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48章 吐露心声

第一四八章 吐露心声

“秘书长过奖了,我哪里担当得起什么高材生?连哈佛学院都考不上的落榜生而已。”女孩一脸苦涩的模样,嘴角逸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刘亚东径直坐在王川的对面,那位叫陆渊的实习生连忙送上一叠材料,一式三份,放在了许卫国和王川的身前。

“这是我们公司收购的合同和详细条款,请两位看一下。”刘亚东淡淡道,韩绛坐在了他的旁边,取出一台小巧精致的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摆出一副记录的模样。

至于某位实习生,则是忙着给几位领导端茶递水。

周剑南见几人摆出一副现在就要签订收购合同的架势,忍不住道:“难道刘总准备今天就要敲定这个合同?不给几天时间让王厂长他们商量一下?”

刘亚东有意无意地瞟了旁边五位竞争对手,肯定地道:“我觉得王厂长和许书记会答应我们公司的条件,我有足够的信心。毕竟,我们能马上支付一亿二千万,以现在电器厂的情况,是非常急需这笔款子的。”

能毫不犹豫地拿出真金白银,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

王川却飞快地扫视了一下合同书,道:“合同上没有提及一些退休职工的住房安置问题,难道贵公司收购之后,就要将这些老职工给赶出去不成?”

刘亚东面无表情地道:“我们公司会用同等面积的经济适用房置换这些老职工的住房,这是我们公司唯一能做到的。至于退休金,和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还需要王厂长你们自行安排。当然了。对于一些老技工,集团会重新聘任。”

许卫国则是更为关心那笔巨额资金,连忙道:“那笔款子什么时候到账,是用什么方式支付?”

刘亚东望了一下会议室的时钟,道:“现在十点四十三分。要是两位现在就签订合同的话,我们马上可以支付第一笔总额四千万的款子,立刻到账。我们还和城南银行提前打过招呼,准备了一百多万的现金。大概最多下午就能办妥手续拿到钱。”

顿了一顿,又道:“第二笔款子总额七千万,二十天后支付;而第三笔款子。我只能争取第二个月底支付,但能保证不拖延到三个月后。要是两位和工会的陈主席没有意见,就请签字吧。”

韩大小姐和陆渊当天晚上乘坐飞机赶回燕京。

对于这次突如其来的收购来说,不仅能从江大公子手中抢走那块最肥的肉,更能旗帜鲜明地展露一下爪牙。就看江公子识相不识相了。

现在利用韩家的实力,不仅仅是狐假虎威,也能对基金会今后的运作模式起到一个试点作用。

当然,如果按照李天语的言语来说的话,就是有钱就是任性。

一下飞机,陆渊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施展出一个千里庭户的法术,回到他的秘密基地中。直接倒在沙发上,埋头大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脸上突然痒酥酥的。不禁伸手一拍。

啪!

重重地一巴掌抽在脸上,真疼!

“咯咯!”

一串清脆的爆笑从旁边传来,唤醒睡眼朦胧的陆渊。

“天语?!”

朦胧中的影像渐渐清晰起来,一个杏脸桃腮,目光明媚的女孩子半蹲在他的面前,手掌中正拿着一根草茎。满脸笑容地盯着他。

在女孩背后的窗户,能看到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天色漆黑得如同夜晚一般。

“看什么看,没看过啊!以为摆出一副猪哥像。本姑奶奶就怕你了?”李天语大为不满地骂道,目光中媚意流转,惹人心弦。

陆渊摇了摇脑袋,一下就望见了女孩的连衣裙半拉在膝盖上,在他这个位置,甚至可以看见微微隆起的白色丘陵中,露出的几根漆黑疏秀的毛发。

慌忙双手用力一撑,脑袋一下和女孩的额头撞在了一起。

砰!

女孩一下坐倒在地,他也重新躺在地上。

陆渊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一把将女孩搀扶起来,“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

女孩明媚的双眸射出熊熊怒火,大声道:“对不起就完事了!你一定是故意的。要欺负去找你家雪儿去!”

最后几句,语气一下幽怨起来。让陆渊一下想起了罗雪琴的言语。

陆渊长长舒了一口气,摇了一下脑袋,将一团乱麻的思绪全部抛在脑后。双臂一紧,就将女孩拥在了怀中,用梦魇一般的声音道:“欺负你也是一样!”

女孩将额头紧紧靠在他的肩头,隔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一改平日凶巴巴的语气,心头也乱得厉害。

陆渊双手扶着她滑腻的肩膀,面对面地盯着她大大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你相信不相信我?”

李天语点了点头。

陆渊亲了女孩的额头一下,斟酌了一下语句,缓缓道:“我已经答应雪儿了,我们今后永远不会分开,不过现在你们都是最关键的扎根基的时候,心境不能激荡,更不能做什么蠢事。”

李天语脸色一下绯红起来,当然知道陆渊口中的“蠢事”是什么。不过眼睛一下张得老大,道:“你……就知道和雪儿合伙欺负我!”

陆渊无语道:“历来被欺负的,都是我好不好?”

一边脱下身上的衬衣,披在女孩的肩膀上,回到沙发坐下,缓缓道:“还记得你们两个一起上大学,联合起来和我闹别扭吗?是不是雪儿准备将我让给你,你不愿意?”

女孩先是想摇头,最后却点了点头,使劲咬了陆渊的胳膊一下,脸红红地道:“你有什么好稀罕的!”

陆渊扯起两个坐垫,垫在屁股下,趁势坐在一个稍微远点儿的距离,又拿起一个枕头抱在自己怀中。

他并非是怕冷,而是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从小又是青梅竹马,当然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他根本对眼前的温香暖玉没有任何抵抗力。

老天爷既然给他第二次机会,他若是不懂得珍惜,简直猪狗不如,天地不容,不如直接让老天爷一道闪电劈死他好了。

外面的雨慢慢停歇下来。

陆渊猛然站起身来,伸手拉起李天语,道:“我们的事情,雪儿已经跟我说过,只不过我一直不敢同时面对你们两个。直到刚才我才想清楚,我们三个本来就是无解的难题,我只好委屈自己,当个无耻的花心大萝卜好了。”

李天语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想着什么。

陆渊狠狠地一嘴亲在女孩温润香软的樱唇上,李天语先是银牙紧咬,不知所措。但瞬间就门户大开,任凭他的舌头伸了过来,更用自己的香舌笨拙地迎合着他。

紧紧靠在一起的两具身体变得火热起来,女孩同时觉得腹部下顶过来一个硬邦邦的家伙。越发心神失守,霞烧玉颊,嘘气如兰,娇躯微微颤抖成一团。

陆渊以极大的毅力忍住自己的冲动,小声在女孩耳边道:“要不是你们正处于关键时候,我一定会将你给立地正法!”

女孩的脸蛋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用力咬了他嘴唇一下。然后再狠狠揪了他腰间一把,重重将他推开,喘息着粗气,娇嗔:“想得美!”

陆渊揉了一下破皮的嘴唇,苦笑道:“你能不能不要和母老虎一样,动不动就咬人啊?”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李天语毫不留情地重重踩了他一脚,然后转过身子,用有些呜咽的声音道:“人家就喜欢咬你,你要怎么样?不过要是让何阿姨知道了,我们怎么办啊!”

天!

陆渊简直无语问苍天,这个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素来大咧咧的疯丫头,其实心思十分细腻,现在李天语忧心忡忡的,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对于善良的女孩来说,陆渊和罗雪琴就是她人生的一切,为了他们的幸福,她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一股热气从腹部冲了起来,陆渊忍不住道:“要不我们就生米煮成熟饭好了?!”

“你去死好了!”

女孩用劲捶了他两下,逃命般地朝门外跑去,生怕多待上一秒钟,都会被大灰狼给吞在肚子中一般。

陆渊没有跟着追出去,心头充满了无比的信心和前所未有的安慰,他终于对李天语说出了自己埋藏在心头的言语,反应还算不错,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个埋藏在心灵深处的疙瘩,终于面对面的解开了,倒是了结了他的一桩心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老天爷来定夺吧。

望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空和噼里啪啦的大雨,望着门边默默地数着数字。

“一、二、三……”

数到六的时候,逃跑的女孩又嘟着嘴走了进来,扬着手中的电话大声道:“雪儿,你跟陆渊这个混蛋说了些什么,你最好快点回来,替我收拾这家伙。什么?你还有几天?片场还没有拍摄完毕?你总该将样品拿给我看看,就算是偷是抢都要给我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