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06 回一事成名

606回 一事成名

“怎么??”落花的眉毛一挑道:“你还想看他们如何做事吗??”

思涯的脸上一红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落花嫣然一笑??挽住的她的膀臂道:“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让大哥在这里快活??是想把他支开??这些日子有他在??咱们许久沒有亲热过了??”说着把头靠在了思涯的肩头

思涯刚才看着那彩娆“服侍”龙目??心中是欲望已被挑起??此时听落花一说??更是心情激荡

落花自然感觉出了他的变化??于是拉着他到了一家最近的客栈??居然是上次曾经來过的留香客栈??他们要了一间上好的房间??然后两人便在里面干柴烈火、如胶似漆、挥汗如雨了……

落花的叫声很大??虽然是白日??她依然毫无顾忌??所幸这里原本便是烟花柳巷??过往之人对于这种声音早已司空见惯??便是如此??她长时间的叫声??还是让临近几间客房之中??同样带出着姑娘的开房的男人们汗颜

因为到现在??她已足足的叫了半个时辰??也就是说房中的二人??已连续做了一个时辰的男女之事??天呐??他们居然能做这么长的时间??那个男子太强悍了

而那些姑娘们则咬紧了嘴唇??自己何时能遇到一个如此“强力”的男人呀

想着??双方便都來了欲望??于是又纠缠到了一起

然而他们完事之时??落花的叫声还是继续??似乎比刚才又高昂了许多

那些女子于是又缠上了身边的男子??其中的部分男子??还是“积极应战”??然而此番过后??都只好都假装睡觉??不敢再看身边女子火辣辣的眼神了

许久之后??随着落花的一声尖叫??那个房间之内终于安静了下來

旁边几个房间之内男女们急跳的心也开始减速了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房间之内房门一开??落花走了出來??招手叫小二

此时的落花面赛桃花??一脸满足而幸福的笑容??小二过來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落花只是微笑着??虽然不久前的日子??她与得晨也在潇州住上了若干天??也如此的“快活”过??可是得晨与思涯比起來??那可是天差地了

虽然得晨的法力未必就在思涯之下??可是思涯的体内却有一股说不出來的奇特的魅力??让他作为男人的那方面出奇的强大

落花哪里知道??思涯乃是吴天之子??而南疆第三族人分别有南疆两大族的血统??而南疆两族中??都有以男女之事增强内法的法术??刚才落花与思涯所做男女之事??对他们二人的内法提升都有极大的好处??否则当年为何吴天只有靠了惊鸿的处子之血??才爆发出了体内的全部法力??又再继续悟通了虹光十字剑法

落花、包括思涯都不知这些??他们只以为是遇到了“对手”??能够相互满足对方??二人此时都是高兴的紧

落花点了几个菜??让小二送到房间里來??小二点头离开了

落花则回到了房间

此时思涯也穿好了衣服??他看落花回來微微一笑

落花也报以微笑??只是二人似乎还意犹未尽??思涯将落花一把的抱在怀中??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落花则发出一阵阵的浪笑??比起柳巷里的姑娘们还要有浪上三分

只是她的笑声被小二敲门之声打断??思涯不舍的放开了她

“进來吧??”

小二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來??上面有四菜一汤??还有一壶酒

酒是好酒??尚未开瓶??便发出阵阵的酒香

思涯一闻??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道:“还有更好的酒吗??”

小二一愣??“这位客爷??这是本店最好的酒了??”

思涯听了微微的遗憾??小二见他沒有满意??于是撅嘴道:“这酒在整个潇州城也算的上品了??若是别的客人我们掌柜还舍不得奉上呢??”他说着扫了一眼旁边的落花??想起刚才掌柜听此她**声后兴奋的表情

掌柜的已过五十??虽然家资颇多??可是久居于这种场所??对于**之事却已力不从心??家中那四房夫人个个如花似玉??可是每到夜晚??掌柜的都不敢看她们冒火的眼神??于是便于以客栈忙碌为名不敢回家??虽然因此冷落了夫人们??让她们良宵寂寞??可是客栈却因此生意兴隆??日进斗金

只是越是如此??他心中是失落之感便是越强

那四房夫人以为他在外面又有了女人??因为他的客栈原本便在妓院的旁边??于是便轮流的來客栈看着他

刚才听到了落花长时间的叫声??让掌柜的居然坚挺了起來

此时恰逢三夫人到达??于是掌柜的便趁势带她进了离思涯他们不远的一个房间??让掌柜的逞了一把男人的威风

三夫人满意的离开了??掌柜的也是心情极佳??得知思涯他们的房间要酒饭之时??高兴之余便打开了一坛最好的酒??送了过去

虽然掌柜的高兴??但这却是他苦日子的开始??因为从这以后??他的四房夫人不但每日來到??还都要缠着他做男女之事??掌柜的想着落花的样子??时行时不行的??让四个夫人所受的宠幸不一??导致后院起火??红杏出墙??那便是后话了

小二心里想着??嘴上不敢说??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明明是让思涯他们知足??这已经是最好的酒了

思涯此时心情极佳??于是笑道:“此酒虽好??却难比碧云山之上的美酒??”

一听碧云山之上的美酒??小二垂下了头

“虹光派自酿之酒??乃是鑫瑞钱庄的江庄主专门请高人酿制的??若说潇州城??只有金府的家酿能够与之一比??可是金府主人是江庄主的夫人??哪里的酒不是普通人能喝到的??”小二道

看小二不高兴??于是落花扔给他一块碎银子??小二马上笑逐颜开??道声:“有什么吩咐尽管叫小的??”然后便离开了

于是落花倒上一杯酒??亲自喂给思涯??思涯喝完之后??落花又夹菜喂到他的口中

思涯哪里受过如此的待遇??他反而有些不自在了??于是道:“我自己來吧??”

落花一笑道:“你刚才那样威武??必定耗费了许多的体力??我自然应当服侍好你才是??”

思涯“哈哈”一笑道:“你却是说错了??我此时非但沒有感觉出累??反而是感觉内法空前的强大??”

落花一愣??有些惊讶的打量的思涯

思涯看她吃惊的样子我别有一番的风情??于是将她揽到了怀中??把手伸入了她的怀中

落花发出几声呻吟??思涯的心中又是一荡??翻身将落花压到了身下……

小二原本要再送去一壶热酒??刚刚走到门口??那房中又传出了落花消魂的呻吟之声??他的腿居然也是一软??连忙的退后

片刻之后??整个客栈的客房几乎都闭上了门??在落花的呻吟声之中??整个客栈都**了起來

掌柜的居然又來了劲儿??给小二交代几声??带着一张银票走进了一家妓院……

再次事毕??落花**着身体躺在思涯的臂膀之上??身体还有些微微的颤抖??显然那兴奋之劲儿尚未过去

思涯则轻抚着她的肩头??不知为何心中所想的??居然是秦香

虽然他刚与落花水**融了两次??虽然落花给他带來的极大的快感??可是此时??他却依然在想着秦香??刚才虽然快乐??却只是肉体上的??而与秦香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一起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躲避四大门派之人??如何赶着一头肥猪走了几百里路??又如何假扮成嫖客、妓女在潇州城寻找着吴言

“你在想什么??”落花看出思涯若有所思??于是问道

思涯微微一笑道:“自然是在想如何找到吴言??咱们到这里也有多半天了??却只是在房间之内……??以吴氏三兄弟的飞行速度??此时恐怕已到了潇州??可是咱们却未摸到吴言的影子??”

落花一笑??心道他原來是在为这个发愁??于是又道:“这个你放心??若要打听出吴言的下落并不难??”

“不难??”思涯一愣??“这里有百家的妓院??还有百家的赌场??上哪里去找一个人呢??”

落花又是一笑??在思涯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思涯的脸色居然一红??然后惊讶道:“真的??”

落花嫣然一笑??心中却美极了

落花给思涯出了一个“妙”计??此计之“妙”便是逆向思维??不是去找出吴言??而是要把他引出來

上次落花跟着魔君得晨來潇州城时??已摸清楚了那瘸腿公子吴言的禀性??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色鬼??非但嫖遍了潇州城各楼的头牌??连城中几个富贵人家的女眷都不放过??此时身上还背着两条人命

落花原本并沒有想到这计策??只是那日她与思涯做了惊世骇俗的一次之后??出门点菜之时??看着全客栈男人们色迷迷的眼神??她便突然想到了一计??便是利用思涯那超常的能力??做大影响??定能引來吴言??而自己??又能快活许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