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43 回委屈

643回 委屈

江文广感觉到落花的手一直在发抖??而且抓得自己很紧??他的心头突然有一种莫名的舒畅??可以让人依靠??也是一种幸福??想着以安慰的眼神看看落花??微微一笑

落花心头一暖??眼泪却止不住了

对面的薛不才见二人眉目传情??也是脸色一变??他二人为何如此的亲密

见掌门脸色有变??江文广便要推开落花??可是落花却低声道:“你对我说过??思涯和吴师叔关系密切??”

江文广一愣??转头盯着落花??她是如何知道这个的??这事他只说与了念玉呀

见江文广发愣??落花又道:“我已找到了思涯??我请你替我遮掩离山之事??便是为了救思涯??我找到思涯时??他受了重伤生命垂危??我回山找落花便是想用她的九转玲珑珠救治思涯……”

落花正说着??突然对面的薛不才大怒??“江公子??你在做什么??”

江文广原本听着落花的话就一阵的吃惊??此时薛不才的吼声他居然沒有听到心里??因为他此时真想的便是这些话是自己与念玉之间的秘密??为何却从落花的口中说出

薛不才见江文广沒有放开落花??突然身形一闪??向二人冲來

然而落花居然不躲不闪??继续说着:“我着了落花的道??才变成了这样??其实我才是念玉……”

她的话刚刚说到这里??薛不才已然飞到??他凌空一点??点中了落花的穴道

落花身子一软??江文广连忙将她抱住

见江文广抱住了落花??薛不才的脸色更加的阴沉??而四周摇光堂的女弟子们??则是议论纷纷

薛不才见赶到之人越來越多??于是喝到??“带人去天枢殿??”

江文广知道掌门对自己有误会??可是刚才明明听到落花说她就是念玉??此事若要弄清楚??便当找出那已休息了的念玉便可??于是江文广道:“掌门……”

只是他刚说出两个字??盛怒之下的薛不才则一甩袍袖??一阵劲风迎面而來??江文广只觉一阵的窒息??身子一晃??怀中的落花差点松手??他连忙的加劲儿??反而把落花抱的更紧了

薛不才又瞪了他一眼??此时看到江小贝飞近??于是便不再发作??而是带头向天枢峰飞去

见掌门盛怒??江文广心思也有些乱了??刚才想好的对策已忘记说了??只好抱着丰满的落花??在众人的诧异的目光之中向天枢峰飞去??他知道众人为何是那样的目光??因为落花原本是南疆魔族之人??而此时却被自己抱在怀中??别人难免不对自己“另眼”相看

此时江小贝飞到了江文广的身边??他早就看到了刚才薛不才是带着怒气飞走的??江小贝看看儿子紧紧抱着落花??也是眉头一皱

江文广见到了父亲??也似乎找到了依靠??江小贝沒有责怪儿子??而是拍拍他的肩头??示意他跟上掌门

如此一番的折腾??几乎整个虹光派都醒了??只是各堂首座一边安排各堂弟子加强戒备??另一方面要无关之人回去继续睡觉??可是大家知道了发生之事??谁还睡得着呢

安排完毕之后??他们便也飞向了天枢峰

天枢殿内??薛不才面带怒色的坐在主坐之上??江小贝站在旁边??江文广从旁边扯來一把凳子??将落花放在了凳子之上??而他自己则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

落花只是被封住了穴道??无法动弹??可是眼中却不停的流出泪來??显然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各堂的首座、副座都到了??可是薛不才依然一言不发??江小贝干咳了一声??他知道这是掌门在等自己说话??因为那是自己儿子

可是此时储志宏却抢到了江小贝的前面??因为江文广是他天权堂之人??他虽然辈分比江文广低??却是对他有半师之恩??况且若是江小贝问话??必定会对儿子十分严厉??那样反而不容易问出事情的真相??于是他便抢到了前头??即便他说的哪里不对??上面还有长老??还有掌门

“江公子??她乃是南疆妖女??你因何与她如此亲密??”储志宏问道

江文广此时也是十分的着急??听储志宏如此一问??便连忙答道:“储首座??大家看到的虽然是落花??可是她的内心却似是念玉??”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一阵的皱眉??不知江文广要表达什么

储志宏见薛不才脸上怒气增重??于是也呵斥道:“这是什么话??你的话为何前言不搭后语??”

江文广一愣??捋了一下思维道:“虽然这是落花??可是她所说之事??却是我和念玉之间的秘密??”

众人面面相觑??江公子和念玉之间又有什么秘密呢??这落花又怎么知道

此时凳子上的落花突然道:“掌门师伯、师父??真的是我??我是念玉??”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愣??而江小贝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他对儿子的禀性还是放心的??于是连忙道:“掌门??若要弄清楚此事其实很简单??将在摇光堂休息的念玉叫來便可??世间不会有两个念玉的??”

薛不才一听??非常有道理??于是吩咐道:“金师妹??你速去将念玉带來??”

“是??”金梦洁答应一声??便向外走去

此时江小贝心道金梦洁与念玉交往并不多??若真有问題??她未必分的出真假??于是对李玦道:“李首座??我看你与她同去吧??”

“好??”李玦答应一声也跟了出去

他们走后??场中的安静了下來??只有凳子上落花轻轻的啜泣之声

旁边的江文广看着不忍心??以衣袖给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惹得江小贝一阵的干咳??示意儿子在此处要多节点

落花哭了片刻??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轻轻的念着什么

只是听着她念出的东西??虹光派众人都愣了??因为她念出的??正是虹光剑法的剑诀

“你怎么知道我派的剑诀??”秦弄玉突然问道

“秦师伯??我是念玉呀??我自幼便是依此而修炼的??”落花道

秦弄玉皱了下眉??摇了摇头道:“不对??差点被你骗了??你与思涯在一起很久了??说不定这是他告诉你的??”众人闻之??也纷纷的点头

落花见大家不信??脸上大急??于是又哭出了声??“娘??你怎么还不回來??等你回來我背诵一段金蛇密籍大家便信了??”

大家又不说话??只是片刻之后??李玦急匆匆的飞回??他一进大殿忍不住在落花身上打量了数眼??脸色怪异

“李师弟??念玉呢??”薛不才问道

“禀掌门师兄??念玉不见了??”李玦道

此言一出??众人都站了起來??包括薛不才

“如何不见??”薛不才问道

“英子师妹说你们离开之后??念玉说累了要休息??于是便在秦香的房间之内睡下??只是刚才我们过去之时??她已不在屋内??**只有她原本的衣服??后窗是开着的??”李玦又道

众人的目光又同时落到了落花的身上??落花连忙道:“掌门师伯??这下你相信了吧??我真的是念玉??”

薛不才想了一下??缓和了一下口气道:“念玉失踪??此时已无对证??虽然你说得我已相信了几分??可是还要委屈于你??”

虽然沒有放开自己??可是落花脸上的表情还是舒展了一些??毕竟掌门已相信了几分

“此时金师妹正派人四下寻找??以求发现什么线索??”李玦又道

“好??你们马上过去??加派人手??”薛不才安排道

“是??”李玦说着便向外走去??可是门口五彩一闪??李玦差点与徐若琪撞上

李玦见是徐若琪??脸上大喜??连问候她与惊鸿之事都顾不上了??于是连忙道:“徐师妹??你回來的正好??你见到念玉了吗??”

徐若琪一脸的风尘??刚一进门便听到此言于是一愣??“念玉不见了吗??”

听徐若琪如此说??显然是她也沒有见到念玉??于是李玦连忙道:“念玉不见了??金师妹正带人寻找??”

徐若琪大惊??便要转身出去寻找??薛不才此时去叫道:“徐师妹??你且留步??刚刚发生了一些事情??应当先告诉你??”

听到掌门留自己??还有派中发生了事情??于是徐若琪快步的向殿内走去??只是刚走几步??就看到了落花坐在凳子之上一动不动??还有江文广守在旁边

徐若琪一愣??可是经过落花的身边之时??却发现落花张了张口??沒有说出话來??而眼泪却流了下來

徐若琪不知所以??径直走到了薛不才的面前??见礼之后??江小贝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徐若琪大惊??回头看着凳子上的落花??而落花此时突然开口??念诵出一段奇特的话语??徐若琪再惊??上下打量着落花

看徐若琪的样子??显然是落花所念诵的话她是明白的

“你如何得知《金蛇密籍》的??”徐若琪问道

落花的眼泪流得更多了??旁边的江文广又忍不住去擦??可是感觉到父亲的严厉的目光??还是收住了手

落花颤声道:“我自五岁起??晚间便有高人将我带出大将军府教授我这些法咒??后來才得知??传我之术乃是《金蛇密籍》??而传我密籍之人竟是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