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17章 关注度

第三一七章 关注度

这一年的剩下时间,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在摄影棚中度过的,用陆渊的话来讲就是,每天看着几个疯子对着一群空气,窜上跳下,自言自语,外加被威亚吊在空中的人们,摆出各种造型吹西北风。

经过大半年的相处,剧组基本都和陆渊打成了一片,人人都知道是他掏的腰包,不过平常无论是陆渊,还是薛丹,都是和大家同吃同住,没有任何优待,基本无法感觉到纨二代气息。

何况,陆渊和薛丹不时都有天才灵感冒出来,各人也知道自己的短缺和不足。例如陆渊就缺乏对演员神情动作的掌控,往往只是知道不对,但却无法给出解决的方案,这个时候就是两位副导演过来说戏。

薛丹却又不一样,她最擅长的是对一些细节画面的掌控,敲和陆渊的深厚古韵功底相配合,尤其是在设计场景画面上,很多时候都是陆渊挑刺或者找出不足,然后薛丹马上动手开始绘画,在她的指挥下,设置出图形,再交给孙长平领导的美术组进行加工完善。

尤其是越到后期,演员们就越无所事事,压力全部压到了美术设计和cg设计这边。陆渊更是将已经初步完工的资料,交付美国那边的团队,进行加工。

为了具有信服力,陆渊聘请的团队是大名鼎鼎的乔治.卢卡斯的工业光魔,由吴秀文担任中间联系人。

当然,两边的团队都没有人知道,就在陆渊送过去的资料上,已经是有了不小的变动,等再次拿回来的时候,又比起工业光魔加工时更好了一点。

尤其陆渊为了防止穿帮露陷,更是加大了压榨这边外国团队的趋势,同时再次让孙长平在国内四处扩招人手,弄出了一个接近两百人的制作团队,此举让薛丹笑话他是在玩人海战术!

对于其他人的耻笑。陆渊振振有词道:“与其付钱给美帝拿成品,还不如自力更生,多费点儿力气培养一下自己的动画团队。就算是失败了,也会提高国内的特效制作水平一大截。”

转眼就是十二月。罗雪琴的第二张专辑在冬至节那天全球发行,这次几乎所有乐曲都是走的古典路线,还有三首由罗雪琴自己作曲写词的古韵。

尽管销售不如去年翻唱占据一半的第一张专辑,但到了过年统计的时候,在欧美地区还是达到了六百万的白金销量。让人惊诧的是。这张唱片在日本地区销售异常火爆,销量甚至还超出了欧美的数据。

至于国内的行情,更是让华纳唱片公司和负责代理的长城传媒的几个高管笑得合不上嘴。

不过这次因为有一点绣新,这版名为《飞翔》的古典作品,赢得了国外音乐界的一致好评,尽管在各大音乐排行榜上的名次没有上次待得那么久,但还是替她赢得了几个大剧院的邀请。

这个事情让薛丹很是郁闷了一阵子,还当着几个女孩子和剧组发表感叹道:“既生丹,何生雪!”

李天语和周紫欣的评价出奇的一致,“无病!”

然后两个就被薛丹给好生陷害了两次。一个被吊在威亚上吹了两斜的西北风,另外一个则是在场地上足足表演了几十次都没有过关。

今年的圣诞节没有去年那么浪漫,可以去北极游荡一趟,只不过整个剧组在才新增添的设备上举行了一次虚拟的北极圣诞晚会。

尽管没有加大力度进行宣传,但这部在外面露了一下脸的电影随着罗雪琴的广告铺设和专辑的大卖,越来越引发普罗大众的好奇心,关注度比起《阿凡达二》还要多,尤其是在国内,更是如此。

毕竟,小说本身就是一部足以媲美西方《魔戒》和《龙枪》系列的神话小说。在民国年间就被改编成各种戏曲,风靡了一代人。尽管在大陆遭禁三十年,解禁后又吸引了大批的读者,一直都有各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影视作品出现。游戏更是一抓一大把。

能不能出现一部真正可以媲美《魔戒》的优秀影视作品,无论是知道内情的,还是不明白真相的广大群众,其实对这部影片的心思是十分复杂的。

既担心是一部超级大烂片,又带着几分期待。

至于对于电影行业的大部分人来说,更是呈现出一边倒的评价。几乎没有几个人看好这片子能有多好。

大家都清楚,这片子其实就是几个年轻人自己捣鼓出来的玩意儿,人家钱多得无处花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唯一有些尴尬的就是出演这片子,担任一个酱油角色的秦江平,不得不在所有诚说,他看好年轻人的表现,绝对会给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

但这个说法却被圈内人士指责是“拿钱说话”,一方面说这话的恨不得自己也能拿钱说话,一方面又指责人家没有良心。

对于其他剧组的演员,没有一个名气能比得上秦江平,就算绑在一块都还差距不少,当然不会发表任何言论了。

何况,现在大家的心态已经发生很大改变,从原来的“尽量拍摄得不那么烂”,变成了“或者我们正在创造历史?”。

但唯一能替电影说话,却只有电影本身。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带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电影依然在以缓慢的速度完工,近两百人的团队发挥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效率,做出了不少非常出色的cg场景。即使是春节,动画团队都没有放假,大家拿着五倍的加班工资痛苦而快乐地工作着。

至于演员们已经在春节前夕就全部解散了,后期的制作只要需要的时候,才回来重新补戏什么的。

不过望着这群年轻人的成果,剧组以专业的眼光看,制作的场景已经是《阿凡达》系列一个档次的,而且不是拙劣的模仿,许多镜头画面都是首创。

要是能在春节上映,绝对可以轻轻将《大闹天宫》那样的烂片给踩在脚下,连身都翻不过来。

这年春节的时候,罗雪琴依然没有出现在大众期盼的春晚上,不过倒是与薛丹联袂出现在了维也纳的,举行了一次新春音乐会。

结果这场在大年初一早上播出的音乐会,在国内的收看率达到了一个出人意表的高度,和当晚的星光大道总决赛持平,还略有超出。

这年春节,论坛上又多了一个话题,就是身为央视宠儿的罗雪琴,居然连一次春晚都没有出现,这种境遇太令人寻思了。

有人在论坛爆料,说罗雪琴不上春晚十分简单,就是耍大牌而已,根本不去报名参加任何节目的选拨,就等着春晚发邀请,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陆渊和李天语看着这帖子的时候,一脸崇拜地盯着正在钢琴上弹奏着什么的罗雪琴,小声议论起来。

“你举得这样子是耍大牌吗?”

“绝对是,眼睛到现在都没有看我们一眼,不是耍大牌是什么?”

然后两人一致认定罗雪琴就是耍大牌。

耍大牌的罗雪琴还真有耍大牌的底气,春节还没有过完,就将中央民族乐团和爱乐乐团同时给邀请过来了,为电影配乐。

可以这么说,这部《蜀山》的演员阵容算不上群星灿烂,但对于配乐的团队来说,绝对是全国最高水平,就算是罗雪琴的导师都加入了这个团队,为片首曲《虞美人》专门谱写了曲谱。

因为开头是酱油众的主角老爹抒发心怀,感叹“问君能有几多愁,乔一江春水向东流”,女儿就轻声吟唱了这曲目。

不过和小说稍微有些区别的是,编剧修改了一下故事发生的年代,不是原来的清朝,而是遵循一个画面的古风,不然留着猪尾巴的社会,太不符合超脱这个世界外的神仙装束打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