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37章 投降

第一三七章 投降(求订阅)

房间中通明一片,明媚的阳光透过重重雾霭,照在天花板的玻璃上,洒落在了下面花棚中静静躺在长椅上的老人身上。但火热的阳光依然无法驱散心头的寒意,胸口上的大日如来真言符咒没有发挥任何效用。

直到现在,他依然没有法子入睡。

已经是五天五夜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了,晚上是根本不敢入睡,费老头的传人既然学会了黄粱梦之类的奇术,那在夜晚阴气大盛的时候睡觉,就是自寻死路,死得不明不白。

曲飞并不怕死,对于他这样精通堪舆道的术数大师来说,更惧怕的是死了之后无法转生为人,现在他魂魄已经受制于人,死了之后就是连鬼都当不成。

昨夜在心神迷糊之际,居然听信了手下心腹的意见,采用最直接粗暴的法子,聘请杀手动手。不料带过去的一百万订金居然不翼而飞,反而让他镇定下来。

这钱无论是被五鬼搬运术弄走,还是被空空妙手窃取,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深究的必要的,同时也让他想明白了眼下的处境。

费老头的两个传人弟子绝对是不想让他死得痛痛快快,他更没有任何秘密能从人家手下隐藏得住。

他现在如果要自保,拯救自己的来世的话,唯一的选择就是坦白一切。他唯一的筹码,就是他从来都不是主事者,费老头得罪的是南洋梅家,而不是他曲飞,就算去年吩咐手下动手的也是梅家的子弟,他这个客卿顶多是多了一下嘴。

梅家三代固然对他不错,但也是凭他的能力一点一滴地换取而来的,他并不欠梅家什么。现在梅家的掌舵人已经奄奄一息,后辈子侄对他这样的人物已经是多有微词,大概还是看在老爷子的份上,才对他隐忍不发。

现在他又弄砸了梅家二少的使命,更犯下了这样的大错。已经无法庇佑在梅家的影响之下了。

俗话说狡兔三窟,他曲飞为梅家当幕僚多年,也该是考虑身后事的时候。

现在趁梅家二少这个急功近利的蠢蛋没有过来查看他的成果,他自然要断尾求生了。梅家固然在东南亚影响深远。但在国内就屁都不是。他只要稍微躲在一座大城市中,梅家根本没有本事将他找出来。

既然准备卖主求生,那一切都需要安排得天衣无缝,让曲飞这个老人,彻底消失在世人的关注中。

抬手拿起手机。最后又止住了,开口对旁边的看护人员道:“给我准备车子,我要去津塘一趟。”

两个小时后,曲飞出现在了音乐学院外的一个小区中,望着六楼的房门,猛然一咬牙,轻轻敲了两下。

房门打开,一个满脸疑惑的中年女子揉了一下额头,道:“请问老先生是……”

曲飞认出开门的就是罗雪琴才相认的母亲,心头一下大定。知道有这个女人在屋里,他至少不用面对陆渊和罗雪琴的翻脸,更不用担心下不了台。

对着何燕妮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静静地道:“我姓曲,勉强算是费道长的老朋友,也是他大半生的对头。这次专程过来,就是想和费道长的两个弟子见个面,令嫒和她的两个朋友也上门找过我,也算是有一面之缘吧。”

何燕妮见面前这老人如此说法,不由一肚子狐疑。

不过。眼前这老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那种很有身份地位的,举手投足的气度风范就说明了他和骗子什么的无缘。

“你等下,他们两个都不在家。大概现在还在学校,我打电话通知他们。”何燕妮打开房门,请曲飞进门。

三四分钟后,陆渊和罗雪琴就联袂出现在了门口。

神色有些疲倦的曲飞对两人开门见山地道:“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

何燕妮见女儿一见到这老人,脸上就好似冻上了一层严霜,知道有些缘故。就笑着道:“人家曲老先生专程过来找你们,我还是先下去订几样菜。”

“不用了!”

罗雪琴和曲飞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罗雪琴转头对何燕妮道:“妈,我们和这位曲老先生有些事情要说清楚,我们去书房说吧。”

何燕妮见气氛有些古怪,也改口道:“那我洗车去了……你们的车子都快起灰尘了,也不打理一下。”

说道这里,突然想起女儿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可是闲置大半个月,说不定真起灰尘了。这车子停放在这个小区中,也真是有些降价。看来,还真应该像范晓燕说的那样,需要重新购置一处别墅,才能配得上他们的车辆。

有价值上亿的私人飞机,有几辆价值千万的豪车,居然没有一处地产别墅,这样的亿万富翁,还真够奇葩的了。

固然两个孩子是继承的遗产,加上一天忙得团团转,没时间购置房产,但现在她过来,也该给他们买套别墅了!

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何燕妮才磨磨蹭蹭地回到屋子中,见两个孩子都坐在大厅中。女儿正在电脑上查看资料,陆渊却手中拿着一块白色玉石,用雕刻刀专心致志地雕刻着什么。

心头不禁一惊,那玉石可是价值两千五百万的天价,随便一小块都是价值不菲。现在陆渊运刀如飞,大块大块地削割,简直就是十成十的败家行为。

已经无暇追问那位姓曲的老人说了些什么,两步走上前去,正要开口责问。话还不到嘴边,才发现无处开口。这羊脂玉固然昂贵,但韩大小姐没有收他们一分钱,听她的口气,好像这样的玉石珠宝都是两个孩子的长辈拿出来的,而且不少。

最后从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走过去道:“我还忘记了小陆最拿手的就是雕刻,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动手。”

罗雪琴抬起头来,对母亲道:“苏爷爷临走的时候,将所有的心得笔记都给了他,所以他技术进步不少。妈,你别心疼那玉了,改天我再找块给你!”

陆渊放下手中的雕刻刀,冲着玉石吹了一口大气,托在手掌上,对罗雪琴道:“雕好了!”

何燕妮定眼细看,才发现玉牌已经变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老道人,长袖飘飘,一股飘然出尘的仙人模样,容貌还有些面熟。

想了一想,才认出正是养大两个孩子的费道长费爷爷。

罗雪琴好似看出母亲眼中的疑惑,轻声解释道:“刚才那位姓曲的老人来,告诉了我们一些费爷爷的往事,解开了我们心头的几个疑问。因为我有些想念爷爷了,所以陆渊才替我雕了这尊玉像,也算是对爷爷的事情,有了一个了结。”

何燕妮沉吟了一下,道:“那位老人家跟你们说了什么?”

罗雪琴轻轻一笑,道:“是一些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老人家就不要多问了。你还是替我准备一下,我们这几天要去美国,大概要耽误一个多月,年底才回来。”

何燕妮知道女儿说的是和华纳公司签约出唱片的事情,不禁摇头道:“你可比你老妈还要忙,幸亏没有当上形象大使,不然想在国外出唱片就难了。让陆渊陪你过去就是了,何必要我跟着过去?”

罗雪琴俏脸微微一红,道:“他还有其他事情,不和我在一起。”

何燕妮笑着道:“有什么事情,你们两个一起过去办理就是了。要是可以的话,说出来让你妈参考一下。”

罗雪琴抬起头,望着母亲关切的面庞,当然不可能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不过早已经想好措辞,正色道:“我们在美国有些投资,陆渊是过去办理手续的。”

何燕妮知道女儿不想说出来,但毕竟太过关心,继续追问道:“在哪家公司有投资,投资的又是什么,总该说一下。妈毕竟做了二十年的生意,眼光还是有一些的。”

罗雪琴无奈道:“是美国的一家航空公司,名字现在还没有想好,现在暂时叫环太平洋航空公司,准备进入国内市场,这几天才办理完手续,已经在浦江设立了办事处。”

陆渊能顺利将那辆已经半残的奔驰概念车弄到手,和这家公司是分不开的。

何燕妮一下子有了兴趣,道:“航空公司啊?少了几百亿美元是不行的,你们投资了多少?”

罗雪琴小声嘀咕道:“十多亿美元,是董事会的意思,我们只是负责执行而已。”

到了这一步,当然是搬出这个根本不存在的董事会了。

何燕妮见罗雪琴不想继续深说,当然只好闭嘴,不过十多亿美元也没有超过她的想象,少了还真拿不出手。

陆渊见何太后不继续追问,也就松了一口气,这公司原来根本就是一个濒临破产的航空公司,不过唯一好处就是便于他洗钱,所以才有合作。但现在则有更大的用途,就是用这个公司来打压东南亚的梅家,彻底击垮梅家的根基。

第二天,陆渊出现在浦江机场,对门口的两个空姐道:“请问一下,你们谁知道环太平洋航空的办事处在哪里?”

那位圆脸空姐上下打量了陆渊几眼,开口道:“就在楼上,我带你们过去。”

PS:谢谢“77白熊”大大送出的端午节粽子,好香啊!小火弱弱地求订阅、推荐票、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