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72章 岁末的忙碌

第一七二章 岁末的忙碌

相对于陆渊和凯瑟琳的谈判,罗雪琴和华纳唱片公司的谈判复杂了无数,持续了三天都没有确定下来,而是在一个一个的细节上讨价还价。

当然,代表罗雪琴出去谈判细节的,只能是她的经纪人范晓燕。

罗雪琴只是当天和华纳的副总裁确定了一个大方向的合作协议,至于细节部分则是需要讨价还价。

之所以弄得这么麻烦,也是因为华纳提出的是一个为期五年的合同,目的十分简单,就是争取买断女孩,将她在音乐领域的所有表演都全部包揽。

对于华纳唱片公司的这个狮子张大口,罗雪琴当然不可能同意,要是她敢签订的话,那第二天她的导师萧长野就会找上门来。

按照罗雪琴的意思,就是可以将唱歌部分,打包出售,签订下一份卖嗓门的合同,但在乐器表演方面,则是拥有自主权,不受华纳公司的合同影响。

这样做,也能给学校一个最好的交代,不至于被人说闲话。

但已经知道罗雪琴本事的华纳公司,在商讨磋商了六七轮之后,则是开出了第二个合作的方式,就是罗雪琴在一些非盈利的商业表演上享受特殊待遇,但专辑和个人演唱会,则必须和华纳公司合作,共同协商开展。

范晓燕看着这份这份等于是放屁的周扒皮式合同,二话不说,第二天就带上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的一个律师团十二人,和华纳公司的律师打嘴皮子仗去了。

反正罗雪琴根本不存在金钱上的问题,现在又是网络时代,根本不缺乏传播途径,她这个经纪人何必签订一份卖身契呢?

尤其国内又是自己的主场,用不着受华纳这个外人在旁边指手画脚。

范晓燕摆出这样强势的姿态,除了罗雪琴的底气足得不像话之外,她也是替自己打算的,只要顶着基本不存在的压力,让老美看看她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首先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做到不卑不亢,拿出一个传奇经纪人的气度来,就算某天雪儿不唱歌了,她也是国内最大牌的经纪人。

要是雪儿没有强大得离谱的财富作为后盾。她或者会酌情做出一些让步,但雪儿就算不和任何人合作,自己成立公司当老板,也一样是传奇巨星。

那对于华纳这个世界第一知名品牌来说,也就没有存在挟持压制罗雪琴的条件了。要想继续签订霸王条款,那门都没有。要签约,就必须拿出诚意来,大家是合作伙伴,实现彼此的双赢。

尤其对于范晓燕来说,还有一张底牌握在手中,就是她可以拖,可以等待雪儿第一张英文专辑发行后,看看情况再说话。

就算是雪儿的第一张专辑给搞砸了,没有赚到一毛钱。对雪儿也是没有多少损失,还可以直接将借口推在语种不合上,依然保持国内的基本盘。反正罗雪琴都是打算先在国内打牢固根基。

至于要是专辑大卖了,华纳公司就不得不做出又一次的让步。

对于范晓燕摆出这样强大的架势,华纳公司也不是不清楚,但也无可奈何,最后就导致了一个奇葩的情况。公司对于罗雪琴的专辑并没有大肆宣传,几乎在十二月二十号的时候,就无声无息在北美各地区上架销售了。

对于这个二线明星的待遇,范晓燕也不能说什么。因为第一张专辑签订的就是单张。属于一锤子买卖,华纳其实拿不到多少好处,就有点像买彩票一样,只是选择了一个最靠谱的号码买罢了。

正在范晓燕气恼的时候。出言安慰她的倒是李天语,“范姐,别纠结了!现在你寸步不让,让一个律师团轮番轰炸,谈判了足足两个星期,进展半点都没有。华纳公司作出这样的举动。一点儿都不奇怪,这不摆明是展示肌肉吗,告诉我们,没有我的销售渠道,你再有本事也火爆不了。”

周紫欣在对面的一张沙发上捂嘴笑着道:“我真弄不懂那些律师是在闹什么,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条款都要吵几天,要是照这个速度吵下去,明年的今天都制订不下来,还白白让他们一个个全部变成千万富翁。”

罗雪琴拿着毛巾,正擦拭额头的汗水,插口道:“这还不是陆渊的主意,范姐只是负责执行而已。”

李天语眼珠转了两下,道:“难道他准备让你跳槽?投身迪尼斯的怀抱?所以只是施展缓兵之计,一拖再拖?”

周紫欣忍不住打了她一下,道:“你傻了吧你,陆大哥是准备看我们这次的表现,然后好提价。”

李天语眼珠子嘀咕一转,道:“你难道是说华纳是傻瓜,也跟着拖延下去?就算是用屁股想,也该是早早让罗雪琴将卖身契给签订了才是啊。”

罗雪琴不满地道:“你才是签订卖身契呢!”当下手中毛巾一下朝李天语抽了过去。

李天语身体一歪,躲在了周紫欣的怀中,笑着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看,是不是律师事务所的买通了华纳公司的几个高管,在这里打无意义的嘴仗,准备在雪儿身上狠狠地捞一笔律师费?”

罗雪琴收转手中的毛巾,缠在头发上,笑着道:“华纳又不是铁板一块,亲中派和反中派这几天正在内部闹矛盾呢!尤其是现在台海两岸形势缓和,对于一贯追求政治正确的好莱坞来说,反中才是大众主流。华纳公司当然要在上面做点儿样子了。”

李天语切了一声道:“别自己脸上贴金了,签订你这个三流的小明星,还变成了政治正确?华纳唱片公司也不至于这么傻瓜。”

范晓燕摇头道:“昨天可是雪儿专辑在美国发行的日子,连所有歌手最基本的待遇,现场签售都没有,说明还真是受到一些其他方面的影响,才会闹成这个样子。”

李天语抬头对罗雪琴道:“怪不得你昨天收到好几捧大大的花束,我还以为是又有哪位权贵公子准备追求你呢!”

陆渊在房间另外一头的摇椅上大笑道:“要论你们几个收到的玫瑰花数量,你最没有发言权。听说某些人无论是在学校宿舍,还是在基金会,每天至少都能收到上百束玫瑰花。我看马上就到圣诞节了,就算有人捧出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放在你面前都一点儿不奇怪。”

李天语昂着头道:“关你什么事情?本姑奶奶人气旺你羡慕啊!”

罗雪琴拿手羞着她的脸颊道:“你还好意思自吹自擂!比起你们两个的老板来,你们两个简直不够班。”

李天语懒洋洋地道:“人家韩绛大小姐可是国家形象大使哦,又是财阀未来的继承人,要是能得到人家的青睐,至少可以少奋斗六十年!再过几天,我们几个就要在场上累死累活,人家可是在台上舒舒服服地坐着看,差距大着呢。”

周紫欣理了一下李天语的头发,抬头道:“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几位有什么安排没有?”

李天语一脸悲苦地道:“当然有安排,上午九点到十二点学校排练,下午三点到五点健身房排练,晚上七点到十点实地排练。尤其让人气愤地是,每次进去排练,还要被人搜身,好像是防备特务一样。”

陆渊拱手作揖:“姑奶奶就忍耐这几天,你们可是主角,谁让你们两个的节目太震撼了,听说已经惊动了总理大人,当然是要尽善尽美,将你们作为秘密武器给捧在手心中,就算你们只是过去做做样子,也是态度正确啊。”

罗雪琴使劲揪了李天语两下:“你好意思叫苦?这几天最累的可是我,你们两个的剑舞,没有人敢跳出来,让你们改动作,我这个伴奏的,已经改了十七套动作了。既要求演奏出音乐的神韵真谛,还要我表演的姿势优美,一天可是七八个专家在我旁边指手画脚。”

见李天语一脸不服气的样子,罗雪琴指着自己的额头道:“现在你们排练,汗水都不出多少,每天汗流浃背的是我!数九寒天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

李天语舒舒服服地将额头靠在周紫欣挺拔的胸口上,小声道:“能者多劳,又有什么好叫苦的?”

范晓燕插口道:“不如这样,明天等你们回来后,我准备一点儿好吃的犒劳你们。”

李天语一下坐起身来,对范晓燕道:“其他时间可以,明天就算了,要是耽误了范姐相亲的好事情,我们三个就是追悔莫及哦。不仅罗老板准备放你三天假,还将飞机派给你,让你有机会去一趟海南旅游哦。”

范晓燕扬扬手:“什么相亲会?只是过去见见面而已,让家里安心一下。有这点时间,还不如享受一下雪儿这个大老板提供的福利,去海南好好享受热带时光。”

作为过来人,范晓燕当然知道明天对年轻人来说,可是十分特殊的日子,她才不会在陆渊和罗雪琴面前当一个闪闪发亮的电灯泡。其实,这几天忙的是三个女孩子,她这个经纪人倒是清闲得很。

毕竟,国家组织的大型活动,她根本没有任何插手的资格。

现在几个女孩子都看她这个贴身电灯泡有些不顺眼,她当然也有意识地出去晃荡一圈,留给这些年轻人一点自己的空间。(。) 88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