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60 回人到齐了

660回 人到齐了

徐若琪虽强??自己有法宝在身与之尚能一战??而传说中吴天有通天彻地之能??与他一战??能求个同归于尽已是奢求??甚至拼了自己的性命??能使他受伤也算不错??所以此战定然凶险非常??念玉跟着自己难免会被牵连

当然这只是其一??其二便是思涯还想见秦香一面??到时若有念玉在身边??还是多有不便的

此时的落花当然不会回虹光派去??因为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念玉了??自己一回去??便等于自投罗网??于是她便给思涯编了个瞎话??以念玉的身份骗他道:“我离山之时??已犯了派规??回去也要受到责罚??特别是此时大家都在关心吴师叔之事??此时露面??所受是责罚必定会加重的??另外……”落花说到这里时看了看思涯??“若是我回去??他们必定叫我与他们组成中阵??那时咱们便真的要成为敌人了??”

思涯微微的感动??念玉为了自己犯了派规??而且还担心中阵会伤了自己才不肯回去的??不与自己的母亲相见??于是便不忍再说让念玉离开之事??而是二人一路绕到了凝碧涯的后山??那深涧之下

此时涯顶之上传出那股强大无比的法力??二人也是愣在当场

这等法力??定然是吴天发出的??自己还想与他同归于尽??若对方施法??或许自己都近不得他百丈之内

思涯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他踌躇之间??居然停了下來

落花则另有想法??她此來的目的便是要设法与秦香交换身体??好与思涯在一起的

她摸摸怀中的九转玲珑珠??心道若是涯上不乱??自己便沒有机会施法??而此时尚不知秦香是在涯上还是涯下

此时思涯突然狠跺一脚??脚下的石块尽碎

“外公对我极好??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当完成他的遗愿??”思涯咬牙道:“若是沒有外公??我早已死去??这条命便是外公救下的??我便拼死与吴天一战了??”

听了思涯此言??落花一阵的担心??思涯要与吴天死战??此时看來??他必定不是对手??因为此时涯上除了那股强大的灵气??还有一道剑气无敌??那应是虹光派的北斗七星阵??所以思涯此去??必定有去无还

“你不能去送死??”落花突然道

思涯笑了??“我上去未必是送死??相反的??这次是唯一的机会??”

“怎么讲??”落花惊道

“上面的灵气和剑气虽强??却是许久未动??显然那灵气是吴天在施法??而剑气则是在做另一件事情??所以不能乱动??另外其它三大门派之人在涯下??此时涯上所剩下之人??却沒有人是我的对手??难道这不是机会吗??”

“念玉”一愣??心道思涯分析的有理??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要拼得与思涯厮守??终究还是要冒险的

“只是你是虹光派之人??你还是不要与我同去了??”思涯对落花道

而落花心头正想这自己的事情??终于点了点头道:“也好??只是你若是不能成功??便要全身而退??不可再勉强了??”

“好??”思涯说着??抽出血剑取出了魔彩珠

魔彩珠一见空气??突然发出一阵的共鸣之声??三大奇珠靠近??产生了共鸣

思涯不知这些??而是内法一吐??急冲而上

其实盯着凝碧涯的不只是思涯和落花

凝碧涯顶上数百丈的空中??一只灵鹫盘旋着??而灵鹫的背上骑着一个女子??她不时的俯身向下看去??看着凝碧碧涯上发出的光彩

“我要下去吗??下去见见他吗??”惊鸿对着灵鹫痴痴道

灵鹫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居然发出一声的鸣叫??不知是让她下去还是不愿她下去

只是下面的光芒突然有了变化??惊鸿的心头也是一惊

“他如此卖力的施法??即便是他的法力通天??也终有耗尽的时候??他对她的感情我今日终于领会到了??自己应当知道自己的角色??自己只是他人生之中的女人之一??而黄衫却是他一生之中最爱的女人??连徐若琪遇到此事都退避三舍??我还要记恨什么呢??他对自己曾经的十八年的承诺??已经很好了??只是当时的情景让我与他天涯两别??让涯儿自小沒有父亲在身边??还受尽了我的毒打??其实想來??我当时真傻??按徐若琪所说??我若跪倒在他的身前求他原谅??他一定会留我在身边的??”

惊鸿自语着??脸上流下了泪水??那只灵鹫却发出一声的鸣叫??因为那是下面的光彩更强了几分

此叫声惊醒了惊鸿??他如此长时间的施法??难道是复活黄衫之事出现了困难??黄衫无法复活了

惊鸿想到这里??突然高兴了起來??便要驱灵鹫向下飞去??因为若是黄衫不醒??自己就能守在他的身旁了

可是只飞出去十几丈??她便又停了下來??若是复活黄衫失败??他必定痛苦难耐??怎么会理会自己呢??况且即便他要找黄衫的替身??也应当是找徐若琪??而非是自己

她想着??又沮丧了起來、犹豫了起來

“我是去见他??还是不去呢??”惊鸿不知在问谁

凝碧涯下??一队人也被这异样的光彩吸引而來??或许他们不是被吸引而來的??而目标便是这里

为首一人??居然是南疆魔族的魔君得晨??身后之人乃是族长断径??还有他从南疆带來的十几个族人

“魔君??这……这股灵气难道是吴天发出的??”断径当年见过吴天的法力??于是惊道

“应当如此??若不是他??世间还会有谁有如此的法力??”得晨道

“啊??那……”断径的脚步慢了下來??话说到一半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吴天有如此的法力??不说四大门派都到了凝碧涯??便只是吴天自己??这十几人就根本不是对手

得晨感觉出断径慢了下來??于是转头怒道:“我说过??吴天乃是咱们南疆第三族后人??历來南疆两族对于第三族人都是恭敬有加??咱们此來只是拜见吴天的??非是來寻衅滋事??”

断径知道得晨此來的目的定然不是如此??那是因为他发现了虹光派队中居然有落花的身影??而他此时还抱着一线的希望??希望落花还能帮自己??帮他与第三族人交换身体??只是从魔君口中亲口说出“拜见”二字??还是让他微微的吃惊??这只能说明得晨心头对吴天也是十分忌惮的??既然如此他还來这里干什么呢??难道他要赌上一赌吗

可是看着得晨略带杀气的眼神??断径连忙的抱拳道:“是??”

他们又行几步??突然前方传來一声大喝??接着便看到寥寥几人站在涯下??怒目对着自己

对方显然是发现了自己一行人??其中一个大和尚突然将手中的金禅杖向地面一蹾??一道金光射入了地下??那和尚脚下的石块顿时碎成了是小块??向四放溅去

“轰”的一声巨响??附近的地面也微微的颤动??分明是在警告得晨等人

得晨一愣??想不到对方在涯下也有人看守??而是还是其它三大门派之人??只是他放眼看去??却只有寥寥数人??不过都是高手

得晨“呵呵”一笑??这些人之中他在潇州城见过李宽??在南疆之时见过晓峰??于是他抱拳道:“晓峰谷主??多年不见了??”

晓峰冷冷一笑??当年他和雪飞是被当作敬献处子之血之人抓到树宫之上的??虽然那时的魔君还不是得晨??“魔君入中原许久??此时还不离开??却到这里捣乱什么??”

此话已相当的不客气??而李宽则更是满面怒容??因为在潇州城附近??天龙帮的十几个弟子死在了落花的手下??此时李宽身上金光闪动??看上去马上便要出手

得晨心中虽急??可是脸上却带着笑??“李帮主何故生气呀??”

“你南疆魔族伤我帮十几条性命??我今日便向你讨个公道??”李宽虽然生气??可毕竟是一帮之主??不能说出手便出手

“伤贵帮帮众性命之事??乃是落花所为??而她那时已反出了多诃族??与其兄那莫族神箭手龙目要取我性命??”得晨脸色一沉道:“我若是捉到了她??定然取她的性命??还贵派一个公道??”

李宽眉头一皱??想起了得晨所说的落花??昨天之时曾在虹光派队中见到??只是看上却她非是虹光派的阶下囚??而是与虹光派的江文广有说有笑??似乎感情还不错??前日李宽便十分的怀疑??此时听得晨一说他更纳闷了??按得晨所说龙目是落花的哥哥??可是龙目却是杀害虹光派玉衡堂首座胡若愚的凶手??此时落花与虹光派搞到了一起??而且看上去徐若琪和江文广对落花还非常不错??难道真如魔君所言??落花脱离了多诃族??而反水到了虹光派

这事情有可能发生??可是江文广与落花关系密切却是实在想不明白的

见李宽若有所思??得晨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与之周旋??于是向明海、明江、明河抱拳道:“三位大师??莫非就是法相寺的明字辈高僧??”

“阿弥陀佛??”明海合什道:“老衲法相寺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