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44章 小小的考验

第一四四章 小小的考验

周紫欣眉头微微一颦,笑着道:“总该换个地方,难道你们两个准备在这里拆房子不成?”

陆渊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周紫欣同学,你说换什么地方?”

李天语马上开口道:“当然是换成仙气飘渺的昆仑仙境。”

陆渊有些不情不愿地道:“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施展幻境也是要消耗法力的……”

李天语咯咯笑道:“那你现在有多少蓝?施展一个法术需要消耗多少法力值?我来替你算算。”

陆渊脸色发臭地道:“你以为这是网游升级游戏啊?还能量化的!”

李天语大感有趣地道:“谁说不能量化了?”

陆渊知道要是继续在这个话题跟她纠缠下去,必然离题万里,连开始最基本的目的都忘记了。没奈何只好挥挥手,房间里光色一暗,出现了一片荒芜的大漠,头顶一轮圆月,银色的光辉倾泻下来。

周紫欣左右看了两眼,马上提出意见,“要是多两块奇峰怪石,就更有韵味了。”

李天语也点头附和:“最好空中还有几丝云彩。”

陆渊瞪眼道:“你们两个少挑剔一点儿,行不行?又不是拍摄电影,弄得这么逼真干什么?我真弄不明白,你们女孩子怎么老喜欢在这些枝节上下功夫?”

李天语对周紫欣道:“紫欣,你来录像,然后我们回去再仔细研究一下……这样也避免陆大仙人浪费口水,需要再次给我们讲解第二遍。”

陆渊摇头道:“这下你们两个就错了,大道无形,并非言语所能阐述。道法也是如此,最基本的已经传授给你们,后面的就是因人而异,看各自的进展说话,教材也是与时俱进,随时都会发生改变的。”

李天语跃跃欲试地道:“那就请陆大仙人言传身教,因材施教好了!我看你这次又说什么?”

陆渊望了一眼拿出手机正在拍摄的周紫欣。举手制止:“弄两张照片可以,视频就算了,要是流传出去就麻烦了。”

周紫欣吐了一下小舌头,点了点头。将手机放了下来。

陆渊扬手朝空中一举,高悬天际的圆月陡然发生变化,化为三四十把薄如蝉翼的蓝色短刀,在空中徐徐旋转,犹如一朵鲜花绽放开来。

李天语有些着摸不到头脑。愕然问道:“你又玩什么花样?”

陆渊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沉声道:“你剑芒已成,现在当然是考究你的剑法,看看你能抵挡多少记飞刀。这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要是你没有做好准备,可以下次再试。要不然,要是稍微抵御不住,轻则断手断脚,重则一命呜呼。”

李天语听陆渊说得这么郑重,也有些害怕。犹豫一下,马上挺直腰杆:“断手断脚就断手断脚,我可不是被吓唬长大的。”

话刚说完,月轮正中的一把飞刀,陡然化为一道蓝汪汪的闪电,飞泻而下,径直朝李天语的脑门射了过来。

李天语想不到陆渊说动手就动手,一下子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地举剑朝空中撩去。不过已经是慢了一线,就在刀光要当头射下。将她没顶而入的时候,她手掌中的银色剑光,再次射出一道犹如灵蛇般的光芒,硬生生地后发而先至。挑在蓝色刀光之上,恰如其分地撞击在一起,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李天语全身巨震,好似被万斤大锤砸中一下,手臂一下酸麻起来,身不由己地朝后当当退开三四步。

陆渊在旁边低声道:“放下一切疑惑杂念。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你的宝剑上。”

话刚说完,月轮之中又射出三道蓝蔚蔚的光华。这次比起刚才第一下慢了少许,不过三道刀光在空中不停地变化位置,好似自身有灵性一般。

三把刀光也是忽前忽后,让人根本猜测不透下一刻究竟会出现在什么位置。

望着这玄异无比的变化,李天语陡然一个旋身,背对刀光,右手翻在后腰上,抖出一片参差不齐的剑光,朝激射而来的刀光迎了上去。

当!

一声脆响,三道蓝蔚蔚的光华同时击中三道剑光,一下弹飞十多米高下。而反手出剑的李天语,则是犹如背负万斤巨力样,“啪”的一下就给压得弯腰驼背,慌忙伸出左手朝地上按去。

但手刚撑在地上,手腕脚踝不禁一软,“啪”地一声给撞击在了地板上,跌得鼻青脸肿,七荤八素。

陆渊却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扳着脸道:“让你全身心力全放在宝剑上,你为什么自作主张,用这招孔雀开屏硬挡一下?”

李天语犹如死狗般躺在地上,呲牙道:“我是将注意力放在宝剑上了,哪里做错了?”

陆渊冷哼一声:“你注意力在剑上的时候,可以施展一招‘玉带围腰’,而不是你这招更为炫酷的‘孔雀开屏’。现在孔雀开屏没有开成,变成了落汤鸡,可怨不得我。要不是我放缓力量,你早就给斩成三截了。”

李天语唉声叹气地叫嚷:“我错了行不行。”

陆渊凌空虚招,空中的三四十把蝉翼飞刀就朝他的掌心投射过来,越是挨近,越变得微小。等飞至掌心的时候,每把飞刀只有柳叶大小,蓝光四射,首尾相衔。只听一片清脆无比的轻响,就彼此衔接成了一个蓝光闪闪的手镯。

然后转头对周紫欣望了两眼,手镯就徐徐飞在周紫欣的面前,凌空悬停在她俏脸一尺之外,对她道:“这套大衍神刀,本来想再过一年才给你。不过我们四人,就你一个没有防身之物,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看你有没有法子将这套仙刀取在手中。”

周紫欣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吃惊地问道:“真的给我?”

陆渊点了点头:“不过要你亲手拿下来才给你,要是拿不下来,我也没有法子给你。”

周紫欣定了定神,缓缓抬起手掌,用掌心朝那个平放在眼前的蓝色手镯拖去。不料掌心刚一接触手镯,却发现空空荡荡,手掌径直朝空中穿了过去。好似那个蓝晶晶的精致手镯。只是一个影子般。

李天语躺在地上,还不等爬起来,就大声提醒:“紫欣,你这个笨蛋。先滴血通灵,不然你永远拿不下来的。”

陆渊对一身狼狈的李天语伸出手掌,摇头道:“你才是好为人师,乱出主意。这套仙兵和你与雪儿的剑丸大不一样,不是靠滴血通灵来认主的。而是靠灵性来取下的。要是按照你的法子。就是周同学将血全滴光,也滴不在这刀子的上面。”

随后转过头去,对周紫欣道:“你先静下心来,还有一次机会将它取下来。”

周紫欣对陆渊递出一个感激的眼神,缓缓闭上双眸,静静站在手镯的面前,就没有了任何动作。

李天语此时也小心翼翼地将手掌握在陆渊火热的掌心中,忍着一身火辣辣的伤痛,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根本没有离开过周紫欣的脸庞。

隔了大半天。周紫欣脸上突然涌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就那么闭着眼睛,再次举起手掌,就要朝虚空凌立的手镯抓去。

但不知想到了什么,作势抓出的手掌一下停了下来,一双美眸陡然睁开,异彩连连,也不伸手去拿,反转过身体,对陆渊道:“我是不是没有机会了?”

陆渊双手一摊。耸耸肩膀道:“我不知道。”

周紫欣沉吟一下,静静地道:“我只知道,若是我想要这四十九把飞刀,就永远得不到;但要是不想要。却又是自欺欺人,也还是得不到。这是不是你对我的一个考验?”

陆渊笑了一笑,点头道:“现在恭喜你过关了。不过飞刀依然不能给你,至少还要等上一年,你才有本事滴血通灵,让这套飞刀认主。你的底子一点儿都不比天语差。只不过路数有些不一样,你要是一直按照原来的佛门心法修行的话,永远不要想入门。”

李天语使劲捶了陆渊一下,大声道:“你平日不管紫欣,现在还故意弄个陷阱让她上当,真是太可恶了。”

陆渊缓缓摇头:“不是我可恶,而是你一天都在炫耀你的东西,所以紫欣有点儿羡慕,还有一点儿幽怨,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告诉她,让她清楚必须正视不同,才能拨乱反正。”

李天语嘀咕道:“就你大道理多,我天天跟紫欣在一起,为什么不知道?难道你比女孩子还要了解女孩子?”

周紫欣走到李天语的身边,替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皱折的衣服,十分平静地道:“应该是陆大哥看出我今天心乱了,于是带我们两个到这里,让我开心。又怕我放不开,才用法宝来试探我一下,幸好我没有上当。”

李天语冲着陆渊舞动两下胳膊,犹如老母鸡般地道:“你真恶心,有什么话不明说,反要卖弄你的那点儿小心思,怪不得折腾了二十年,都追不到雪儿。”

陆渊脸一下绿了,瞪眼道:“再废话多,就让你在医院趟几个月!”

李天语笑呵呵地道:“恼羞成怒了,哈哈……哎哟!”

正笑得欢的李天语,一下扯动了伤口,大叫起来。

陆渊不给好脸色地道:“雪儿房间里有跌打药,自己去拿。”

周紫欣格格笑道:“我陪你进去吧,其实我们两个应该将雪儿先追到手,让陆渊这个混球打光棍,真正出家当道士去!”

陆渊冷笑一声,道:“你们两个先摆平薛大小姐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