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36章 失败的实地演练

第二三六章 失败的实地演练

周紫欣一见,也跟着李天语纵到了树上,不过动作却差距了李天语不少。

最让下面隐身的陆渊看得触目惊心的是,两位女贼在树上的动静太大,哪里有一点武林高手的架势?

只能算是两个不折不扣的乌龙高手!

要是按照这样的方式,还没有走到有不少保安的教务大楼,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目。

摇摇头,掏出手机,拍摄了几张两大雅贼在树枝上险象环生的雄伟英姿,然后才一下出现在两女侠的面前,垂头丧气地道:“姑奶奶,你们有大路不走,反要玩惊险,你们有脑子吗?”

李天语脑袋一昂,就准备开始顶嘴。

陆渊连忙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道:“两位大小姐,我们快进一下,跳过这个环节,直接进入最惊险的部分,节约一下时间,你们回去还要做考卷,不然怎么叫作弊?”

周紫欣也觉得自己和李天语的动静太大了,刺激固然刺激了,但身上的夜行衣已经被枝条挂得脱丝了好几处。要是再继续下去,她们两个这套昂贵夜行衣还不到接近大楼,就要彻底玩完了。

就算她们里面还有运动服,不至于春光外泄,但绝对也是件丢脸的事情。

伸出手掌,捏了一下准备还口的李天语,然后眼角朝自己肩膀上已经脱线的夜行衣扫了过去。

李天语也见好就收,勉为其难的对陆渊道:“好吧,我们直接快进,进入下一个环节。”

话才说完,眼前微微一亮,人就换了一个地方。虽然不是灯火通明,但也是没有任何死角。两个当代女侠设想的计划立刻腰斩,胎死腹中。

周紫欣一下面带愁容地道:“下面怎么办?”

但眉角的笑意也是按捺不住,知难而退可是大姑娘的美德,与一贯喜欢鸭子死了嘴壳硬的某人大相径庭。

对于李天语来说。这点儿小麻烦并不算什么,眼珠一转,马上道:“我们实施B计划,决定隐形突击。”

陆渊想不到李天语马上就不坚持自己的意见。而是开始享受作弊手段,盯了她一眼,笑呵呵地道:“这样还差不多!不过为了逼真起见,我在下面当垫子,送两位女侠上楼层去开窗户!”

两个女贼才发现她们出现的地方就是大楼下的一个角落。只不过三个人都成了透明人,只有隐隐约约的一个朦胧人影,可以看出大家的轮廓。

陆渊双手交叉编织在一起,放在小腹下,做出一个托举的姿势。李天语和他从小就配合了无数次了,一个箭步,就一脚朝他掌心踩去。陆渊用力朝上一甩,就将她撑起十来米高下,轻轻跃在三楼下的屋檐上。

周紫欣也做出一个咬牙切齿的使劲动作,双眸中好像有些害羞和兴奋。也同样让陆渊给送了上去。

李天语在上面伸出手掌,一把将她给拉住,一起站在了二十公分宽的屋檐上。

教务楼还是一幢上世纪的老楼房,有落脚点的地方。

两个女孩子再次表现出毫无水准的小贼的素质,对面前的窗户几乎是束手无策,根本不是靠武功能解决问题的。

这下,李天语彻底死心了,垂头丧气地道:“居然还是两层的钢化玻璃,为什么平日没有注意到呢?算了,陆渊。穿墙术侍候!”

陆渊笑着道:“如你所愿,大笨贼!”

既然开始动用“非常规力量”,有一就有二,转眼李天语和周紫欣就有些意兴索然。再没有开始的兴致勃勃了,最后更是让陆渊包办了一切过程,反让周紫欣在旁袖手旁观,不时指指点点,犹如使唤小厮一般将陆渊摆弄得团团转。

对于陆渊这个真正的偷天大盗来说,偷几分试卷实在太过小儿科了。一个“乾坤挪移”的法术就让紧缩在柜子中的试卷跑到了桌面上。然后径直堂而皇之的将三个女孩子要参加的试卷,全部取走了一份。

这个举动,让早早准备好了手机,准备拍摄的李天语大感意外,“喂喂,你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试卷少了一份,学校一定会追查的,不就是摆明告诉院方,有人偷了试卷吗?”

陆渊倒是不以为意,继续干着强盗的勾当,“怕什么,又查不出是你偷的,难道除了你们之外,不会有其他人打考试卷子的主意了?只要你们不跳出来投案自首,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人能找出谁偷了这卷子的。”

李天语有些不满道:“你不是存心砸自己的招牌吗?”

倒是周紫欣稍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陆大哥,中文系和外语系的考卷同时少了一份,我怕有人怀疑到我们两个的头上。我的那份就不用偷了吧?!”

陆渊意味深长地道:“就是要让大家怀疑到你们的头上,才能证明你们的清白!要是你们真的偷了考卷,会笨到只偷自己科系的卷子吗?只要是聪明人都不会这样做!”

李天语愕然地盯着他,道:“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陆渊笑呵呵地道:“帮你们两个丫头分清敌我啊……到时候有人提议对你们两个进行处罚的,就一定是对你们两个不满的。这也当是小小测试一下,究竟有几个领导对你们不满!”

李天语还口道:“就算有领导对我们不满,我们也没有法子啊!”

周紫欣倒是有些明白过来,惊声道:“难道有人觉得我们太出风头了?但陆大哥也保证不了,怀疑我们的老师是别有用心啊。”

陆渊替两位女侠分析道:“你们动用一点儿脑筋。真正正直讲道理的老师或者领导,都会讲道理,拿事实来说话,就算是有所怀疑,也必须看到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就指责你们,绝对多半是存着其他目的。”

临时充当狗头军师的陆渊竖起了两个手指头,“一,绝对有人对你们手中那点儿可怜的权利眼红,巴不得借这个机会分润一把,这个才是最主要的;第二,还有另外一种人,就是纯粹为了政治目的,想借这个机会打击一下你们身后的基金会,你们只是借口,处罚你们根本就无足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