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61章 李天语的高见

第二六一章 李天语的高见

何燕妮就算对水土保护就是一个外行,但也觉得这样四面撒网的做法简直就是“纯理想主义”,只是瞎折腾,要是一百棵树能成活一棵,已经算是老天爷开眼了。

但最让她摸不着头脑的,则是韩绛这边好像信心十足,认为她们才从以色列进口的高耐旱植株,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十或者六十的存活率。

似乎只要将树苗种下,就可以长成森林。

本来按照何燕妮咨询多位大学教授之后,得到的意见是找几处地方做试点,然后等三五年结果出来之后再大力推广。或者还可以集中在西北的几个风沙带全力弄一个样板工程,集中力量搞一处。

结果韩绛倒好,最后指指头上,带着神秘地道:“这是上面几个老头子的意思,我们只管拿钱办事,就算最后失败了,我们这边还有植被实验室进行研究呢!”

无法理解这样行为的何燕妮,最后只好认为是一起政治投机,成败几乎是无关紧要,最主要的就是通过这事情换取其他利益。

对于植被实验室的奠基典礼,何燕妮倒是出席了,作为基金会的二号人物,也享受了一次正部级待遇。

望着那所拥有各种世界最先进设备的实验室落户燕京城郊,何燕妮又有些恍惚了。大概是为了最快速的进入研究,植被实验室是由紫天基金接受紫苍集团转赠的一所商业厂房改建的,布置了两三个月之后,就正式投入使用了。

实验室是采取单独核算的方式展开工作,紫天基金每年提供两三千万元的科研费用。由国家派遣最有名的生物学家和植物学家进行各种生物研究。光是研究设备的总价值就超过了十亿,这完全就是认真做事,而不是政治投机。

何燕妮并没有掌管这一块的基金拨付权力,而是依然让韩家大小姐来管理这个事情。这可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当然是少沾为妙。

何况。真正的后台在哪边,她也清楚得很,基金会至少有一半是来自女儿背后的庞大势力,女儿就是下一任的继承人,她这个当妈的可是半个太上皇,更不可能做出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事情。

这也是韩绛将她招揽过来的根本原因。

尤其是她接掌基金会之后。网上不时有人爆料女儿开着私人飞机,坐着劳斯莱斯幻影的根本原因,就是有一个拥有亿万资产的母亲,钱多得到了烧手的地步。

最为好笑的是,创造天使慈善基金的秦江平还跑过来见了一次面。感谢罗雪琴为慈善事业捐赠了千万的善款,并且提出了和紫天基金合作的建议。

结果韩绛直接就在一边拒绝了,表示自己的基金会后面站着一个财团,拥有最充足的资金来源,只是专心做慈善,不想拿着基金会来当避税的借口。

这样漂亮的言语,对于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秦江平当然不会相信。但关键是韩家有这个实力说出这话。

何况,现在韩家正在全力抱国家的大腿。进行政治投资,当然会营造出一个十分良好的形象,自然不可能跟自己形象受损的天使基金拉扯上关系。

不过他过来的意思也不是真要建立什么合作。只是拉近一下关系,顺道旁敲侧击一下罗雪琴究竟在将来有什么打算。

何燕妮也是口风很紧,表示年轻人的事情她管不着,还顺口将罗雪琴砸了自家叔伯送过去汽车的事情说了一遍,自嘲地道:“女儿从小吃了不少苦,性子倔强。她现在都是有些不敢招惹,生怕逆了女儿的心思。”

秦江平也听说罗雪琴砸车的事情。但都是一些传言,现在从何燕妮这样听到真相。倒是越发有些庆幸起来。知道他这次走迂回路线,大概走对了。

罗雪琴就是那种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性格。

现在自己的功夫做到了,罗雪琴也会给他面子的。

这个年代,还注意维持形象,不靠炒作的女演员,已经没有几个了,都是有后台的。但无论后台和有钱,没有一个能超过罗雪琴。

秦江平回去之后,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将罗雪琴捐赠过来的一千多万,全部用在了聋哑人少年的身上,并且在自己天使基金的网站上,列出了一个长长的名单,后面还留下了每笔费用的花销。

和原来高调,大肆宣扬的做法不同的是,只是悄悄地挂了出来,同时基金会也援助了同等的数额给聋哑儿童。

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罗雪琴的潜力惊人,罗雪琴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演唱的那首《希望》,现在还在全世界的音乐排行榜单上待着呢。

当秦江平从紫天基金有些寒酸的办公楼走出来的时候,还遇到了几位大学生粉丝的围堵,在拍照签名留念之后,才脱手出来,直接乘坐飞机赶回浦江。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的二十分钟后,罗雪琴乘坐的私人飞机在浦江机场降落了。不过三个年轻人根本没有下飞机的意思,依然呆在各自的座位上忙着自己的事情。

好吧,其实只有一个真正忙碌的,其他两个大姑娘都是负责出嘴当评论家。

这次陆渊在虚拟视频系统软件上,制作的是比武侠版本更上一层楼的仙侠打斗场面,也是《蜀山剑侠传》中的一个片段场景。

对于真正的剑仙和准剑仙们,当然对国内电影电视神话剧本中那种“踏剑飞行”的御剑方式嗤之以鼻,就是徐克在十年前拍摄的《蜀山传》中的天雷双剑合璧的场景,也是大不一样。

直接采用的是剑化长虹,人剑融为一体的法子来表示。

不过为了让屏幕前的观众能理解这个概念,陆渊也做出了许多艺术加工。例如,在化为长虹的光带上,若有若无的现出一条人的影子,表示光虹化的能量体,就是仙人的宝剑,也是剑仙本身。

对于这样掺假的做法,李天语当即给予了严厉的批判,“你这个就是画蛇添足!看看,虚影都快变成了鬼魂了,是不是可以从剑虹上飞起来?你还不如直接做成卡通版本的图像,在剑虹上弄出一副鼻子、眼睛来。”

罗雪琴当了一次演员,倒是对这样的虚拟形象有了新的看法和见解,歪着脑袋对正在争吵的两个人道:

“其实,我们可以采取变成金刚变形的拍摄手法,来拍摄这个身剑合一的场面。开始是人,然后飞剑从身上飞起,化为虹光,人身也跟着同化,最后变成宝剑性的光虹飞起。”

李天语和陆渊马上停下了斗嘴,示意大歌星继续发表高见。

罗雪琴当仁不让地道:“按照《变形金刚》的表现手法,和原来徐克导演的两部《蜀山》画面看,我们可以采取不同的门派,不同的宝剑,都有不同的虹化姿势,在影片中表现出五六种不同的方式,观众就会明白过来,他们是在放大招身剑合一了。”

陆渊点头道:“其实徐克的第二部《蜀山传》就有几个场景表现得不错,紫青双剑化为剑虹的场面,就表现出了宝剑的不同属性,我们可以偷师一把。“

李天语则是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先说一点儿粗浅的,就是宝剑出鞘的一刹那间,我总觉得让剑柄先弹起,然后最后出现的剑尖还要在空中划出半个圈子,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才能面对敌人……这个实在是太老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