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55章 献宝

第五十五章 献宝

?第二天一大早,一辆很普通的商务车停在了女生宿舍院门口,将罗雪琴给接走了。不过这事情倒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对于罗雪琴来说,原来在学校中比较孤僻,师生们对她的印象,用“天妒红颜”就可以一言道尽。

现在恢复了沉鱼落雁的容颜和天籁般的嗓音,令无数色.狼们郁闷到极点的是,他们惯用的招数却再也派不上多少用场了,好像觉得偷拍她的照片和视频,都是对美丽的亵渎一样。

毕竟,罗雪琴已经成为了音乐学院的骄傲,在学校中反没有多少同学来打扰她。故此,她一大早被人接走,倒不会有人想到其他方面去。

学校中自认有资格追求一下罗雪琴的高富帅,在看到了她那辆全球不超过十辆的兰博基尼概念车之后,就没有任何举动了。

罗雪琴坐在后排座位上,望着陆渊旁边放着的一个鼓起的帆布包,小声问道:“东西都带上了?没有遗漏什么吧?”

陆渊敲了一下驾驶座上的年轻人,道:“先带我们去银行,我们取个包裹。”

一个小时后,陆渊和罗雪琴联袂来到了故宫博古院的办公室。办公室中已经有三位头发花白的专家在等候了。

在介绍完彼此的身份后,陆渊发现这三人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个的“真实身份”,也就是说他们不了解苏秉老爷子这个送回国宝的爱国人士,就是他们的幕后大靠山。

根据相关部门的人员介绍,他们仅仅是通过音乐学院的陈院长关系来上缴一件文物的。

听到这个合情合理的介绍,陆渊越发放心了很多。专业人士办事情果然很靠谱,能最大限度的保障苏秉老先生的身份不暴露,更没有人知道他们和大盗贼的关系了。

知道内情的人越少,他们越安全,也越能享受到一些特殊照顾。

在陪同过来的一个年轻女孩子手中,还拿着罗雪琴前几天上缴的两部宋代古籍乐谱。打着音乐学院的牌子,让博物院的专业人士认真鉴定一下这两部古籍的真伪,并且婉转的表明了乐谱经过几位大师鉴定,基本已经确定是古曲无疑。

陆渊听着面前这位干练的女孩子将这件事情说得好像是音乐学院的重大考古发现一样,心头不无恶意的猜想,这两本古籍就算是假货赝品,大概博物院的专家也会找出另外一个说法来证明曲谱的真实性。

等女孩子介绍完毕,最后才提及他们两人就是这两部古籍的原主人,现在还将上缴一件其他文物。

一位姓张的老人满脸笑容地道:“两位同学,请将你们带来的东西给我们看看,我们会尽快组织专家和送交实验室化验。至于鉴定结果,大概最快也要半个月。”

陆渊站起身来,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黄色小盒子,看上去比普通的印盒大不了多少。不过盒子表面已经被摸得油光水滑,发出暗沉油亮的光泽,好像被人把玩了无数年一样。

座位上的三位专家一眼看出这个盒子是上好的黄檀木所制,很有一点儿年代。但没有人认为他们上交的古董就是这个盒子。

但盒子只有巴掌的三分之一大小,里面装着的东西更小得可伶了,于是推测大概是什么珠子或者印章之类的东西,因为除了夜明珠或者帝王的私人印章外,其他的东西价值都是没有多大。

小盒子打开了,里面并不是什么古董,而是一个明显是现代工业制造的一个金属球,只有核桃大小,通体泛着银灰黯淡的金属色泽。

“等等,让我看看?”

一位年纪最轻的瘦小老人突然从对面的沙发上探出半个身体,朝那个暗灰色的金属球望了过去。

金属球上印着十二生肖的简陋图案,样式十分古拙,甚至可以说是丑陋。没有人会对这样的小铅球看上眼,大概唯一能吸引住的就是收破烂的眼光了。

瘦小老人将金属球拿在掌心中掂量两下,饶有兴趣地对陆渊道:“七巧匣还是九宫锁?”

陆渊点头道:“是九宫锁。”

从口袋中取出一根细针,在球上拨弄起来。针尖从十二生肖的眼睛上点了下去,转眼金属球上就出现了几个针眼。最后一下点完,只听“吭”的一声细微的轻响,金属球的两头弹起两个轴承。

陆渊拿着用手一扭,金属球一下裂开两瓣,滚落出一个金灿灿的“绣球”来。

大家才发现这个黄金打造的绣球,其实比那金属球小不了多少。陆渊手中的那个金属铅球,其实只有薄薄一层。

瘦小老人伸手按住滚动的金绣球,点头道:“原来这个金绣球才是真正的九宫锁,九颗不同的宝石是开锁的机关。这样的九宫球我见过不少,但这么精致的却十分少见。”

另外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人道:“应该还有一个金狮子,绣球就放在狮子的口中。大概金狮子早不在了,只留下这个绣球。缕金嵌玉,七星连珠和鱼目混珠混杂在一起,应该是元代的东西。”

瘦小老人一听,顺手将金属球递在了中山装老人的手中,笑着道:“你这么卖弄,不如就请你这个专家把它打开好了。”

穿着中山服的郑拓瞟了几眼,摇摇头道:“我打不开,只会越弄越乱。两颗鱼目混珠的宝石和其他两颗形状是一样的,就是存心不让人打开的。”

陆渊笑着道:“其实是不一样的,要稍微用一点特殊的法子来分辨。”

三位研究员顿时来了兴趣,这个金绣球固然精致绝伦,但太小了一点,历史价值不大,最多对研究古代匠人超凡脱俗的技艺有一点帮助,故宫中从来不缺少这样的小玩意儿。

不过里面藏着的东西倒是可能有点价值,谜底还要等打开之后才能揭晓。他们看惯了各种各样价值连城的文物,所以反倒不太在意追寻最后的谜底,倒是对这个九宫锁有了极大的兴趣。

陆渊拿出一瓶矿泉水,再拿出一个饭盒,放在了桌子上。

几下将矿泉水倒在饭盒中,陆渊对三位老专家道:“那两对同样颜色的宝石,在水中呈现的色彩是略微有些区别的。”随后接过那个比核桃略小一点的金绣球,就将金秀球放在了饭盒中,让水浸泡淹没。

在水光的折射下,两个一模一样的绿宝石出现了细微的颜色差异,一颗更绿更翠,一颗则是变成了嫩绿色。至于两颗红宝石,却表现得又不一样,一颗红宝石中心浮现出了几根血丝,另外一颗却是和刚才一个模样。

郑拓笑呵呵地道:“我还以为其中一颗是避水珠呢,原来我想错了。”

陆渊忍不住在肚皮中吐槽道:“要是我弄一颗避水珠出来,你是不是会马上组织人去寻找七龙珠了?!”

身材最为瘦小的丁年道:“别理他,小同学,里面到底是放着什么东西?拿出来给我们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能比你们上缴的这两本宋代乐谱更有价值?”

陆渊脸上一下红了一下,道:“是块碎玉!”

说完,将金绣球从饭盒中取了出来,拿出一个牙签轻轻拨弄几下,金绣球从中间打开,里面用无数根比头发丝还细的金丝,编制成了一个金茧,里面躺着一块蚕豆大小的碧玉。

才一打开,一片神秘莫测却又恢弘浩荡的翠绿色光芒倒映着金光,冲天而起。

三位老研究员的目光再也挪移不开,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那块比小指头尖还小的碎玉。

这块碎玉,透过根根金丝,几乎可以一览无遗。那碎玉可以明显看出是从某块方玉上碎落下来的一角,三根棱形线条汇聚在一点,另外一个断面才是不规则的缺口。

但无论是打磨得光滑剔透的棱面,还是凸凹不平的断口,都散发着一种苍翠无瑕的玄异光泽。

光润皎洁、晶莹无边!

根本不是尘世间所见到的任何宝玉可以比拟。

就算在座几人都是见识过无数珠宝玉石、文物古董的顶级专家,也不约而同的从心头生出了一个连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念头。

和氏璧!

传国玉玺!

或者更确切的说,眼前的这块碎玉,就是从上面剥裂下的。

一段段历史记载,犹如潮水般流淌在三位老研究员的心头。

不过更令三人震撼莫名的则是陆渊接下来说的东西:“这块碎玉,我爷爷认为就是和氏璧上的一块,在王莽篡汉的时候摔落下来的。我爷爷用了一生的精力来研究它,希望通过这块碎玉,找到真正的和氏璧。在两年前,有了一个突破性的进展。我爷爷认为找到了和氏璧埋藏的地方。”

“我现在上缴的不是这块碎玉,而是上缴我爷爷发现的那个地点。希望国家组织人力物力,进行发掘。当然,我爷爷也不能完全确定他的方法和推测究竟是否正确,所以我师妹将爷爷这些年寻找这东西的方法,全部整理成了一个文档,一并上交。”

罗雪琴也插口道:“可惜爷爷留下的底稿和原来的仪器在去年的大火中全没有了,这些内容是我们两个凭着记忆重新写的。现在我们两个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国家举行一次考古挖掘,费用由我们两个承担,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接受。”

说完,从口袋中取出一张银行卡和一个存折,放在了桌子上,缓缓道:“这是我们爷爷专门为这次发掘准备的资金,一共二百二十万英镑。要是不够,我们可以继续补上同等数额的资金。”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三位研究员所能做主了。

PS:谢谢77白熊大大慷慨打赏588金币!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