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4章 女人骗人更厉害

第二十四章 女人骗人更厉害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赏》更多支持!

两人心中好似有无数的温情流淌,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汇聚成了万般柔情。

罗雪琴颤抖的娇躯慢慢镇定下来,然后猛力推开了陆渊的身体,逃命般地退后了几步,羞不可抑地道:“就知道欺负我!现在好处给你了,总该告诉我法子了吧?”

语调犹如喝醉了酒一般,飘忽如梦。

陆渊此时却是百感交集,心头更是确切万分的知道,要是罗雪琴依然不会说话,依然脸上有残疾的话,她只会逃避一辈子,永远不会对他的感情做出任何回应。

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是不是想糊弄我,准备说话不算话?”

渐渐消逝了红云的罗雪琴,再次学着李天语的母老虎神态,凶狠地道。

陆渊再次想伸手抓住眼前的这位美丽精灵,却吃她一巴掌将手打在一边,大嗔道:“不要得寸进尺,阿姨就在旁边,万一过来了怎么办?”

望着依然带着几丝绯红的无瑕脸蛋,陆渊轻声笑道:“小傻瓜,你难道忘记了我给你的那几本曲谱吗?光是正版的《广陵散》和《羽衣霓裳曲》、《阳关三叠》就足以让你的导师毫不犹豫地站在你这边了,你过去献宝就是了。剩下的事情,那些老家伙一定帮你搞定。”

罗雪琴诧声道:“你不是说了不要让我向外流传的吗?”

陆渊轻轻敲了她额头一下,道:“我只是让你不要流传那些仙曲,人间的曲谱随便你怎么折腾就是了。要是你将《云和天章》,《钧天广乐》流传出去,唯一的后果就是那些大师集体发疯入魔的份儿。”

罗雪琴迟疑了一下,道:“那这样岂不是要将那几部唐宋古籍交上去?这样做会不会有些招摇了,让我们找不到真凶啊?”

陆渊冷森森地道:“这个你放心好了,我们就是要招摇一点儿,他们才会自动送上门来。而且,昨天我又有了一点新的发现,要不是帮李伯伯送水果,我还不知道那尊老子金像是和风水有关系的法器。所以你一定要做好准备,幕后的凶手一定会一些下三滥的歪门邪道法术。”

罗雪琴一双明媚的凤目此时也是闪过两道寒光,脸色再次红润起来,用蚂蚁一般的声音道:

“你放心好了,这一百天我进展十分迅速,那东西已经两个月没有来了。应该是彻底斩断了赤龙,再加上你给我的那把剑,就算真正遇到什么妖怪,也可以自保了。”

顿了一顿,又道:“不过我有些担心天语,所以让她将那两件首饰一直戴着,洗澡睡觉都不要取下来。”

陆渊想了一想,道:“要是我被凶手认出来了,那他们首先对付的就是我,其次才是你。尤其你被疯丫头这么一闹,就算幕后的真凶再迟钝,也必然知道我们两个的来历,会找他报仇雪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绝杀之局,大概会用最拿手的法术对付我们,让我们死得不明不白。”

罗雪琴歪着头,沉吟了片刻,道:“就不知道现在那些会道法的人水平怎么样?我们现在是一无所知,可千万不要大意了。”

陆渊笑了起来,“别不要没有信心。我们每天都在进步中,而且是正宗仙法,人间流传的道法再厉害,最多也是九流水平。我敢打赌,能腾云驾雾,出入青冥的一个都没有,而你最多一两年就能达到这个水平了。”

罗雪琴柔情万丈地瞪了他一眼,似嗔似喜地道:“谁让你给人家吃了万载空青。”

声音腻腻的,好似能滴出水来。

陆渊望着罗雪琴这种娇羞无限的神态,总觉得继续待在这里是一种煎熬。尤其犹如他们两个母亲一般的杜阿姨也在这里,他就算想亲密一点儿都是没有可能的。

当下连忙改变话题道:“对了,明天下午有个珠宝沙龙,林胖子邀请的。我们也准备一下,正式进入社会名流的聚会,看看他们如何炫富。”

罗雪琴默算了一下时间,道:“那我们带李伯伯和杜阿姨逛故宫早一点儿出来就可以了。”

陆渊点了点头,心思却跑在了一边。

罗雪琴说得一点都没有错,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是应该去瞧瞧这个世界风水大师道行的时候了。

等陆渊再次从昨天晚上那个工厂出来的时候,心底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凉亭是一位副董事长下令修建的,设计者依然是最开始的那位,是个京城有名的风水师,没有换人。

不过这位副董事长和设计者在凉亭修好的几天之后,就同时出车祸死了,那座老子骑牛的石像图纸,也是风水师提供的。

这点陆渊并没有多少奇怪,让他哭笑不得是,风水师的车祸,仅仅是在于他安置老子像时位置出了一点偏差,将导引到自家的财气变成了煞气,然后承受不住,自寻死路了。

线索到这里就基本就断了,就算他找去风水师的家中,恐怕也找不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尤其是点龙穴移动气运从来都是风水师的大忌,害死自己是常有的事情,而且做这样破家灭门的害人勾当,绝对是不可能朝任何人吐露半点儿口风的。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弄断老子石像的一只胳膊,让这个失败的风水局彻底失去效用。至于工厂的效益会不会好转,就不是他继续关心的问题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天语的亲友团就进入了紫禁城,开始了李天语口中“毫无趣味”的游览。

不过让陆渊和李天语有一点意外的是,他们一行人的解说员正是毛遂自荐的范大总监。

经过范经理的专业建议,带着一副大得有些不像话的墨镜,头发更遮蔽了大半个面孔的罗雪琴,走了半天,硬是没有一个人将她认出来,让罗大美女安心了不少。

不过三位靓丽的女孩子走在一起,尤其相貌气质都是比较出众,依然频频引起了其他游人的注目。

套用范大总监的专业术语来说,气质这玩意儿一上镜头,就会失真七八成。所以,对于那些气质型的美女,都会让人觉得面对面更震撼人心更漂亮。

尤其对于罗雪琴这样拥有东方古典神韵的女孩子来说,走到哪里,强大的气场就会自动吸引人的目光。就算是罗雪琴脸上有残疾的时候,都依然在美女如云的音乐学院美女校花榜上名列前茅。

李天语的母亲杜梅自从见范晓燕出现之后,对罗雪琴就是一副谦卑的姿态,对他们一行乡巴佬更是十分热情,越发有些奇怪。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揪着陆渊追问道:“这位范导游是谁啊?为什么会对雪儿这么恭敬?你们可得要小心一点儿,现在雪儿变得这么漂亮了,大概有许多人想拉她去当明星什么的。你可要看紧一点儿,不要让她吃亏了,那可是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李天语在旁边憋着笑意,道:“妈,你尽管放心好了。雪儿这么聪明,只要她不想当明星模特,没有人能骗得走她的。”

杜梅忧心忡忡地道:“你懂什么?这位范导游一看就是那种精明能干的人,你们几个又不是城里人,老实惯了,被人家骗了都会帮着人数钱呢!尤其她还是个女人,你们当然没有多少戒心了,女人骗起人来,比男人还要厉害!”

说话间,前面走来一行人,个个都是神采飞扬,一见就是属于那种指点江山的成功人士。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见范晓燕,就笑着招呼道:“原来是范总,我总觉得看着有些面熟呢?”

范晓燕露出一个职业笑容,一脸平静地道:“杨导现在正春风得意,居然留意我这样的小角色,我可是受宠若惊,承受不起啊。”

杨导正要开口,突然望见了她旁边的罗雪琴,不禁楞了一愣,然后转眼竖起了大拇指,对她道:

“看来天下间再也没有人比你手快了,我不服气都不行。大姐大,你总该给我们留条活路好不好?看在老同学一场的份上,替我们引见一下可以吧?”

范晓燕不动声色地道:“老同学不就是拿来坑的吗?我现在可是替人打工,由不得我做主。”

杨导哈哈一笑,道:“我跟你们徐董王总几个大领导,还是有一两分交情的,互相介绍认识一下,吃顿便饭的这点小面子总该有吧?范总何必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呢?上次是我不对,等下我自罚三杯好了。”

范晓燕淡淡道:“我昨天已经辞职了,难道徐老板没有告诉你吗?”

杨导听着这满肚子火药味的说辞,倒是没有多少意外,继续穷追不舍道:“老同学,别这么记仇好不好?既然你已经跳槽到了央视,和我也可以算是一家人了,都是同一个大老板手下做事,那就更应该交流一下了。”

范晓燕指了指一直文文静静不说话的罗雪琴,道:“我的大老板是她,我可以保证她手下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大概用不着跟你交流了。”

杨导身边另外一个带着导演帽的人笑呵呵地道:“原来范总监攀上高枝了,就不知道人家从海外继承了多少遗产,能支付得起范总监的薪酬?要是范总监准备自掏腰包,我也没有多少话说。”

陆渊在旁边接口道:“遗产不多,我们也没有向你们科普的义务,就不耽误几位的时间了。”

望着几个面面相觑的成功人士,范晓燕彬彬有礼地对李军夫妇道:“我们去前面的慈宁宫看看。”

等走出一段路,罗雪琴有些好奇地道:“范姐,他们是谁啊,惹得你这么不高兴?”

范晓燕一脸鄙夷地道:“就是一群人渣,专门负责拍烂片来洗钱的货色。”

李天语大声问道:“专门玩潜规则的那种?”

话音一落,立刻吃老娘瞪了一眼,吓到将后面的话全吞了回去。

ps:新的一周了,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