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87 回叛徒

587回 叛徒

听到落花的问候??思涯心中一喜??他脸上却不露声色道:“沒什么??只是依然无法继续提高血剑的威力??我虽然已尽力??虽然刚才那一下的威力已是极强??但我却觉出手中的血剑并未尽兴??”

落花一笑??端过一杯水道:“你使用之法不对??当然不能发挥出血剑的威力??”

“哦??难道你懂得使用之法??”思涯故意惊道

“我曾在典籍上见过??也记得一些??只是你非的南疆之人??无法修炼的??”落花道

一听此言??思涯的心头凉了半截??“那法术非得南疆之人才能修炼吗??”

“那是自然??不只如此??即便是同为南疆之人的那莫族和多诃族人??他们之间的法术都不得通用??因为两族的先祖的灵性遗传所至??”落花笑道

思涯身子一震??想不到这法术还有如此的讲究??自己拼死救下落花??却也只能闻其详无法修炼??想着他有些失望??坐了下來

落花看出他的失望??于是依在他的身边道:“你非是南疆之人??可以驾驭魔彩珠和血剑??已是奇迹??你不必想的太多了??”

闻听此言思涯一愣??对了??自己不南疆之人??却可以驾驭魔彩珠和血剑??说明自己的体质特殊??说不定可以修炼成功那南疆之法术呢

落花说完又后悔了??因为她已想到听了自己之言??思涯会想到什么??会做什么

果然??思涯突然起身拉着落花的手道:“连你都说我是奇迹??我便愿意再创造一个奇迹??”

落花有些担心道:“修炼之法虽然简单??却是非常的凶险??稍有差池??轻则损耗内法??重则一命呜呼??”

思涯凛然一笑道:“我有大仇要报??而那对头又是吴天和徐若琪??这二人法力极高??我虽然有了魔彩珠和血剑在手??却自知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为了报仇??冒一些险是必须的??”

思涯说到这里想起了自己和秦香一起的相互照顾的日子??表情一缓道:“况且??我已然品尝过快乐的滋味??今生无憾了??”

此言一出??落花的脸上却是一红??她以为思涯所说的“快乐”便是这几日与自己夜夜笙歌之事??于是低头道:“亏你还说得出口??”

闻听此言??再看落花的表情??思涯知道落花想错了??于是他便将计就计??将落花揽到了怀中??轻拍着她的肩头??不用说话??落花的心早被他溶化了

“你肯助我一臂之力吗??”思涯柔声道

“恩??”落花答应的声音低不可闻??可是思涯却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落花便首先背诵出多诃族的御血剑之法??思涯依法而修炼??居然一次成功

血剑的威力居然又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两人都愣了

不是南疆之人??居然也修炼成功了

再修炼两日??思涯已可以熟练的操控血剑了

于是思涯发出了狂笑??得意的狂笑

这笑声传出了很远??居然被急飞的两人听到

那两人听到笑声突然的停下??辨别着笑声传來的方向

“龙目大哥??你发现什么了吗??”一个背弓少年问道

龙目示意他不要出声??又听了一下道:“这边有股极强的法力??咱们过去看看??”说着二人向那小山坳的方向飞去

尚有十來里的距离??龙目突然心头一颤??又停了下來

与他同行的少年飞出去很远才发现身边的龙目不见了??于是又折了回來??诧异的看着龙目

“你暂且在这里落下躲藏起來等我回來??”龙目吩咐道

“为何??”那少年愣道

“前方之人法力奇高??你若靠近恐怕被他发现??”龙目道

那少年闻听此言??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落了下去

龙目收住法气??悄悄的靠近??在山坳的一角??他落了下來??向内看去

看到了里面的二人??他的脸色突变??他突然伸出了左手??却在空中又停了下來

他的手在颤抖??似乎心里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他的手中金光一闪??一张光弓突然出现??他念动咒语??一只金光四射的光箭搭到了弓上

如此的御弓箭之法??只有当年的神箭手悠悠才使用过??这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修炼得此法??必定受了不少苦

那只光箭对准了落花??“嗖”的一声离弦而出

正在兴奋之中的思涯有些放肆??直到那光箭飞出??他才有所感觉

那光箭极快??眨眼间已到落花身前一丈之处??落花一见光箭??居然全身发抖??吓得不那动弹

血气一闪??“当”的一声??血剑挡下了光箭??思涯手中的血剑居然被震向了落花??思涯大惊??连忙内法狂吐才停住了血剑

龙目见自己的光箭居然被挡下??脸色一变??不由分说??再出一箭

此时思涯有了准备??荡起内法??挥剑挡下??只是龙目距这里极近??每次挡下都有些危险

思涯心道不好??來人定是个高手??居然能凭空生箭??若是如此下去??自己早晚会挨上一箭的

只是三箭之后??那龙目也觉内法不济??原來这光箭之术??乃是一击必杀之用??这法术极其的耗费内法??连发三箭之后??龙目也喘起了粗气

思涯大喜??心道正好以这人之血试试刚刚修炼的血剑??想着手中血剑血气暴涨??血剑一挥??一道七色彩虹击向了龙目

龙目大惊??心知此击厉害??他们猎手并不擅长近距离格斗??所以自知无法接下这一击??于是身形一闪??人已到了数丈之外

“轰”的一声??七色彩虹击到了山石之上??激起无数的碎石??整个小山都被击垮塌了小半

烟尘四起??此处已无法再呆下去??可是落花依然在那里发着愣??思涯伸手拉起她??飞到了空中

二十丈以外??龙目看着落花怒目而视??他是身上发出金光??一张金弓两支金箭生出??他以手拉满

思涯心道不好??如此距离??若是由他先射箭自己便又要被动了??想着便要上前??突然落花拉住了??思涯一愣??看看落花??落花却冷冷一笑??上前挺胸道

“你们终于找到我了??”

龙目咬咬牙骂道:“你个叛徒??居然帮着多诃族人??我现在便取你性命??”

龙目说着手上一动??看样子便要发箭??思涯大惊??持血剑抢出半个身位??护住落花

“你居然说我是叛徒??你可知若非我和母亲??金箭部族便要被灭族了??”落花冷冷道

龙目的手上一颤??可是两枝箭依然对着落花

“你少狡辩??你恬不知耻侍奉魔君那老贼??还将我那莫族法术的秘密讲与他们??仅此一条??便当受万箭穿心之死??”龙目虽然说的厉害??可是却沒有出手??他早已看出眼前的少年厉害??特别是他手中居然拿着多诃族的血剑??自己即便全力一击??也未必能得手

思涯听二人说话??显然这二人乃是同族之人??落花说过她的父亲是那莫族人??而母亲是多诃族人??莫非她的父亲与这少年还有关系??只是那少年要杀落花??思涯当然不干??经落花的指点??那血剑之术已强了许多??自己还等他说说那御魔彩珠之术呢

思涯暗中想着??却偷偷的把内法灌入到了血剑之上??准备趁龙目稍有分神??马上发出至命的一击

落花也拿出了九转玲珑珠??龙目见到珠子??瞳孔收缩了一下??手上的光弓也拉长了一寸

思涯心中暗喜??若是落花也出手??那么自己击杀这少年的机会便更大了

然而此时??两人身后突然传出了破空之声??“嗖”的一声??一枝金羽箭直射向了落花的后心

思涯和落花脸色一变??心道不好??附近定然还有旁人

落花手中九转玲珑珠光芒一闪??挡下了那枝金羽箭??然而一枝刚落又同时飞來两枝

落花大惊??连忙的再次施法??挡下这两箭??可是“嗖”的一声??又有箭飞到

落花在一边格挡着金羽箭??而思涯却盯着龙目一动不动

两人宛如两尊雕像??直视着对方??都在等对方首先出招

“咱们快走??他们猎手总是一群人同时行动的??”落花又挡下一箭之后??与思涯急速的向一侧飞去

思涯着手持血剑??一手被落花拉着倒飞而去

龙目的光箭一直指向着思涯??可是始终沒有发出??等思涯他们飞远了??龙目才收起了光箭??大口的喘着粗气

片刻之后??与他同來的那个少年飞上??诧异的问道:“龙目大哥??你刚才为何不放箭呢??”

龙目伸出了手??他的双手居然在颤抖??“那持血剑之人法力奇高??我双箭一击也未必能伤他??可是我同时发出双箭之后??便无力再战了??”

那少年点点头??看着思涯等人飞远的背影道:“想不到多诃族居然有能和你法力不相上下之人??而那可恶的落花也跟他在一起??这下要除去这叛徒便麻烦了??”

“这还不算麻烦??”龙目道:“麻烦的是得晨居然后虹光派有了联系??那少年虽然手中有血剑??却用着虹光派的虹光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