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0章 相亲

第五十章 相亲

杜梅是见过陆渊那辆十分梦幻的跑车的,迟疑了一下,问道:“那车多少钱?难道管几百万?!”

陆渊连忙笑着回答:“没有那么多,也就是八九十万,而且那车不是我买的,是雪儿买的。”

房间中其他几个女孩一下转过身去,忍耐得很辛苦。

罗雪琴见陆渊居然将这个大帽子扣在她头上,只好认了,小声解释道:“当时买的时候,我不知道值多少。”

旁边的李军尽管是个村长,但常年在外奔波,也知道那车价格绝对不便宜。揪着这个机会,低声问李天语道:“老实告诉我,那车多少钱,我不告诉你妈。”

李天语见老娘正在审问罗雪琴,当然不会说实话了,“大约二百七十万……”

才说了几个字,见老头子的嘴巴就开始张得大大的,连忙道:“是原来的价格,现在降价到一百多万了。是费爷爷专程给雪儿定购的。”

李军摇头了摇头,本想数落女儿两句,却又无话可说。恰好这时电话从他口袋中响了起来,连忙走出会议室接电话,转眼就神色古怪的走了进来,对李天语道:“你今天下午有课吗?”

李天语笑嘻嘻地道:“有课的话我就不过来了……对了,什么事啊?”

李军迟疑了一下,道:“你顾伯伯见我们全家都在燕京,想请我们吃顿饭。”

李天语脸色一下变了几变,连忙道:“我突然想起学校还有事情,马上要安排实习了,我还得去公司联系一下。”

李军苦口婆心地劝道:“你顾伯伯打电话过来,就是替你在畅想集团联系好了,过去当翻译,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要放弃了。”

杜梅一听,也不忙审问罗雪琴的车子价格了,赶过来道:“等下我陪你一起去。”

陆渊幸灾乐祸地盯着李天语。

这哪里是请吃饭啊,分明就是让她过去相亲啊。

顾亚东在都江堰当副县长的时候,他的宝贝儿子顾波在中学时代可是纠缠了李天语近五年。后来李天语又考上了名列华夏前三的高等学府,水涨船高,人也越发亭亭玉立,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

原本反对两人交往的顾亚东夫妇,也慢慢开始支持儿子追求李天语,尤其一年前顾亚东调燕京市水利局当副局长后,顾波可是没有少骚扰他的意中人。

李天语的泼辣性格,很大一部分都是那位顾公子逼出来的。

罗雪琴见李天语吃瘪的模样,越发有些好笑,故意转过身去,和范晓燕说话。

李天语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扫在了陆渊的脸上。

陆渊知道要是现在不帮忙,那等下可要被她报复了,连忙狗腿状地道:“阿姨,等下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好了!”

杜梅瞪眼:“你那车中看不中用,能坐四个人吗?”

陆渊一脸无辜状:“范姐都说了,要让雪儿低调些,等下我借范姐的车送你们过去就是了。”

罗雪琴也转过头来,对李天语道:“正好范姐的化妆师在这里,你换件衣服过去吧。”

杜梅见两个孩子如此热心地帮忙,而不是拆台,盯了他们两眼,也看不出多少异样,想了想,也就不再继续多疑了。

李天语目光中简直要喷出火来,要吃了罗雪琴一般。罗雪琴走了过去,拉着她的手掌:“我在国外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今天才到,正好穿得漂漂亮亮的过去吃饭。”

手掌不着痕迹地捏了她一下。

李天语一下知道罗雪琴的主意,装出不情不愿地模样:“打扮得那么漂亮干什么?要去你去好了!”

杜梅正要数落她几句,陆渊连忙道:“阿姨,你们也换身衣服过去吧。雪儿也给你们买有几套衣服,还准备搬完家再拿给你们,我过去取过来好了。”

李天语当然知道陆渊是去外面买几套衣服,糊弄老爹老娘,不情不愿地被罗雪琴推回房间。

等几人走了出去,一个年轻女孩子笑着道:“天语和小雪姐好会演戏哦,李伯伯和杜阿姨被他们卖了都不知道。”

另外一个女孩肯定地道:“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相亲这样的事情?笑死人了……”

范晓燕笑着道:“等你哪天被老娘逼着相亲的时候,就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罗雪琴从会议室门口探出头来,招呼道:“来两位美女,我们把天语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过去相亲。”

范晓燕也火上添油地道:“争取一击必杀,将男孩子和家长全部打击得不敢生出追求天语的心思来。”

专业负责化妆的女孩子道:“要是能有钻石项链什么的就更具备杀伤力了。”

罗雪琴犹豫了一下,然后道:“首饰我有两件,大概足够用了吧?”

范晓燕见几个女孩子同仇敌忾地准备胡闹,也毫不犹豫地加入进去,道:“男方家长是做什么?”

罗雪琴解释道:“原来是我们县的副县长,管水利农业的,现在在燕京市的水利局当副局长。男孩子经常开着法拉利过来找天语。”

一边说,一边将几个女孩子叫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拿出一个首饰箱,打开放在范晓燕的面前。

首饰箱不大,总共只有五层。首饰只有一对手链,一个晶莹剔透的红宝石项链,还有三对耳坠。

李天语对这些首饰倒没有多少震撼了,经过了一次金山银海的刺激,好似精神境界提高了无数,就算面前堆满了钻石也不会有多大的激动了。

几个女孩子的眼睛十分毒辣,一眼就看出这几样内敛的首饰都是十分昂贵的珍品,大概价值六七百万。对于开着价值三百万欧元豪车的罗雪琴来说,反倒是显得寒酸了一点儿。

范晓燕知道罗雪琴和陆渊有一对轰动京城的翡翠手镯,用“价值连城”四个字来形容也毫不夸张。不过罗雪琴从来没有说过这事情,她也自然不会提起。

范晓燕看了两眼,对李天语道:“这对天蓝色的耳坠和天语很般配,你就戴这个过去。其他首饰就不用了。今天你的主题是内敛、知性和靓丽,吓怕你的追求者。”

折腾了半小时后,李天语穿着一件将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长裙走了出来,那对价值百万的蓝钻项链还被隐藏在乌黑的秀发中。全身上下看不出多少值钱的东西。

范晓燕递过一个很袖珍的皮夹给她,笑着道:“你什么都不用做,就是过去给他们看看。你越低调,他们就越不会继续纠缠。”

李天语点了点头:“我过去当乖乖女就是了。”

李军和杜梅也换上两件崭新的衣服,从房间走了出来。到了大楼门口,就见穿着一件t恤的陆渊开着一辆看上去很厚实老式的黑色车子过来了。

陆渊笑着道:“李伯伯,你坐前面还是后面?”

李军径直坐在了副驾驶座,才发现一坐下去,就很舒适。车身中布置得十分精致,透露出一种难以言表的富贵气息。和陆渊的那辆造型很梦幻,被两个小侄女说了几天的跑车相比,总觉得这车更贵气一点。

陆渊望出他眼中的疑惑,笑着道:“范姐给朋友借的。”

李天语坐上车去,见许多“机关”都被陆渊刻意处理了一下,用被套给盖了起来,不至于露馅儿了。知道老爹老娘这下上了陆渊的贼船,被卖了还帮忙数钱呢。

大概过去之后,要被老顾给鄙视了吧?

二十多分钟后,这辆低调厚重的车子在一家星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酒店门口已经站着两人,女的四十来岁,身材有些瘦小,穿着一套职业西装。身边的大男孩却是刻意打扮了一番,意气风发。

除了嘴唇有些厚之外,顾波公子其实比陆渊见过的高昂还要英挺一些。

当飞天女神的标志从车首缩下去的时候,站在门口等候的母子两人不禁同时一愣,都是同时认出这辆车子,究竟代表着什么含义。

转眼一家三口从车中走出来,李军笑着对台阶上的顾夫人道:“小语,还不快叫人。”

李天语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齐阿姨”,就站在了李军夫妇后面。

陆渊从车窗中探出半个头来,对李军道:“李伯伯,等下你吃完饭,再打电话给我!我到时候过来接你们。”

顾波一见陆渊,越发愣住了。陆渊冲着他一笑,就缩回头去。

等见陆渊开着这辆顶级豪车从酒店门口扬长而去,顾波才神色古怪地问道:“杜阿姨,他不是道士吗?”

杜梅笑着道:“都过来好几年了,你还记得小陆啊。”

顾波越发震撼起来,道:“天语,难道昨天晚上在央视弹琴唱歌的女孩,就是那个丑……她不是不会说话吗?”

李天语不咸不淡地道:“现在医学那么发达,会说话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齐阿姨也是依稀对李天语的朋友有些印象,将目光朝杜梅瞟了过来。

杜梅读懂未来亲家的意思,连忙解释道:“你们说雪儿啊!雪儿她爷爷用她的基因试验了十多年,才找出了治疗她脸上烫伤的药物。现在她脸上的烫伤好了,冤孽也就全部消了,自然而然就会说话了。”

齐阿姨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另外一个女孩子的时候,道:“我们先进去点菜吧,不等老顾了,他单位有点儿事情,恐怕来不了。”

李天语肚中腹诽道:“摆什么臭架子!”

目光一转,就寻思着想个法子,让这对母子死了这条心。

ps:第三更送上!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