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86章 商业间谍

第一八六章 商业间谍

就在三个女孩子笑成一团的时候,在不远处的另外一间公寓中。

王钧望着桌子上的电脑,心头既充满了激动,更有些兴奋,他终于接近三个目标了,距离与一号目标会面的日子也不远了。

反正对他们这些商业间谍来说,万元的身家冒充成千万富翁,在许多场合都是可以凑合得过去的。

何况,老板足足提前支付了一百万美金的活动经费,让他彻底摸清楚陆渊和罗雪琴的底细,并且承诺在必要时候,会给予一定的支持和援助。

可惜这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对于目标陆渊来说,不就是一个乡下的道士,被老天爷丢的金币砸中了额头,一步登天而已。几个在乡下小地方土生土长的小青年,就算是有什么海外背景,都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问题:能力不足,见识有限,无法将手中的资源动用起来。

上亿的资金掌握在两个土包子手中,看看这两个土包子究竟干了什么事情?除了买车买飞机装上流人物外,几乎一无是处,尤其是陆渊就是典型的一步登天的败家子。

对于这样的暴发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肉体毁灭,那他所有的海外资产,都会落入到女孩子的手中。

从一个醉心明星梦的女孩子身上,要是不能人财两得,简直就是侮辱他的智商!

现在一条通天的道路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就是先利用老板的经费,采用慢工出细活的法子,将女孩给弄到手。至于那位碍眼的臭道士。只好对不起了,上一次车祸没有撞死,下一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越是高档的现代化汽车,越是容易被其他人远程操控,现在应该联系一下俄罗斯的几个黑客朋友。咨询一下如何远程控制兰博基尼这样的世界知名品牌的几种特殊款式的入侵途径。

到时候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制造一起车祸。

只不过对于罗雪琴这样戒备心思十足的女孩子,还需要想出一个周全的法子,打动她的心扉才是。

尤其在这个阶段,任何恭维耐心体贴和掌声,对她来说,都是绝对不会缺少的。现在去献殷切,只会适得其反。

王钧打开电脑,发了一封邮件,上面只有十几个字,“明天我就去英国利物浦了解情况。请安排一下。”

接收到这封邮件的爱丽丝皱起了眉头,转头对趴在松软大**的凯瑟琳道;“你好像找了一个废物,什么都没有查到,还给这么高的费用!”

凯瑟琳耸耸肩膀,道:“你还真以为找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容易吗?几个老头子有这个要求,我们当然是装模作样的配合一下,知道的内情越少,我们就越安全。不管陆是白手套也好。傻瓜也罢,只要对我们有利,我们就是合作伙伴。还是先赚钱要紧。”

爱丽丝摇头道:“要是陆知道是你派人监视他,你们关系又要紧张了。”

凯瑟琳翻了一个身,将半边滚圆丰满的地带暴露在熊熊的火光下,笑着道:“所以我选了一个最笨的过去,顺道也提示了他,我想他是完全不会介意的。宝贝儿。今天可是圣诞节,别谈论公事了。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爱丽丝“啪”的一声关上笔记本,娇叫一声。就扑了过去,“今天我在上面!”

对于陆渊来说,可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因此,他一大清早起床的时候,不禁暗暗腹诽了几句。不要说推倒,就是被推倒的福利都没有,甚至是三个女孩子口中的圣诞礼物,也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一丁点儿。

“喂,三位大小姐,你们的礼物呢?”

一走到客厅,陆渊就大为不满地讨要自己该得的那部分。

比起某头死猪来说,三个女孩子早已经将早餐给做好了。尤其是三个女孩子都穿上了一套造型别致的紧身毛衣,将自身婀娜多姿的身材展现无遗。

三具娇躯呈现出来的那种线条美感,比起她们穿着裙装更让人震撼一些。

兴师问罪的陆渊马上被眼前的美景给征服了,连正事都忘记了,“新造型新打扮啊?难道你们今天准备走t型台?”

李天语在一边有些小幸福地对陆渊道:“这可是何阿姨昨天专程派人送过来的圣诞礼物,克什米尔山羊绒编织的毛衣,一套就是一万七千美元哦。”

陆渊大为眼馋地问道:“我的那套呢?”

李天语随手丢过去放在沙发上的一件羽绒衣,十分得意地道:“给,这是你的!”

陆渊看着上面标牌上的“中国制造”四个字,比较一下双方彼此的差距,十分不甘心地道:“好像我们差距太大了一点儿吧?你们一套一副就是十万,我就随便弄了一件羽绒服给打发了?”

李天语手掌一摊,道:“要不要?不要就退回来,做人要知足。你可是和罗叔叔一个待遇,有件羽绒服哦。”

陆渊嘴巴张了两下,最后小声道:“这是吃果果地歧视,歧视男性啊!”

周紫欣在旁边看着陆渊,笑着道:“你不满可以向何阿姨提意见啊,要不我帮你转达一下?”

陆渊马上退缩道:“算了,我心胸可是十分宽广的,有的穿就算是不错了!同时我也收回刚才的言语,女孩子衣服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也不追求这个平等权利了。”

罗雪琴在最边上哼了一声,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

陆渊走到桌子上,见早餐居然是……方便面加鸡蛋,不禁呻吟了一声,道:“你们是准备忆苦思甜么?圣诞节吃方便面,你们太有个性了。”

李天语也无可奈何地道:“我也不想吃啊,但是今天听说领导要过来把关,必须提前半小时过去,你也可以选择不吃。”

陆渊目光一扫,突然看见昨天晚上从北极带过去又带回来的那条烤羊腿,还剩下大半截没有切的挂在墙上,笑着道:“我们还有其他选择。”

扬手凌空一抓,墙壁上的的那条羊腿就飞在了掌心中,随着红霞一闪,包裹着羊腿旋了两下,一股肉香就弥漫在厨房中。

原本硬邦邦有些冰凌的羊腿立刻焦黄一片,香喷喷,肉汁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