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11章 他乡遇故知

第二一一章 他乡遇故知

陆渊觉得,反正这几天几个大姑娘都要陪家长,他这个孤儿夹在中间显得有些碍眼。何况,他还去新加坡一趟,替爷爷报仇。

故此,当天下午,陆渊买了一张飞机票,直飞浦江,前去安慰心灵破碎的小萝莉。

好吧,这样的想法总觉得有些邪恶了一点,尤其是在按照吴秀文给的地址,找到叛逆少女的住家时,更被一位保姆满脸警惕地赶了出来。

走出这座环境十分优雅的高档小区,陆渊忍不住打电话向罗雪琴诉苦,结果手机那头传来了吴秀文得意的笑声,让他彻底知道,果然被母老虎给报复了,故意让他上门吃个闭门羹,连电话都不提前打一个。

心灵受到“重大打击”的陆渊,连去老孙那边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了,独自走到了浦江最热闹的步行街,开始学习女孩子最喜欢采用的“购物疗法”。

在灯火通明的霓虹灯下,步行街在节日的气氛装点下,热闹劲儿还没有消退。正随意走到一家杂货铺看各种各样年画的时候,肩膀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然后一个惊喜的声音道:“陆渊,居然真的是你?!头发剃了,都认不出来了。”

回头一看,却是一个看上去有些腼腆的青年,穿着一身迷彩服,正一脸兴奋地搓着手掌向他招呼。

“张……张军?你……参军了,你不是在读大学吗?”

陆渊望着面前这个高中时的同学,有些吃惊地问道。他们之前尽管是同学,但却不是一个班的,只是同一个年级。两个之所以认识。只是因为彼此都有同一个体育爱好,喜欢打乒乓球,算是球友吧。

“军队来招兵,一冲动就报名了,想不到就被录取了!”

张军伸出手掌。朝他脑袋上摸了两下,表示亲热。

陆渊有些意外,笑着道:“人家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你现在是秀才变成兵,也不知道是进化了还是退步了。”

张军哈哈大笑道:“你还不如明说我变得蛮横不讲道理了。”

陆渊指指他的衣服。道:“这么晚了,你们不归队回军营吗?”

张军朝街头一呶嘴,道:“我们是属于野战医院的,一直在海军医院学习,这两天元旦假没有过。可以稍微晚一点儿回去。”

陆渊见旁边还有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站在几米外,其中一个是女孩子,正说着话,不时拿眼朝这边望过来。

“吃东西了吗?我们正准备去吃肯德基,一起吧!”

当了军人的张军比起原来的书呆子形象果然变了不少。

陆渊点点头,张军招呼旁边的两个同伴一起朝肯德基走了过去。

“我老乡,正儿八经的道士,要是你们两个想算命做法事。找他就是了!”

听到张军的介绍,陆渊差点给他一脚头,向人民子弟兵介绍封建迷信活动。这不是讨打吗?

那位带着几分英气的爽朗女兵就笑了起来,“胡说八道吧?”

陆渊的眼光何等锐利,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先对老朋友递过了一个恭喜的脸色,然后才一本正经地道:“他说得不错,我真的是道士。只是暂时换成俗家装束而已。”

女兵盯了陆渊两眼,就不说话了。没有继续跟他纠缠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大兵笑着道:“道士来吃肯德基,恐怕不合适吧?”

陆渊笑着道:“你们不是歧视宗教界人士吗?我们当道士的。也是与时俱进的。”

端过四大杯可乐过来的张军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埋怨道:“陪我去拿下东西,不要在这里当老爷!”

女兵白了他一眼,端坐不动道:“女士拥有特权。”

陆渊站起身来,跟在张军后面道:“你还真有本事,你女朋友吧?”

张军苦笑着道:“还没有正式确定关系。”

陆渊拍拍他的胳膊道:“继续努力。”

等端来汉堡、鸡腿、薯条,一人一份摆在面前,张军开始吹嘘道:“对了,还忘记问你了,你不是跟罗雪琴、李天语她们两个很熟悉吧?中学时候我可是听说你们是住一个地方的。”

陆渊看见两个大兵目光一下亮了起来,明显对张军有好感的女兵更是神采奕奕地盯着他,只好拍拍胸口道:“我可是她们的师兄,不熟才是怪事。”

张军眉头一下皱了起来,“你说得好像是卖狗皮膏药的,空口无凭,至少拿出一点儿证据出来,给他们看看啊。”

陆渊正要开口,突然间落地窗外走来一位英气十足的女军人,简章上的两颗银星闪闪发光,加上目光中那种坚定不移的气息,一下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她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好像是专门找我的?

陆渊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疑问,不过脸上却礼节性的冲着那位清雅高华的女军官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按照道理来说,他陆渊最多只是跟人家有一面之缘。

真正调.戏这位军中之花的是苏秉老先生,他连正式认识的机会都没有。

身边的三位大兵也看到这位英风飒飒的中校正走进肯德基,相互看了一眼,一下子闭上嘴,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您好,我叫齐鸿,你可能见过我,有几件事情,我需要通知你一下,你跟我来。”

齐中校只说了几句话,就将陆渊给从他乡遇故知的喜事中给搅散了,直接将他带到了一辆中巴车上。

陆渊当然只好装出不认识这位精英中的精英模样,傻乎乎地坐在椅子上,摆出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开着车子,驶入大街的齐鸿抬头望着车窗上悬挂的后视镜,用十分正式的口吻道:“我想,为了不浪费时间,我们不用转弯抹角兜圈子,就有话直说了。”

陆渊当然只好装出聪明人的样子,点头道:“我知道,是雷局长让你来的吧?”

说话的时候,脚尖还微微颤抖起来,表示心头的不安和局促。

齐鸿双眸中闪烁过几分疑惑,但却看不出陆渊究竟是在装疯卖傻还是真正的是一无所知,不过前者的几率似乎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