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9章 大侠传说

第十九章 大侠传说

陆渊刚一转过头,就见下来的电梯上站着七八个穿着大衣的青年,这时候正解开衣服,从衣服中抽出西瓜刀。

最前面的两个青年,更是挥动长刀,劈头盖脸地朝他前面位置的三个男子砍了过来。

原本全身酥松散架的老人家此时却犹如变了一个人似的,双手闪电般地探出,抓出前面两人的衣服,朝后猛力一扯,同时左腿一抬,扫在最前面那人的后膝上。

那人双腿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膝盖更是“砰——”地一声,磕在了电梯台阶上。

三声惨叫和七八声尖叫,同时响起。

被陆渊扯在后面的两人,胸口和胳膊各中了一刀,血光从伤口处冒了出来。至于最前面的男子则更为凄惨,脖颈上刚冒起血迹,又是三把刀子劈头盖脸地刺了过来。

三个手持长刀的青年,两人跳在了上去的电梯上,一个跳上了宽大的电梯栏杆中,各举长刀朝陆渊砍了过来。

你们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吗?

这么老的老人家也砍?!

陆老人家无言以对。

当头两个一刀失手的青年,也是毫不犹豫地举刀朝苏秉身后的年轻妈妈胸口刺来。

几乎在同时之间,陆渊化身的苏秉双手齐探。

肌肤擦着刀锋,右手抓在了最近的青年手腕,使劲一扭,用他手中的长刀架住了刺向身后女子的刀锋。左手则是重重在当头砍来的刀背上一拍,不仅荡开刀尖,且荡开的刀锋撞在了另外一把长刀上,带着两人一起失去准头。

飞出的左腿,则是朝前反勾,一下拖着那肩膀膝盖受伤的倒霉蛋的脖颈,将他犹如滚地葫芦般地扯了下来,让开随后而至的三把刀子。

在这惊险万分的精要关头,尤其不忘扭转过头,对身后的那个小丫头笑着道:“闭上眼睛,爷爷让你玩蹦蹦床!”

小丫头闻言乖巧地闭上眼睛。

苏秉老人家右腿后伸,从她双膝间穿过,微微用力一抬。小丫头只觉屁股上涌来一股坚韧的弹力,整个人就腾云驾雾地飞了起来。

“砰砰”两声,从下面翻滚下来的男子一下落在了小丫头刚才站立的位置,更将身边的年轻妈妈和后面的两个路人撞得东倒西歪。

望着那年轻妈妈惊魂欲绝的害怕神情,老人家冲着她沉稳一笑,示意她不用害怕。

跟着身躯微微朝中间的栏杆一靠,双腿闪电般的交叉扫了出去。身体压在第一个歹徒青年的手臂上,连环飞出四脚,施展的正是正宗的北方“谭腿”,正踢中两个跳过来的歹徒肩膀骨节处。

两名气势汹汹的歹徒同时飞出一两米外,撞在了电梯上,倒地不起,双手再也没有半点儿力道。

陆渊不用看都知道,他四腿踢碎了他们的双手肩关节,这还是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直接两个“窝心腿”就送他们下地狱了。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其实,他还可以施展“定身术”定住这群歹徒。不过这里可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更有摄像头对着,他要是不想明天上全世界报刊杂志甚至电视新闻的头条的话,只好选择走江湖大侠的路线了。

最后一腿重重扫中站在栏杆上的歹徒小腿。

“咔嚓”两声,气势如虹的歹徒一个倒栽钟,从陡斜的栏杆飞扑下去,不偏不倚地飞出了三四米,重重撞在了金属栏板上,一头昏了过去。

解决了三个麻烦,还剩下四个半的亡命徒,都同时朝他招呼过来。

就算是被他压住胳膊的那个匪徒,都是用剩下的左手朝他腰间刺了过来。

一个满脸狰狞的阿飞女也跳上了栏杆,飞身扑出,倒是有几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架势。

你妹!

不要这么离谱好不好?居然玩人肉炸弹!

我苏老爷子可不想上明天的头版新闻!尤其才刚刚钓到了一条大鱼,正等着美女投怀送抱呢!

望着阿飞女手中握着一个手机和面上的杀气,陆渊知道这下大条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他选择的余地了,要是真要事态失控,他大不了拼着损耗真元,施展定身术,毁了所有的摄像头,再给大家集体洗脑就是了。

等等,真是天助我也!上面正在施工,有几根巨大的空心水泥柱正摆放在出口的小广场上。

当英雄总比当烈士或者超人强!

现在正式上演都市无敌老爷爷版本。

犹如猿猴的老人家朝前横扫的双腿一个盘旋,朝前一踹,重重蹬在阿飞女的下巴和胸口上。

阿飞女一下朝上面腾空飞起。

跟着陆渊就地一翻,用身体的重量压断还在反抗的歹徒胳膊,让他一刀刺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同时双腿同时踢出,先蹬飞了最远一个歹徒的双刀。双腿再一架一绞,对那歹徒来了一记“双风贯耳”,不“双腿贯耳”,一下将其击成了一堆软泥。

然后左手一把抢过身下歹徒手中长刀。

顺着翻身下地的一瞬间,将刀尖刺在了身体最为魁梧的歹徒脚背上。

还不等歹徒发出惨叫,一个肘撞就击在了他的下巴上,让他一头瘫倒在地。

最后一个歹徒见一刹那间同伴全部倒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吃陆渊一瞪眼,就自己缩成了一团。陆渊一记手刃,斩在了他的脖颈,将他打昏过去。

陆渊站直身体,伸长胳膊,将刚刚从空中落下的小丫头接住,放在了了栏杆上,大声道:“不许睁开眼睛!“

从动手到现在,还不到三十秒的时间。慌乱的人群则是乱成一团,四处奔散,叫唤声连接成了一片。只有那位年轻妈妈目光一直盯着飞在空中的小女儿,直到被陆渊放在栏杆上,这才连忙一把抱在怀中。

陆渊冲着她大声嚷嚷道:“快下去,快下去,上面有炸弹!”

听到这声叫唤,下面出站的行人更是争前恐后地朝后面跑去。

年轻妈妈也才慌忙抱着小女儿朝地道中飞驰而去。

上面正准备下来的几个行人也是尖叫着让在一边。

陆渊一个窜身,就朝前面的那个阿飞女奔去。

不过出乎陆老人家意料之外的是,阿飞女身上的炸弹并没有爆炸,手机中传来一片盲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管他的,老子又不是特种兵!

不过你们这些恐怖分子要闹事,我就帮你一个大忙好了。

陆渊老人家飞快地抱起昏迷过去的阿飞女,从出站口冲了出去,更不忘用手扯下那作为证据的手机,远远丢了出去。

口中更是大声嚷嚷道:“大家让开,有炸弹!她身上有炸弹!”

本来已经慌乱的出站口更加混乱不堪。

无数人的眼中,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将阿飞女一下丢在了空心水泥柱中。

刚跑开四五步,一声巨震,血肉横飞。

让所有人都看见了令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一个瘦小的身体被巨大的冲击波抛了起来,凌空在空中翻了三四个跟斗,全身蜷缩成了一个皮球,落地时弹了两下,就犹如成一个皮球滚出了七八米外。

远近数十米周围所有的车窗,全部震成粉碎,就是远处商铺小区楼房的玻璃,也是被巨大的声浪全部摧毁。

然后,大家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幸好这里只是一个偏僻的地铁出站口,四周没有多少行人。但凡是站在上面的十多个路人,同时也被冲击波震倒在地。

尤其水泥柱两头的血雨,更是飞出几十米外。

陆渊心知肚明他这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爆炸,最多是让大家受到点儿惊吓和皮外伤,没有任何伤筋动骨的大动作。

就凭那女阿飞身上的**,是无法达到这个效果的。但若是加上道家最为纯正的掌心雷,那就迥然不同了。他仅仅是添加了一点儿声势而已。

距离陆渊扮演的老人家最近的一个灰头土脸的中年人大步冲到他身边,慌忙将他搀扶起来,用最大的声音问道:“你没事吧?”

嗨,又一个不要命的大傻瓜!这样的家伙,才是真正的民族脊梁啊。

陆渊在心头赞叹一句,昏头昏脑地站直身体,摇头道:“没事!”

手掌一扯,就带着这个中年人高大宽阔的躯体,朝远处跑去。

等跑到一个小巷口的时候,才停住了脚步。转头一望,看着那个已经变成两节的水泥空心大圆柱,和地上的那个一米深的大坑,心有余悸地道:“威力真大!”

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望着两滩飞溅的血迹,陆渊面色一下变得苍白无比,然后“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

中年人倒好似没有多少意外,张口大声叫嚷,让四周路人让开,不要赶过去。

不远处刚刚站起身来的六七人,刚一望见这种血肉横飞的景象,也是一下子吐了出来。

街道上所有的车辆全部停了下来,大部分人都朝这边围了过来,其中一些胆子大的,更是拿出手机开始拍照摄影。

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当中年人赶走几个看热闹的年轻人,再转头寻找那位救人于危难中的老爷子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任何人影,连忙四处寻找和不停地询问四周的路人,其中两人朝旁边的小巷指了两指。

中年人连忙追了过去,但在满地涌来的人潮中,哪里又能找到那位救人于危难的老人?

爆炸声就是命令,不到两分钟地铁口就有五六个警察从警车中跑了过来,开始朝事发地点冲去。

第二批,第三批……

不到二十分钟,案发现场被海陆空围了个水泄不通,武装特警封锁了整条街道和出站口。

这个时候躲进厕所的某位灰头土脸的老人家,连忙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人,心头更是有些发窘。

人家超人是在电话亭中变身,他却只能选择厕所,难道要叫“厕所侠”或者“马桶侠”不成?

一脸发臭的陆渊更觉得脸有些发红,尘世上的最后一个神仙,居然见到血肉飞溅的场面给弄吐了,简直是丢人啊!

心头更是涌起了无可奈何的感觉,刚刚弄出来的身份,就因为这个突发事件,已经不能再使用了。

苏秉这个身份,如今已经成了黑暗中的灯塔!大概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无敌老爷爷大概会轰动整个首都,成为万众的焦点。

ps:大家看得爽的话,记得顺手收藏一下!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