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8章 天音伏魔

第三十八章 天音伏魔

说话间,罗雪琴和李天语看见陆渊从电梯走了出来。

这会儿陆渊一只手拿着一支青翠碧绿的竹萧,好似才砍下不久,通体充满了呼之欲出的勃勃生机,另外一只手则是抛弄这一块绿白色的珠子。

李天语马上停口不说,等他一到身边,就猛然一探手,将那颗犹如青枣的珠子从空中抓住,摊在手掌心,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是什么?好像一个小西瓜哦,你才雕的啊?没收了!”

陆渊毫不客气地道:“这个可是国宝哦,清宫镇宫三宝之一的翡翠西瓜!难道你没有看今天的电视吗,要是你敢没收,明天国.安就请你过去喝免费的咖啡!”

知道原委的罗雪琴望着陆渊一副想摆显邀功,却又无法向其他人倾诉的郁闷劲儿,也是又好气又好笑。更知道他这是故意在自己这个唯一知道底细的人面前诉苦,笑着道:

“一块破石头,又有什么好稀奇的,送我们都不要。小语,你去拨打一一〇,说有人私藏国宝。”

李天语将石头丢还给陆渊,摆出要摸手机打电话的样子。

陆渊拿着手中的竹萧敲了她头一下,道:“报假案可是要被拘留的,你威胁谁啊?!还不如好生求你死党给我们吹奏一曲,看看我今天在地摊上买的这根竹萧怎么样?”

罗雪琴瞪了陆渊一眼,一双美眸中闪过一丝惊异。

陆渊手中的这管竹萧,可是货真价实的仙物,不折不扣的万年阴沉萧。萧名“绿绮”。她吹奏过几次,可是十分费力,稍微不留意就会走调,需要贯注全副心神才能成曲。

要是落在普通人手中,只会认为这萧音调不准。

现在突然拿出来让她吹奏,一定有什么缘故的。

也不多想,罗雪琴道:“怕是专门订做的吧,还地摊上买得,要是地摊上有这么好的竹萧,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一把接了过来,轻轻吹了一个花腔,罗雪琴不禁一喜,原来吹奏这萧的艰涩几乎已经不存在了,暗自揣摩应该是自己真气凝聚,内丹已成的缘故。

陆渊满脸堆笑地道:“罗大小姐既然赏脸,就请吹奏一曲《春江花月夜》吧。”

罗雪琴皱眉道:“就在这里?”

心头越发奇怪起来,陆渊总不至于这么急匆匆的吹奏古曲吧?

望着她惊疑不定的模样,陆渊只好用“天语心声”的仙术传音:“刚才有人作死,砸断了我的那根手链,将‘九幽七煞’给放出来了,结果快攻破他们压箱子的坎离阵了。所以需要你帮忙,不动声色将‘九幽七煞’给重新收服。那几个不成多少气候的‘七煞’,只需你手中的‘绿绮萧’吹一分钟就老实了”

冰雪聪明的罗雪琴立刻明白了陆渊除了这个用意外,多半还是存心考究她的进展。不然的话,陆渊还有其他法子可以降服他口中的“七煞恶灵”,根本就不会在人命关天的时候来开玩笑。

罗雪琴怀疑自己还不能如陆渊一般施展出传说中“传音入密”的功夫,想了想开口答应:“那我试试,要是吹得不好,你可不要怪我。”

李天语见罗雪琴答应吹奏一曲,马上跳到会议室中大声嚷嚷:“雪儿准备即兴表演,还请诸位多多捧场!”

范晓燕马上让所有人停下手里的事情,全力捧大老板的场。心头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用意,就是让她带过来的这些手下,真正了解罗雪琴的本事,让她们知晓,她们正在与一位前途无限的传奇共事。

“哇,大家是准备看我笑话吧,这么正式?”

一进门,罗雪琴就笑了起来。

范晓燕笑着道:“前些天你用竖琴震撼了我一把,现在我只是让大家知道我的感受。你就当是为后天的演出进行排练和演习好了。”

罗雪琴不再说话,坐在专门替她安置的座位上,缓缓将“绿绮萧”凑在了口边。

一缕淡淡的轻音飘荡起来,开始声音还十分细微,两三个转折,就勾勒出一片宁静平和的浩瀚海天,轻柔飘渺,让人心神一下宁静下来。

几个素日跟在范晓燕身边做事的女孩,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位精明能干的长城传媒的前音乐总监,会毫不犹豫地递交辞呈,前来给这个女孩当经理人。

她们从视频中听到了歌曲乐声,根本无法和眼前亲耳听到的相比。

要是说那些由数字构成的音乐是华丽的篇章的话,那现在听到的就是一幅立体的图画,饱满玲珑,连接天地,既飘渺空灵,而又深不可测。

《春江花月夜》是唐诗改编的一首古曲,中正平和,浩瀚恢弘,描写的是海上升明月的壮丽景象。

但能用一管洞箫在众人耳中描绘出这样景象的,天下间大概只有罗雪琴一人而已。

并非是说罗雪琴的萧艺天下无双,但能吹奏出如此境界气象的民乐大师,缺少了她手中的这管仙萧,故此大有不及。

就在萧音飘荡起的一刹那间,城郊的道教圣地白云观的一间紧闭的后殿中,更是闪烁出了几点妖异无比的光晕。无边无尽的浓雾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夹带着无数的诡异气息,将大殿全部笼罩。

大殿正中铺着一面巨大的黄绸,上绘一个巨大的先天八卦太极图。

在阴阳鱼的阳鱼眼上面,洒落着一条断裂的手链,而在阴鱼鱼眼的上面,则放着本门祖师的神牌。

七团紫青交替的绿豆大的光晕,在太极图中盘旋不定,四下冲突。

一旦这些光晕飞至太极图的边缘,就会被一团无形的劲气所阻挡,反弹回去。好像太极图的上方,有一个与太极图一般大小的无形罡气团,将这七点光晕笼罩在其中。

太极八卦图的外面,并列盘膝坐着两位童颜鹤发的老道人。在两位老道人之后的蒲团上,坐着九名年轻不了多少的男女道士,最右边的蒲团上,则是坐着换上一身道装的秃顶老人韩三。

在他脸上,黄豆大小的汗珠犹如雨水般的滴落下来,

白云观多年不问世事的玉阳、玉真两位长老亲自坐镇,率领观中九子,都无法让“七煞真灵”归位,反而让“七灵”逃逸而出,要是攻破“天罡伏魔大阵”,第一个死的就是他,连三魂七魄都要被“七灵”吸食干净,到时候鬼都做不成。

他早些时候怒极斩出的一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让鸡血洒在了祖师灵牌上,完成了血祭的仪式。“七煞真灵”自然腾空飞去,欲将那女孩吸食成一具干尸。

本来这样的仪式,除非万不得已,都是以人血献祭。而用五畜三牲之血祭祀,要是“七煞真灵”获胜还罢,可以事后再献上七童女贞血补救。但若是失败,必然反噬施法者,不死绝不罢休,更要祸及血亲,无一幸免。

不料刚一出去,就撞上了上清门的法器“太乙伏魔链”,直接被收入此链之中,更是犯了煞气凶性。

要是不将“七灵”放出,那本门供奉多年的“五通神”与“七煞真灵”息息相关,必然暴怒,血洗排帮上下老幼。

但现在将“七灵”放出,却无法制服,令其归位,一样是不死不休之局,他韩三韩骞的直系血亲,必然死得干干净净。

老不死的根本就是借刀杀人,想铲除他韩氏长房一脉。

可惜他无力反抗,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天下之大,更没有可以逃遁的地方。

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白云观的两位长老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高深莫测,能撑过子时。到时候他再拿惹事的小畜生血祭“七煞真灵”,让它归位。

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被白云观不容,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了。

他韩三在大陆辛辛苦苦经营了快三十年,才打开了一片天地,能和家族掌控的总公司分庭抗礼,将老不死的逼得远遁海外,做出不问世事的假象。

过了今夜,老不死的必然回来执掌韩家,他输得干干净净,也无话可说。

七团星光陡然从中间散列开来,分成七个方向,朝法阵中的“天罡伏魔罩”撞了过去。

就在光影一分一合间,一缕淡不可闻的轻音,从断裂的手链上突然响了起来,犹如一朵朵莲花绽放开来,又好似一片片涟漪,从四面八方涌了出去。

七团星光高速疾飞的影子一下滞留缓慢下来。

“波”的一声几乎淡然不可觉察的轻响,从气罩中回荡而起。

一片清波陡然浮现在大殿之中,毫无半分障碍地透过那团无形的“天罡伏魔罩”,洋洋洒洒的浮现在空中。

整个大殿,立刻化为了一片蔚蓝的海洋!

犹如从九天之外隐隐传来的天籁,充盈了每一个人的心田。

一团晶莹皎洁的明月,缓缓从正东方露出半张脸面。

“太微仙音!”

“诸天妙相!”

两声惊呼,从鹤发童颜的玉阳、玉真两位老道人的口中发出。

一片狂喜和不可思议的神色,同时从两位老道人面上浮现。然后同时以五体伏地的道教大礼,跪倒在蒲团上,长声道:

“全真第四十二代弟子玉阳、玉真,率众弟子拜见仙真!”

空中并无半点回应,只是碧波中浮现出了一片片金鳞,以某种奇异的韵律,缓缓荡漾起来。东方的那团只有拳头大小的圆月,缓缓浮现在海面上。

众人耳际好似隐隐传来了古曲《春江花月夜》的天籁之声。

七团星光,以星移电射的速度,一下毫无障碍地穿过正中的“天罡伏魔罩”,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但最为玄异的事情发生了,无论那七团星光如何迅捷,瞬息千里,也飞不出这无边无际的海天一色,反距离它们背道而驰的那团明月越来越近。

排教护教神明的“九幽七煞”,在这片清波之下,屁都不是。

韩骞嘴巴张得老大,更不知该如何是好!

“七煞真灵”一灭,“五通神”立刻暴起发难。

但现在分明是那位地行仙一流的高人借那根伏魔手链,传音过来,就算是他喊破喉咙,人家也听不见。

“你这老不死的!老子管你去死!”

韩骞突然想起了那位青城门下交还手链的言语,应该是人家早已经知道老不死的把戏!

反正供奉“五通神”的法坛神位不在这里,首先遭殃的也是那老不死的。这里是天子脚下,龙气汇聚之所,又有陆地仙人一流的高人在此坐镇,“五通邪神”要是敢过来,早就死了无数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