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22章 泄密事件

第三二二章 泄密事件

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时刻,娱乐至上是全世界推动gdp增长的最好选择。今年尤其明显,尤其在电影产业这个环节,不仅好莱坞大片云集扎堆出现,质量也很高,几乎和上世纪的九.七年媲美。

无论是卡梅隆的《阿凡达二》,还是dc的《超人大战蝙蝠侠》,或者是卢卡斯的《星球大战七》,从年头到年尾,几乎每一个月就有一两部部制作精良的大片上映,让全世界的影迷们的腰包都变瘪不少。

在这样形式下,国内的几部大制作电影几乎是一溃千里,连一部破十亿大关的都没有,年度票房的前五位置上,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外国片。连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俄罗斯,也用一部《静静的顿河》,重新演绎了前红色帝国的风采,抢走了超人的位置,名列第二。

在十一月结束的时候,《阿凡达二》在国内的票房超越了自己前集创造的记录,以二十五亿的记录,勇夺票房第一的宝座。

但最令国内大众期待的,则是罗雪琴主演的《蜀山》,在华纳公司、长城娱乐和曙光工作室的网站上,都放出了演员们的定妆照片,再加上三亿美元的巨额投资,让这部影片成为了国内投资最高的影片。

尽管放出的两个预告片让广大影迷们大大震撼了一把,但真正看好这部影片的人并不多。

因为根据国际惯例,大部分预告片就是影片最精华的部分,将两个小时的东西浓缩成几分钟,只要不是猪。都能做得无比精彩。

对这个担忧,身为发行商的长城传媒倒是没有多少表示,只是在私下场合开玩笑道:“要是亏本了,也只是两个广告的事情,让我们的女主角再接几个广告就是了。”

但尽管如此说法。凡是安排了放映场次的影片,或多或少都进行了翻修,尤其各大城市的ax影院都在岁末来临之际,进行了升级换代。这样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圈子内的有心人。

于是,让全世界跌破眼镜的是。在进入十二月第一天的时候,网络上出现了《蜀山》的偷跑版,几乎在一夜之间,下载量就达到了千万人次,而且还有疯狂传播的趋势。

第二天一大早。华纳公司联合长城传媒,直接报警,同时发表声明,这次泄露的是去年的第一次剪辑版本,和正式完工的作品有天壤之别。为了说服大众,更在网站放出了第三次宣传片,让大家对比一下三次宣传片和偷跑版的区别。

事情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各大正规网站也纷纷封杀偷跑版。但那些服务器远在国内的各个下论坛,都可以找到下载链接,偷跑版不仅随着封杀而消失。而越传越多。

本来,对于任何电影遇到的这种事先泄露的大杀器,几乎已经注定了惨遭滑铁卢的下场,不要说收回成本,就是能挣回多少都成问题。

十二月的第一天,身在浦江的秦江平就一大早拜访了陆渊几人。希望能帮上一点儿小忙。当然,也不忘记在微博上谴责这种卑鄙的行为。

等来到停放在码头上的游艇上。才发现船舱中的几位当事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根本看不出一点儿愤怒的模样。客厅中的大屏幕上倒是投影出一串串电脑指令。好像在进行着黑客攻击一般。

见秦江平进来,几位当事人一点不感到意外,薛丹还对秦江平开了一个善意的玩笑,说他不带宝贝女儿一道过来,让几个姐姐好好出出气。

秦江平已经知道燕京那边的声明,报警就算抓到泄露者,也是没有多大作用,损失已经造成,再也挽不回了。

陆渊见这位打酱油的国际巨星一副义愤填膺的神态,只得告诉他实情:“秦老师,别生气,其实我们在送审的时候,就猜想到了出现泄密的可能,所以我们递交上去的,只是第一次初剪版本,也是去年被卡梅隆大大鞭挞了一番的那个版本。”

秦江平嘴巴一下张得老大,半响回不过神来。

李天语更添油加醋地道:“现在警方正在技术取证,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刚刚从数据组那边得到的消息,泄露版拷贝的第一次时间是三个星期前,上个月十一号的下午九点,是用我们提供的解码器直接破解的,只要查查谁有这个解码器,谁就是泄密者。”

秦江平苦笑一下,道:“这些电脑技术上的东西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我只知道这个解码器只是在各个影院放映时提供密码,难道你们连送审的样片也使用了这个技术?”

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太愚蠢了,人家连送过去的样片,都不是正式版,分明是早有提放。以薛丹的身份,绝对不可能和审核部门这么对着干,除非是故意设下一个陷阱。

但就算设下陷阱,最多也是那些小角色顶缸,和大人物没有任何牵连。

薛丹好像看出他的担忧和疑惑,一脸轻松地道:“先看看新闻,再看看那边怎么说!”

拿起遥控器,将身前的大屏幕上运行的数据指令给全部消除,画面变成了一个视频,“小雯,那边结果出来没有?”

镜头上出现一个年轻女子,一脸古怪地道:“嫌疑人已经锁定了,是总署这边的一个科员,十分钟前从楼顶跳下去自杀了。小丹,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我下午再打电话告诉你最新的结果。”

薛丹先是一愣,然后问道:“用得着自杀吗?”

那女子神色越发古怪,“拔出萝卜连着根,后面的事情已经和你没有多少关系了,管好你的嘴巴,不要乱说。”

薛丹连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跟着面色一转,馋着脸讨好道:“我这叫不叫立功啊?!”

视频一下关上了。

李天语一下趴在罗雪琴的肩膀上,诧声道:“被自杀?”

薛丹面色一板,冷冰冰地道:“闭嘴!”

秦江平也知道接触到了一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尤其他现在还是其他国家的国籍,当然只能是假装听不到,心头却翻起了滔天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