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15 回条件

615回 条件

“是??”那弟子答应一声道:“刚才那几人交手之时??我正好在旁边的青楼之内躲避??我听到那个拿着树枝的年长之人说什么潇州城西二百里??山涧、瀑布??”

几人闻听此言??心中大喜??那“拿着树枝之人”显然就是魔君得晨或者是断径??而他所说出的地方??可能就是他们再次相聚之处

李宽拍案而起??“好??我这就带队过去??”

“阿弥陀佛??”明河起身道:“我看此事便不用李帮主出马了??李帮主的帮中尚有贵客??”明河说着??看了看同坐的吴言

吴言的脸色一变??李宽则干笑两声??心道明河说的不错??刚刚让杨坤看管吴言之时??他都借方便之事差点逃跑??若非是自己看在他父亲是吴天的面子之上??自己早就一掌将他击毙了

他看看法相寺之人??心道此处虽然是自己的地盘??可是天龙帮毕竟已不是当年的天龙帮了??此时的人手未必能帮上什么大忙??便是自己连那吴天的儿子都不如??此时有法相寺佛法第一的明河坐镇??还有吴天的三个儿子??以及一个罗汉阵??虽然思涯、魔君利害??却也未必是他们这些人的对手

想到这里李宽“哈哈”笑道:“如此也好??我便在帮中陪着吴言公子??”

“阿弥陀佛??李帮主??我们便马上出发了??”明河说着便向外走去??对着法相寺的一群僧人说着什么

吴邪三兄弟也上來抱拳道:“李……李帮主??我……我二弟便有……有劳了??”

“贤侄放心??”李宽笑道:“只是你们也要小心??”

吴邪等人点点头??转身出了门

思涯和落花胡乱的飞了一通??见后面吴氏三兄弟沒有追來??才放心了不少??于是他们绕过潇州城??按得晨所说之地方找了过去

“魔君要你为他做什么??”思涯经过这些日子与落花相处??对她已有了一些感情??并非只是肉体之上的

落花冷冷一笑道:“自然是让我帮他完成九转之术??”

“又是那个??”思涯一愣道:“上次你施法过程之中??若非是我破坏你们便成功了??”

落花摇了摇头道:“非是如此??那日我要强行施法??若非是你及时赶到??我便可能吐血而亡了??所以说來??你便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只是凑巧??你不必在意??”思涯说着??看着前面的山涧??口中发出“咦”的一声

落花笑了??“你是否觉着这里有些面熟??”

“是呀??”思涯左右看着道

“那日你救下我后??咱们便是在这片山涧之中??我以九转玲珑珠和**之法??为你驱毒??”思涯说着脸上居然有些红

思涯突然想起??就是这里??自己与落花每日交和??驱毒疗伤

他们正回忆着??突然不远处有人咳嗽一声??居然是断径出现

“落花??你不急于救你兄长??却与他卿卿我我??真是女大不中留呀??”断径冷言道

落花看到断径??脸色一变道:“魔君和我大哥呢??”

“你放心??那大哥现在是魔君手中的宝贝??此时可舍不得伤害他??”断径道:“你随我來??”

他说着腾空而起??思涯和落花连忙的跟上

“你真的要杀吴天报仇吗??”落花突然低声问思涯

思涯见落花表情严肃??于是道:“正是??对我最好的外公便是伤残于吴天之手??而且吴天还灭了整个圣教??如此大仇??我怎能不报??”

思涯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说到后面??自己都沒有底气了??原本以为自己得了外公几十年的法力??再加上自己刻苦的修炼??可以与吴天有上一拼??可是一入中原??才发现中原真的卧虎藏龙??自己有血剑在手时??连徐若琪都斗不过??更别说可以以一己之力灭掉整个圣教??击退白虎的吴天了??想來自己是久在西域鼠目寸光??其实想相??若是外公的几十年法力无敌??他何需传给自己??他自己便可以应付吴天和徐若琪了

看着思涯有些沮丧??落花一笑道:“我知你在想什么??只是我问你一句话??你是否为了杀吴天可以什么都不顾??甚至于拼上自己的性命??”

思涯一愣??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天下大乱呢??”落花又道

思涯再次一愣??还是点了点头

落花笑了??笑得很甜

“你问这些干什么??”思涯奇怪道

“若要杀死吴天??只有一人能办到??这是魔君说的??”落花道

“谁??”

“南疆魔尊??”落花道

“可是听我外公说??魔尊已在十八年前被吴天杀死了??”思涯奇怪着??魔尊都已被吴天杀死??如何说魔尊可以杀死吴天呢

落花道:“十八年前的魔尊因为吴天捣乱的原因??而沒有施展全部的魔法??魔君要我施展九转之术与吴剑或者吴天交换身体的目的??便是想自己成为下一代的魔尊??因为只有吴天家族之人??才能靠着自己体内的魔性??成为魔尊??”

思涯的身子一缓??落花也飞的慢了下來

“所以我会答应魔君的要求??帮他与吴剑交换身体??我不只是为了救下我的哥哥??更是为了你??”落花道:“我怎忍心让你被吴天杀死呢??”

二人说着??前面的断径叫道:“两位别聊了??飞快一些行吗??”

二人连忙加速??可是四下打量??此时断径也带着他们飞出了山涧

“不是说在山涧见面吗??”思涯问道

断径一笑道:“说此事之时周围有许多人??若是被天龙帮人听去??难道他们不会想明白是什么意思吗??所以魔君早已到了别处??万一天龙帮之人赶到山涧??也只是扑个空??行了??快走吧??魔君要等不及了??”

魔君如此老谋深算??二人一追的感慨

此处又离开那山涧十数里了??在一处树林之中??思涯和落花见到了得晨

“你在干什么??”落花见思涯身上红光闪动??而红光正射入龙目的体内??龙目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

落花说着便要冲上??断径去脸色一变??拦住了她

“落花??难道你沒有看出魔君在施展蛊术吗??”断径叫道:“你此时打搅??二人便会蛊发身亡??同归于尽??”

落花刚才只顾着急??此时细看??不只是她的大哥龙目脸上表情痛苦??得晨也是表情痛苦

“望夫蛊??”落花惊叫一声??却停了下來

此时只见魔君和龙目身上的光芒又强了起來??二人的表情更加的痛苦

思涯不懂南疆蛊术??看龙目受制??于是取出血剑??便要出手

“不可??”落花拦住他道:“你快收去血剑??否则容易影响他们施展法术??”

思涯一愣??还是收起了血剑??只是诧异道:“什么是望夫蛊??”

落花居然后退数步??冷笑一笑道:“这蛊术只是南疆法力低微之人才施展的低级法术??沒想到堂堂魔君居然以此为要挟??制住我大哥??这望夫蛊原本是南疆的女子??为了防止出门远行的丈夫在外有了别的女人而不归??才对丈夫下的蛊术??”

“啊??”思涯一惊??南疆多蛊术??他也只是曾外公无意中说起??沒想到魔君居然对龙目施展此术??那他是要做什么呢

落花继续道:“这蛊术与别的蛊术不同??施展之人与被施展之人同时受蛊??他们相互为对方的解蛊之法??在一定的时间之内若不能相互再见面??为对方解蛊??那么两人会同时身亡??”

思涯又是一愣??呆呆的看着龙目??魔君对他施展了如此法术??龙目的命运便与魔君联系到了一起??那么即便放开龙目??沒有魔君他的性命还是不保的

此时得晨身上的光芒慢慢的收去??他又调息片刻??才慢慢的起身

“落花、思涯??你们來了??”得晨笑道

“魔君??即便你放下身份对我大哥施展如此蛊术??若要我答应你之事情??我还是有个条件??”落花怒道

得晨一愣??然后笑道:“我早看出你聪明过人??不过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到??有些事情不必明说你便明白了??好吧??只要你能达成我的目标??你条件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应??”

落花一笑??“魔君大气??我只想请魔君成功之后??将那莫族的地盘归还于他们便可??”

得晨听了“哈哈”大笑??“如此小事??便是将南疆除了树宫之外之处统统交与那莫族都无不可??那时我的目标便是整个天下??南疆总是要安排人來守的??”

“好??那咱们一言为定??”落花道

得晨突然正色道:“我答应了你的条件??你也当答应我的一个条件??”

“什么??”

“我此时已与你大哥同病相怜??若无血剑在我手??恐怕我尚不是中原大派的对手??到时我有了三长两短的??你大哥便也性命难保了??”得晨道

落花一愣??然后回头看看思涯??思涯连忙抓紧了手中的血剑??他已听出那得晨是想要回血剑??而此时自己刚刚将血剑使用熟练??若是交出自己的战斗力便要大打折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