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680 回成功未成功

680回 成功?未成功?

看样子血剑久未接触魔性??此时遇到似乎异常的兴奋??有些控制不住了

大阵虽然控制住了吴剑??却抢不下他手中的血剑

于是场中一阵的混乱??大家都想着在不伤及吴剑的情况之下??去除他身上的魔性

然而此时??涯上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吴天怀抱着黄衫走了出來??他的身体有些摇晃??天愁神剑飞在他的身边??跟随着他??而他怀中之人??腹部发出强烈的光芒??那是魔彩珠在她的体内发出的光芒

而那两件宝物一出??空中的钻石蛋、金舍利都发出一阵的鸣叫之声??连吴剑手中的血剑也是一阵的激动

“师兄??”储志宏叫道:“你说过大阵配以天愁神剑才算完整??此时天愁神剑就在涯上??还不拿來使用??”

薛不才点点头??对着涯顶叫道:“吴师弟??借天愁神剑一用??”

然而涯上的吴天似乎沒有听到??却依然是愣愣的走着

千雪等人十分担心??可是前面有血剑和大阵??她们无法过去

惊鸿同样担心??只是她的法力超出了那几人许多??于是她长啸一声??空中传來了一声的鸣叫??那只灵鹫飞了下來

惊鸿身形一闪??飞身上了灵鹫背上??面对血气??她已觉着心跳加快??于是取出古埙??念动咒语??于是她的身上、灵鹫的身上同时光芒流转??她从旁边驾鹫而上

涯上的吴天呆呆的抱着黄衫??而他怀中的黄衫??身上只盖了一件布衫??此时却是一动不动??身上不停的有水流下

惊鸿从鹫上落下??但那魔彩珠和天愁神剑的光芒让她无法靠近??于是她远远的问道:“吴……吴大哥??你怎么了??”

吴天呆呆的看看她??眼中无神

惊鸿看看吴天怀中的黄衫??果然美丽无比??只是此时身上脸上却是毫无生气

“呀??难道你沒有成功吗??”惊鸿又问道

眼泪从吴天的眼中流下??“我身上已沒有魔法??所以刚才无法再增强法力??我沒能打通她的心脉??”

惊鸿的身子一震??他还是沒有成功??十八年的苦等和希望??沒有换來黄衫的复活

“我也不想再活在世间??你代我转告徐师姐她们和孩子们??一定要好好生活??”吴天说着??低头轻吻下冰冷的黄衫??身上的光芒再次强起??看來又要与黄衫同化成灰烬

惊鸿大惊??叫声不可??身上光芒大盛??便向前冲去

“轰”的一声??惊鸿法力虽强??可是却不是天愁神剑和魔彩珠的对手??她被弹开数丈??只是她还不死心??再次提升内法??手中的古埙发出耀眼的光芒??再次冲向了吴天

“轰”的一声巨响??惊鸿被震飞出去很远??落到了涯侧的森林之中??不知受伤了沒有

涯下思涯见状大惊??他身形一闪??向涯侧母亲落下的地方飞去

看众人无法除去吴剑身上的魔性??千雪突然想起一个办法??于是她说吴邪、吴言、吴寒、吴伤道??“你们四人赶快念诵那佛咒??压制他身上的魔性??”

四人听了连连的点头??于是或飞或站的念起了传自祖父的法咒

他们的咒语一出??空中的金舍利放出一团佛光??在空中凝出一个金佛

明海等人大喜??心道我们的佛咒虽强??却不及血剑的血气??而他们念诵的法咒??却是兼佛魔两家之长??既可收除魔法??又有压制的功效

如此一來??吴剑身上的红光果然弱了不少??千雪见状也腾空而起??念起了自己所会的多半法咒

见吴剑身上红光减弱??薛不才大喜??大喝一声“压??”

那柄巨剑从天压下??吴剑怪叫一声以血剑迎上

可是血剑虽强??吴剑身上的魔法却越來越弱

终于“轰”的一声??吴剑被大阵的剑气压到了地面之上??将地上的石地面砸出个大大的坑

那坑中已沒有了魔性??薛不才知道吴剑之事已解决好了??于是带大阵向涯顶飞去

因为坑中有血剑??别人不更靠近??吴寒和吴伤则飞了进去??片刻便从坑中把吴剑背了出來

此时吴剑已昏迷不醒??吴伤将他放到了地上??英子连忙上前??给他喂入一粒丹药

“他沒事??只是内法和体力消耗太多??”吴伤道

英子这才放心??旁边自有张峰和钱亚蛟过來搀住了他

此时又“轰”的一声??空中闪过耀目的七色光彩??那些二代弟子都是大惊??呆呆的看着涯顶??此时两条七色的彩虹刚刚的消失

被大阵的剑气震飞

居然能接下大阵的一击??那剑气该有多强??而众人看去??那发出剑气的吴天??居然沒有任何的异状??难道??那便是传说之只的虹光十字剑法吗

只是大阵并未尽全力??所以一下居然被吴天以虹光十字剑法给震开

七人脸色大变??大阵之强还被吴天轻易的震开??而且吴天还刚刚耗费了大量的法力

“吴师弟??你快住手??”薛不才叫道

吴天摇了摇头??“师兄师姐??多谢你们对吴天的照顾??吴天沒能救活衫妹??还做过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无颜再活世上??便要阴曹地府陪着衫妹了??”

吴天说着??身上光芒再起

此时江小贝也飞到了涯顶??看着场中的情况??知道大阵即便能压制住吴天??那样反而会两败俱伤??眼下之计便是要稳住吴天??然后再做打算??于是他叫道:“吴天稍等??你且说说你如何沒有成功??现在这里人多??或许大家能想出好的办法來??”

吴天的身子一震??似乎心动了

江小贝见状大喜??于是又道:“我听储志宏说过??当初复活如云夫人之时??并未费如此大的力气??而且你和你师父二人的法力根本无法与现在相比??所以你之所以沒有成功??或许只是有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題沒有解决??所以咱们应当好好想想过程??而不必急于与黄姑娘同去??”

听着江小贝如此说着??吴天身上的光芒弱了下來??满脸希望的看着江小贝??“江师叔祖??你觉着我哪里不对呢??”

江小贝心道吴天暂时稳住了??于是挥手示意薛不才等人后退??以免引起吴天的警觉??而他自己去走了过去

吴天与江小贝关系极好??而且以江小贝的法力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于是任由江小贝走到了身旁

江小贝看看吴天怀中的黄衫??轻搭了下黄衫的脉门??脸上突然一变

吴天见状大惊??“怎么了??”

“你好胡涂??黄姑娘已经活了??你却依然要与她西去??”江小贝说着??突然向后招手??“千雪、落花??你们快过來??快喂她檀心花??”

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可是由于黄衫身上虽然盖着件衣服??还有大腿、臀部还是露了出來??大家不便靠近

千雪等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忙上前??连徐若琪也从怀中取出了檀心花

然而此时??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思涯看母亲被父亲震飞出近百丈??心中担心??便向母亲落下之处飞去

只是他未飞近??便感觉出不妙之处

母亲落下之处??居然还有一人

魔君得晨

原來得晨此來中原??非但一事无成??还损失了一位族长??还有落花??他懊恼之中??看到吴剑与大阵激斗??被又想浑水摸鱼??夺回去宝物

他刚刚飞到这里??正好吴天将惊鸿震飞??落到了他的面前

吴天此一震内法极强??惊鸿被震的胸中发闷??一口鲜血便要喷出??只是她的内法也是极强??正强力的忍着

突然身边人影一闪??得晨趁机点中了她的穴道

“是你??”惊鸿想起自己曾见过得晨??他还说他是吴天的朋友

“不错??是我南疆魔君??”魔君说着??发现惊鸿项间的虎坠闪闪发光??十分的耀眼??上次见到之时??他便感觉在虎坠之上灵气非凡??一定是件宝贝

于是他伸手向那虎坠拿去

此时思涯也已飞到??见得晨伸向母亲胸口的手??心头大怒??木剑飞击而出

然而得晨将惊鸿摄起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思涯怕伤到了母亲连忙收剑??而后怒目瞪着魔君

魔君冷笑几声??抓住了惊鸿项上的虎坠??看样子便要一把拽下來

“不可??”思涯和惊鸿同时叫道

魔君不管这些??用力一拉??将束缚虎坠的链子拽断了

思涯和惊鸿的脸绿了??他们身为西夜国人??深知若是坠链断后??会发生什么

“儿呀??你快找你爹去??”惊鸿叫着??也想争脱??于是施展内法想要冲开穴道

魔君深知惊鸿内法强悍??于是伸另一只手向惊鸿点去??可是他的手刚刚的抬起??另一只手中的虎坠突然发出万丈的光芒??魔君只觉手上发烫??连忙的抛开

虎坠的光芒在空中突然这炸开??“轰”的一声巨响??将魔君、惊鸿还有思涯震飞

原地被这白虎形成的灵气震出了一个大坑??那白色的光芒在升到了空中??渐渐的膨胀再膨胀??生出了虎身、虎腿、虎尾

空中传來一声虎啸??虎头也生了出來??“嘭”的一声巨响??虎背之上展开一对翅膀??双翅一震??四周的参天大树纷纷被打断??白虎飞到了半空??再次发出长啸之声??四野震撼

涯上之人都是大惊??而思涯不顾这些??他急飞向前??找到了被魔君点中穴道的母亲

“娘??”思涯在惊鸿身上轻点??解除了她被封的穴道??原來魔君刚才点的匆忙??只是封住了穴道??而沒有施展出封穴之法??否则思涯法力再高??不对路子??也要费许多时间才能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