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84 回恶耗

584回 恶耗

“非也非也??”江小贝笑道:“我可是说得句句都是真言??否则他们怎会如此的专心??”

众人闻声??向那群弟子看去??只见那群人围着郑桐??而郑桐手中拿着一柄剑??在空中的指指点点??众人齐齐的点头

刚才懒散的众弟子们??居然被江小贝三言两语的激起了兴趣??聚精会神的听着郑桐说话

长老到底对他们说了什么呢

众人心中的好奇越來越强??江小贝却只是含笑不语??把众人急的心急火燎

薛不才见众人实在学不下去了??于是笑道:“江师叔祖??别再吊大家的胃口了??你便说出來吧??”

见掌门说话??江小贝才“嘿嘿”一笑??看了看念玉道:“其实……其实只是将当年对秦香之法??用到了念玉身上??”

“啊??”念玉想起初见秦香时??那一群为了看秦香习香舞??甘愿在摇光堂外习剑的弟子

徐若琪脸色一沉、爱女心切道:“江师叔祖??你可不能为老不尊??在哄骗孩子们??”

江小贝笑笑道:“我只是看出他们此列是为了一睹念玉的风采??于是问他们想不想与念玉过过招??他们当然是又高兴又害怕??因为念玉法力高强??他们自知不是对手??于是我便为他们想了个办法??他们大约是十四五个人正好组成两个七星北斗阵??我说他们若是阵法出色??我便让念玉來破阵??”

“那他们自然是高兴的紧了??”薛不才正色道??虽然他觉着不妥??却也是个办法

“正是??所以我叫來了郑桐??给他们传授小阵之法??”江小贝说着??转头看的那些人??心道不要小看了他们??虽然他们是來看念玉的??可是仅仅因为如此??搞不好所组成之阵??还真能有所作为呢

“哼??”徐若琪哼了一声??对着中阵七人喝道:“都打起精神來??你们也马上开始吧??”

“是??”

此时江小贝突然又笑道:“你们若是修炼的出色??我便请你们徐师叔试阵??”

“真的??”阵中两三人居然惊喜道

光芒一闪??那两三人头上已挨了徐若琪一下??连忙低下了头

再看江小贝??早已大笑着跑开了??徐若琪对着他的背影叫道:“改天我告诉金小姐??看她怎么收拾你??”

众人一阵的哄笑

然而就众人的哄笑声之中??一人急速的朝这边跑來??他身上的法力微施??几乎已算是在飞行了??只是他的双脚不时的点下地面??算是沒有违背天枢殿前不准飞行的禁令

原本走远的江小贝见到这人??居然停了下來??连忙的向回走來

薛不才也沉下了脸??向前迎向那人

來人居然是储志宏??他的身后还跟着数人??只是因为储志宏“飞行”的太快??而沒有跟上

储志宏的衣着有些凌乱??身上居然还带着血??而他的肩头??居然插着一支箭

那支箭上有金色的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光

看清楚储志宏是有伤在身后??薛不才身形一闪??扶住了储志宏??众人也围了上來

储志宏的身子一沉??抬起头时??居然眼中含泪

“储师弟??发生什么事情了??胡师弟在哪里??”薛不才急道

储志宏眼中的泪水淌了下來??“胡师弟他……他死了??”

“啊??”薛不才听到恶耗身子一震??“你……你说什么??”

“胡师弟死了??”储志宏再重复了一句

此时江小贝也旁了上來??这两人离开原本是他安排的??而胡若愚也是堂堂一堂的首座??居然如此死去??那还了得

此时追赶储志宏而上峰顶的那些人也走近??他们手中抬着一个担架??架上一人正是胡若愚??只是他此时已口不能言、眼不能视??沒有了呼吸

薛不才还是不愿相信??他轻搭下胡若愚的脉门??自然是毫无生气??薛不才等人的眼中也浸出了泪水

虽然胡若愚在同代的弟之中并不起眼??他能当上玉衡堂首座??只是因为玉衡堂的弟子在上次大战之中损失最大??只有他的法力和资历稍深??所以才勉强让他做了首座

然而十多年來??他自知法力跟资历无法与其它各堂的资历相比??于是为人十分的低调??再加上自己十分的勤奋??所以过了这许多年??他的法力与众人非但沒有拉大??反而是小了??玉衡堂在他的管理之下??也是中规中矩

平时不论是讨论事情??还是会餐??大家常常忽略了他的存在??然而此时他一去??众人、特别是众位首座??才感觉出自己这一代的老兄弟们又少了一个??这种感觉与十八年前??看着师兄弟们成批的死在白虎和飞虎爪下完全不同

众人一阵的伤心??突然秦弄玉高喝道:“是何人杀了胡师弟??如今天下居然还有人敢挑战咱们虹光派??”

此言一出??众人一阵的义愤填膺??那些二代弟子平时也不甚注意他们的胡师叔??此时想起??才感觉出胡师叔原來是那样的沒有架子??为人谦和

众人的目光又落到了储志宏的脸上??等着他说出答案

储志宏却摇了摇头道:“未见到偷袭之人??”

众人齐惊

平心而论??胡若愚的法力虽然弱些??可是储志宏已是江湖之上一等一的高手??有人能在他的身边杀一人??而不被发现??那偷袭之人法力也相当之强了

究竟是什么人呢

“南疆魔族??”秦弄玉气道:“只有南疆的魔君有如此的实力??”

众人齐齐的点头

秦弄玉又道:“掌门师兄??请你下令??我带人杀入南疆??荡平魔族??为胡师弟和储师弟报仇??”

薛不才此时却冷静了下來??摇摇头道:“大家少安毋躁??马上把储首座带去疗伤??其它事情以后再说??”

说完袍袖一甩??大步的走了

秦弄玉沒有再说话??他对这个师兄还是十分了解的??他虽然面不改色??心中却是已怒极??他头两步踏过的石板??居然都被他踏的尽碎

江小贝安排人将储志宏抬下疗伤??又安排人处理好胡若愚的尸体后??才松了一口气??心道这才是安生了几年??江湖便又要起风波了

江小贝想着??突然感觉十分的疲惫??这种感觉还是头一次的出现??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

“爹??你……”江文广发现了父亲的不适??连忙搀住了他

江小贝拍拍儿子的手??微笑着摇摇头??自己老了??可是还有儿子在

“你去取些灵药给储首座治伤??我去与掌门商议一下??”江小贝道

“是??”江文广说着转身离开了

江小贝向着天枢殿赶去??秦弄玉也连忙的跟上??就连平时里事事不关心的徐若琪也跟了过去

见徐若琪若有所思的样子??江小贝心中一喜??看來她有了线索

进入殿内??薛不才早已坐在正座之上??一声不吭

众人知道他极怒??于是都沒有说话??各自找座位坐下

冷场了片刻??江小贝干咳了一声道:“掌门??此事目前尚未有线索??只是那金箭必有來历??”

薛不才仍然沒有说话??只有徐若琪欲言又止

此时江文广从门外走了进來??手中拿着一支金箭

“禀掌门??此箭乃是从储首座身上取下的??”江文广道

人影一闪??徐若琪到了江文广的身前??拿起了那支箭??只见那只箭箭身乃是由一种十分沉重的树枝制成??而箭尾的羽毛却是金色的

“此羽毛非是中原所有??”秦弄玉道

江小贝点点头??然后问道:“若琪??你难道识得此箭??”

徐若琪点了点头??“不错??我曾见过这箭??”

“是什么人??”秦弄玉急道

“南疆那莫族猎手所用的??便是此箭??此箭名曰金羽箭??其羽毛是由南疆特有的金羽鸟身上拔下??据说普通的箭支插了金羽??便可飞行的更远更快??更别提这特制之物了??”徐若琪道

“南疆那莫族??”薛不才愣道:“咱们与那莫族并无恩怨??若是说來??吴师弟还曾与那莫族的大祭祀成亲??而那莫族人被多诃族压迫十数年??他们的目标应当是魔君才对??为何对上了咱们??”

徐若琪摇了摇头道:“这个中的原因我想不出??但我曾与那些箭手并肩作战??甚至于还见过猎手中的领袖神箭手??能伤杀了胡师弟??伤了储师兄而不被发现??那人的法力一定不弱??说不定便是新一代的神箭手??”

那莫族如何到了中原??又对虹光派敌视呢

事情要回到三天之前

得晨败退之后??便一路的向南方赶去??只是刚刚走了一截??便发现路上原本那些四处寻找着什么的四大门派弟子??渐渐的少了起來

再走一截??那些弟子便不再出现??而是向着各自的门派返回??得晨曾偷听过两个无忧谷弟子的对话??从他们的对话之中他得知??那是虹光派向各派知会不必再找那些人了

那些人??那些人之中应当还有自己

于是少了那些巡查之人??得晨便趁夜在空中飞行??然而他却未到南疆入口??而是直奔靠南疆最近的那座大城临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