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25章 炫耀

第二二五章 炫耀

“这样啊……”

吴秀文沉吟一下,对罗雪琴道:“那你们的仇家是哪个能告诉我吗?”

罗雪琴和陆渊再次对望一眼,一起摇头道:“这个我们暂时不能说出来,除了私人原因外,我们也有一点保密协议。”

吴秀文寒着一张脸:“那下次怎么办?”

陆渊抢着回答道:“没有下次了!现在国家已经在我们身边加强了保护,再加上雪儿也请了三队国外的保镖,现在院子外面的四辆车中,其中一辆就是相关部门的,其他两辆都是雪儿请过来的配枪保镖。”

吴秀文依然寒着脸道:“你们能防护一辈子?”

陆渊冷笑一声道:“不能!所以我们的长辈已经动手了!”

吴秀文开口要说点儿什么,见身边的小表妹一脸崇拜地望着陆渊,恨恨给她屁股上一下,“还不回房间去做作业!”

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当着小孩子说出来,还真是不太好。

岳曦这才不情不愿地走开,步子简直小得可怜,外加一步三回头,存心多听一点儿。

这个情况,可是太劲爆了。

要不是自己的视频给国安部门给没收了,那两三分钟发生的事情,比起任何动作电影都还要精彩。

见小丫头最后消逝在楼梯边,吴秀文才对面前的两个人正色道:“你们不说,我也不逼迫你们。既然国家安全部门都已经出面了,说明这个事情闹得真不小。但你们不要以为功夫了得,就可以肆意妄为,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陆渊连忙摆出一副狗腿模样。道:“吴老师,我们知道,再好的功夫,都抵挡不了子弹。”

躲在楼梯口偷听的小丫头嘴边小声“切”了一声,被子弹打得七拱八翘的龙泉宝剑还在自己小箱子中藏着呢!

罗雪琴见吴老师有些担心。只好站起身来,捞起身上的羊绒衫,露出里面贴身穿着的一件防弹衣,十分无奈地道:“老师,你看,每天出门都要穿这衣服。都快成国家特工了!”

吴秀文这才不继续追问这事情,而是换一个方向询问道:“那你过去美国那边,安全又怎么保障?”

陆渊哭丧着脸道:“吴老师,我们得罪的只是一个家族,不是一个国家。美国那边我们也聘请了黑水公司的保安。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护就是了。”

吴秀文瞪眼道:“你们不过去不就行了?什么事情比生命更重要?!”

罗雪琴也同意这个看法,对她道:“老师,这几天你也要小心一点儿,我们替你聘请了两个女保镖,你和岳曦一人一个。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小丫头一下子从楼梯间露出半个脑袋,问道:“中南海保镖?”

正无从出气的吴老佛爷马上变身成女罗刹,大步走到楼梯边。揪着死丫头的耳朵就走了回来,恨恨道:

“你这几天就待在家里,也不要去上学了。我帮你请假。还中南海保镖,我看你存心是想出去炫耀!”

不过,就算母老虎对罗雪琴的评价已经是十分高了,但依然低估了罗雪琴的手笔。罗雪琴给她们两姐妹安排的两个保镖,可是绝对不折不扣的女汉子,还是金发碧眼带有配枪的。

这仅仅是明面上的。无论她们走到哪里,身后一直还有四个五大三粗的老外跟着。活脱脱地就是国家政要或者黑.帮老大的排场。

这让岳曦的小虚荣心更是满足了一把。

她的几个死党这几天都发现素来狂野的小丫头每天都是乖乖地坐车上学,坐车放学。有司机接送,跟平时骑自行车上学的举动大不一样。

她们就读的是市里的一个重点中学,女孩子天天有车接送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倒也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就算配备了一个外国女司机,也仅仅是稍微有一点抢眼。

但让其他女孩子震撼的是,每天小丫头上课的时候,校门外就有几个老外在晃荡,有时候还跟她的女司机聊聊天,当下打趣道:“那些老外天天跟着你,说不定准备绑票,你可要小心一点儿。”

岳曦鼻子冷哼了一声,道:“小心什么?那些都是我的保镖!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轮班守候,烦死了。”

嘴角的小得意可是怎么都掩盖不住。

几个死党大吃一惊,议论道:“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需要请这么多保镖来保护你啊?”

小丫头一本正经地道:“我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事情,所以需要这么多人来贴身保护。”

大家看着小丫头神气的模样,都不怎么相信,一起笑话她是吹牛而已。

不过第二天的时候,有两个富二代的初中二年级学生在门口打架,其中一个叫了十多个社会青年过来,一不留神推了一下正在旁边看热闹的小丫头,大概也是有点儿存心揩油的心思。

结果就被一群老外给揍成了猪头模样,无一幸免。小丫头更是存心耍威风,将两个富二代也顺手收拾了一顿,这下世界彻底清净了。

其中一个富二代的老子还赶了过来,叫着律师准备找回场子。结果小丫头的女保镖递过了一张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的名片过去,跟着打了两个电话。

富一代稍微一打听,就马上萎了,人家这几个保镖的年薪都比他的年收入高,诺顿律师事务所更是世界一流的律师行,他的那点儿身家,还不够折腾一次官司费用。

能请一队持有配枪证的老外保镖,又有世界顶级的律师事务所出头,绝对是中央大佬子女的待遇。

结果还没有等到期末考试,两个富二代就一齐转学了。

尽管这段狐假虎威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小丫头可是开心了一把。但对于吴秀文来说,却知道这绝对是陆渊故意报复她而已。

当然,在二月份的时候,她就猜测出了陆渊和罗雪琴的仇人究竟是谁,因为那时候,在南洋一代影响广泛的梅家,一下子烟消云散,几个支柱产业都易主了,再加上股市的暴跌,上百亿美元的资产从人间蒸发。

这次南洋的动荡,也是和国家的政策有关系,一个跨越南亚两个国家的运河开挖,标志着新加坡海峡的门户地位不在,几乎引发了这个弹丸之国的山崩海啸。

不过这一切,都和身在美国的陆渊和罗雪琴没有多少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