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70章 会见

第一七〇章 会见

“什么股票要跌,我也去买一点儿?”

复合式楼梯上传来了何太后的声音,身后还拖着一个不大的小皮箱,似乎是要出门。

罗雪琴微微一愣,道:“妈,你要去哪里?”

何燕妮走过来,摸了一下罗雪琴的脸颊,十分平静地道:“妈在你们身边,除了替你做饭之外,帮不上多大的忙,所以与韩小姐说好了,过去帮基金会做点儿事情,到全国各地你们捐建的学校去看看,也帮助一下那些残疾儿童。”

对于何太后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陆渊和罗雪琴、李天语都觉得怪怪的,尤其是罗雪琴,既觉得有些沉闷,但又觉得心头稍微松了一口气。

刹那间,那张美绝人寰的俏脸上满是矛盾。

何燕妮将头转向了李天语,笑着道:“顺道我还要去你们的老家看看,将你们的二郎庙重新修起来,年底的时候,还要负责将你父母给请到燕京来,看你们的表演。”

李天语一听这个说法,尤其想象到两家的家长组成联合阵线的时候,很多可以轻易糊弄过去的事情,就会显得有些不靠谱了。与其面对自己的村干部老爹老妈,还不如面对看上去精明,其实被雪儿给糊弄得昏头转向的何太后。

毕竟,自家老娘才是亲手将他们几个给拉扯长大的,尤其是道长爷爷那边的事情,老爹老妈都知道得七七八八。

一下子苦着脸道:“阿姨,我爹妈他们不愿意来就算了,而且年底他们也比较忙。”

何太后有些嗔怪地道:“你们一家都是怕麻烦我,这次我说了算,就算是绑架,我也将你爹娘给叫过来。”

放下手中的皮箱,一下将两个大姑娘给重重搂抱了一下,拍着两人的肩膀道:“你们几个也别太辛苦了,一天到晚都在排练。要是等我回来,看到你们给饿瘦了。我可会不开心。”

转头望了几眼,又对周紫欣道:“那只白鹦鹉呢,怎么这些天没有见到,难道飞跑了?”

周紫欣轻笑一声。道:“阿姨难道没有在韩小姐那里见到?那只死鸟趋炎附势得很,见韩小姐那里环境好,就留在三元大酒店长住了,暂时没有回来的打算。”

何燕妮吃了一惊,不过神色越发缓和了。“这样更好,玉儿那么精灵古怪,讨人喜欢,倒是可以拉近你们和韩绛的关系,不用一天看上去面和心违,弄得像仇人一样。”

几个孩子和韩绛间彼此公事公办,外加不对付的表现,她可是最清楚不过了。尽管心知肚明双方都有一致的利益,不会闹出什么别扭,互相拆台。但几个女孩子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还是让她看得无可奈何。

这种仇人式的合作方式,还是很少见到,尤其双方背后的势力都是投入了天文数字的金钱,用实际行动来植树造林和扶持教育。尽管可以职责他们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但毕竟有无数人受到好处。

就算按照中国传统道德的说法,论行不论心,紫天基金也是无可指责的。尤其这个基金还是非官方的,属于海外华人那一块,回国大力做好事,对于政府来说。也是彰显凝聚力的,可谓拍手欢迎。

只不过这几个年轻人好像对这事情根本不以为意,只会闷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比起韩家的许多做法相比,他们显得十分稚嫩。连宣传一下都是认为可有可无的,哪里会想到政治投资这个方向来?

现在她加入到其中,必然可以轻易掌管紫天基金的半壁江山,许多孩子们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都是由她出面去打理。是最好不过的了。

韩绛也对她透露过一点口风,确认紫天基金其实就是大部分数额都是来自陆渊和罗雪琴背后的势力,只不过罗雪琴背后的长辈根本不在意人间的虚名,兼又是富可敌国的隐形超级富豪,也不在意这点为了争一口气的小钱去向。

一听到何太后这么说,李天语就神色古怪地道:“阿姨可别乱给我们两个扣帽子,我们可不是韩家丫头的仇人。人家真正看我们不顺眼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陆渊始乱终弃!”

陆渊脸色一下绿了,一脚就朝她踢了过去,“你们要栽赃扣帽子,也别污蔑我的清白!”

李天语一下躲在了何太后的背后,咯咯笑着道:“你别抵赖,连薛丹都是这么说的,你那个外国大美女也点头承认了的,铁证如山。紫欣,你说是不是啊?!”

死丫头栽赃的同时,当然不忘记拉上一个帮手。

不过这次周紫欣见何天后的眼色一下有些变了,连忙道:“阿姨,别听天语胡说八道。”

陆渊松了一口大气道:“死丫头,我哪里得罪你了,薛美女栽赃我一句,你们就记一辈子啊?”

李天语大声道:“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罗雪琴摇头苦笑:“你们合伙欺负韩绛,现在又窝里反,究竟准备闹哪一出啊?”

何燕妮见几个人的表情,也知道女儿和紫欣说的是真实情况,天语存心是胡闹,说不定还是她带的头。怪不得她们两个在基金会就是局外人,纯粹就是两个摆设,有人的时候团结一致装门面,没人的时候就和韩小姐冷嘲热讽,斗成一团。

三个姑娘家都不是省心的,韩绛尽管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继承人,但也架不住李天语的胡闹和周紫欣的绵里藏针,每天见面都会彼此讥讽几句,好像都成了惯例。现在自己过去当个缓冲,彻底将两个丫头架空成摆设好了。

因为何燕妮要过去韩家的酒店,也并不一定是当天就走,加上这边也是忙得火烧屁股了,所以在客厅中道别之后,几个女孩子也没有出去送行,反觉得这种态势还很好。

就在何燕妮离开的第二天,范晓燕又带来了一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华纳唱片公司带来了一份新合约,需要罗雪琴签约。

几乎在同一时间,凯瑟琳也打电话给陆渊,需要和他谈谈。尤其最为凑巧的是,大家都将见面的地点选在在了王府井大酒店,只不过一个是在西大楼,另外一个则是在东大楼,彼此遥遥相对。

于是,罗雪琴和贴身助理兼经纪人驾驶着被李天语霸占了一段时间的幻影,前去见面。陆渊则是蹭车跟着过去,在凯瑟琳面前,当然不用摆谱。

等分道扬镳之后,陆渊才来到宽大的会议室,就见凯瑟琳女士穿着一件贴身的休闲服装,坐在长长的会议桌前,面前摆着数十份资料,双眼还带着几分倦怠的神色。

几乎才一见面,凯瑟琳就用凌厉的眼眸,朝陆渊盯了过来,犹如猎鹰一般,不放过陆渊脸上任何神色的变化,用不带一丝表情的语气道:

“你这份收购新加坡华泰航空公司的计划书,我已经看了不下十遍。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提出这个计划才不到一个月。”

说到这里,用手撑起了左边的香腮,将半边身躯靠在桌子上,一字一顿地道:“告诉我,你有什么把握,觉得华泰航空公司的股票会下跌,会让我们有利可图?”

陆渊轻易就可以看出来,现在这位春风得意的商界女强人十分困惑,心情不佳,若不是他在凯瑟琳的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再加上七八月份建立起了良好的信用,凯瑟琳绝对会认为这是一个十分拙劣的商业陷阱。

对于凯瑟琳的困惑和不安,陆渊当然知道得清清楚楚,更知道凯瑟琳是动心了的。在这个资本的世界中,从来都是只遵循一个最简单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一将功成万骨枯。

对于凯瑟琳这样拥有强大背景,但本身又没有多少实权财力的财阀继承人来说,要想从自家财阀得到支持或者资金,最关键的是要有铁铮铮的事实,否则就一切免谈。

且这些财阀继承人也面临着竞争激烈的局面,自身真正能动用的基金极其有限。要不是凯瑟琳在七八月份帮他洗钱的合作中,赚取了大笔的劳务费,更和陆渊合作,一下拿出了二十亿的基金,顺利接掌了太平洋航空公司的大权,那她现在还在权利和财富的路上挣扎。

不过,上次他们合伙执掌航空公司,是自己掏钱出来,有各种珠宝黄金这样的硬通货当抵押,绝对不会亏本。

现在陆渊突然跳出来说买一家国家支持的航空公司,且信心百倍的说这家公司股票会破产,这个就是一个吃果果的赌博,还是一起最不靠谱的赌博。

新加波固然是弹丸之地,但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加上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就算是遇到国际金融大鳄的阻击,随便开个口,就能从国际上得到救援。

现在对于凯瑟琳来说,最多只能拿出二十亿美金,就是极限。

这点儿钱对于收购华泰航空公司来说,倒是不多不少,但高价收购的后果,就是给人家送钱而已,大亏特亏。

再说了,现在凯瑟琳才接掌太平洋航空公司不久,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再加上自身在中国开拓航线,进入中国市场,也需要大笔资金。所以,就算是凯瑟琳能掏出十亿美金出来,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现在陆渊这么突如其来的“瞎指挥”,凯瑟琳甚至考虑完全否决他的意见,哪怕是跟他这个东方土豪一拍两散,都不会跳下这个大坑。(。) 88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