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32章 无可救药

第二三二章 无可救药

或者对普通人来说这是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但对罗雪琴这位富婆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但她偏生看在眼中,留下了六个钱币当纪念,其他的全部换成了现金,喜滋滋地带走了。

范晓燕暗中估算了一下,其实他们今天总共只输了几万的筹码,但罗雪琴一下子全给赢回来了,笑着说这是一个好兆头,代表着她来了一个开门红。

罗雪琴自己也有些惊讶,暗中询问了陆渊几遍,确信不是陆渊施了什么手脚作弊,而是纯粹靠自己的运气赢了这笔钱后,越发喜笑颜开。居然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李天语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这个事情。

结果一开口就被李天语这个姑奶奶给宰了一半,算是打扰她睡懒觉的精神补偿费。

不过在她们尽兴而归的时候,陆渊和罗雪琴在门口遇到了一个“熟人”,输红了眼的江建华正被赌场的几个保安给送回酒店去了。

此时江公子精神极度亢奋,显然是吸了毒品的他根本没有前些日子的趾高气昂,也没有认出陆渊和罗雪琴来,一直在与保安扭打在一起。

一边打江公子口中还一边念叨:“我账户上有三千万,还有三千万几天后就打过来了,几天后就打过来了。我可是你们的黄金客户,可以再预支二十万的。”

陆渊当然知道他的三千万早已经被国内银行给冻结了,在那幢楼房垮塌的一瞬间,江建华和他的老头子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一个总体价值高达四五十亿的楼盘直接泡汤。他的老头子也成为了新年伊始的第一头大老虎。

根本就没有回去的江公子,第一时间选择了外逃,但老爹的东窗事发和作为首席责任人的他,国内和国外的账户全部冻结,只有几万现金的江建华选择了在赌城翻本。开始几天还享受了一下贵宾待遇,但随着消息的传开,他也被打回原形。

坐在车上的罗雪琴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对陆渊道:“为什么我没有半点儿同情的想法,反而觉得他现在的状况,太便宜他了?”

陆渊沉吟一下。才缓缓道:“因为要是我们是普通人,就算可以从他的阴谋诡计中脱身,也得掉了一层皮,所以你才会觉得特别痛恨。或者这么说,他就是那种暴发户。必须要快准狠,才能利用老头子的名头,积累最大的财富,不择手段用多了,自然也会被人反击。”

罗雪琴微微歪着脑袋,道:“要是他没有过来招惹我们,又会怎么样?”

陆渊叹息一口气道:“他老头子说起来,也算是一个实干派。所以才会提升得这么快,再加上站队没有出错,或者有可能再走高一步。可惜儿子太坑爹了。不知道收敛,所以出问题也是必然的,我们只是加快了一下这个步伐而已。”

罗雪琴有些不满地道:“说得好像其他人多清高一样?”

陆渊指着前面的车辆道:“你可要小心你的贴身秘书,要是被女流.氓给弄过去了,你就亏大了。”

罗雪琴轻轻打了陆渊一下,大嗔道:“可是你送过去的。要是被调.教了,也是你的过错。”

陆渊险些一头撞在玻璃窗上。道:“不会吧,凯瑟琳可是喜欢年轻漂亮的。范姐只有漂亮,没有年轻,不是女流.氓的菜。你才是她一直看得着吃不到的,我当然要看紧一点儿了。”

罗雪琴小小撒了一下娇,“就算凯瑟琳准备霸王硬上弓,最后吃亏的是谁还说不一定呢!”

陆渊取笑道:“你是不是和你的漂亮女同学因恨生爱,现在开始走百合路线了?不过话说回来,对于你这样的偶像明星,要是传出你是百合路线的话,我敢打赌,粉丝绝对马上暴涨一倍。”

罗雪琴闭着眼睛微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臭男人太恶心了,从来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着地里的。”

陆渊呶了呶嘴,示意前面凯瑟琳的车厢,笑着道:“我敢打赌,前面这个女流.氓对你的心思,比起江公子的要大得多。但女流.氓和暴发户的区别在于,女流氓是真正的贵族范儿,知道什么该争取,什么必须放弃,理智永远是第一位。所以只能看着你一晚上,口水都流了一地。”

罗雪琴轻轻用高跟鞋的尖尖脚尖踩了他的脚背一下,道:“我看你口水才流了一地。”

陆渊坚决不承认道:“你别污蔑好人!都看了二十多年了,还会流什么口水?”

罗雪琴将额头放在陆渊的肩膀上,小声道:“其实现在我有些怀念过去丑丑的,不会说话的日子了,每天只是练练乐器,和死丫头发发短信,再顺道思念思念你,一天的日子就平凡而充实的过去了。哪里会想象到现在面临这么多的压力……”

陆渊瞟了女孩子一眼,再看了前面专心开车的红发女司机一下,继续用中文道:“别流口水在我肩膀上,我穿的可是名牌。”

要不是前面有外人看着,他说不定早就品尝一下女孩的口水滋味了。

罗雪琴将话题转在了他们现在正在进行的大事上,“你真有法子让星洲那边的股市大跌?”

为了确保不被前面的女司机听到,她已经用上了才练会的传音入密的功夫,将声音用真气包裹,化为一丝细线送入到陆渊的耳朵中。

从司机的后视镜看去,就是两个年轻人偎依在一起,有些亲昵罢了,根本听不到她的任何声音。

陆渊也改用同样的法子道:“我没有法子,可是国家准备在狭长的马来半岛开挖一条运河缩短到印度洋的船舶航程,这就足以让星洲造成股市动荡。再加上我过去稍微制造一起事故,就足以让梅家的支柱航空集团步上马航的后尘。”

见罗雪琴这个蠢丫头似懂非懂地望了过来,也开始打肿脸充胖子,继续解释道:“其实一些国内高层的知情人已经开始在星洲的股市分一杯羹了,你的老同学就是知情人,几个月前就已经提前开始布局了,我们现在只是将事情给弄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