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48章 “真相大白”

第四十八章 “真相大白”

?陈醋刚一倒在木头上,就泛起了一片白色泡沫,但黝黑的木理渐渐变得淡了一些。陆渊再将林雷递过来的一瓶白酒倒在了泡沫上,只听哧的一声,泡沫就四下散退开来。

就算是瞎子,也知道这木头根本不是什么沉香木。

林雷哈哈一笑,道:“老弟果然见多识广,居然能辨认出这假货来。能不能告诉老哥一下,你怎么知道这个法子的?”

陆渊神色有些古怪地道:“因为这个箱子是我做的。”

在从跑车驾驶台上抽出了刚才拿着的两个木箱子,一起放在了跑车的尾箱上,对林胖子道:“你看是不是一个样?”

跟着好似想起了什么来,开口道:“这箱子下还有我的名字。打开一看就知道了。”

拿出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小钉锤,就在箱子的接榫处敲打两下,然后用力一拍。原本一个整体的箱子就四分五裂,成了七八块。

陆渊拿起正面露出浅白色木纹的连接面,递给了林雷。这个颜色和陆渊手中的两个没有上漆的几乎一模一样。

林胖子将眼睛凑在那一小条木条上,大声道:“一二年九月秋制于都江堰——陆渊。”

说完,林胖子顺手将木条递给了目瞪口呆的张霞,道:“我眼睛不好,你也帮忙看下。对了,这是我买箱子的两百万现金,请你收下。”

抬了抬手,司机从车中取下了一个黑皮箱子,轻轻的摆在了兰博基尼上。

箱子打开,露出厚厚的一片艳红色。

林雷笑呵呵地道:“我也看走眼了,认为这个箱子值得一百万,大概和你估计的价格差不多吧。张经理你先清点一下,不然要是让其他人认为我是过来砸场子的,那我胖子还有脸在这行混下去吗?”

转身拍了一下陆渊的肩膀,道:“陆老弟,真亏是你找上我,不然你去银行办理提款业务是提取不到这么多现金的。”

肚子中却差点儿笑出声来,这样装逼的事情,现在不使劲抽一下这狐狸精的脸,还真是没有机会了。就算是老狐狸过来了,也只能干瞪眼。

何况,现在帮了陆渊的这个小忙,至少也算还了他半个人情。等另外一只手镯雕刻完工的时候,就算是不要代工费,也要让罗雪琴当翡翠宫的形象代言人,或者就是只要她的一副肖像,对于翡翠宫也是有天大帮助的。

不相信当罗雪琴这位绝世妖娆戴上两只价值连城的手镯的时候,不会刺激其他的美女明星效仿。

既小损了金石斋一记,又捞了一个面子,而且还多了一个趣闻谈资。

要是张霞敢收下这笔钱的话,金石斋就等着明天关门大吉吧。

卖假货的古董店,谁敢上门?

假古董和假翡翠一样,只要不被抓现行,就可以糊弄过来。要是被行家抓了现行,还要打死不认账的话,也是三流黑店的作风,混不到顶级的行业中来。

陆渊望着林胖子面无表情的脸庞,依稀可以看到几块肥肉随时准备跳动起来,知道他这会儿忍耐得很辛苦。

一时间陆渊心头有些无语,这样的抽脸情节,带着百万钞票砸人,怎么看也是应该发生在买名车,买戒指的时候。这个胖子倒好,居然跟冷门的古董生意过意不去,拿着钞票在这里砸场子。

张霞面色微微一变,就带着笑容道:“林总就不要损我好了。这箱子是这几天有人送来的,王老还没有鉴定,所以我就顺手放在玻璃柜中。刚才这位先生又是放火,又是金像什么的,我只当是骗子什么的,所以言语上唐突了一些,不想居然惹出林总来了。”

陆渊此时却好似没有跟她计较的意思,最后叹息了一口气,道:“还请张经理不要见怪,我是十分想知道这箱子是从哪里来的,所以急躁了一点儿。这样好了,我带你们去看一套东西,再跟你解释一下。”

说完,就将两个完好的箱子放在后备箱中,跳上了兰博基尼。

林雷也拉开自家的奔驰五百的车门,道:“张经理还是和我一道过去吧,一定会不虚此行的。”

张霞将一皮箱的小红人塞到林胖子的手中,道:“东西既然是假的,这钱我可得退给你。当然,要是林总经理想让我们的小店关门大吉,硬逼着我收下的话,我就将钱送回你们董事长那里去。”

望着陆渊的银色闪电已经启动,张霞忍不住道:“生意不成仁义在,能不能告诉我,他是谁?一个电话就将你给拎出来了。”

林雷笑呵呵地道:“这个等下让他亲口告诉你好了。你可能不认识他,但他的女朋友你绝对知道。张经理,你尽管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无聊到摆什么神仙局坑你一把,他们更不会差这点儿小钱。”

张霞道:“他女朋友是谁?是哪个大明星么?”

林雷从车座上丢过一张报纸,指着封面上聚精会神演唱的女孩道:“你这几天总该知道这个女孩的新闻吧?你觉得他们有必要来坑你这一把吗?”

张霞瞪大了眼睛:“真的?你不会是吹牛吧?”

林胖子无奈地将手一摊,道:“我用得着吹牛嘛?几天前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正用这女孩耳垂上带着的钻石耳坠划破了我柜台上的玻璃,钻石至少是十克拉的蓝钻石。他还和那女孩一同去了珠宝沙龙,很多人都知道的。”

此时在陆渊的车上,他的右边副驾驶座上突然出现了刚才被他四分五裂的黑色沉香木盒子,依然完好无缺。

对于任何人来说,要空手将这个盒子给掉包了,不是不可能做到,但需要很多人在旁边配合。

但对于他这个蹩脚的仙人来说,直接一个“乾坤挪移”就可以偷梁换柱了,连障眼法什么的都不用施展。

在他提着苹果笔记本电脑走进店门的一刻,柜台中的沉香宝盒就已经掉包在了他的后背车厢中,张霞拿出来的仅仅是一个足以乱真的假货而已。

现在王宁那个老狐狸正在黄浦江畔联系宋版书的买主,就先让他疑神疑鬼一阵子好了。不然,书那么快出手了,可看不到老狐狸的全部关系网。

这个箱子只要是假的,那老狐狸一定会对宋版书的真伪产生怀疑,一定还会在那里找人帮忙鉴定什么的,就算是最后都拿不准是真是假,老狐狸也会把它当成真的给卖出去。

看在老狐狸给了他二十万的份儿上,就给他一个真的书皮去出售好了。

现在还需要老狐狸帮忙放风声,他就让那尊隐藏着风水用途的老子骑牛金像,变成三清一气阵图,再弄两尊假货出来引蛇出洞。

当然,这个假货要让老狐狸去挖宝,要是幕后的黑手肯站出来亲自去挖,那自然是再理想不过了。

陆渊拉起座椅旁边的一个小盒子,取出一尊扁平的金像,塞在了沉香宝盒中。

用手轻轻一拂,四四方法扁平的盒子,就慢慢变形,成为了一个椭圆形的盒子,上面的黑漆,也变成了红艳艳的火漆。再将手一挥,盒子就不见了踪影。

十多分钟后,陆渊驾驶车在一家银行门口停了下来,空着手走了进去。

在银行的贵重物品保管室中,陆渊取出了一个狭长的盒子,开箱后从中拿出一个陈旧的卷轴,铺放在桌子上。

卷轴上绘制有道教三清的图像,只不过样式却和普通常见的塑像大有不同,除了倒骑青牛的老君像外,还有脚踏一只怪兽的灵宝天尊,和好像正在打瞌睡,身形朝侧面歪斜的元始天尊。

陆渊指着这个卷轴对张霞和林胖子道:“这画上的神像总共是三尊。去年我们寺庙失火丢失了一尊,连装神像的盒子都不见了,所以我才认识那个盒子,更想找回丢失的那尊金像,再高的价格,都不是问题。”

跟着,陆渊又取出另外一个椭圆的盒子,放在桌子上,道:“这盒子就是装元始天尊瞌睡像的,是真正的沉香木,请你们两位看看。”

啪的一声,打开盒子,取出一个新雕刻不久的木头像,放在桌子上。样式古怪的元始天尊一下稳稳当当放在了桌子上,尽管看上去随时都可以跌倒下来,但实际上却坐得四平八稳。

椭圆形的盒子刚一接触林雷的肥手,林雷一下子缩回手去,脱口道:“好冰!”

陆渊冷冰冰地开口:“水火不侵,刀劈斧砍不坏,才是最上等的沉香木,只有这样的沉香木,才是无法伪造的。”

张霞也抬手一摸,发现这个木盒比起她店中的那个木盒沉了许多,一股冰寒气息触手而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仔细一看,整个盒子并没有上漆,但通体闪烁着一种金属的光泽,轻轻叩上去,亢然有声。

张霞做了这么多年的古董生意,但这样模样的沉香木却从来没有看到过。

所谓的沉香木,其实就是木材被浸泡在水底几千上万年,再经过河滩淤泥的物理化学变化,最后变得坚硬如铁。

陆渊现在所展示的这个盒子,比起那傻小子卖的沉香木盒,差距十分大,根本就是不同的东西。

只不过,现在还有一个疑问,就是要是他的话是真的话,他能仿制得足以乱真的沉香木,也可能仿制得出来其他古董。就算傻小子两样东西都是假的,但他也不会为了骗二十万出手吧?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想不明白的。

就算自己会看错,王宁也绝对不可能认错,不然王宁也不会多给三四倍的价钱。

PS:新的一周了,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