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92章 新设备

第九十二章 新设备

?就在韩大小姐开始伤脑筋的时候,刚出门的陆渊才一上车,就接到了罗雪琴的电话,“你在什么地方?快回宾馆来,孙老师和范姐都在找你呢。”

刚一说完,就听见一个怪声怪气地声音高歌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

跟着电话中就是一阵爆笑,甚至还有桌椅板凳碰撞的声音。

就算陆渊没有在现场,也知道屋子中的人一定笑得东倒西歪,不成人形。

至于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当然是那快成精的白鹦鹉玉儿了。

隔了二三十秒,才听见罗雪琴忍俊不禁的声音喝骂道:“笨鸟,不开口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玉儿的声音隐隐传了过来,“玉儿不是哑巴,玉儿不是哑巴……哎呦,打死人了!”

电话中响起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渐渐远去。

范晓燕用快要笑断气的声音道:“这不是什么鹦鹉精吧?在房间里装模作样了一早上,任凭几个小姑娘如何逗弄,都不开口说话。你一来就学你,还真会认人啊。”

陆渊冲着电话大声嚷了一声:“我马上过来。”随即猛地一踏油门,朝燕京方向开去。

等回到宾馆的时候,见房间中除了罗雪琴电话中所说的两人外,还有两位化妆师,正在精心替罗雪琴打扮。

范晓燕站在镜子旁边当指挥。

倒是多日不见的孙长平,正在聚精会神盯着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倾听罗雪琴清唱电视剧《红楼梦》的主题歌《枉凝眉》的视频录音。

陆渊抬眼一望,却不见玉儿那只惹祸精,笑着道:“那只死鸟呢?”

范晓燕听到陆渊的声音,指着窗外:“被小雪打了一下,现在气得躲在外面的树上不进来了。”

陆渊见穿上一件雪白长裙的罗雪琴闭着眼睛和嘴巴,任凭化妆师替她在脸上涂抹淡妆,有些奇怪地问道:“罗同学难道下午有表演?”

罗雪琴点了一下头,然后又摇了两下。

范晓燕连忙解释:“是这样的,央视和音乐学院推荐小雪担任国家形象大使,需要拍摄一个短片进行评选,正好孙老师在这里,我们准备先做一个,要是不行,再去找央视。”

陆渊惊讶地道:“国家形象大使?!这也太离谱了点儿吧?”

范晓燕一脸埋怨地说:“你们这几天不声不响地就逃之夭夭,连电话也全部关机,难道就一点儿都不知道现在小雪的行情?那可是大涨长红,飙升无极限,都快变成国宝了!”

陆渊笑着调侃:“看来下午我们要出去买竹子喂大熊猫了。”

范晓燕双眼掩盖不住欣喜,大为得意地道:“小雪的国庆演出十分成功,再加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本身条件又好。所以,上面几个部门的领导一致认为,让她来担任这个国家形象大使十分合适,再配合新出的国家形象宣传片一并推出。”

陆渊反有些糊涂了,道:“那为什么还要评选?”

范晓燕笑了一下,道:“这个事情可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评选从半年前就进行了。本来原来有三个名额相持不下,现在小雪突然王者归来,再加上有台胞背景,所以央视联合音乐学院联合举荐她去竞争这个职位。”

陆渊这下才明白过来。

这个形象大使应该是那种无数人挤破头的职位。既然是形象大使,那第一个条件就是看脸了,这一点罗雪琴以绝对的优势胜出。至于论励志或者是统战等其他因素,雪儿也是太合适不过了。

尤其是中国文化部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的罗雪琴,也是最好的选择。大概央视打这个主意已经很久了,或者……罗雪琴的仰慕者说不定也在中间出了一份力呢。

门外一下出现了何燕妮的身影,见女儿正在化妆,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雪儿又有演出啊?”

刚好打上一点薄妆的罗雪琴一下睁开眼睛,回答:“只是等下要拍摄几组镜头,没有演出。妈,你怎么过来了?”

何燕妮迟疑了一下,最后决定实话实说,“你爸和香江的世嘉唱片公司有点儿关系,刚才世嘉的一个副总找到你爸,准备和你签为期十年的合约,条件开得很高。我过来跟你说一下,问问你的意思。”

范晓燕嘴巴一张,长拖了一声,“世嘉啊……”也不知道是褒是贬。

在旁边看视频的孙长平,一下子抬起头来,道:“都快破产了,居然好意思开口一签就是十年!”

范晓燕冷笑道:“人家说不定就指望靠着小雪咸鱼大翻身。”

听着女儿经理人口气不善,何燕妮暗中不禁摇了摇头。一辈子都循规蹈矩的丈夫眼界还是低了点,根本看不到女儿的前途似锦,根基在大陆,而不是在区区弹丸之地。

陆渊笑着道:“与其签世嘉,还不如和时代华纳签约。”

罗雪琴眼眸波光流转,没好气地道:“这么快就开始怂恿我去时代华纳?是不是收了人家的黑钱?”

范晓燕哈哈大笑:“不过现在谁也没有资格把你给签走,还是安生去竞争国家形象大使这个有前途的职位吧。”

罗雪琴用手轻轻打了范晓燕一下,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只会将我卖给出价最高的一位。”

陆渊点头道:“就是,范姐绝对收了央视的黑钱!”

何燕妮还没有听说国家形象大使的事情,一追问,就将世嘉公司的签约忘在了九霄云外。范晓燕大概解释了一下,何燕妮就毫不犹豫支持女儿去全力竞争这个位置。

作为在沿海地区打滚一二十年的她来说,当然知晓这个职位背后的含金量,比起什么申奥大使或者慈善大使的地位都要高几分。

而且有了这个光环,敢打女儿主意的人也少了许多。至于赚钱什么的?自己的心头肉还会看得上这点儿小钱?

“玉儿饿了,玉儿饿了!”

窗户外白影一闪,出逃半天的鹦鹉就落在罗雪琴的肩膀上,昂头大叫道。

罗雪琴一下叫了起来,“死玉儿,我才换的衣服!”

话一说完,站在香肌胜雪肩头上的白鹦鹉,歪歪斜斜走了两步,一下跌倒在她的脖颈边,开始装死。

陆渊猛然一伸手,就将这只活宝抓在手中,从罗雪琴的化妆台上取过一根丝带,就将它的嘴巴给扎了起来,再顺手丢进一个纸箱子中。

何燕妮在旁边十分感叹:“这鹦鹉只有跟着你们才会这么活蹦乱跳,对我可是正眼都不看一眼。稍微靠近一点儿就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也不知道周紫欣那个姑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只认你们不认我。”

范晓燕立刻加入对玉儿的批斗会,“阿姨别生气,对待我们几个还不是一样?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得意样,气都要将你气死……要不是刚才小雪进来,我还不知道这小家伙会说会唱会惹事。”

何燕妮对这只神骏异常的灵鸟可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说话间,伸出指头拔开纸箱,见这只白鹦鹉正全身僵直地躺在下面,动也不动,有些担心:“会不会饿着它?要是关久了惹它生气了,等下真跑了怎么办?”

罗雪琴见母亲对这死鸟十分上心,微微一笑,伸出手掌拍了一下盒子,笑骂道:“不用装死了,还不起来,我替你解开绳子。”

卧倒在箱子中的白鹦鹉一下跳出箱子,伸出锋利的爪尖,朝钢喙上扒了几下,就将丝带抖落下来。然后脖子转动两下,冲着陆渊嚷嚷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陆渊拿起桌子上的剪刀,舞动两下,道:“我让你尝尝什么叫欺鸟太甚!”

白鹦鹉一下飞到罗雪琴的背后,怪声怪气地嚷嚷:“雪儿救我,雪儿救我!”

陆渊收起剪刀,对何燕妮道:“阿姨,你放心好了,这笨鸟是赶都赶不跑的。”

罗雪琴转头一瞪眼,对玉儿道:“乱飞什么?还不找地方站好。”

好似吸取了刚才的教训,玉儿这次可不敢站在罗雪琴的肩膀上,而是飞落孙长平沙发前的茶几上,站了个稳稳当当。

罗雪琴对何燕妮道:“妈,你等下帮我去买个鸟笼子来,不然玉儿一天到处乱飞确实有些讨人厌,有笼子也好喂它。”

两个替罗雪琴化妆的女孩子十分喜欢这只精灵古怪的白鹦鹉,连忙道:“我们马上就去买,就在外面不远就有一个商店卖鸟笼。”

何燕妮从衣服口袋中掏出几颗花生米,放在玻璃桌上。

玉儿甩头看了一眼,脆生生地道:“今天不吃花生。”

屋子中立刻又是一阵大笑,何燕妮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有气无力地坐在单人沙发上,乐不可支:“还真会挑三拣四。”

孙长平站起身来,对范晓燕道:“现在快两点了,摄影师也该到了,我们下去吧。”

白影一闪,玉儿一下从窗户飞了出去,犹自不忘叫嚷:“我也去!我也去!”

罗雪琴对陆渊道:“你新买的摄像机呢,怎么不弄过来看看?!”

孙长平在旁边回答:“在下面的摄影车中,不过少了中央处理器的支持,效果恐怕要差一点儿。就算是现在联网接到浦江总部那边的处理器上,也有一点儿时差。”

陆渊双手一摊:“那可是高科技,需要专门的程序设计师来控制。现在只是试拍一下,要是效果不错,马上就去浦江的工作室正式拍摄。”

罗雪琴笑盈盈地说:“要是搞砸了,唯你是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