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99章 送亲队伍

第二九九章 送亲队伍

“红包!红包!不给红包就不给新娘子!”

陆渊在后面叫嚷道,还伸出一只手掌摆在了新郎官的面前。不过语气说得犹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一样。背后的新娘子放下矜持的姿态,轻轻抽了他肩膀一下,微嗔道:“你是存心来捣乱的吧?!”

罗雪琴轻轻将她手掌按住,轻声道:“今天别表现得像个母老虎,不然嫁不出去就难办了!”

黄婷婷咬牙切齿地道:“我就知道你们是一伙的,今天故意来给我添乱!”

连素来不怎么开玩笑的罗雪琴都调.戏她,摆明是对她的怨念很大。新郎官陶飞从口袋中摸出几个红包,看样子根本不够房间中的姑娘分。

这倒不是他小家子气,而是根本没有一晚上就形式大变,这边突然多出了这么多的女宾,还包括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超级明星。

站在后面充当侍者的陆渊见新郎的囧样,上前一步,轻轻将新郎手中的红包全部抽走,神秘兮兮地对着屋子中的七八个女孩笑道:“红包不够,只好变给戏法给大家看看!”

双手在空中一晃,将手中的八个红包犹如扑克牌般地展示出一个扇面,在大家面前乱晃几下,留下一片残影,突然停顿下来,手掌上的红包一下变成了一大叠,足足有三四十个,且样式也变得更精致了。

一个女孩在前面轻笑道:“居然连红包都给私吞了,还想在我们面前偷梁换柱!你好意思!”

陆渊笑着道:“你要还是不要!?”

女孩本来就是跟薛丹一起拉帮结派的死党之一,家境非同一般,见惯了这些小把戏。这回存心让陆渊这个土豪出出洋相,猛然一伸手,就抢过一个红包。

手掌刚收回来,陆渊指尖中又自动弹出一个红包,将空缺给补上了。

其他几个女孩见陆渊在大庭广众下大变戏法。也是觉得无比的新奇,同时伸手,各自抓起一个红包,就见陆渊的袖口自动弹起几个红包,犹如蝴蝶般飞舞起来。

陆渊有些尴尬地道:“喂喂,诸位。你们总该给我这个魔术师一口饭吃,老是找我漏洞干什么!”

话刚说完,飞在空中的红包突然发出四声轻响,化为漫天花瓣,洒落在众人的肩头。

陆渊双手一缩。手指再次一弹,将刚才抢过来的几个红包夹杂在其他一大摞红包中,笑着道:“戏法完毕了,总该给点儿掌声吧?!”

李天语挥挥手道:“今天是新娘、新郎最大,掌声都是送给他们的,不关你的事情!去去去!”

这个时候新郎才看见新娘子黄婷婷身上穿着的那套婚纱,尽管是传统样式,但又不是清朝民国的旗袍装束。而是仿唐宋风格。用金线描绣的凤凰,栩栩如生,造型大气磅礴却又新颖别致。

尤其是这种婚纱造型还是第一次见到。古韵十足却又富丽堂皇。

穿着婚纱的黄婷婷,更是精心打扮过,靓丽得他都有些目眩眼花,正面带浅笑,袅袅婷婷地被几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孩围在当中,对着自己瞟了过来。

站在黄婷婷身边的李天语笑着道:“我知道你等不急了。新郎同志,还不将你老婆背下楼去?”

黄婷婷的母亲这个时候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这都什么时代了,哪里还有这样的风俗啊?”

李天语吐吐舌头。就不说话了。

在一群女孩的簇拥下,新娘被送到了门口,不过礼车当然是用那辆最上档次的金黄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了,新郎带来的六辆车都有些不好意思加入到整个车队中。

黄婷婷的父母这时候坐在第二辆陆渊驾驶的劳斯莱斯中,黄父掏出一根烟递了过去,真诚地道:“真是感谢你们为婷婷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抽烟抽烟!”

他们已经从宾馆的服务员口中问出了几辆车的来头,都是国宾的待遇了,省部级高官都没有资格乘坐这样的豪车。有她的同学拿出这样的阵仗,替她送亲,到了婆家那边,大概没有任何人敢给她眼色看了,也让两个老人放下了一桩最大的心事。

陆渊将香烟放在了驾驶台上,笑着道:“婷婷可是雪儿真正的朋友,这次居然还不告诉我们结婚的事情,我们现在肚子里还有气呢!幸亏发现得早,不然让她不声不响就嫁出去了,雪儿可是真要生气了。”

黄父将手上的烟又收了起来,这辆车可是价值几千万,要是哪里烫了一个洞,可是大大丢人了。

此时坐在前面礼车中的黄婷婷突然探出半边身体,将脑袋伸到前排副驾驶位置上的罗雪琴给扳过身体来,仔细上下打量了几眼,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怪不得今天这么丑,原来是花了妆,还是故意往丑里化,是不是天语干的?”

罗雪琴嫣然一笑道:“她怕我抢了新娘子的风头啊,差点儿就拿刀子在我脸上划两下了。”

黄婷婷有些小得意地道:“谁叫你长得那么妖孽,我今天可是压力山大,不过看在你弄得这么丑,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新郎陶飞才拿眼瞟了罗雪琴几下,却根本看不出哪点有问题。

黄婷婷瞪眼过去道:“没有看过大美女啊!要看去看前面的广告去!”

罗雪琴轻笑道:“一点儿都不淑女,连样子都不做了?”

黄婷婷用手搂着罗雪琴的脖子,轻声道:“你们都将我给加工得我老妈都差点儿认不出来了,谁敢说我不是淑女?”

新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赶忙送上马屁道:“只是你原来不怎么打扮你自己,现在精心打扮一下,当然是更漂亮了。”

送亲的车队终于来到了一家三星级的酒店门口,前面开路的银色跑车一下停了下来,倒是让门口迎接的一排人看得一阵恍惚。

前面驾驶豪车的司机们十分熟络地以每部车之间十八厘米的标准车距停放好,然后整齐一致地拉开车门,犹如排练了千百遍一样。

新娘子忍不住对罗雪琴嘀咕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还不够张扬啊?!”

罗雪琴当然将所有罪过都推在薛丹这个娇娇女头上,歪着脑袋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情,是薛大小姐的安排,我们小老百姓就只好乖乖听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