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82章 马后炮

第一八二章 马后炮(求订阅)

“周紫欣同学,你和旁边的两位同学不一样,算是半途入门的,本门心法不如她们两个纯正。这颗剑丸你也暂时无法滴血通灵,所以我想了一个投机取巧的法子,让它和你朝夕相处,让你身上的灵气与它彼此交融,等它自动与手镯融汇为一体的时候,就是你能滴血通灵的时机。”

说到这里,陆渊瞟了罗雪琴和李天语一眼,正色道:“要是遇到事关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剑丸也能发挥少许效用,帮助你防身护体,但效果远远比不上天语和雪儿两人。不过你经常跟天语在一起,可以互相照顾。就算发生什么凶险,也能支持一下,那时候我也可以赶过来了。”

周紫欣连忙点点头,小声道:“我知道了。”

罗雪琴笑着道:“你总不至于私吞了紫欣的礼物吧……拿出一把宝剑来抵账,是不是准备把礼物准备送给其他女孩子?”

陆渊苦笑道:“就算我想送给其他女孩子礼物,也会藏好一点儿,不会再让你给找到了。”

李天语板着脸道:“你终于招供了?”

陆渊敲了她脑袋上一下,道:“就喜欢乱起哄栽赃人……招什么招啊?”

伸手在口袋中掏出了一件小玩意儿,对周紫欣道:“这是你的那份。”

周紫欣接过一看,是一个很简洁的胸针,形状是一朵含苞欲放的兰花,只有稀稀拉拉六七瓣花瓣,线条也少得可怜,但却给人一种才采摘下来。晨露未干的感觉。

放在手心中,也能隐隐闻到一股清幽淡雅的兰花香气,经久不散。

陆渊笑着道:“你这礼物可是最昂贵的那份,是用万年寒玉雕刻的,有清暑消凉。宁心静气的功效,对你打坐练气很有效果。只不过这里是冰天雪地,寒玉上的冰寒之气根本发觉不到,也算是我的失策。”

周紫欣突然伸出手掌,重重地拥抱了陆渊一下,红着一张脸道:“谢谢!”

陆渊展开双臂。对旁边的两个女孩子望了过去,示意要求同等待遇。

两个女孩子白了他一眼,假装没有看到。

陆渊只好讪讪地放下胳膊,自言自语道:“现在你们的礼物都送了,我的礼物呢?”

李天语格格笑道:“圣诞礼物从来都是乖孩子才有。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陆渊将目光朝罗雪琴望了过去,罗雪琴一眼瞪了过去,陆渊只好作罢。

倒是周紫欣小声道;“我们三个的礼物,都放在你房间里了。”

陆渊这才眉开眼笑地问道:“什么礼物?”

周紫欣耸耸肩膀,道:“现在不能说,羊肉烤好了!”

不过在这滴水成冰的环境下,刚刚才从柴火边拿下来的烤肉,一转眼就变成了冻肉。而正拿出一瓶葡萄架的李天语也惊声道:“快看。就连葡萄酒都要变成冰淇淋了,这下怎么倒出来喝?”

罗雪琴倒是有些好奇地道:“看来初中物理说得一点儿都不错,酒水的结冰点比水要低得多。好像是零下四五十度才会结冰……现在这里至少也有零下四五十度了吧?”

陆渊叹息了一口气道:“羊肉只好继续在火上烤着,等回去了再吃。现在是几位大美女照相留影时间,需要不需要写下‘李大嘴到此一游’的题词?”

新奇之后,就是无聊,再加上了三个女孩都见识过真正的仙宫是什么模样,对于陆渊这个山寨版本的冰雪城堡并没有多少惊奇。也没有多少照相的心情了。

三个女孩子彼此望了两眼,都摇摇头表示准备打道回府!

李天语更是恨恨地道:“下次要折磨人。就送他来北极过圣诞!”

都没有多少兴奋心情的女孩子说了几句,就开始收拾带过来的大包小包、各种零食。然后一起聚集在陆渊的法宝朱环的光柱中。

陆渊先扬手收掉构建成冰雪城堡的飞刀,几乎在眨眼之间,高大宏伟的城堡马上就烟消云散,只剩下红色光柱中的四人。

尤其有些搞笑的是,冰层上的火光还熊熊燃烧着,罗雪琴和李天语一手提着架在火上烧烤的羊腿,周紫欣则是负责照顾带过来的包裹。

等一切准备妥当,红霞光柱中突然泛起一片涟漪,光华一闪,一眨眼就回来了开始出发的客厅中。

陆渊犹如死狗般一下躺在了客厅中的沙发上,大吼一声道:“快被你们给折腾死了。”

周紫欣看了一眼客厅中的时钟,笑着道:“我们才过去两个多小时,现在还不到午夜十二点!早知道那里一无是处,我们就应该不过去的。”

李天语拿起手中的烤羊腿道:“这个就是我们唯一的收获,北极牌烤羊腿!干脆我们去淘宝网出售好了!”

罗雪琴刮了她的脸颊一下,道:“小财迷,你看看谁要买?”

周紫欣一下打开了房间的壁灯,见窗户外依然灯火通明,当下有些感慨地道:“就算我们去楼顶的天台进行野炊,也比去那个鬼地方好!这次天语真正是出了一个馊主意。”

罗雪琴轻声笑道:“马后炮,其实我们大家都想去,没有一个人反对的,责任各有四分之一,用不着埋怨‘李大嘴’了。”

李天语大声道:“罗雪琴,我跟你熟归熟,你要是乱说我一样告你诽谤!”

对于这个经典的台词,罗雪琴却没有任何反应,反拍了她胳膊一下,笑着道:“有本事你就去告我,看看你们紫天基金的律师团厉害,还是我的律师团厉害?”

李天语才想起罗雪琴原来可是沉闷到极点的家伙,当然不喜欢看大部分搞笑电影,她白白浪费了一句经典台词。

正在说话间,门外突然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

李天语一下举起手中的烤羊腿,大声道:“绝对是电梯中的两个色.狼过来了,正好给他们一个教训!”

罗雪琴连忙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羊腿,笑骂道:“油滴身上了!”

距离门边最近的周紫欣道,“我去看看!”

打开一条门缝,防盗门的链子清晰可见,再加上周紫欣半张清秀的脸蛋,朝外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