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96章 法术冒充科技

第九十六章 法术冒充科技

?等陆渊再次玩了一次“缩地成寸”的法术,就出现在工作室外的街道上。

罗雪琴从陆渊的背上跳了下来,有些犹豫地道:“这么晚了,就这么直接过去怕是不太好吧!”

陆渊道:“别忘记我们现在可是老板,老板加班,没有什么不好的。”

还没有走到门口,里面就冲出两只大狗,对着两人狂吼。吃陆渊一瞪眼,就灰溜溜地退了回去,爬在阴影中不敢出来。

陆渊见门房中的灯亮着,却不见人影,笑着对罗雪琴道:“我们就不用麻烦人家了,翻墙进去吧。”

罗雪琴心头涌起做贼的感觉,点了点头,快走两步,手掌在一米多高的门栏上一撑,就纵身进去,陆渊也用同样的法子跟了进去。

这个时候厂区中静悄悄地一片,只有落地路灯发着银白的光芒。

到了摄影棚,门口更是铁将军把门。但这难不住陆渊,直接从旁边的窗户钻了进去,然后打开下面的窗子,让罗雪琴也跟着翻了进去。

陆渊望着黑漆漆的大房间,叹气道:“安保力量还有待加强!随便来个贼都可以将房间的东西搬走。”

罗雪琴理了一下额头的鬓发,道:“你以为人人都是你一样?外面可是四只藏獒,谁敢进来。你到底要我看什么?”

陆渊道:“这个可就是秘密技术了,不对外开放的。”

将手朝外一甩,一片漆黑的阴影就弥散开来,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陆渊转头对罗雪琴道:“先用一点障眼法,让其他人看不见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

一边说,一边打开电源,偌大的房间立刻通明一片。

罗雪琴有些抵制拍摄程序,小声埋怨:“是不是又想折腾我了?”

陆渊拉着她坐在电脑椅上,摇头道:“我哪里敢啊,某人可是有靠山的,要是招惹到了,我可就是吃不完兜着走了。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只是看我表演就是了。”

罗雪琴越发弄不懂他葫芦中究竟卖的什么药,只好静静地观看他折腾。

陆渊打开电脑,进入模拟系统,对罗雪琴道:“这套虚拟拍摄系统,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所有的背景先做成动画,然后再转化为3D模型,最后经过电脑计算,变成CG动画。要是有实景拍摄,则可以简单无数。”

罗雪琴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陆渊见她满头雾水的模样,笑了一下,道:“这样的幻境图像,对于神仙来说,可是最为简单不过的事情,不用计算就可以一步到位!”

伸手朝前一指,电磁感应场地中央突然出现了小桥流水的古镇风光,看上去好似整个地方全搬过来了一样,栩栩如生,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就是潺潺水声,都清晰可闻。

罗雪琴见他展现出来的,正是电脑上的一副虚拟画面,顿时有些明白过来。不过,罗雪琴偏偏就想打击一下陆渊的卖弄心思,随手在电脑上找出另外一幅南极冰天雪地的图片,指了一下,用挑衅的目光盯着陆渊。

陆渊伸出两个指头,按在罗雪琴的指尖上,带着她温润细腻的手指朝前一甩。一团白光就从屏幕上腾空飞起,一下散布开来,化为一片冰雪世界,屹立在场地中央。

在呼啸的寒风中,六七只帝企鹅摇摇晃晃地从雪地上走来,不时发出两声鸣叫。

罗雪琴伸出洁白如玉的手掌,朝空中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接去。只见两三片指甲大小的雪花飘飘然落在了掌心,就慢慢融化成了水渍,眨眼间又凝聚成了一片薄冰。

“怎么一点儿都不觉得冷呢?”

罗雪琴收回手掌,故意鸡蛋中挑骨头。

陆渊干咳两声,道:“法力不足,法力不足!”

罗雪琴见他一副尾巴都快翘上天的假谦虚,伸出指头在自家脸上羞了他两下,“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不过这些幻影,会不会录制不下来?”

对于这个深奥的问题,陆渊倒是彻底傻住了,好像没有任何一位神仙,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吧?古代可没有摄像机这类东西啊!

最后只好摸了一下脑袋道:“试验一下不就知道了?”

罗雪琴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对准眼前几乎可以乱真的幻影。

陆渊立刻鄙视道:“这里可是有最专业的摄像机,你还用什么手机拍摄?”

罗雪琴振振有词:“我又不会用,难道你会?!”

陆渊只好自学成才,折腾了半天,才将镜头录制的画面传送到了电脑中。

盯着屏幕,这才松了一口大气,自吹自擂:“你瞎担心什么?看,光影效果一点儿都不差,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样,要不然,怎么能做到以假乱真,迷惑他人的耳目。”

罗雪琴回头盯了他小半天,道:“你是不是早就打好这个主意,所以才故意买来这些最先进的设备当幌子,好让你的太虚幻境有个合理的解释?或者说用法术来冒充科技?”

陆渊这次倒是苦笑道:“我是刚刚才想到的。”

罗雪琴摇头:“骗鬼都骗不了。”

陆渊哀求:“你能不能假装不揭穿我,就当是个惊喜好了。”

罗雪琴一下揭穿他的险恶用心,“惊喜什么?我看你存心想把我当成你的摇钱树,替你拍电影赚钱!”

对于这个无理取闹的指责,陆渊简直泪流满面,“我还需要赚钱吗?”

罗雪琴毫不犹豫地道:“你赚的是面子。”

陆渊马上以事实证明某人的错误,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冰天雪地中出现了一位盛装打扮的白衣女子,正踢着脚步慢慢走向那堆摇摇晃晃的帝企鹅。

罗雪琴使劲掐了陆渊一把,凶巴巴地道:“谁给你权利使用我的肖像了?”

陆渊惨叫一声,才苦着脸解释:“你别不讲理好不好,我不是怕你累着了,行吗?”

罗雪琴依然不讲理地道:“要是你喜欢上了那个女孩怎么办,是不是准备上演现代版本的无崖子?”

陆渊无语之余,反击道:“罗雪琴同学,不要以为你有人撑腰就可以无理取闹!我可不知道你还有一位妹妹。”

但转眼就有些疑惑起来,盯着罗雪琴的眼睛:“你是不是被死丫头给掉包了?原来你离我远远的,话都不想跟我多说两句。现在可好了,稍微不合心就找我麻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罗雪琴丝毫不让地盯着他的眼睛,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情,轻轻道:“你真的想知道?”

陆渊肯定地点了点头。

罗雪琴将额头靠在他的胸口上,小声道:“你明明自己清清楚楚,非要让人家说出来,真是可恶得很!”

陆渊拿起她头上当成饰品的梳子,替她梳弄了几下有些紊乱的发丝,哭笑不得:“你恶心了我好几年,差点儿就害得我真的出家当道士了……现在我恶心你一下就不行了?”

罗雪琴望着前面那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孩子,小声地道:“那时候人家不会说话,又是个丑丫头,当然不想让你照顾我一辈子。”

陆渊小心翼翼地道:“那你现在怎么改变主意了?”

罗雪琴大羞道:“谁改变主意了!别以为你医好了人家脸上的伤,人家就会感激你,会学古代女孩子一样,以……你做梦去吧!外面可是有的是女孩子等着你祸害。”

陆渊才知道根子在哪儿,揉了她的额头两下,没声好气地道:“醋坛子都打翻大半天了,居然还没有流完啊?这么大的酸味,看你如何嫁得出去!”

罗雪琴昂起清丽的脸蛋,笑盈盈地道:“明天我就告诉我妈,我准备和天语结婚,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陆渊见这丫头睁着眼睛说瞎话,心头却暗暗替她高兴。自从丑小鸭一下华丽转身成为白天鹅后,她的性格变化了许多。比起原来沉浸在音乐世界的自卑女孩,现在生机勃勃的她更让人感到欣慰。

唯一不好的就是雪儿跟着李天语那死丫头久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性格中多了几分刁钻古怪和跳脱,倒是让他头大得很。

嗨,那死丫头现在大概又在祸害周紫欣那位倔强姑娘了吧?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啊!陆渊摇了摇头,笑着道:“是不是死丫头帮你找到亲人,所以准备以身相许啊?但死丫头好像没有这个爱好吧!”

罗雪琴掐了他一下,道:“要你管!”

陡然凌空一个跟斗,就越过摆放电脑的工作台,一下落在场地中央,朝那位白衣胜雪的女孩走了过去,右手食中二指捏成一个剑诀,朝女孩眉心一点,一团光晕微微一闪,女孩一下消失。

光晕犹如涟漪般地朝四周蔓延开来,将前后左右的冰雪撕裂得七零八落,犹如打碎的镜片一样,完美无缺的场景就化为片片巴掌大的雪花,满空飞舞,跟着光影一下暗淡下来,整个幻境全部消失。

不仅是出手的罗雪琴嘴巴一下张得老大,连忙抬头朝陆渊望了过来,只见这位大神仙的嘴巴也是快合不拢了。

“怎么会这样?”

呆了一下,罗雪琴才问出这个问题。

陆渊倒是一脸惊喜:“当然是你的进展比我想象的更快,已经小有成就,才能破了我的法术。”

罗雪琴一下惊呼起来,喜滋滋地问道:“真的?!”

陆渊点了点头,笑着道:“总该有点儿报酬吧?”

罗雪琴瞪了他一下,举手一挥:“先欠着,我可不想被我妈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