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96 回冰释前嫌

596回 冰释前嫌

众人又是一阵的唏嘘

“你与惊鸿之间有何恩怨??思涯为何还要杀你呢??”江小贝问徐若琪

徐若琪叹了一口气道:“当年惊鸿为了求吴天饶过其父白眉而立下重誓??说向大家保证白眉不再作恶??否则便终生不见吴天??”

众人点点头??因为惊鸿立誓之时??大部分人都在场

“可是白眉战败??便气急败坏的要破坏檀心花??坏吴天复活黄衫之计??惊鸿自知父亲违背了诺言??自己无言对吴天??可是她却不舍离去??当时吴师弟专以内法救治檀心花??沒有理她??她犹豫之时??我……”徐若琪说的叹了一口气??“我便多了嘴??将她激走??”

到家都知徐若琪对吴天的情意??当时之事还是可以理解的

薛不才听明白了原委??此时起身道:“既然思涯乃是吴师弟的儿子??便是咱们的子弟??咱们当设法化解他与徐师妹和吴师弟之间的误会??”

“是??”众人齐声的答道

“幸好思涯还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否则便积重难返了??”江小贝道

“谁说他沒做过??”秦弄玉突然叫道:“他把香儿给……”秦弄玉实在说不下去了??原本他听到思涯说出秦香怀了思涯的孩子时??他的肺都气炸了??可是他却是自己的好兄弟吴天的儿子??而且自己已将秦香许配给了吴天的另一个儿子吴剑??这事情有些复杂了

徐若琪却冷冷一笑??“有些话亲耳听到??也未必当真??当时思涯欲破中阵??便故意的对吴剑出言相激??所以才会那么说的??”

秦弄玉一愣??脸上一喜??又摇了摇头道:“香儿与思涯孤男寡女的相处了近一月??此间发生什么事情便难说了??若是传出去??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哼??”秦弄玉哼了一声??“你对这事情看的很重??全派之人都是知道的??”

闻听此言??众人都想起了他二人原本便是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后來因为藏剑阁内辅星洞内之事??才分开的??秦弄玉被徐若琪如此一说??脸上一红??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们不要再提了??”李玦感慨道

徐若琪也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看着念玉他们??再加上檀心花开日子的临近??她这段日子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

“师兄??你要对香儿有信心??事情的真假不难辨别??只有问下香儿便知??”徐若琪停了一下道:“以我看來??香儿对思涯颇有好感??”

“啊??”秦弄玉又的大惊??“有好感??那便麻烦了??他二人不会是私定终身了吧??”

“秦师弟??”薛不才道:“刚才徐师妹说的对??等问问香儿便一切都有了分晓??”

“掌门??黄衫复活在即??咱们要将魔彩珠速速的送到凝碧涯才行??”江小贝道

“正是??我刚才所想的便是此事??惦记魔彩珠之人不少??思涯、魔君??这几人个个法力高强??而魔彩珠却非是一般人能拿着??所以护送魔彩珠之事??十分的棘手??”

“其实也不难??”江小贝笑笑道:“我休书一封??将此事告之吴天??让他派人來取便大可放心??”

“正是??”徐若琪道:“他的几个孩子个个法力高强??而且都不怕魔彩珠??若由他们來拿??必定万无一失??”

“那便如此安排了??”薛不才说着??突然脸色暗淡了下來??“今日便是胡师弟的出殡之日了??咱们送他最后一程??然后全力的诛杀龙目??为他报仇??”

“是??”

碧云山以西二百里处

两点光芒急闪而至??落到了地面之上

这里有座破落的山神庙??这三人不也不上经年失修??便钻了进去

此时天色已亮??到处都是四大门派之人??若是再飞??难免会被他们发现了

更重要的是此时的思涯已受了伤??那被光箭射中之处血流不止

落花连点思涯身上几处穴道??可是鲜血依然流个不停

龙目摇摇头道:“难道你不知这光箭的伤口极难愈合??多数中箭之人并非是当场死亡??而失血过多而死的??”

落花一脸的愤怒??虽然他知龙目的一箭是射向徐若琪??目的是要救下思涯??可是这一箭终究还是射到了思涯的身上

“你是神箭手??你自然应知救治之法??”落花对龙目道

龙目惨然一笑道:“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落花一奇

“九转玲珑珠便是治愈箭伤的妙药??”龙目终于道

落花一愣??此事她确是头次听说??于是连忙的取出??却不知该如何施法

龙目看看九转玲珑珠??欲言又止的样子

落花看出他会救治之法??可是又怕自己不愿那九转玲珑珠离手??她确实不愿离手??可是看着流血不止的思涯??她终于将珠子向前一递道:“你快救他??”

龙目微微我吃惊??落花居然为了思涯舍得将九转玲珑珠交给自己??对了??他从得晨手中救下了落花呀

想着接过九转玲珑珠??念动咒语

龙目虽然被称为神箭手??却未达到当年悠悠的境界??他只是初入神箭手之门??其内法和心智都不及当年的悠悠??可是即便如此??他的法力和箭术此时已是天下第一

他念动咒语??九转玲珑珠发出柔和的光彩??在思涯的伤口之处慢慢的转着

这旋转的方向与那光箭射入肉后旋转的方向相同

随着九转玲珑珠的旋转??那伤口之处的皮肉也跟着慢慢的蠕动??渐渐的居然有了愈合之意

可是思涯毕竟受伤较重??伤口虽然愈合??可只是皮肉之处伤势减轻??里面的内伤却沒有好去多少

等龙目收法之时??已过去了一个时辰

他的额头也冒出了汗水??身上的汗水被内法烘成了蒸汽??变成白烟散了出來

落花见思涯的脸色好了许多??这才放了心??收拾一下地面让思涯躺了下去

等她回过头來时??却发现龙目正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九转玲珑珠发愣

“他休息一会儿便会醒來??”龙目道

落花“哼”了一声??看着龙目手中的珠子

“思涯已对我说过当年你母亲之事??看來是我错怪你了??”龙目道

落花本來是个坚强的女孩??此时听哥哥如此一说??眼泪再也待不住??流了下來

“只是你为何与魔君决裂呢??”龙目还是有些不放心

落花叹了一口气道:“当年魔君发现母亲和九转玲珑珠??之所以放弃追击族人??便是得知了凭借九转玲珑珠施展的九转之术??”

“啊??果真有此术??”龙目惊道

落花点点头道:“正是??那时你年纪尚小??我尚未出生??魔君占领本族住地后??在本族的典籍之中发现了这个法术??只是这个法术的施展需要特殊之人、兼备两族的法术??相辅相成才能实现??”

“特殊之人??”龙目奇道

“便是我这样的人??”落花道

龙目明白了落花那样的人是什么人了??南疆只有第三族和像落花这样的人??才能兼备两族的魔法??看來真是落花和她的母亲救了全族人的性命??想來一个女子自小被魔君养大??她不跟着魔君又能如何呢

龙目想着突然向落花深施一礼??将九转玲珑珠交还给了落花

看到龙目对自己施以本族的大礼??落花连忙他跳开??但是她却沒有接回珠子

“这乃是金箭族的至宝??你是神箭手??自当由你來保存??”落花道

“你既然已和魔君绝裂??你便仍是我的妹妹??这珠子在你手中??似乎更能发挥它的威力??”龙目道

落花又是一阵的感动??那两个字在喉咙里转了很久??终于还是沒有叫出來

此时二人身后突然传來一阵的笑声??二人一惊??回头看去??却是思涯已坐了起來

只见思涯看着这二人面露喜色??这兄妹二人重归于好??自己的目的终于实现了??有了他们相助??自己便可重整旗鼓??再找徐若琪报仇

“你沒事了吗??”落花惊道??要知道??他可是被南疆神箭手的光箭射中了??刚才还在血流不止

思涯笑笑道:“虽然龙目大哥的光箭厉害??可是我也有玄法护体??况且那金箭还被徐若琪的法气荡了一下??已弱了不少??”

龙目见状连忙的施礼??“多谢救命之恩??”

思涯连忙的还礼??只是一动间肩头还是一疼??“龙目大哥不必客气??我只是感觉你和落花之间有些误会??才忍不出住出手的??此时你们误会已消??不妨马上离开中原??回到南疆??否则虹光派势大??定会阵杀你们的??”

龙目摇了摇头道:“其实是我误会了虹光派??待我带领族人击退多诃族人之后??定会到碧云山负荆请罪??听从发落的??”

思涯心道他可算是一个好人??只是他却沒说帮我之事??我这好人还要当到底的??于是思涯点点头道:“不愧是神箭手??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只是你们还是要速速的离开??以后之事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