涯

众人唏嘘着??感慨着??却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秦师伯??”念玉突然道:“恕晚辈无礼??念玉一直有一句话想问问秦师伯??”

“你讲??”秦弄玉此时心中极乱??非常希望念玉能说出什么妙策來

“我曾见过秦香??而且以我的了解??思涯非是**邪之徒??秦香似乎不愿回山??而愿意跟着思涯??秦师伯可知其中的缘故??”

闻听此言??秦弄玉一阵的尴尬??显然是有难言之隐

此时徐若琪急道:“女儿都丢了??还不说出实情??否则我们如何帮你劝回秦香??”徐若琪也见过秦香不愿回來??所以如此道

秦弄玉叹了一口气??终于道:“说來此事怪我??我将香儿许配给吴剑??其实并未与香儿商议??她闻听之后??坚决的不同意??我便深斥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