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67章 倒塌

第一六七章 倒塌

第二天罗雪琴乘坐自己的私人专机回到燕京的时候,何燕妮见陆渊精神好像不怎么好,关切地问道:“小陆,是不是病了?要不要紧?”

陪在母亲身边的罗雪琴当然知道眼前的陆渊,只是一个分身,做做样子的“弱智儿童”,替他解释道:“妈,他没事,只是昨天晚上熬了一晚上的夜,帮我绘制一些背景图片,只是想睡觉而已。”

说完,又在平板电脑上展示了一些陆渊“绘制”的图片,几乎是栩栩如生的精美画面,不仅吸引了何燕妮的目光,就是范晓燕也凑过脑袋望了过来,惊叹地道:

“陆渊不进美术学院,简直浪费了,他有这么好的功底,怪不得雕塑雕刻得活灵活现。”

欠瞌睡的“陆渊”当然是霸占了飞机上仅有的一间卧室睡觉,客舱中的范晓燕则是拿出原来就挑选出来的一叠歌曲曲谱,开始和罗雪琴讨论起来。

就在这边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在南方的一个省会城市市中心附近,五幢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错落有致地坐落在一个大花园中。

作为市中心附近的黄金路段,五幢大楼都是按照5a级的写字大楼设计建造的,据说总投资上百亿,现在楼层建筑全部完工,装修也已经完毕,就等下个月的圣诞节开盘发售。

不过今天一大早,附近的行人经过大楼前面的售楼大厅接待处时,都听到一种奇奇怪怪的声音,连带地皮也有一丝微微的颤抖,立刻引起不少人的警觉。

尽管这里不属于地震带。但海边几十公里外就是太平洋板块和亚洲板块的交界处,也算是距离地震带最近的地方。

就在早上十一点半,接近中午的时候,地下突然传来一片震动,跟着就听见外面有人大声叫嚷道:“楼歪了!出事了。大家快躲开!”

因为下面的花园还在进行景观建设,外面的栅栏也没有拆离开,五幢大楼中都没有任何公司或者住户,大门也是紧紧锁住的。

但外面过往的行人车辆很多,所有人都看见最西侧的那幢主楼,清晰可见地发生了倾斜。正一点一滴地朝花园中倾斜。

尽管角度很慢,但在短短的十分钟时间内,就偏移了笔直竖立的状态五六个角度,变成了一幢东方版本的比萨斜塔。

闻讯赶过来的警察和消防队马上在第一时间内封闭了正对倾斜位置的两处街道,以防万一。而就在几架大型机械车开过来的时候,倾斜的角度已经歪至了十多度,倾倒的速度也越发加快。

任何人都知道,这座中国版本的斜楼,马上就要完成一个侧卧动作,倒塌是无可避免的。就是几个负责人也不再敢派抢险工程队上去完成加固垫塞补救工作。

省会城市的市中心出了这样的巨大工程事故,省委书记、省长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主持拦截疏导工作。无数个镜头也在同一时间对准了开始倒塌的三十二层的主体大楼。

对于了解这个路段前因后果的广大市民来说,能亲眼看到开发商新建立起来的大楼垮塌的奇观,可是喜闻乐见。

当然。在一堆领导中间,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了。

大家都知道这个地盘是谁开发的,强拆什么的,你有能力摆平也就算了。但现在新修的大楼垮塌了,在十多万市民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次活生生的豆腐渣工程事件。都可以上世界新闻了。

这个天大的漏子,没有任何人可以捂盖子。那掉下来的那把椅子或者是官帽子。当然要换个人戴了。

这样的重大安全事故,掉的也不可能是一个人的官帽子。而是要洗刷一大把人。大家现在是该站队的时候了。

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铁青着脸,将手伸在了口袋中,迟疑了半天,都没有将手机掏出来。

现在就是打电话给那个小畜生,也是于事无补了,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善后?不要被人抓住小辫子才是。

但就算是因为意外事件导致这次垮塌,自己才做热的位子也是保不住了,必然有人在上面大做文章。就算是换成自己是旁边看的,也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如何捞取利益和政治资本。尤其是盯着自己那个位置的人多了去。

“省长,建华已经去飞机场了,争取在第一时间赶过来。”身边的秘书看了一下手中的电话,小声说了一句。

轰!

一声巨响,大楼一下垮塌下来,重重地砸在了花园中,整个地皮也晃动了一下,其他的四幢大楼好似受到影响,也微微颤抖起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垮塌大楼的地下三层的地基旁边,有一条若有若无的影子,正看着断裂的地基柱子,摇头道:“还真被死丫头说对了,凡是卖房子的,都是能省就省。水泥标号不够,钢筋质量不过关,看看这次谁能救得了你。”

身影一晃,就在漫天烟尘中不见了踪迹。

作为神仙,他既然推倒了人家还没有开张的大楼,当然要全程负责一下安全,以免有人被误伤了。

为了不闹出灵异事件,他可是做足了声势,就算是瞎子都不会跑过来送死。

现在无人受伤,一举手间,价值几十亿的大厦就给轻易推倒了,这感觉还真是爽到爆。想想自己累得像条狗,才洗白了几十亿,还是变卖黄金珠宝,兼又是神仙,都是折腾了很多天。

而现在直接报废几十亿,就是死丫头嘴巴一张一合,自己再动动手掌,简单了千百倍。

尘世间的事情,果然是建设比破坏困难啊!

现在可以回去交差了,再加上原来收集的那些证据,无论是塞在任何人的手中,就足以将一方大员,封疆大吏给拉下马。

等等,这个人情,就交给韩家去做,大概有很多人不会拒绝这些资料的。何况,韩家直接从人家手中抢了一块地皮下来,拥有一些证据也是无足为奇,韩绛也会找到合适的渠道,将这些材料给送出去的。

现在正好赶回去,还可以吃上午饭。

陆渊的身影在空中化为一道无形的流光,**。要是不用隐身法的话,天空中就会出现一道三四十米长的金色长虹,以接近十音速,每秒三公里的速度高速前进。这也是他师门仙法中的身剑合一的法门。

当然,与影视作品中那种人站剑上的滑板式飞行完全不一样,仙家的身剑合一就是连人带剑一起化为光虹,呈现出一种半物质化的奇异能量存在。

至于千里庭户,缩地成寸之类的法术,比起剑遁之法更为高深,但也相对来说很消耗自身真元,当然是能不用就不用了。

大概再过三两个月,罗雪琴也能修炼成身剑合一的仙法,他也就少了一份牵挂和操心。至于李天语和周紫欣两个人,大概还要等一年之后,才能勉强练成。

等陆渊出现在餐桌上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房间除了他之外,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除了罗雪琴母女两个之外,还包括李家三姐妹和周紫欣。

“下午准备在燕京饭店吃,我也没有准备什么,就是在外面叫了几样菜,你们几个可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

何太后在饭桌上很亲切地对几个做客的丫头道。

“水煮肉片,麻婆豆腐,哇,全是川菜,阿姨想得可真周道!”李天语食指大动地道,示意两个小丫头动手,不用继续装淑女。

“姐,下午可是雪儿姐请老师吃饭,我们不去可以吗?”李天云昂着一张脸,胆怯地问了一句,不过脸却是对着何太后的。

“又不差你们两个一双筷子,雪儿可是告诉他老师,请的家宴,你们不去,是不是不给你们的雪儿姐面子?”

何燕妮笑吟吟地对两个有些扭捏的小丫头道。

“要不这样,摆两张桌子好了,你们两个丫头也可以叫你们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过去。”罗雪琴在旁边出了一个主意。

陆渊开口道:“她们胆小得很,能拖着她们过去已经是极限了,再叫她们喊人,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心知肚明陆渊在玩什么花样的三个女孩子,知道他的真身回来了,不由得一起朝他盯了过来。

“一到吃饭的时候,就有精神了,怪不得你和二师兄那么像。”李天语瞟过眼睛,盯着他道,询问的意思一览无遗。

突然墙壁上的液晶电视中播放出了一条新闻,“今天中午十一点三十七分,闽州市中心附近的一幢新建的写字楼突然倾斜倒塌,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

李天语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大声道:“又是一幢豆腐渣大楼,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不过此时嘴巴张得老大的何燕妮,根本没有听进李天语的一个字,正盯着屏幕,那幢作为地标的大楼她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就是那个一直想追求罗雪琴的江建华的公司,还给她制造了不少麻烦。

现在他的房子倒了,也未免太巧了一点儿吧?

隔了半天,她突然开口问道:“雪儿,你们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们做的?”

对于这个没头没尾的问话,存心演戏的四个人当然是团结一致地否认了这事情,同时也表现了幸灾乐祸。

ps:新的一周了,小火求订阅、推荐票和月票鼓励!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