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21章 “玉雕大师”

第一二一章 “玉雕大师”(求订阅和月票!)

第二天,当陆渊回到摄影工作室的时候,才发现工作室的老外又多了几个。工作室的格局也发生了一点儿变化,屋子正中多了一个大屏幕,吴秀文正拿出当老师的风范,在屏幕上的图像上指指点点,说得满屋子的二十多位老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范晓燕、孙长平夫妇等几个工作室的绘图师,则是站在门口旁听。

望着孙长平等几个一脸糊里糊涂的模样,陆渊心头暗自好笑,现在吴老师说的可是满口带英国腔的英语,倍有范儿,中间夹杂着大量的专业词汇,大概至少要听力八级才能听懂。

陆渊用手指戳了一下变成三好学生的李天语,小声问道:“吴老师现在担任什么工作?”

李天语板着指头一个个数了出来,“临时导演、编剧、专业摄影师、外加制片人、音响师,或者这么说吧,她现在担任的职业就是灭绝师太,看谁不顺眼就训谁。”

范晓燕在一边接口道:“小吴是专业学摄影的,眼光很专业,要求也很严格,这些外国程序员可是对她怨声载道,再过两天孙老师就该给他们涨工资,消除怨气了。”

陆渊和罗雪琴、李天语同时对望一眼,面面相觑,知道母老虎厉害手段的三位受害者,可是对眼前这些个老外深感同情和遗憾。

看了几眼,大家都决定先撤离这个危险的地方,要是被母老虎发觉了可就是大大不妙了。

刚退了出去,就见何燕妮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眉宇间还有一丝忧愁。一见罗雪琴,就拉着女儿的手道:

“雪儿,妈有点儿事情,要回厂子几天……你爸已经赶飞机过去了。你明天的演出,我就不陪你了。等我将那边事情彻底安置完之后,就过来。”

罗雪琴不禁一愣,问道:“妈,究竟出了什么事?告诉我嘛,说不定我能帮上一点儿忙!”最后两句,还是用撒娇的口气说出来的。

李天语一见,险些笑了出来,虽然强自忍住但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掩盖不住,只好垂下头来,望着脚尖,一只手却使劲掐了陆渊一下。

陆渊的情况比她好不了多少,脸上肌肉不停的**,最后只好陪同李天语一起数脚下的蚂蚁。

但两人的表情,直接就被周紫欣一句话给破坏了,“雪儿姐,你这表情也太萌了吧,等一下,我给你拍张照片!”

罗雪琴脸色转变得十分迅捷,直接抬起头用杀人的目光盯了过去。

周紫欣说话间,已经躲在李天语的背后,将死党推出来当挡箭牌。

何燕妮见三个孩子忍俊不禁的表情,心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轻轻给女儿屁股上一巴掌,笑骂道:“鬼丫头,又在哄骗你老妈。你看看,其他人都看不过去了。”

李天语瓮声瓮气地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罗雪琴不管其他三个人的反应,继续卖萌道:“妈,人家难得撒娇一次,你就告诉人家嘛?”

李天语大声咳嗽两声,然后抱着肚子弯下腰去。

周紫欣大惊小怪地道:“你等等啊,我手机还没有拿出来,哈哈哈……”

说到这里,也跟着爆笑起来。

陆渊则是背过身体,在旁边一阵咳嗽。

何燕妮见宝贝女儿卖萌杀伤力大涨,放倒一堆人,自己也招架不住,只好道:“鬼丫头,连对妈都用上手段了。好了好了,妈投降就是了。是这样的,去年厂子扩大生产,引进了一条国外先进的生产线,贷了一笔款。现在银行银根紧缩,开始催款了。”

几人都知道何燕妮的厂子是生产电动玩具的,产品半数都是销售到国外,但对具体事务并不十分了解。

现在听何燕妮这么一说,李天语用断断续续的声音插口道:“阿姨不用担心,现在雪儿可是大款,随便拔根腿毛就还上那笔款子了。”

罗雪琴冲着她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恶狠狠地道:“谁是大款?!”

周紫欣露出思索的神色道:“说不定是某位花花公子准备对雪儿下手呢!这样的手段可是公子哥的拿手好戏。我就遇到过一次……韩家的大小少爷用钱买下我爷爷和我爸工作的中医院,结果我爷爷知道了,就直接让我爸辞职在外面自己开门诊了。”

李天语唯恐天下不乱地道:“原来是这样啊……雪儿,你这下悲剧了,准备卖身还账吧!”

刚一说完,就一下躲在何燕妮的背后。

何燕妮一听,一下子呆住了。

陆渊想了一想,道:“阿姨,不如这样,我们三个陪你过去看看,罗雪琴和李天语两位同学反正也没有去过闽州,我们一道过去逛逛也好。至于贷款,我想这个可能不是主要问题,索性让两位扯着老虎皮的同学跟着过去,然后将厂子打包卖给韩大小姐就是了。”

何燕妮迟疑了一下,道:“好吧,反正今天星期五,赶回去单位也不上班,我就留在这里,等明天雪儿演出完毕后,大家一道过去。”

李天语叹气道:“要不是陆渊这混蛋昨天早上不英雄救美,将两辆才买的车子都玩儿完的话,我们还可以开车过去,我也可以顺便试试手。”

陆渊笑着道:“你难道学会开车了?”

李天语撇嘴道:“我上高中时候就会开车,难道你忘记了?”

罗雪琴羞她脸蛋道:“是啊,我们可是记得差点儿开下岷江去,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何燕妮小声朝罗雪琴追问事情的经过,陆渊继续冲着李天语打嘴仗,“反正有人全额赔偿,你担心什么?要是想过车瘾,自己去买一辆!”

李天语昂头道:“买就买,我们一人买一辆,慢慢开着上路。”

周紫欣退缩道:“你们开车,不要扯上我!”

陆渊歪头对两个女孩子道:“你们可是这么大的基金会招牌,韩大小姐没有给你们配车?”

李天语“切”了一声道:“基金会穷得连薪水都是自带,有屁的专车?反正紫仓集团有的是地盘和车子,直接征用。”

陆渊抬头看了看两个女孩子,大为奇怪地问道:“难道你们都没工资?”

周紫欣捂嘴道:“我们的所有费用和补贴金都是学校出的,拿得很少,还不到两千。不过被报纸骂我们是作秀装穷,还说我们一套衣服都是几十万。”

陆渊摸着脑袋道:“我记起来了,上次拍卖会上你们穿校服是不是被人骂了?”

李天语嚷嚷道:“紫欣,不要歪楼跑题啊,还是说汽车的事情吧……陆渊,你可是我们的大师兄,买车的钱就由你出了。我们现在就去买。”

陆渊瞪眼道:“喂喂,讲讲道理好不好,雪儿才是大富婆,要敲诈也该敲诈她啊!”

李天语一脸轻蔑地说:“薛美女弄坏了你的宝贝车子,你屁都不放一个,我不敲诈你敲诈谁?”

陆渊低头认输:“好吧,你想敲诈就敲诈,反正挨骂的不是我!”

李天语扯着周紫欣道:“你以为我们像你啊,一天到晚就想买好车。我们只是要辆可以开的大众车就可以了。”

陆渊鄙夷道:“我看是撞坏了也不心疼吧!”

这个时候何太后咨询国情已经差不多了,拍拍罗雪琴的胳膊道:“你们几个年轻人在一起有话说,你们要去买车就一道去吧。我去找个好的玉匠,将韩小姐送我的那块玉牌雕琢一下,送回家族祠堂里,以后再也没人敢说你妈的风凉话了。”

罗雪琴笑盈盈地道:“妈,要找最好的玉匠,你可要找我。我认识一位大师,可是帮我雕那翡翠手镯的那个,你将玉牌给我,我保证你满意。”

李天语见罗雪琴神色古怪,目光一转,瞬间想明白了她口中的“大师”是谁,一下子将头埋在周紫欣的肩膀上,忍耐得十分辛苦。

周紫欣听她一笑,也猜测出雪儿姐说的就是陆渊,嘴角一阵**。

见到前面两个女孩子又笑成一团,何太后就知道有问题了,脑筋也是转得飞快,立即想起李天语的父母都说过陆渊是最好的石匠。她之前在老家看过雕琢过的一些神像,都是栩栩如生。

尤其在燕京小区院子中,还有一座活灵活现的飞天雕塑,听说也是陆渊的手笔。

当下不再跟女儿猜谜语,径直对陆渊道:“你会雕玉?”

陆渊一本正经地说:“我会一点儿,但我们有个在欧洲的爷爷是玉雕大师。大概雪儿是想请他老人家出马来雕那玉牌吧。”

周紫欣使劲掐在李天语的大腿根上,努力将神色恢复平静。

李天语则是龇牙咧嘴地停住了**。

何太后这才相信了,开口道:“那改天我们一起去拜访下他老人家。”

罗雪琴连忙道:“妈,他老人家是不见外客的,我们两个都只是见过他一面,就被赶了出来。不过要是有上好的翡翠玉石,他老人家一定会见猎心喜的。”

跟着走上前两步,道:“妈,我下午还有排练,就不跟你多说了,我们先去看车子。”

早在国庆后就知道陆渊底细的李天语和周紫欣,走出门外才大笑起来,“雪儿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说起谎话来一套一套的,将何阿姨骗得团团转。”

罗雪琴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个口罩,戴在脸上,反手朝两个丫头抓去。

陆渊连忙阻止:“三位美女别闹了,还是买车要紧。”

李天语倒是早有准备,翻出地图一指:“去汽车城,那里车最多。”

PS:谢谢“77白熊”大大慷慨打赏1888金币,谢谢您送出的宝贵月票!巨火继续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