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45 回念玉落花

645回 念玉、落花

“那她也不该对你妄下重手??让你差点无药可救??”

“我伤的那么重吗??”思涯伸伸胳膊感觉一下??虽然胸口还不舒服??无法施法??可是却感觉丹田之中内法充裕??似乎比原來又强了不少

“我……我怎么感觉内法反而强大了??”思涯惊道

落花心道你自己是内法强大了??我魔族的阴阳互补之术之中??处子之血的作用极大??不但对于疗伤有奇效??还能引导出人的潜能??特别是女子的法力越高??效果越强??此时以自己的内法??再加上念玉的处子之血??不但治好了思涯的内伤??还提高了他的内法??看在你对我照顾有加的情况下??念玉的身体便当便宜你了??只是你当时还在昏迷之中??不知可曾享受到那番乐趣吗?落花想着??心头微酸??自己心上的男子与别的女人有了关系??虽然是自己操控的身体??心中总有些说不清楚的酸楚??酸是醋的酸??况且……两日前**之时??处于昏迷之中的思涯却是威猛异常??甚至于超过了在留香客栈之时

“我便要恭喜你??有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落花酸酸道

思涯心中大喜??沒有听出落花口中的醋意??反而脸上也笑开了花??“我内法又涨??再有这两件异宝??等我伤好之后便可以上凝碧涯找吴天报仇了??”

“你……还要报仇??”落花奇道

“那是自然??虽然……与你母亲之仇由我母亲亲自处理??可是与吴天之仇却需我去报??那是外公的心愿??”思涯道

落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低声问道:“你只为报仇??那因你而留入虹光派手中的落花呢??”

思涯一愣??诧异的看看念玉??心道她为何说虹光派而不说本派或者碧云山呢??对了??她定然是照顾我的感受才如此说的

于是思涯道:“我对不起落花??”

“为何??”落花听说到了自己??于是关心道

“虽然开始之时我们只想相互利用??可是到后來却是同病相怜??相互为依靠??况且我与她在潇州……”思涯说到这里脸上一红??想起了在潇州的那几天疯狂??那话是不好意思对这念玉说出來的??于是他抬头看时??却发现“念玉”的双颊之上也是绯红??于是一奇道:“念玉??你为何脸红了??”

落花听思涯说起了潇州??心头也是一阵的荡漾??而真正的念玉是不知潇州城之事的??若是想再瞒他下去??便要给他个合适的理由??因为他还把眼前的落花当成念玉??落花想着??冷“哼”了一声道:“潇州乃是风月之所??你与她孤男寡女的??能做什么好事吗??”

思涯一低头??沒有反驳??停了下一于是继续说道:“她对我极好??我又怎能对不起她??只是我与吴天仇深似海??大仇是一定要报的??而吴天法力无边??我只求能与他同归于尽便可??所以落花还要拜托你帮忙了??”

“我??”

“落花虽然是南疆魔族??可是与虹光派并无太多的仇怨??虽然胡首座被其兄误杀??可是龙目已被令堂说得自尽而亡??若再加上你从中周旋??虹光派定然会放过落花的??”思涯说完??目光真诚的看着“念玉”

落花扫了下思涯??心道他求念玉救我??便说明他与念玉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他对念于的信任超过了我??她想着??沒有点头也沒有摇头

思涯有些急了??突然抱拳道:“念玉师姐??看在咱们同门一场的情面之上??肯请你答应我??虽然我说要杀吴天??可是我两件至宝在手??连个区区中阵都应付不了??别说杀吴天了??”

“那你还去??”

“大丈夫一言九鼎??我曾答应外公为他报仇??便是万死不辞??即便是刀山火海??也毫不畏惧??”思涯突然挺胸道

落花看看他??还是沒有答应

思涯一咬牙??突然“扑通”一声的跪倒在落花面前??落花一愣??心头大松??他居然为了我向念玉下跪??可见我在他心中的地位??他身负外公之仇??无暇去救我??所能拜托之人只有念玉了

于是落花连连的点头??将思涯扶起道:“好??我答应你??”

思涯大喜??又连连的抱拳

落花一笑道:“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说不定你的那位落花本事通天??已另有妙法逃离了碧云山??”

思涯一愣??憨憨的笑了

天色已晚??落花弄來只野味烤熟??两人吃过之后??思涯便祭起魔彩珠疗伤??然而魔彩珠刚刚的飞起??落花身上突然九色转动??那是九转玲珑珠与魔彩珠产生了共鸣

思涯大惊??他看着念玉的怀中的九色光问道:“九转玲珑珠怎么会在你这里??”

落花心道不好??自己忘了隐藏这珠子??如此只能半真半假的骗他了??于是便道:“这珠子是落花亲手交给我的??”

思涯听了一愣??“这九转玲珑珠乃是落花的至宝??她怎会轻易交给别人??”

落花一笑道:“你可知我为何找到了你吗??那便是落花挂念于你??才托我离山找你的??她说这九转玲珑珠有治伤奇效??便交于了我??可是我也不知如何应用??便只好带着??”

“啊??原來是落花求你來救我的??”思涯的话中有许多的情绪??有失望??有感激??也有欣慰??失望便是念玉救自己不是出于她的本心??而是受人所托;感激是落花身陷囹圄还担心自己;欣慰便是念玉还是來了

落花突然叹了一口气道:“你拼死要救落花??落花也对你如此??你若再有机会??便要好好的对待落花??不要辜负了她对你的一番情意??”

思涯点点头??“那是自然??”

落花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问道:“若是落花变得你不认识了??你还会好好待她吗??”

思涯一愣??又点了点头

落花脸上一喜??突然跳到了思涯的身边??靠在了他的肩头

思涯一愣??因为念玉从未与自己如此亲密过??而且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題??便是这里只有一块兽皮??而兽皮之上的压痕却不是一个人留下的??这两日念玉是怎么睡觉的??难道一直睡在自己的身边吗

思涯正想着??落花已想把真相告诉思涯了??她的手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在揽住思涯的时候??伸进了思涯的棉袄之中??嘴唇在思涯的脸边纳兰轻吐

一阵阵幽香飞入了思涯的心里??他的心头一荡

他与落花经历过那**之事??如此情况之下自然会想起那些的??他的手忍不住揽住了“念玉”的腰

念玉不及落花丰满??但是皮肤白晰??而且眼睛还是天空一样的颜色??她一半西域血统??四分之一中原血统还有四分之一灵蛇后人血统??让她的容貌和身姿集四家之长

在西域之时??思涯每每睡梦中的公主??便是念玉??此时念玉如此的依附于自己的怀中??似乎还有与自己更加亲密之举??当年梦中的种种似乎都要变成现实了??而且怀中的“念玉”主动起來??把自己的朱唇伸到了思涯的嘴边

“其实我……是落花??”

思涯一愣??心道今日念玉是怎么了??居然说自己是落花??思涯将落花搂得紧了一下??也轻声道:“你是我念玉师姐??怎么会是落花呢??”

“我真的是落花??咱们曾在潇州留香客栈之中大战三天天夜??”落花道

思涯一惊??心道念玉怎么知道自己和落花之事??对了??此事在潇州风月场所已家喻户晓??略加分析??也能猜出是我和落花??念玉今日似乎春意大发??想要与我做男女之事??难道是她也听说我的能力极强??才想与我“好”上一好的??所以才说自己是落花??那便是让我把她想成是落花对待

落花见思涯沒有进一步的反应??便开始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棉袍落下??“念玉”那白嫩的身体**在了思涯的面前

思涯体内的血液一阵的急流??流向了裆部??他的脸也因为兴奋而变的赤红起來??然而思涯还是心中奇怪??念玉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吃的食物之中??有催情之物

落花向前几步??抓起了思涯的手??放到了自己的**之上??自己的口中则发出轻轻的呻吟之声

思涯体内的**已超过了他的理性??他一下子将她搂在了怀中??两三次也除去了自己的衣服

落花一阵阵的呻吟着??可是在思涯进入她之前??她一定要让他清楚??此时他面对的落花而非是念玉

这个看起來无所谓??其实很重要??对于落花

“思涯??我是落花??”

闻听此言??思涯的身体突然停了下來??自己在此快活??可是落花尚身陷囹圄??她为了救自己??连九转玲珑珠都交了出來??自己如此??便是十分的在不起她了

见思涯的动作停了下來??落花一奇??心道他难道沒有听明白吗??他是不知我是落花??而觉着对不起我才停下的??还是已明白了我是落花??却怕对不起念玉而停下的??再或者??他是为了别人??比如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