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20章 收徒

第二二〇章 收徒

收起手机,陆渊望向外面正走进大门的中年人,微微一笑,转身就朝饭店的电梯走了过去。他可是一点儿都不介意引着人家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溜达几圈。

好吧,现在他是做足了功夫,给了这些特工布置的机会,他只需要躲在旁边看戏就是了。

十分钟后,天蓝色的直升机停在了昨天的小区停机位上,但是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

陆渊绕在小区绕行了半圈,确定没有任何跟踪者之后,才朝岳曦这个小丫头的住家找了过去。

出乎陆渊意料之外的是,在那幢别墅小楼中,只有岳曦一个人,好像早知道陆渊要来一般,整个人换上了一身运动服,手边还拿着一把龙泉古剑。

尤其开门的时候,更将那把价格至少上万元的龙泉剑抱在怀中,摆出了一个古代剑客的经典装酷的造型,就那么抬着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盯着陆渊。

“你的家长呢?”

陆渊探头朝宽大的客厅里瞟了一眼,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

“都出国去日本了,一星期后才回来!”

化身为女剑侠的岳曦趾高气昂地道,不过弯起的双眼却透露了她的小心思。

好吧,又被母老虎给“危言耸听”了一次!

自己还是太善良了一点儿,居然相信母老虎说的是真话。

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哪里有一点受了委屈的模样?分明是两姐妹联合起来,逼他传授武功才是目的。

陆渊将手中的一个木匣子随手放在门边的小柜子上,对小丫头道:“你姐害得我辛辛苦苦准备了一顿大餐,结果……,算了,就请你一个人也行!”

小丫头哪里将什么大餐放在眼中?脸庞上露出凶巴巴的样子,装模作样地道:“答应教我功夫,我就去!”

陆渊举手一舞,道:“饿着肚子哪里能教你功夫?”

岳曦“唰”地一声抽出了手中的宝剑。做出一副女侠的派头,将明晃晃的宝剑搭在了陆渊的肩膀上,威风凛凛地道:“我就当你是答应了!”

陆渊瞟了两眼那把没有开锋的宝剑,瞪眼道:“你姐那么凶。我想不答应行吗?”

小丫头欣喜地点了点头,道:“这个倒也是,你们都不是我姐的对手,屈服在她的**.威之下,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看来小丫头没有少受表姐的折磨。

陆渊咧着嘴。摆出文弱书生的表情,战战栗栗地道:“女侠,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子呢?要是画花了小生赖以吃饭的脸蛋,你可是赔偿不起的。”

岳曦眼光冲闪烁出几分狐疑,将剑锋顶在了陆渊的脖子上,再次凶巴巴地道:“先露一手,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再说!”

陆渊伸出手指头,轻轻朝她的虎口位置敲了一下。小丫头握着宝剑的手掌,立刻松开。明晃晃的长剑一下朝地上掉落下来。

还不等落地,陆渊伸出脚尖轻轻朝剑柄上一踢,犹如玩踢毽子一般轻松写意。下落的宝剑立刻“唰”地一声,化为一道白光,冲天斜斜飞起五六米高。

还不等小丫头嘴巴一下张开,弹在她虎口上的手掌轻轻超前一抓,就抢过她另外一只手上的剑鞘,一下朝身后背伸出去,平平举起。

空中飞起的宝剑,翻滚了七八个跟斗。才回落下来,不偏不倚地正好插入陆渊手中的剑鞘中。

岳曦更是看得明明白白,从头到尾,陆渊都没有抬眼回头望上一眼。甚至是朝天上望的动作都没有。但好似犹如演练过千百次一般,飞起的宝剑纹丝不差地落在了剑鞘中。

这手功夫简直是帅呆了,酷毙了!

“哇!你还真有功夫啊!为什么元旦那天不上去表演,反要去当个死太监呢!”

岳曦这口无遮拦的一句话,顿时将一脸高人模样的陆渊打落凡尘,脸嘴挤成了一个干瘪的橘子。

“喂。可不要轻视太监!东方不败姐姐就是一位大太监!”

陆渊将手中的宝剑学着刚才小丫头的姿势,一样抱在了怀中,酷酷地道。

岳曦歪着脑袋,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点头道:“怪不得你没有多少胡子,原来是练了《葵花宝典》上的功夫,是货真价实的太监!”

陆渊摆出一副发火的样子,转身就走。

岳曦将门关上,追了出来,一下就抱着他的另外一只胳膊,巧笑嫣然地道:“生气了?别这么小气啊!”

陆渊依然不说话,岳曦转动水灵灵的眼珠子道:“别装了,你要是这么小气,就不会过来看我了!哇,还开着加长林肯过来的,你可真舍得啊!”

陆渊没声好气地道:“是请你父母的,跟你没有关系!”

岳曦讨好地道:“我不说你太监了,好不好?等下可一定要教我两招厉害无比的剑法,我就帮你在我姐面前说几句好话……不,说十句,……一百句总够了吧!”

小丫头见他脸色有些松动,马上加大了筹码。

陆渊手掌一翻,抱在怀中的宝剑犹如变戏法般地在他掌心转动起来,化为一个很炫酷的圈子,“你就不要做梦了,练武功可是又累人又痛苦的事情。你这个样子,连摆摆造型都是大有难度,还厉害无比的剑法?下辈子吧!”

岳曦也不顶嘴,嘀咕道:“下辈子就下辈子,有得练总比看着眼馋强!”

陆渊将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带着酒店准备的加长林肯上,望着她用尽心力装可怜样的表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一下想起来李天语这个死丫头读中学的时候,不也是差不多这副模样吗?

“自己拿吃的!顺道打电话给你父母,通知一声,我带你去吃饭了。我可不想被安上一个拐带未成年.少女的罪名。”

陆渊舞动了一下手中的宝剑,将小丫头赶在对面坐好。

岳曦轻车熟路地从车上的小冰柜开了一瓶果汁,乖巧地递给了陆渊,小心翼翼地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的一瓶果汁!”

陆渊笑骂道:“不伦不类的,哪里有这样的说法?”(。) 88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