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11 回四位夫人

611回 四位夫人

小二看看落花??尴尬一笑道:“是呀??她们这一两日來得少了??”

落花一笑道:“那前几日为何常來??”

小二再看看落花??欲言又止

“小二哥有话尽管说吧??”落花道

小二也想多和落花待一会儿??因为此时的落花身上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息??让男子们为之倾倒??或许这便是俗称的女人味??成熟的女人的味道

“这话我只说与两位??千万不能告诉掌柜的??”小二谨慎道:“其实掌柜的是个**??而前几日借两位的东风??居然奇迹般的好了起來??于是四位夫人轮流前來讨欢??只是好景不长??这几日掌柜的又恢复了原状??几位夫人都是乘兴而來、败兴而归??到后來干脆不來了??”小二说着叹了口气??不知是为掌柜的可惜??还是可惜那四位如花似玉的夫人

落花一笑??“四位夫人??可是我只见到三位呀??”

“那位四夫人前几日便不來了??”小二道:“除了大夫人??她们正值青春??特别是四夫人??刚刚年过二十??该是如何的寂寞呀??”小二说得又是一阵的感慨

小二还想再说几句??突然楼下的掌柜叫道:“小二、小二??有客人來了??还不下來??”掌柜的语气之中带着气恼

小二一吐舌头??连忙的点头出去

只是落花又问道:“那几位夫人不过來??掌柜的不怕她们有了外遇吗??”

小二一笑道:“那倒未必??其实掌柜的巴不得她们不來缠着他呢??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那该是多么的沮丧呀??”

楼下的掌柜又叫了起來??小二连忙跑了出去

思涯和落花闲來无事??便聊着掌柜家之事取乐

“你若是趁此时去了掌柜家里??他那四房夫人岂不美死??”落花笑道

思涯有些尴尬??“实不相瞒??这几日你是容光焕发??我却有些累了??你一个我都要应付不过來了??别说那四房夫人??”

落花一笑??把头靠在思涯的肩头道:“这几日却是我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时刻??但愿这样的日子能够永远下去??”

思涯揽着落花的肩头??心中也是一阵的荡漾??只是他突然想起了秦香??自己与她浪迹中原之时??不也曾这么想吗??能够永远那样下去该有多好

可是世间并沒有永远之事??虽然徐若琪已死??可是还有更厉害的吴天??自己绝然不是他的对手??只愿到时能与他拼个同归于尽??也算是完成了疼爱自己的外公的心愿

自己离开西域之时??曾偷偷的去探望过外公??那时他的身体已大不如前??渐有油尽灯枯之感??更何况他将自己毕生的法力传给了自己??只留下了一口气护住心脉??此时他可好

自己与他告别之时??他的眼神之中也曾放出光芒??说要等着自己带回來好消息??否则他永远咽不下这口气

永远有多远

“你怎么了??”落花见思涯突然不说话??于是问道

“沒什么??”思涯道:“我在想着那四房的太太??是否如你美丽??”

落花浪笑一声??“头三房我到是见过??一个比一个漂亮??但是据说掌柜的第四房夫人最为美丽??可是这些日子一直沒有出现??怎么??你想见见她们??”

思涯摇了摇头道:“我有你就足够了??不会再想别的女人了??”

落花心中一美??在思涯的身上蹭了起來

思涯心头一荡??那股冲动又去??可是心中却感叹??自己怎么变成了这样??明明心中还在想着秦香??此时却说着假话??难道人入江湖??便真的身不由己了吗

只是这个念头只在他的心头一闪而过??随即他便将落花压在了身下??做开了男女之事??而落花的叫声??又让楼下的、旁边的人们兴奋起來

思涯已不如头几头威猛了??但依然是相当的厉害??事闭之后??二人赤身**的躺在**??落花突然道:“咱们隔壁的房间??这几日都沒有动静了??”

思涯想着自己的心事??沒有做声

其实隔壁的那对男女??乃是一个原本“妻管严”的男子??被着妻子出來偷腥??他们明知被人治住??所幸一沒有被要挟??二沒有损失财物??只是如此躺在**两天??缓了过來之后却不敢将那事情张扬??只是老老实实的退房而去??那男子满头大汗??心中盘算着如何向老婆交待这两日“失踪”之事

落花出门点饭菜??却发现掌柜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然而等饭菜上來??落花故意问小二??“小二哥??我看掌柜的急匆匆的跑出去??还差点摔个跟斗??难道是他的四房太太给他戴绿帽子了??”

小二微微的尴尬??“我也不知??只是好像他家中出了些事情??他便匆匆的赶了回去??”

落花只是逗他??所以也并未将此时放在心上

只是掌灯之后??思涯与落花商量??许多日未见过龙目了??不知他在那妓院可曾过的舒坦??说到这里时??落花一阵的笑意

“我大哥为人十分的正派??初入中原便被咱们安排到了风月之所??定是够他消受的了??”

二是商量已闭??各自的打扮好??正准备出门??到龙目之处再吃晚饭??可是小二此时上來敲门??与二人正好遇到

“两位客官??可要出门??”小二奇怪道??这二人自从到了客栈??便一直在屋内快乐??根本沒有出过门??此时突然要出门??难道是要结帐吗

不好??这两人现在可是本客栈的宝贝??若是离开??掌柜的回來定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的??于是小二不等二位回答??连忙道:“两位是贵客??此时掌柜的不在??无法与两位结帐的??”

思涯一愣??心道自己何时说要结帐了??落花却明白了小二的意思??于是笑道:“我们只是出门看望一下朋友??对了??掌柜的还沒有回來吗??”

小二的眉头皱了起來??点头道:“是呀??我们今日就要盘帐了??可是掌柜的仍沒有回來??那需采购的许多东西还要他同意呢??”

落花一笑??那是他们客栈之事??与自己并无关系??于是便向楼下走去

于是随口又问道:“你们不会派人去请掌柜的吗??”

小二连忙又道:“人已去了两个??却都是有來无回??”

落花看看思涯??二人心头诧异了起來

小二还是十分的不放心??生怕二人走掉??于是跟着二人走下了楼

思涯眉头一皱道:“小二??你跟着我们干什么??怕我们欠你房钱吗??”

思涯的声音极大??旁边许多人都朝这边看來

于是众人发出一阵是惊呼之声??大部分是女子的声音??这几日一直是落花出门??而思涯从未出门??而各青楼的头牌??早被各地慕名而來的富豪们包到了这里??那些富豪虽然富足??可是大部分已上了年纪??对那些姑娘们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些姑娘们每每听着落花的**之声??心中便盘算着??那房间之内的男子??该是什么样子呢??自己何时能与他缠绵一阵

如今见到那房间之内走出來两人??落花她们都见过??而她旁边的那个男子??便是传说中的神人了??于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的惊呼??各自抛开服侍的客人??拼命向着思涯抛着媚眼

思涯呵斥完小二??却感到眼前一阵的眩晕??原來是那些女孩子们抛來的媚眼也是有许多的迫力??让思涯一时间有些受不了??原來媚眼也有压力??思涯和落花都是头次的感觉到

小二见思涯有些生气??连忙陪不是道:“客官想多了??小店这几日生意兴隆??全仗二位??掌柜的说过??二位非但不用付房钱??若是有何差遣??我们自当奉命??二人去见朋友可需定下酒楼??我们当为二位定下本城最好的酒楼??酒菜之钱由我们付??”

思涯一愣??突然想起了自己与秦香曾去一家厂衣店抢衣服??却是歪打正着的盘活了那店的经营??老板感激之下??还奉上了不是的银子??中原之人虽然唯利是图??却也是知恩图报的

落花一笑道:“这倒不必了??我们已有了安排??只是麻烦小二哥一下??把这些姑娘给我们赶开??别让她们跟着我们??”

“是??”小二脸上一喜??连忙招呼人阻挡那些姑娘们

那些姑娘原本只是朝思涯抛媚眼??此时见以人拦着她们??而是思涯要向外走去??便有些疯狂的向前挤來??纷纷叫着

“公子??我是翠花楼的小兰??公子有空去翠花楼呀??”

“公子??有空去我们逍遥楼??我叫牡丹??”

“公子??……”

场面居然乱了起來??思涯有些受不了了??连走几步逃了出去??却是迎面撞上一人向里挤去

“兄弟??里面怎么了??”那人居然问思涯

思涯一愣??正准备使暗劲儿将那人撞飞??旁边的落花已戴上了面纱??对那人道:“据说那位神人和那姑娘下楼了??里面疯狂了??”

“啊??我当过去看看??多谢二位??”那男子说着??便急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