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07章 求助

第二〇七章 求助

坐在车子后面的李天语,一脸鄙夷地望了韩绛大老板一眼,却没有开腔抢白嘲讽两句,至于素来看来温婉的周紫欣当然也不会反对。

韩凯已经变成太监给赶到欧洲去了,**能不能再接上还是两说,而接手这事情的韩老爷子按照江湖规矩,赔礼道歉,给足了面子。就算一直跟她们打交道的韩绛跟她们不对付,其实也是为了保持一个面子而已。

陆渊心头已经猜到了韩绛求助的根本原因,笑了一笑,道:“韩小姐说笑了,我们要是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开口就是了。不过,请我们帮忙,至少也该请我们吃喝一顿吧?”

韩绛二话不说,就将宝马开到了最近的燕京饭店。

陆渊摸摸下巴,有些狐疑地道:“不会再遇到其他人吧?”

水晶般玲珑的韩绛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道:“阳谋比阴谋更管用,所以我必须做出这个姿态。当然了,若是四位想跟我回三元酒店,那是最好不过了……可是,在自家的酒店请你们吃饭,总有一些不方便,只好选择这个名气最大的地方。”

忍耐了很久的李天语,终于开口了,“看来你这个董事长也不是一手遮天啊!”

韩绛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承认道:“这也是我向你们求助的根本原因。”

陆渊咳嗽了两声,道:“我这里事先声明一下,现在我们都是穷光蛋了,要借钱就不用开口了,不然很伤感情哦!”

说得他和人家大姑娘的感情多好似的。

李天语一下想起了薛丹说的那四字真言,一下按住嘴巴,忍耐得十分辛苦。

进入西十七楼的顶楼蔷薇厅,偌大房间布置得十分典雅贵气,旁边还有两个休息室。

服务员送上茶水后,陆渊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铁观音,抬头对对面的韩绛道:“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

三个依然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女孩子,倒是不理会面前这对看上去正在闹别扭的痴男怨女,而是一边脱着外套。一边打量着房间中的摆设。

晃荡了两圈之后,觉得有些无聊的女孩子才坐在了陆渊的旁边。

房间中的饭桌是一张长条状的大理石方桌,陆渊和韩绛本来就是坐在正面,看上去有点儿像谈判的模样。现在三个女孩子一起加入到了陆渊的这边,立刻让形式变得诡异起来。倒如同中统审讯地下党员的恐怖场面。

尤其是三个女孩子无论容貌气质,都不在韩绛之下,罗雪琴还稳稳压过韩大小姐一头,让骨子里流露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睛里的大小姐丧失了任何优势,现在正可怜巴巴地坐在几位狠辣的侩子手面前,接受审讯。

不要说几个女孩子都有这个奇怪的感觉,就算是送茶水上来的四位穿着白色旗袍的服务员,也觉得房间中的形势十分微妙。

当然,尤其见到罗雪琴和李天语她们三个女孩子容貌的时候,端送茶水的手掌都微微颤抖一下。分明是认出了几个大美女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过罗雪琴也算是这里的常客,大家都知道她可不是那种一夜成名的穷明星,而是从海外继承了天文数字般财富的有钱人,真正那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极少数一群人。

只是,陆渊能带着四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子来吃饭,也不是一般的有能力。

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服务员们很快就退了出去,还特意关上了房门。

接受审讯的地下党员对于主审官的第一个问题,倒是没有做出任何抵抗,迫不及待地就老实交代了。

“我想挣更多的钱!这点恰好是你们能做到的。”

韩绛也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不带一点拖泥带水的。要是外面的服务员听到这样的言语。绝对会连眼珠子都掉下来的。

另外一位美女主审官马上同意了犯人的意见,“这个我们也想哦!”

钱财动人心,一转眼就叛变了一个,李天语将手伸在了陆渊的面前。摸摸两个手指头,做出一个死要钱的手势,随后更是拿出一张银行卡摆在陆渊的面前,“这里是三万六千二百一十七元,全交给你了,你就看着办吧。我的要求也不高。等你还给我的时候,后面填一个零就是了。”

这还不简单!

陆渊一听,马上用茶水在卡上画了一个圈。

有求于人的韩绛倒是没有开口,目光中射出热烈地神色,依然安静地等候陆渊的答复。

陆渊见状,耸耸肩膀道:“好像你还从我这儿借了一大笔钱,没有归还基金会哦!至于挣钱的事情,你找我这个外行,更是离谱得过分了一点吧?!”

韩绛目光一片清明,凝视着陆渊带着一丝笑意的面庞,静静道:“这些日子我知道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你准备对付南洋的梅家,是准备让梅家彻底变成一无所有;不然,以你的能力,要想让几个人彻底人间蒸发,再容易不过了。”

陆渊当然知道自己背后的事情,基本瞒不过有心人。韩绛既有海外背景,又有国内家族的支持,几乎可以不用吹灰之力就弄清楚这个事情,尤其还牵扯到那尊拥有风水妙用的老子金像。

端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陆渊顺手就准备将某人的银行卡给顺带挪进自己的腰包。

“小气鬼!”

李天语眼疾手快地夺回自己的私房钱,说起来也可怜,才三个月时光,她卡上的家底就缩水一半,平均一个月开销一万元,要是换成一年前,那可是她一年的所有花销。

令她有些气愤的是,这么庞大的花销基本都是用在了基金会的活动中,谁叫她在里面挂了一个名头?这还不算她所有的礼服和公共场合下的费用,每一笔都足以让她破产,只好动用雪儿给的信用卡,从上面支付。

韩绛依然盯着陆渊的眼睛,不带一丝表情地道:“梅家破产,总有人得到好处。我想,你大概不会愿意让所有的好处都被凯瑟琳小姐给一口吞了下去吧?她能动用多少资金,我也能拿出同等的数额出来。”

陆渊抱着两只手掌,握拳撑在下巴上,十分有兴趣地道:“那部分钱多数应该算我的才正确吧?”

韩绛倒是一点儿都不脸红,“你已经事前借给我了,在我没有归还到基金会的时候,至少账面上算是我的。”

陆渊对于她的这个说法,也无法反驳,只好苦笑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自己手中能真正动用的资金有多少?”(。) 88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