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61章 剑舞

第一六一章 剑舞

应该是在走廊上听到几个小丫头的互相拆台,罗雪琴回到屋子中的时候,并没有坐回钢琴边,而是径直走到四个争论不休的叛逆少女面前,半弯下身体,用商量的口吻道:

“刚才我可是答应你们唱一首歌,我还多唱了一首,你们也该表现一下,这样才公平,对吧?”

三个少女见大偶像居然用朋友间的口吻跟她们这么说,不禁齐齐起哄:“岳曦,你上,让雪儿姐姐见识一下你凶残的本事。”

岳曦一转眼就被同党给出卖,倒不生气,有些害羞地道:“要是演奏得不好,雪儿姐可不要笑话人家。”

范晓燕走了过来,递过四个演奏用的棒槌,对岳曦道:“你会演奏马林巴,可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给,快给我们表演一下,让我和你雪儿姐两个外行也学学一下。”

岳曦白了两个大人一眼,小声嘀咕:“骗人!”

罗雪琴鼓励地摸摸了一下扭捏起来的小魔女,十分真诚地道:“范姐说得一点儿不错,我真不会演奏这种打击乐器,只是在学校见其他同学演奏过。”

岳曦歪着脑袋,恨恨道:“我姐说你可是什么乐器望上两眼,就自然而然会了,天底下没有你不会的乐器!原来她是在骗人,……或者,就是你在骗人,你们中总有一个在说谎话骗人。”

陆渊站在犹如一张大书桌的马林巴旁边,舞动一下胳膊,一手拿着一个棒槌,自信满满地道:“不如让我先来献丑。为诸位演奏一首旷世奇曲——《马拉车下坡》,有情诸位美女洗耳恭听!”

等所有人都抬眼望着他时,陆渊才缓缓将手中的两个棒槌高高举在空中,摆出武林高手的架势,然后猛然一声大叫。纵起身来,不等落下,就手舞足蹈地用棒槌朝马林巴的琴板砸了下去。

两声刺耳的闷响立刻回荡在房屋中,还不等大家掩耳朵,就一阵乱敲,发出一阵刺耳嘈杂的噪音。

岳曦大声叫嚷道:“你根本就不会。你这个大骗子,就会骗女孩子!”

刚一转头,就见罗雪琴在身后好似早有准备般,用双手掩盖住耳朵,脸上一副早知道是这个样子的表情。当下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用肩膀在罗雪琴的腰间蹭了两下,委委屈屈地道:“雪儿姐也不是好人,居然不提醒我们一声。”

陆渊这个时候在马林巴面前好像变成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口中还不时吆喝两声,一副跳大神的表情,使劲折腾,制造噪音。

转眼四个女孩子都看不下去了,一起跑过去。连推带拉地将他赶在一边,两个女孩子还气愤地夺下他手中的演奏棒,用力在他身上敲打过去。

陆渊不知道从哪里抓起一把琵琶。一根竹萧,威胁道:“你们再打,我可要你们欣赏一下其他乐器的多种功用了。”

范晓燕推了岳曦一下,道:“别管你陆大哥,他这块笨砖已经抛出来了,现在该岳曦小姐这块美玉展现光彩了。”

岳曦这才走上前。站在马林巴的旁边,一手各拿两个琴捶。以一个奇特的方式握在掌心中,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双手挥舞,在琴板上敲打起来。

开始的时候,只是轻柔地左右移动身体,犹如跳舞般轻盈,但转眼步伐就迅捷起来,随着乐声打击的激烈程度,人犹如翻飞的蝴蝶,尤其是头顶上两个马尾,更是上下起伏跳动,节奏感十足。

等三四分钟后,岳曦演奏完毕,房间中立刻响起一片巴掌声。

范晓燕感慨地道:“演奏真有水平,岳曦,你是不是准备上音乐学院?要是想的话,我看你这个水平,都可以直接招收你了。”

另外一个女孩子插口道:“人家小曦可是想当飞行员,才不稀罕什么音乐学院呢!”

“哇,还真看不出来,志向蛮高的嘛!”范晓燕也很潮地开始卖萌了,语气声调都和其他几个少女如出一辙。

岳曦将手中的琴槌塞在罗雪琴的手中,满脸期盼地道:“雪儿姐姐,该你了!”

罗雪琴瞟了身边的几个小丫头一眼,苦笑着道:“那我试试吧。”

走上前,按照岳曦刚才的曲调,惟妙惟肖地学着小丫头的动作,演奏了一遍,尽管手法十分生疏,但节奏把握和音域变化,就远远不是岳曦可以比拟的了。故此将这一曲不知道名字的打击乐曲,演奏得节奏感十足,让几个小丫头也开始点头跺脚地伴随起来。

等最后罗雪琴停下琴槌的时候,岳曦一脸崇拜地盯着罗雪琴,大声道:“你比我姐姐说的还要厉害,才看一遍就学得比我好!我终于有借口不用继续练习这些乱七八糟的乐器了。”

望着拥有一颗躁动心灵的叛逆少女,罗雪琴摇头道:“现在演奏会结束,你们几个都给我回去洗澡睡觉。”

岳曦大为不满地道:“雪儿姐,你答应的《千本樱》呢?!”

陆渊笑着道:“今天雪儿姐没有心思演奏了,改天吧。”

岳曦咬了一下嘴唇,眼珠转动两下,最后道:“我可以保留这个要求,但雪儿姐必须在将来为我专程演奏这首曲子。”

罗雪琴笑着道:“还知道趁火打劫啊!好吧,改天有时间你可以继续追究你的权利。”

夜已经很深了,几个小丫头瞌睡也来了,努力挣扎几下,就纷纷离开房间去睡觉了。范晓燕也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从两人的视线中消失。

转眼琴房中就只剩下陆渊和罗雪琴。

罗雪琴见没有外人,坐在了陆渊的身边,慵懒娇柔地拿起笔记本电脑,对陆渊道:“这几天死丫头没有打电话过来,你猜是怎么回事情?”

陆渊摊开双手:“我怎么知道?不是她一直在说她和周针神忙着拍摄公益广告,一天累得像条狗一样吗?”

罗雪琴轻轻用笔记本电脑敲了陆渊一下,带着不满道:“你才累得像狗一样,死丫头最拿手的功夫就是偷奸耍滑了,才不会亏待自己呢!”

陆渊拿眼睛瞟了两眼罗雪琴输入的账号和密码,有些夸张地道:“死丫头的密码居然又改了,还弄这么长这么难记,是不是恋爱了?”

话一出口,就知道糟糕了!因为死丫头即使是恋爱了,唯一的可疑对象就是他。

果然罗雪琴甩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他,带着几分幽怨地道:“人家想恋爱都找不到对象,她喜欢的人,却不喜欢她。你说该怎么办?”

陆渊马上摆出一副肃穆的神态,一本正经地道:“遇到这样的情况,当然是请琼瑶大神出来指点迷津了。”

罗雪琴好似不知道李天语和陆渊已经解开这个心结,并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追杀陆渊,而是笑吟吟地道:

“死丫头才不会那么花痴喜欢琼瑶呢,更不会学琼瑶小说中的女孩子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呢。人家是化悲痛为力量,一心扑在事业上,现在成效还真不错呢。”

陆渊不知道李天语又搞出什么花样,愣头愣脑地道:“什么成就?难道被某个大导演看上了,准备当女主角?”

罗雪琴又敲了他一下,大嗔道:“龌龊!你一天到晚能不能想一点除了潜规则之外的东西?”

陆渊点头道:“有啊,我一直都想当导演,所以逼迫死丫头去给我当编剧。”

罗雪琴不怀好意地盯了他两眼,然后云淡风轻地道:“又看上谁了?”

陆渊直接转移话题,指着罗雪琴从电脑上调出来的视频道:“真看不出来,死丫头这次这么认真,硬是将舞蹈给编了出来,还真像模像样,有几分公孙大娘的风范。”

在罗雪琴手中的屏幕上,李天语和周紫欣各持一把精光四射,晶莹剔透的玉剑,在一望无际的大戈壁上随风起舞,两道剑光犹如蛟龙一般,转眼就将两个英风飒飒的女孩身影淹没,只剩两团寒光四下飞舞。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最为让人心潮澎湃地是,死丫头配音采用的是罗雪琴弹奏的琵琶古曲《十面埋伏》,尽管是两个女孩子在戈壁上舞剑,却让人在心头浮现起血溅沙场,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豪迈气概。

两个人才看了几眼,就被画面给彻底吸引过去了,两个脑袋都快凑在一起。

不得不说,两个女孩在这个剑舞上展现了十足的诚意。

尤其当两个女孩子对舞到精彩之处,只见周紫欣凌空一个翻身,头上脚下地挥剑下击。李天语则是闪电般地挥剑上迎,两把宝剑锋利的剑锋就如同武侠小说中描绘的那样,毫厘无差地交击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轻鸣。

看到这里,陆渊险些一口将手中刚刚端起凑到嘴边喝的饮料给喷出去,黑着一张脸道:“我还以为死丫头转了性子了,原来还是一贯的胡闹,只不过隐藏程度更深一点儿罢了……她们以为是在拍摄武侠片吗?这动作在直播耍出来,是不是想让大家跌破一地眼镜片啊!”

罗雪琴用右手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左手掌径直伸了出来,扯着陆渊的脸颊闷声道:

“你这么大的意见干什么?她不是向我们征求建议吗?让她们稍微换一下动作,不那么骇人听闻不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