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52章 完美主义者

第一五二章 完美主义者

罗雪琴用指尖在他手心轻轻掐了一下,道:“你替我买飞机,买豪车,我本来还不以为然,认为是浪费,结果到了这里,才发现这几样东西对于女孩子来说十分有必要。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我一展现出你买的耳坠,让几个送花的先生立刻败退。”

随即侧过脸庞,用手掌理了一下秀发,露出一颗蔚蓝色的蓝色钻石。

陆渊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你终于知道我的用心良苦了。要不这样好了,我明天再去买辆贵得离谱的车子,让你风光一下。”

罗雪琴重重给了他一拳,道:“还不是花我的钱,你的那一半早就被你给花光了。”

陆渊笑着道:“那我替你收拾一下你身边的苍蝇,应该可以吧?”

罗雪琴好像对陆渊说了这番话之后,心情大好,摇头道:“这个不用了,有珍妮在我旁边就够了。”

陆渊揉揉额头:“刚才的事情也算了?”

罗雪琴点点头道:“我总不至于让人色.迷迷地多盯几眼,就收拾人家?要是这样做,你还真忙碌不过来。”

陆渊也跟着点头:“是啊,红颜祸水嘛!古人早有名言,倾国倾城就是说的你这种人!”

罗雪琴突然压低声音道:“等下你可有英雄救美的机会,我就看你表现好了!”

眼角朝前面的女保镖瞟了两眼,陆渊默然无语,指了一下前面专心开车的珍妮,又指了指罗雪琴,然后用手语询问究竟是什么情况。

罗雪琴笑得像只小狐狸般。将红彤彤的嘴唇凑在他耳边道:“钱财动人心,我总得给人家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陆渊眼角只见前面专心开车的珍妮正抬眼用后视镜望了他们两个几眼,然后继续专心开车,根本看不出有丝毫不妥。

对于罗雪琴和陆渊的亲昵细语,脸上竟露出几分欢喜的神色。

陆渊也将声音压低到最细。笑着道:“这你也能遇到上,是不是扫把星转世啊!”

罗雪琴倒是十分开心的样子,将半边身体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笑吟吟地道:“死丫头电话中说,没有遇到过抢劫的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我们也体验一下被抢劫的滋味。”

前面专心开车的珍妮突然扭头道:“雪儿小姐,我将挡板关上,不打扰你们说话。”

陆渊挥挥手,连连点头:“早该关上了。..”

轿车的前排挡板立刻升了起来,将车子分割成两个世界。

陆渊见前面的保镖还没有正式转职成为劫匪。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准备抢劫你?”

罗雪琴摇头道:“不是抢劫,是准备绑票我,然后向我妈开出五百万美元的赎金。”

陆渊啧啧称奇:“你居然才值五百万,太掉价了吧?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啊。”

罗雪琴耸耸肩膀,道:“前天她在远处打电话,被我听到的,就是这一两天就准备动手,刚才我还有些担心怎么样安置我妈和范姐。现在你来了,当然是给你机会,让你表现一下中国功夫。”

话刚说完。两人突然只见缝隙间飘起一股奇怪的气味。

陆渊小声道:“还用毒气迷烟,连我表现中国功夫的机会都不给我!现在该怎么办?”

罗雪琴想了一想,突然突出小舌头咯咯笑了一声,道:“要是我们突然失踪,她会怎么办?我可不想今天的最后一组镜头被她给搞砸了。”

陆渊一把搂着她的小蛮腰,轻声道:“那我们就失踪一次。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身畔突然闪烁起一片微光,就无影无踪。

将胳膊搭在陆渊脖颈上的罗雪琴眼前一花。就发现人已经出现在高空中,远远的可以看见金山大桥那座地标建筑。

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伸出指头朝左前方的一个巨大公园一指,柔声道:“就在前面,我们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落下去,然后再解除隐身法。”

陆渊望着公园中的城堡,摇头道:“马上天黑了,你们准备在迪尼斯公园拍摄什么?”

罗雪琴轻轻一笑,道:“是拍摄一组《小夜曲》的场景,就是我在月光下拉小提琴……这是最后一组了。”

陆渊惊叹一声道:“你们动作还挺快的,才一个多星期就完工了,简直有点儿不可思议。死丫头拍摄一个广告都说了两三天了,影子都不见。”

罗雪琴搂着他的脖颈,解释道:“好莱坞可是世界工厂,电影这一块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基础,当然十分快当了。你难道不看报道,一部小成本的电影一般都是一个月就拍摄完成,我仅仅是拍摄专辑,时间当然要短得多。”

见陆渊一副有些不明白的样子,知道他尽管也喜欢电影电视,但毕竟对这方面接触得比较少,又继续道:

“你应该知道最出名的美国喜剧《生活大爆炸》,人家剧组都是一个星期内,就完成写稿到播出的所有环节。我的专辑又不需要多少表演,十多天的拍摄时间是正常的。”

陆渊笑着道:“要是我们这个时候不用隐身法,现出身体来,说不定马上就会被人拍摄进去,登上头版头条呢。”

罗雪琴娇笑道:“这个事情打死你都不敢做的。好了,我们到了,四周没人,我们出去吧!”

陆渊松开她腰际上的手臂,回头望了一眼旁边的房子,笑着道:“这里可是鬼屋,就算出现什么灵异事件,都是理所当然的。你还真会选地方。”

罗雪琴昂头道:“本来刚才我还想让你弄两个鬼影子在轿车中,又怕弄出人命来,这才算了。”

这个时候西海岸已经是满城灯火,迪尼斯公园游人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美国的人口密度远远比不上国内。望着冷清下来的公园,陆渊点头道:“你们这个时间还真选得不错,不过不是演员和剧组都是在一起吗,你好像有些特殊哦。”

罗雪琴笑着道:“这里可是资本主义社会,特权是合法的!”

放开陆渊的手掌。领着他就朝一个中心小广场走了过去,路边停着三辆房车,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摆设道具灯光。

在道路的一侧,还站在三个中年人,正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罗雪琴径直朝一辆房车走了上去,将陆渊留在了下面。“我去化妆。”

旁边的几个老外对陆渊瞟了几眼,没有人过来招呼他。

几分钟后,穿着一身深蓝色连衣裙的罗雪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点儿淡妆,手中提着一个小提琴走了出来。站在了中心广场的喷泉下。

正在讨论的三个中年人也各自忙碌起来,一个稍微有些秃顶的中年人拿起话筒,朝四下望了几眼,见所有人都准备妥当,然后就猛然一挥手,示意拍摄开始。

陆渊站在旁边,见总共有四组镜头对准罗雪琴,就是在她头顶。都准备了一个长臂镜头。

罗雪琴将小提琴放在了左边肩膀上,眼神自然而然明亮起来,左手三跟指头轻轻叩上琴弦。右手缓缓拉动起来。

一丝低沉轻柔的琴声缓缓飘飞而起,犹如清澈的月光洒落在大地上。

四周的灯光十分自然,除了几台摄影机外,几乎没有多余的设施,就是群众演员都没有一个,整个舞台就是罗雪琴的小提琴独奏。

看了一两分钟。陆渊渐渐发现了奥秘所在,对着罗雪琴的镜头中。最重要的一组是主要拍摄罗雪琴脸上的表情,尤其那位摄影师一直将镜头锁定在了她的双目间。努力让她脸上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

其他的两组镜头,也是各有作用,一个是拍摄不同的角度,另外一个则是将她演奏时的镜头全貌展现出来。

其他剩下的七八个工作人员,则是安心地站在旁边,或者坐在椅子或者草地上,倾听罗雪琴的演奏。

当纯小提琴演奏的《小夜曲》终了,四周立刻响了几声噼噼啪啪的掌声,但转眼明显是制片人或者导演的秃顶中年人舞动话筒,比划了两下,掌声马上熄灭。

“雪儿小姐,你刚才太过投入了,太过艳光四射了,忘记了这只是你歌曲的一个背景。你应该表现的是迷茫、苦闷和挣扎,借你最喜爱的音乐来倾述你的烦恼。所以,你小提琴演奏得很好,但表情却是不到位的。”

秃顶中年人走到了罗雪琴的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当然这点声音丝毫瞒不过陆渊的耳朵。

罗雪琴点了点头,道:“惠普先生,我记下了。”

克里斯汀.惠普走开两步,大声道:“再来一遍!”

随着他的话语,罗雪琴重新将小提琴放在了肩膀上,缓缓拉奏起来。这一次,皎洁的月光好似变成了阴霭沉沉,罗雪琴的脸上尽管一片宁静,但双眸却没有刚才明亮,而是一片迷茫苦闷,琴声不时发出一两声走调。

原来十分流畅的小夜曲,立刻变成磕磕碰碰,仿佛拉琴的人一副心不在焉,不过随着琴声的飘扬。罗雪琴的目光越来越坚定,琴声也越发充满了**,一股昂然向上的韵味充盈四周。

尽管是同一首小提琴曲,但却表现了两种迥然不同的意境,让人叹为观止。

但一曲终了,克里斯汀举手拍了两下,对罗雪琴道:“你的小提琴表演得十分到位,但表情却还有意思做作,最好衔接再自然一点,就完美无缺了。”

又一个完美主义者!

陆渊在心头嘀咕了一句,对于罗雪琴被人家折腾,倒是兴趣高昂,乐见其成!

ps:新的一周了,小火求订阅、推荐票、月票和全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