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94章 夭折的刷卡

第九十四章 夭折的刷卡

?罗雪琴取出电话,拨打了李天语的号码,“死丫头,别说我没有叫你!”

然后将摄像头对准了范晓燕手中的屏幕,转眼电话中就响起了李天语大呼小叫的声音,“你们居然不叫我……”

最后几个字,却是有气无力,当然知道自己不同罗雪琴那样可以到处乱跑,她现在还正在毕业实习中呢。

陆渊倒没有学电影中绝地武士那些华而不实的表演动作,而是左手剑诀一引,施展出一套剑法来。

场外所有人,包括几个老外,都认出是普及度最广的太极剑法。陆渊施展得也是十分缓慢,一板一眼,倒是很有几分武林高手的架势。

但几个招式下来,就渐渐加速,在虚拟摄影机上表现更为明显,绿光四射的激光剑几乎快将身影全部笼罩。

尤其在场中舞剑的陆渊,还能照顾身上一大堆线缆不让手中的激光剑碰触到。当舞到急处,在空中几个翻腾,然后一个旋身落在地上,摆出一个收剑长立的架势。

四周立刻响起一片掌声。

孙长平双手拍得最响亮,大使喝彩:“小陆要是回到古代,绝对是位传奇大侠。”

陆渊故作谦虚地道:“过奖过奖!”

李天语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说他胖就喘起来了!雪儿,你也去露一手,踩扁他!”

跟着又叫道:“雪儿,不许挂断视频!”

何燕妮接过罗雪琴手上的电话:“我帮雪琴拿着,天语你放心好了。”

李天语马上送上马屁一记,“何阿姨真好!”

范晓燕小声对跟过来的化妆师说了两句,转头对孙长平道:“小雪不做动作捕捉,只是需要背景渲染,你问问程序员有没有问题?”

好似想起什么,又补充一句,“加班费三倍支付,宵夜也是大老板请客。”

刚走过来的陆渊苦着脸道:“打土豪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何燕妮接口道:“宵夜我请,只吃最贵的!”

这点小钱,对于她来说还不放在眼中。本来准备了两百万的存款给女儿,原先想最后才拿出来,不料直接被女儿打击得体无完肤。现在女儿可是竞争国家形象大使这个刷声望、刷名气的职位,当然也要尽一点儿心力。

直到晚上十一点,摄影工作才收工,豪华大巴拉着二十六个人,驶入浦东最出名的明珠大酒店。

因为人比较多,所以并没有开包房,在酒店的四楼坐满了三张桌子,其中有一半都是老外,倒是引来不少注目。

陆渊望着满水箱的各种海鲜,见何燕妮指着几只有人胳膊长短的大龙虾,对旁边跟着的三四个服务员招呼,“这几个两吃吧,每桌先送两只。”

随后又点了一大堆海胆鲍鱼,而且还对其中一些海鲜交代了做法,显得熟练无比。

陆渊在旁边不禁面色有些发苦起来。

罗雪琴凑过脑袋,小声对他道:“我妈请客,你可要给面子哦!这次不会送医院了吧?!”

陆渊狠狠道:“你看我不顺眼,也不至于用这种恶毒手段啊!”

范晓燕正随同何太后点菜,听到两个人的悄悄话,不禁插口道:“难道你不吃海鲜?”

“我过敏!”

“他最喜欢了!”

截然不同的言语分别从陆渊和罗雪琴口中同时发出。

何燕妮连忙转过头来,有些歉意地道:“你怎么不早说?”

还不忘瞪罗雪琴一眼。

罗雪琴巧笑嫣然道:“稍微吃一点又毒不死他!”

何燕妮轻轻打了女儿一下,又点了几样炒菜,安排好一切,才随同女儿走上楼去。刚要走到自己的席位上,却听旁边有人惊讶地叫了一声:“真是巧了,何总也来吃宵夜啊!”

陆渊和罗雪琴同时抬眼望去,见旁边的桌子上坐着四个人,开口的是位脸皮黑黝的中年男人,头发倒是梳理得油光水滑。

尽管是出口招呼,却没有站起身来,身上更流露出一种若有若无的上位者气息。

何燕妮一下换上一副笑脸,道:“原来是祝局长,李市长也在啊!正好我们这里人多,一起吃吧!”她见四人面前酒桌上的菜肴基本都没有动过,好似才坐下不久,当然不好意思将这几个人凉在一边。

姓祝的局长见何燕妮主动走过去,才站起身,指着旁边一个青年介绍:“何总,这位是省城嘉华地产的江总江建华。”

这位最多二十四五岁的青年长得浓眉大眼,相貌十分英俊,听祝局长一介绍,才微微欠起身体,伸出手掌和何燕妮轻轻一握,就退了回去。至于他身边还有一位壮实的年轻人,一眼看上去就是跟班保镖的角色。

何燕妮招呼背后正在和陆渊站在一起的罗雪琴过来,介绍给桌上的三人认识。那位青年一见罗雪琴,目光一亮,立即站起身来道:

“说起来我可是罗小姐的粉丝,几天前没有去京城观看罗小姐的音乐会,还后悔了好几天,想不到却能在这里认识,也算是缘分。”

几句话工夫,本来坐着不动的祝局长和李市长,随同江建华一道移座在何燕妮的席间。

跟着范晓燕过来的两个年轻女孩主动让开座位,将这一桌留给了大老板一行,除了孙长平之外,还有一位略会一点儿中文的老外。

陆渊见对面那位江总尽管年纪最轻,但气派比起何燕妮工厂所在的南明市市长还要大,尤其目光更是有意无意地朝罗雪琴瞟了过来。

心头不禁有些好笑,知道这又是罗雪琴惹来的烦恼。

在华光的照耀下,没有卸妆的罗雪琴简直美丽得不可方物,身上一条雪白无暇的礼服长裙,露出雪白.粉嫩的肌肤和曲线柔美的锁骨,再加上挺立的双峰,若隐若现的**,比起她出现在银幕上的古装打扮,更多了三分时代气息。

一头乌黑闪亮的漆黑长发直直地垂落在背后,精心雕琢的脸庞没有半点儿瑕疵,让人一眼看过去就再也挪移不开目光。

不要说前面那位明显是权贵子弟的江大少,就是邻桌的老外员工都是直直地盯了过来,脸上着了一点儿薄妆的罗雪琴脸颊有些发红,也不知道是刚才太过劳累还是被人看得有些害羞,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诱人的味道。

转眼海鲜就摆满了一桌。

范晓燕一双眼睛可是雪亮着呢,看出对面的江总对罗雪琴大有意思,但却根本不放在心上。就算他是闽东省省委书记的公子,在京城的公子哥儿中至少也是排名三位数了,还轮不到他来打罗雪琴的主意。

稍微寒暄几句,就和旁边的孙长平谈论起刚才拍摄过程中的一些技术问题来,转眼罗雪琴和陆渊也加入到这个论题中,立刻将旁边的人晾在半边,几乎没有多少插嘴的余地。

何燕妮本想打断一下,但转眼又觉得多半是范晓燕故意做出来,目的就是将身边的那只狂蜂浪蝶给无视了。

在心头略微思虑了一下,何燕妮也觉得无论是自家女儿和这位强势的经纪人,都有十足的理由和资格无视面前的几个人,转眼也就放平心态,不再理会。

江建华听了片刻,就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了,好不容易揪住一个机会,开口道:“这电脑CG技术,国内最好的还是在香江,我在那边认识几个朋友,说不定可以帮上一点忙。”

范晓燕职业性地对他一笑,道:“多谢江总费心了,到时候我们要是不行,一定会找江总帮忙的。”

目光却有意无意地朝旁边坐满老外的那一桌瞟了过去,嘲笑的味道清晰可见:你不看看,我们请的可是老美的团队,你香江人再牛,还不是一样去请老美制作!

倒是正在和何燕妮说话的李市长插口道:“你们现在是请哪家公司替你们做这片子?”

孙长平有些难于启齿地道:“是我们曙光工作室在做。”

对面一下就没有了声音,大概没有一个人听说过这个工作室,所谓隔行如隔山就是这个道理。网络时代固然信息更方便查找,你也要有这个心思和时间啊,不然在浩瀚如海的网络上,你也难以知道哪家工作室是干什么的。

正好一个穿戴整齐的经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江建华身边那位壮实地青年人递过一张漆黑的卡片,道:“这三桌一并算在我们帐上。”

那位五十多岁的经理满脸笑容地道:“这位陆先生和罗小姐都是我们酒店的白金客户,不用刷卡的。”

陆渊倒是愣住了,抬头两眼一抹黑地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酒店的白金客户了?”

经理毕恭毕敬地解释道:“我们明珠大酒店是紫苍集团的下属子公司,这么说陆先生应该清楚了。”

陆渊笑了起来:“原来可以吃白食,就不知道你们还有哪些酒店?我挨个吃过去,吃到你们取消我这个白金用户资格为止。”

经理露出职业性的笑容道:“凡是商标是紫色或者青色的三星级以上酒店,多半都是我们集团的,十分容易辨认。”

青年跟班只好讪讪将那张黑卡收了回去,江建华目光中精光一闪,借着夹菜掩饰过去。

倒是范晓燕对何燕妮解释道:“应该是韩小姐安排的,大概我们是沾了天语和紫欣两个人的光。”

何燕妮笑了一下,就不多说了,但联想起韩家老太公亲自拜访陆渊和罗雪琴的事情,越发疑惑起来。心头却知道陆渊和罗雪琴继承的大笔遗产背后,还有一个庞大无比的势力,足以和韩家这个历史久远的世家相提并论。

姓江的抢着献殷勤,以为有张黑卡就了不起,却根本不知道他手中这种类型的黑卡,比起女儿手中的几张黑卡天差地远。甚至不用出示卡片,人一出现人家就认了出来,直接免签。

大概这样的事情,在江建华这样的官宦子弟一生经历中,也是很少出现吧。

PS:谢谢“金沐灿尘”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