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82 回有变

582回 有变

薛不才朝徐若琪点点头??以示感谢

徐若琪不与他客气??而是摇了摇头

“掌门师兄??以我看來??此阵已成??”徐若琪道

“那七座山峰的灵气尚未被引出??如何说此阵已成呢??”薛不才问道

“沒有引出灵气??非是你七人之事??而是手中的剑??”徐若琪又道

“剑??”薛不才看了看手中之剑??不明所以

此时秦弄玉突然道:“难道是我的原因吗??我的天殇剑在吴剑手上??”

吴剑等人早已飞到??只是那剑气太强??他们不敢靠近??钱亚蛟等人远远的看着??只有吴剑自持法力高出他人一截??才敢靠近一些

此时他听到了师父之言??连忙飞近落下??高声道:“师父??我回來了??”

他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弟子私自离开??还带走了天殇剑??请师父责罚??”

秦弄玉见是吴剑??脸上微怒??他走到吴剑跟前??看了他几眼??终于叹了一口气道:“你救秦香心切??只是你不尊师命你可知错??”

“弟子知错??”吴剑低头道??只是听到了师父的语气变缓??显然有宽恕自己之意??心头又一阵的愧疚??自己那样对待师父的爱女秦香??师父若是知道了??他还会宽恕自己吗

秦弄玉见吴剑脸上有惶恐之意??以为是他真心悔悟??于是语气再次的柔和了一些??而此时钱亚蛟等人也从空中落下??拜见掌门和众位首座??躲出天枢峰、躲进天枢殿的弟子们??也纷纷的出來

只听秦弄玉又道:“以你之错??本该罚你面壁三月??可是看你知错的情况下??我便暂且饶过你??”

“多谢师父??”吴天的眼中流下了热泪??不只是为了师父如此的疼爱自己??还是因为他太有愧于秦香了??自己一气之下??对秦香说出了那样的话??她现在不会真的想不开??寻了短见吧

见到吴剑流下了眼泪??秦弄玉把他搀起??“吴剑??你们中阵马上便要合练??你若是修炼认真、得法??我便饶过你??你若是偷懒??小心我加倍的罚你??”

“是??”吴剑答应着??便忍不住要说出秦香之事??可是自己若是说出來??秦香又真的死了??自己如何面对师父和师娘呀??也罢??反正说话之时只有自己和秦香二人在场??自己便是隐瞒下去??师父也不会知道的

况且秦香真的回山??那虹光派岂不是丢了大大面子??那时就不只是师父一家人丢脸了??如此说來??我也算是大义灭亲??若是秦香真的想不带??自己必定会待她在师父、师娘膝前尽孝的

想到这里??吴剑便将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秦弄玉见吴剑的脸色由忧转到了平静??以为他是下定决心好为修炼??于是道:“你回來的正好??快还我殇剑??”

“是??”吴剑答应一声??将天殇剑双手奉上

秦弄玉内法一吞??天伤剑飞到空中??“掌门师兄??天殇剑回來了??咱们可以再试一次大阵了??看看这次能不能调出七峰的灵气??”

而此时薛不才、江小贝和徐若琪正商量着什么??听秦弄玉如此一说??反而是摇了摇头

秦弄玉一愣??“为何??胡师弟支持不住了吗??”他说着看着胡若愚

胡若愚被看的脸色一变??却是挺胸道:“我还挺的住??啥时候修炼都可以??”

薛不才道:“刚才徐师妹掠阵??看出非是咱们修炼的不对??胡师弟就在这几日??已到了双七的境界??所以非是咱们法力不够的问題??问題出在了剑上??”

“我的剑回來了呀??”秦弄玉奇道

徐若琪脸色一冷道:“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呀??典籍上所有记载大阵的地方??都提到那柄神剑??”

“神剑??天愁剑??”秦弄玉等人惊道

“正是??”江小贝道:“若是猜的沒错??只有在大阵成阵之后??合七人之力祭出天愁神剑??才能安全的调用七峰的灵气??而天愁神剑……”

秦弄玉明白了??那天愁神剑一直在吴天手上??而且据传当年他们的师父们之所以沒有修炼成大阵??便是因为天愁神剑被破损成了两截??徐正甫秘而不发??正好天权堂的首座曹翰林寻找天愁剑过程之中失踪??才沒有人追问起天愁神剑的下落

此时七人已经凑齐??却少了天愁剑

“掌门师兄??那天愁神剑重生之时??是被吴天以魔血淬火??不知还能否为大阵所用??”徐若琪疑惑道

“能不能用??要等天愁剑回來才可知道??”薛不才道

“呀??要迎回天愁神剑吗??”众人齐惊

“正是??”江小贝道:“上次我见到吴天之时??他便说要请天愁神剑回山??经过十八年他以佛咒洗涤天愁神剑??神剑之上的魔气已消失殆尽了??只是还剑的时间??要等到黄衫复活之后??”

“啊??”储志宏闻听此言??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之处??于是惊道:“难道……难道咱们如此紧急的修炼大阵??便是为了防止其中有变??”

薛不才闻听此言??干咳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然后对围拢上來的弟子们道:“既然吴剑、亚蛟等人也回山??那么此时中阵可以开始修炼了??今日已晚??明日辰时中阵的七人便在这里聚齐??我亲自教你们阵法??”

“是??”大家一阵的欢喜??早把刚才那“有变”二字忘记了

只有吴剑有些奇怪??但是他奇怪的不那“有变”是何意??而是奇怪师父为何不打问自己秦香的下落??而是看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如此说來??秦香已有了下落??甚至……她已回山

她既已回山??难道说沒有对师父说起自己之事??这便奇了

他想着??随大家向摇光峰走去??刚走几步??便见到了母亲在人群之中找着自己??于是他叫了一声??迎了上去

英子上下打量下吴剑??眼中居然淌下泪來??虽然吴剑只是离开了半月??可是这却是吴剑离开自己最长的一次??或者说是唯一的一次离开自己??英子询问了吴剑是否受伤之事??吴剑避重就轻的回答了一番??终于忍不住问道:“娘??可以秦师姐的消息??”

英子听了一笑??以为是吴剑担心他的未婚妻??于是笑道:“自然是有了??她被你的雪姨救下??现下已到了安全的地方??”

“雪姨??”吴剑奇道

“那便是我常与你师娘聊起的??北山梭罗族的大小姐千雪??也是你爹的女人??”英子道

吴剑一惊??心道她将秦香带到了可处??她要做什么

英子突然脸色一沉道:“只是你雪姨说了??她将來要找你和你师父算帐??”

“啊??”吴剑一惊

英子“扑哧”一笑道:“千雪她虽然嘴上厉害??心肠却极好??说要找你们算帐??至多只是刻薄你们几句而矣??你爹和你徐师叔当年便沒少受她的数落??”

吴剑一听非是自己的事情暴露??心头才安稳了许多

英子又笑道:“好了??快跟娘回去??娘给你做你最喜欢喝的肉粥??”

英子说着??拉着吴剑向摇光峰飞去

只是飞过一座吊桥之时??吴剑扫见桥上二人并肩走着??并未着急

那是念玉和李明昊??对了??听婷婷说念玉说出心中喜欢之人乃是李明昊??才让江老夫人死了心??如此看來??这二人果然有些情愫

吴剑只是想了一想??便与母亲飞远了??然而吊桥的顶端??一人正远远的看着那二人身影发愣

江文广

“文广??”冯英雄突然跳了出來??拍下江文广的肩头道

“师兄??”江文广脸上一红??幸好此时还是晚上??虽然仙山之上发光之处不少??可是光线毕竟不如白昼??看不出他的脸红

“师兄的伤好了吗??”江文广无意识的问道

冯英雄一愣??“你昨日回來不是已经问过了吗??”

江文广大窘??“我……我昨日看你尚有些不妥之处??所以今日再问问??”

冯英雄一笑道:“自然是好了??虽然有些红肿??但已无大碍??咱们兄弟明日起??便可一起在中阵中同修了??”

江文广听之一喜??对呀??明日中阵开始修炼??自己便可以与念玉在一起了??而李明昊虽然贵为王子??却沒有入中阵

江文广想着??心情好了起來??一把抱住了冯英雄的肩头道:“是呀??入中阵是咱们很小时的梦想??也是咱们父辈的宿愿??你我两兄弟已经帮他们完成了??”

想起了父亲??冯英雄微微的慨叹??未记事??父亲便已牺牲??居然还是牺牲在那飞虎之下??虽然父亲和自己在派中辈分极低??可是掌门首座等老一代弟子们每每提起他??却都挑起大指

只是据储首座说??父亲最佩服之人便是吴天??自己何时能见到吴天??那个父亲最佩服之人呀

冯英雄想着??忍不住的说了出來

江文广一笑??看看四下无人??便偷偷的在他耳边道:“你莫急??掌门让咱们修炼中阵??便是往了去迎回天愁神剑??到时咱们自然会见到那传说中的人物的??”

“当真??”冯英雄喜道

“当真??”江文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