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46章 分基地

第三四六章 分基地

天才壹秒記住→网,為您提供精彩閱讀。诺瑞尔.克鲁斯是图巴克岛的机场导航员。

在黄昏来临之际,他看见一架小型客机出现在天边的视野中,以一种极其不规范的动作高速接近机场。

“这些该死的亿万富翁!”

克鲁斯在肚子中暗骂一句,这种明显新手的架势方式,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过。凭他的经验,就知道驾驶着小型客机过来的,多半就是亿万富翁本身,或者是他的子女们。

反正驾驶飞机过来这个小岛的,除了少数的科考队员,大部分都是真正的有钱人,他就是以此为生的。

小型客机渐渐飞近,是一架花花绿绿的湾流三百,越发证实了他的判断。耳机中传来一个带着奇异口音的请求降落的女人声音。

克鲁斯回应了对方的请求,顺道按下了手边的紧急红色按钮,通知消防队和医疗队出动。其实,总共也只有三辆车从飞机库边上开了过来。

按照飞机的这种速度和不时摇摆两下的姿势,不弄得机毁人亡就是上帝保佑了。

急速下降的飞机以超过标准速度三分之一的迅捷,俯冲而下。

落在克鲁斯这个经验丰富的导航员眼中,已经不是准备降落,而是准备找死,标准的撞击大地的姿势。

完了!

又是一起全岛国的热点新闻!

几乎就在克鲁斯拿起话筒,冲着那边大声嘶吼:“拉高,拉高!”的时候,只见急速俯冲的飞机,突然间猛然朝前抬起,在距离跑到四五十米的高度,完成了一个十分经典的眼镜蛇动作。

又好似犹如一片落叶一般,被迎面吹来的狂风刮起,将撞击的姿势给硬生生地制止住了。就当克鲁斯以为飞机会收不住势头该下而上,再次钻入蓝天的时候。

身上绘着一只奇异大鸟的小型客机,再次俯冲下来。

不过和刚才犹如醉驾开车的诡异动作相比。现在就犹如教科书中展示的经典降落场面一般,四平八稳,无懈可击。

“一定是飞行教练接管了飞机!”

克鲁斯从脑海中得到了唯一的合理解释,悬在嗓子眼儿上的心才落了下来。毕竟。任何导航员都不愿意在眼前出现一桩惨绝人寰的空难。

几分钟后,飞机上走下了四女一男五个年轻人,看肤色装束应该是东亚人。0000其中一个很靓丽很有气质很有贵族风范的女孩子,更是心有余悸地按着胸口,脸上带着激动、兴奋和慌乱。正和身边的三个女孩子说着什么。

至于最后出来的那位年轻男子,正和旁边的工作人员交代着什么。

“薛大小姐,你要自毁撞大楼,也不用拉着我们陪葬啊!看你前面飞得似模似样,原来都是样子货,一降落就露陷了。要不是本小姐眼疾手快拉你一把,我们等下就要送你去重症监护室了!”

李天语见薛丹恢复了镇定,这才开始秋后算账。

薛丹愤愤不平道:“谁刚才在我耳边说降落速度就是那么多?究竟是谁在指挥?”

“反正我不管究竟是你们中哪一个的责任,我都是殃及池鱼的那个!看看我脑袋上的大包,就知道你们刚才差一点谋杀了现实社会唯一的神仙!”

脑门上肿起一大个包的陆渊从旁边走了过来。大声道。

反正他们已经来到南太平洋的某个小岛上,能听懂中文的恐怕是屈指可数,他当然要找人赔偿,刚才真是无妄之灾,飞机一个极其不自然的悬立,让躺在长沙发上睡觉他重重地跟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不过当时忙于救机,直接施展法力将飞机稳住,用平稳的姿态降落在地。

薛丹在刚才的事故中也表现了卓越车手的反应力,在一起机毁人灭的惨剧中马上恢复镇定,由陆渊发号施令。【△网.aixs】平稳地将飞机降落在了跑道上。

尽管薛丹所做的一切几乎算得上是无用功,就算她什么都不做,飞机也会安然无恙地落地,但外面可是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能用合理的方式解决就用合理的方式进行。

见陆渊头顶现出一个大红包过来兴师问罪,正在内讧的两个女孩子马上团结一致,炮口向外。

“还神仙?被谋杀的神仙绝对是笨死的!”

某位牙尖嘴利的女同胞如此说道。

至于当事人可没有这么大的脾气,毕竟有求于人,只好放低姿态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说得心安理得,好像只是不小心踩了陆渊一下。

“我忘记拿急救包了。要不我去飞机上拿下来?”

素来好心的女神医提议,转身就要回飞机上去。

罗雪琴一把拉住周紫欣,摇头道:“别管他,他是故意装可怜来蒙骗你的,你上什么当?再大的包等下自然就消散了。”

见自己的险恶用心被罗雪琴识破,陆渊只得见好就收,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改口道:“先去找地方吃点东西,买点补给,等下我们还要继续上路。”

李天语大为惊讶地道:“不是说好的是这个地方吗?”

陆渊极为无耻地道:“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现在飞机加油,距离天黑还有一点时间,你们可以买点儿土特产什么的,用来路上吃!”

罗雪琴微微颦起眉头,问道:“你究竟要去哪里?神秘兮兮的?”

见罗雪琴也不知道陆渊在耍什么花样,李天语彻底无语了。

陆渊耸耸肩膀道:“南极!”

薛丹嘴巴动了两下,最后忍耐不住:“难道你们真的在南极开了分基地?”

李天语“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连连点头:“这个分基地用得很传神哦!我看南极屁都没有,除了冰天雪地还是冰天雪地,就如同我们圣诞节去北极看圣诞老人一样!除了差点儿冻死外,只喝了两口冻成冰的咖啡,一点都不好玩!不去不去!”

陆渊慢悠悠地道:“其实这个地方距离南极还是有些远的,也是一个小岛,不过却十分特殊,没有正确的法子,永远都找不到。”

薛丹倒是很有旅行经验,见眼前的机场十分简陋,知道太平洋的小岛比起加勒比海那边的岛屿还要更加不如。

要是一出外面,连交流都成问题,更不用说买什么土特产了。尤其现在天色马上就要黑了,也没有多少东西好买。

和其他几个女孩子一说,就在机场的商店买了一些不知名的玩意儿,杂七杂八消费了两千多美元,倒是让老板眉开眼笑,更附赠了一大袋水果。

晚餐就在机场解决,望着样式味道都十分古怪的沙拉,李天语好奇地尝了一口,就冲进了洗手间。

倒是岛上的椰子汁添加了几种特殊的草汁,再兑上可乐,别有一番滋味,让四个女孩子都一起赞口不绝。

于是,李天语又买了五十美元的怪异饮料,打包带上飞机。

等暮色降临的时候,“朱雀号”私家飞机再次冲天而起,划破蓝天,朝北边的天空飞驰而去。

或者更准确地说,飞机在朝来路飞行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才猛然中途转向,笔直朝着东南边而去。

以湾流三百每小时上千公里的速度,在飞行了一个多小时后,陆渊直接宣布了飞行员薛丹的失业,关闭了飞机上所有的仪器,然后将飞机降落到了贴着水平面十多米的高度,依然保持着刚才的速度,继续前飞。

李天语见陆渊如此谨慎,当然要挑点刺才舒坦,“听说国外的计算机或者定位系统,都留有后门的,你就算关机,也是一样会发回信号的!你现在不要以为贴着海面玩超低空飞行,就能躲避雷达。你可不要忘了,美国的间谍卫星的高清晰照片,连你手上有多少汗毛都分得出来!”

对于这个说法,薛丹嗤之以鼻道:“要是真这么厉害,那几年前失踪的马来西亚航班的飞机的遇难旅客,早就找到了,不用拖了几年都是只找到黑匣子!”

罗雪琴轻笑道:“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两个抬杠是每日都要上演的吗?”

话才说完,就见窗外浮现出了一片天蓝色的海面,上面有无数点荧光浮动,在月光下好像一位美丽的海精灵一般,充满了一种异样的色彩。

陆渊指着外面梦幻般的海面道:“过了这片‘离珠海’,再飞三千里就到了!”

李天语望着桌面上的电子地图,眉头皱了起来:“刚才我们飞行了六个多小时,抵达最远的一个小岛,最多也才飞行了六七千公里,为什么前面我好像看到大片大片的冰山?我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到了南极洲吧?”

听她这么一说,薛丹也点头道:“刚才我们加油的岛屿,分明是在赤道附近,前面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一片冰山呢?”

陆渊神色不变地道:“刚才我们说话的时间,就飞过了三千里,我们已经用这样的速度飞了三四十分钟了,要是不到南极洲附近,那就是我飞过头了,已经飞行地球大半圈,飞到了北极圈附近。”

薛丹想了一下,问道:“这儿难道就是你的老巢?”

旁边的李天语立刻哈哈笑了起来,周紫欣嘴角也逸出一丝笑容,罗雪琴却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

薛丹知道自己猜错了,嘟嘟嘴就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