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35章 卿本佳人

第一三五章 卿本佳人

“你们才解决了一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也先说了吧。就是和华纳唱片公司签约的事情,我和美国那边沟通了一下,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是你去美国华纳总部签约,另外一个则是他们过来燕京,你们几个可以商量一下,然后明后天再告诉我结果。”

心情好了许多的范晓燕告诉罗雪琴这事情,就起身离开,忙碌合约细节去了。

罗雪琴却对这事情一点儿都不放在心头,转头对李天语道:“小燕子同学,你也该汇报一下你昨天晚上的丰功伟绩了吧?”

李天语昂着头,傲气冲天地道:“为什么要当着这个混球说?”

陆渊奇怪地问道:“又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知道?”

话才说完,就吃罗雪琴用枕头打了一下,“你先听天语汇报她的最新发现。”

望着李天语越发鄙夷的目光,陆渊顿时知趣地住嘴,至于猜测的心思,也完全忘记在九霄云外了。

李天语神闲气定地道:“再叫我一声小燕子,我可要翻脸不认人了,管你是女神还是女汉子都暴打无误。”

周紫欣捂嘴轻笑道:“我马上录像,题目就叫《女汉子和女神不可不说的故事》。”

李天语张牙舞爪地朝周紫欣扑了过去,“好啊,翅膀长硬了,准备造反了是不是?”

周紫欣一下子躲在罗雪琴的背后,娇笑道:“雪儿姐,救我,天语准备杀人灭口了。”

罗雪琴叹息一口气,道:“是不是要我帮你说出来?”

李天语一下子停下脚步,弯下身体,从茶几下扯出一个帆布口袋,道:“我什么都不用说,你们自己脑补好了。”

猛然一扯拉链,口袋中立刻现出一捆捆红彤彤的百元大钞。李天语若无其事地道:“不要想见者有份,这可是我和紫欣出生入死挣来的血汗钱,你们两个大款也看不上,我和紫欣平分!”

陆渊一下懵住了。隔了大半天这才问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你去抢银行啊?难道你真的去抢银行了!”

最后一句,却带着七八分肯定。

现在的李天语,只要动用手中的仙家剑丸,大概抢银行没有多少压力。他甚至可以担保。警察找不到任何线索,不过要是拿出去使用,钞票上的号码就立刻成了一个大问题。

如果不是抢银行,这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啪!

一叠钞票重重砸在脸上,李天语满脸鄙夷地道:“你能不能动动你的猪脑筋?我会笨到去抢银行吗?”

“你或者不敢去,但和周同学一道出去,你们还真有可能动手,”

陆渊老老实实地说出了心里话,然后立刻加上一句,“或者是去抢取款机。”

“猪脑就是猪脑!平日看上去你蛮聪明的。想不到一下就变傻瓜了,是不是被那个美女军官给迷得昏头转向了!”

另外一扎百元小红人砸了过来,陆渊一下接住了,长叹一口气道:“被人用钞票抽脸可是我自小到大的梦想之一,你也不用记到现在吧?”随后扬起手中的钞票,摆出一副审讯的架势,凶狠地道:“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老实交代,坦白从宽,否则让你牢底坐穿。”

李天语白了他一眼,这才十分得意地解释:“这是我偷来的。至于偷谁,你应该知道究竟是谁了吧?”

陆渊灵光一闪,一下子知道她是从哪里偷来的了,不过却装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摇了摇头,试探着问道:“难道是去你同学家偷来的?你那同学叫什么,好像是高老庄吧?”

“这里可是足足一百万,就算高昂公子连骨头一起卖了,也没有这么多钱。”

李天语再次鄙视某人。

周紫欣嘴快地马上说出答案,“是从曲飞那个老混蛋手中偷来的。”

陆渊揉了一下脑门。道:“他不是躲在国宾馆不出来吗?”

李天语得意洋洋地道:“被我们折腾了一下,当然不敢继续躲在宾馆中了。我和天语都猜测他这两天必然有动作,所以就在外面监视。昨天晚上果然化妆出来,车厢中就带着这一口袋的现金,所以天语施展空空妙手,给偷了过来。结果曲飞发现钱不见了,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宾馆去了。”

陆渊十分无语,抬起头来道:“要是他报警怎么办?”

“放心好了,他这样的聪明人,绝对不会报警的。就算报警,也找不到任何指向我们的证据,反而要被我们报复,用他的生辰八字把他给咔嚓了事。”

李天语十分肯定地道。

“那你是怎么偷到手的?”

一听到李天语这位资深大盗的说法,陆渊反而对死丫头的本事好奇起来。

李天语好似看出他的心思,微微一纵身,就跃起两三米高,手掌贴着天花板,手心好似有吸盘般,紧紧将她的身躯吸附在上面。

然后李天语躯体一荡,脚尖也贴在天花板上,整个人犹如一个巨大的壁虎,倒挂在上面,还示威般地在上面做了两个俯卧撑,这才一个跟斗翻身下来,稳稳当当地坐在刚才的沙发上,气不喘,心不跳地道:“还需要询问细节么?”

望着李天语眼光中露出的“你要再多问,下次就让你去”的神色,陆渊知趣地闭上了嘴巴,转眼就冒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不对,你去偷放在车厢里的钱,不用改行当蜘蛛侠吧?”

犹豫了一下,又马上恭维:“你进步也太神速了一点儿,还将本事用到鸡鸣狗盗上,真是用错了地方,是不是想当中国版的燕子李三?不过李大小姐拥有主角光环,做什么都是有道理。”

李天语就那么冷冷地望着陆渊自说自话,见陆渊大拍马屁,最后忍俊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陆渊兴高采烈地送上高帽子,“看,我可是说对了?要不是你老人家施展空空妙手,说不定我们几个已经被人雇凶给追着砍了几条街了。”

李天语不怀好意地盯了过去,然后一字一顿地道:“你还想发表什么意见?”

陆渊马上撤退:“没有了,我觉得雪儿叫你小燕子太合适了!”

“你再叫一声,我没有听清楚?”

李天语好似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浅笑嫣然地推销着武功。

陆渊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大无畏气势,义正词严地拒绝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开什么国际玩笑,死丫头这次可是真生气了。要是继续得罪下去,必然变成她手中的玩物,最后折磨致死的份。

“小燕子又不是骂人的话,你怕什么怕?”

死丫头恨铁不成钢地询询诱导,陆渊咬紧牙关,大声道:“叫你不要看那么多垃圾小说和宫斗影视,对智商不好!你看看,现在我们旁边几个都受到你的污染,就是玉儿都没有幸免于难。你的脑残光环辐射得太厉害了。”

李天语洋洋自得地拍了一下脑袋,憋着笑意,柔声道:“这是我的错。不过我看垃圾小说垃圾电影,你们难道没有看?小燕子就小燕子,人家可是格格。”

陆渊做出呕吐的姿势,嘲讽道:“太后娘娘还在旁边呢,你这个格格还不过去见驾?”

跳在罗雪琴肩膀上的白鹦鹉连忙道:“我也要当格格,我也要当格格!”

众人一听,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李天语轻轻打了玉儿一下,道:“你可是公的,想当格格,就先自宫,变成母鹦鹉再说。”

等最后大家都停住了笑声,李天语才正色道:“我决定了,从明天起就努力练功,昨天差点儿失手,就是功夫不到家。”

陆渊一下苦着脸道:“你的表现,已经很厉害了,功夫很到家了。”

死丫头再次露出狼外婆的眼光,笑意盈盈地道:“最多才入门,所以你这个老师该多指点我们几下。”

“想得美,门都没有!”陆渊气冲冲地道。

目光一转,连忙转移话题:“这么多的现金,你是不是准备拿去存银行?”

李天语叹了一口气,道:“要是我敢去存银行就好了!第一次做贼,当时是痛快了,后面就提心吊胆。”

陆渊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看来,李天语还是深有体悟。

不过死丫头话锋一转,对他道:“雪儿不是说你才是黑吃黑的高手吗?传授两招给我,好不好?”

最后还用撒娇的语气,这样胆大妄为,倒是李天语大小姐的作风!

陆渊全身鸡毛疙瘩都掉了一地,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不管了!第一次当贼,能有这点儿收获,也算是开门红了!这钱就由你去伤脑筋吧!”

李天语脚掌一拨,一帆布口袋钞票立刻砸在陆渊的怀中。

陆渊定了定神,略微清点了一下,总共有九十多扎,大部分都是旧钞,直接在市面流通没有任何问题。

陆渊嘲笑道:“不怕等下警察上门?你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要是被警察抓了,可就是应了那句老话,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李天语懒洋洋地道:“放心好了,我可是带着手套取回来的,还有紫欣在旁边放风,没有留下任何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