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64章 一掷千金

第一六四章 一掷千金

陆渊正要开口,大厅的灯光一下暗淡下来,光柱聚集在了前面的高台上,主人秦江平走上台去,开始发表简短的演说。

罗雪琴听江建华这么一说,不禁心头猛然一跳,对陆渊小声道“他想干什么?”

陆渊心头浮现出一个模糊的感觉,随口道“当然是坐在这里观看我们倒霉的神情。”

话一出口,模糊的感觉一下清晰起来。

罗雪琴的美眸中也现出一丝震惊和怒火,凑在陆渊的耳朵边道“他想对付孙老师的工作室!”

陆渊长长出了一口气,“我和你都有同样的预感,看来电影厂厂房那边绝对会出什么事情,我回去看看,你替我打掩护。”

罗雪琴手掌轻轻捏了他一下,对他点了点头。

台上的秦江平简短的发言已经结束,稍微提高了一点儿声音,大声道“现在,是激动人心的慈善时刻,欢迎各位善长仁翁奉献自己的爱心。为全世界所有失踪的孩童,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只要每多出三万元,就有一位失踪儿童能聆听世界的声音。”

举手朝前面一抬手,“下面拍卖的第一个节目,是王英老师现场演唱的一首经典歌曲。底价三万元。”

前面的灯光陡然打在了一位身穿盛装的女子身上,微微颔首对大家露出一个笑容。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罗雪琴只觉陆渊的手掌微微一凉,知道他已经隐身离开,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犹如机械人的替身。几乎没有什么言谈能力。

不过一张俏脸有些冰寒得厉害,转动脑筋,思索前面的江建华究竟对摄影厂房准备干些什么?

一把火烧了厂区?

还是动用关系,让有关部门封了这个工作室?

江建华必然有绝对一击必杀的伎俩,才会出现在这里。不然,根本不可能摆出面前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悠闲模样。

既然他准备看戏,那黑.道的手段是最简单的,例如叫人放火,又或者冲进去砸了整个厂子,是最简单的。

放火倒有几分可能。打砸的话却是破绽太大。

当然,至于让政府部门查封摄影厂,他大概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这里不是他经营多年的老巢,而是浦江这个经济最发达的都市,没有政府部门会听他使唤。

就在呆呆入神的时候。就听身边的范晓燕小声道“雪儿,别发呆了,你也该举牌竞争一下。”

罗雪琴不禁哑然失笑,她在这里空担忧干什么?现在陆渊可是可堪比拟超人的超级英雄,无论江建华有什么阴谋,都是难如蜻蜓撼树,只要等陆渊回来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当下马上举起手中的牌子,挥动一下手臂。

“那边的小姐又加三万。有没有更高的?”

这个时候担任司仪的是一位很出名的综艺节目的主持人,眼明手快地将手指一转,指向这边。

邻座的江建华见识罗雪琴举牌。也示意身边的女孩子举起了标牌。

不过第一场竞标,不知道是有托儿的缘故,还是大家热情度很高,转眼价格就攀升到了一百万,然后一位电器大亨赢取了这首点歌的机会。

罗雪琴尽管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竞标,但见价格上了百万之后。就没有人跟着举牌了,于是小声问范晓燕。“难道是早准备好的?”

范晓燕压低声音回答“这个倒不算是准备好的,而是什么样的规格有什么样的价格。基本是有个标准的。反正这个是慈善竞标,给多了倒有炒作的嫌疑,一般出现合适价位,抵达上限就不会继续竞拍了。”

罗雪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转头瞟了几眼,却见十多个镜头朝这边一阵狂拍,愣了一下,马上咨询情况,“这又是什么情况?”

范晓燕有些好笑地道“当然是绯闻了!等下各个网站一定有这样的消息,天籁女神和某富家子弟态度暧昧,好像已经坠入爱河。”

罗雪琴白了她一眼,就不继续说下去了。

对付这样的帖子,范姐现在可是有两个专业的团队对付,一个是国内军团的水军和一些有关系的编剧,专门负责击沉这样的帖子。

另外一个专业团队,就是工作室那边过来的那群老外,负责当黑客,黑了人家的帖子。

一想到老外,罗雪琴心头浮现一丝明悟,江建华的杀手锏,大概和这些老外有点儿关系。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隐身离开拍卖大厅的陆渊,施展了一个千里庭户的仙法,就回到了工作室那边。人刚一到,就发现电影厂的外面,停放了七八辆警车。

孙长平正带着几个人和一群警察说话,一脸无奈。

警车上走下一个神色慌张的老外,陆渊认出他就是工作室聘请过来的一个电脑技术人才。这个时候正有些口齿不清地指着计算中心,断断续续地道“东西就藏在这房间中。”

干!

原来是在栽赃嫁祸!

计算中心可是三道锁,只有维护人员和孙长平那里有钥匙,就不知道藏了什么在里面。

陆渊下一个千里庭户施展出来,就出现在机房中心,打开天眼,四处一扫,转眼就发现了藏在制冷管后面的一个旅行包,里面放着三个硬盘,还有一个很高科技的卫星接收器,此外就一无所有。

尽管不知道硬盘中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卫星接收器还是打开了之后才认出来的。几乎在同一瞬间,陆渊就决定不管这些东西是什么,反正不能落在警察的手中。

想了一想,立刻有了主意,将硬盘和接收器全给没收了,里面全换成了各种关于刀片服务器的说明资料。

才刚弄完。大门就一下打开了。

陆渊马上闪身走人,不过却知道这次,大概又要动用一下特殊关系,找国安局的靠山帮忙了。

但心头却有些侥幸,江建华绝对是在硬盘中藏有什么重要文件。然后只要查实,几乎就是用屁股着想,他和罗雪琴的间谍罪是基本可以坐实了。

在国外突然继承大笔隐秘的巨额资金,然后又购买了一个很先进的刀片服务器机组,最后又找到了一些绝密文件,横看竖看都像间谍。

不过江建华绝对没有想到的是。他栽赃的这个间谍,早就投靠国家了,连人家的隐形轰炸机都给偷了一架过来,还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要是靠一次意外或者找警察就能发现的机密,也太低级了一点儿。

但对普通人来说。江建华的这一手,那就很高明了,就算最后能脱身,他的这些计算机也十有八九会被给当成证物收缴了,等几年后还回来,早就变成一堆破烂。

尤其也能顺道打击罗雪琴,让她从一帆风顺的星光大道上再次跌落地下。

为什么这么说呢,江公子有足够的资源关系。对付他和罗雪琴两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乡巴佬。

等等,既然眼前这个老外收钱办事,吃里爬外。是不是也该再给他加一把料,让他吐露真情呢?

陆渊想了几分钟,马上就有了主意。

上次想将你这个姓江的瘾君子给送进去,结果你关系过硬躲开了。

现在我何必玩什么栽赃嫁祸呢?直接用事实说话就是了!

只不过审讯不能让姓江的知道,警察来得这么及时突然,必定也有他的关系户。那自家也要动用一下关系户了。

彻底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的陆渊。转眼就回到了拍卖大厅,伸手捏了罗雪琴一下。

罗雪琴顿时明白他已经回来了。刚要开口,就听见自家手机震动起来。正是老妈打过来的,抬眼朝陆渊呶了呶嘴。

陆渊低声道“你不是有两个贴身保镖吗,正无所事事中,让她们过来跟着一起折腾。”

罗雪琴马上站起身来,走到大厅外面,说了几句,就云淡风轻地回到了座位边,饶有兴趣地参加竞标。

慈善晚会很快就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范晓燕对罗雪琴轻轻递了一个眼神,示意下面一个节目就是她上台表演了。

“下一个节目,将是最年轻的民乐大师罗雪琴小姐,替大家表演琵琶,演奏一曲阳关三叠,底价一万元开始。”

有些发福的兼职主持人笑着道。

光柱一下聚焦在罗雪琴的身上,一身紫色连衣裙的她,在灯光下越发艳丽无双,对着大家浅浅露出一个笑容。

正在大家以为她要开口的时候,却见罗雪琴伸出双手,一板一眼地比划出一个个手势。

台上的主持人倒也有本事,一下就认出了罗雪琴手势比划的内容,在台上解说道“我曾经也是一位残疾人士,所以,我最了解残疾人的不便。故此,我将用一百万欧元标下我的节目,奉献自己的一点儿爱心……罗雪琴同学,你这个手势应该是欧元吧?”

范晓燕站起身来,用清脆的声音道“金额为一百一十六万英镑,是罗雪琴同学治疗脸上伤痕和心理创伤剩下的资金,这笔钱来自一位收养她的好心人,现在,她将这笔钱转赠给最需要的人。因为这次慈善活动是为了残疾孩子,那她也用残疾人的身份为大家表演琵琶。”

全场一片惊异声。

坐在前面的江建华面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转眼就蒙上了一层寒冰。本来他准备一开口就给出三百万,让陆渊这个冤大头继续抬价,不料罗雪琴自己买下来了,理由还无懈可击。

但对大部分的媒体或者企业家来说,还是第一次在正式场合见到罗雪琴一掷千金的豪爽身家,当然是难免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