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56章 暴走

第三五六章 暴走

宾馆就在旁边不远,转眼就到了.小说

李天语伸手将头上的短发给弄成了一团鸡窝,低沉着脸.

前面充当司机的陆渊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宾馆的门口.

不带一丝表情的韩绛走出车门,凶神恶煞地反手一记手袋,就将挡风玻璃给化为了片片碎屑,然后大步朝宾馆门口走去.

侍立在门口的十多位礼仪小姐见状,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充当秘书和司机的李天语,陆渊连忙在韩小姐背后使劲对那群漂亮的服务员做手势,示意她们让开.

光着脚的韩绛走上台阶,拿起手提包使劲砸了几下玻璃门,结果出人意料地是玻璃门防弹型优良,连甩几下都没有砸烂.

一下停下脚步,冲着几步后战战栗栗跟着的两个跟班道:";拿我的高尔夫棒来,见什么给我砸什么!";

一甩手,就将手提袋丢给了小秘书.

一脸黑线的小秘书犹豫不决地提着划破几处的爱马仕皮包,然后在韩大小姐要杀人的目光注视下,轻飘飘地拿着朝玻璃门使劲砸了几下,那种尴尬无助和郁闷,看得赶过来的保安都面面相觑.

转眼司机陆渊拎着高尔夫棍过来了,无助地看着大小姐,在她冷冰冰不说话的眼神中,然后使劲朝玻璃门甩了过去.

咚咚咚!

几声刚劲有力的闷响响彻大厅,让其他服务员也过来探头探脑.

在连续六七下之后,钢化玻璃门终于碎成粉末.韩绛光着脚,径直从玻璃渣上踩了过去,更一手抢过陆渊手中的高尔夫棒,一马当先地朝门口的两个巨大的景泰蓝花瓶扫了过去.

匡!

蓬!

啪啦!

犹如发了疯的韩大小姐和两个手下一路横扫进去.

尽管这里是政府的高级宾馆,但大家都知道动手的女孩子是谁.见女孩子并没有冲着人去的意思,只是见什么砸什么,就连身边两个跟班开头有信不开,到后来也是砸得十分卖力.

大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不好上去阻止.

韩小姐并没有坐电梯,而是从一楼一路砸到六楼自己的房间,然后重重地关上房门,只听里面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

不过楼下的工作人员看着韩大小姐的座驾已经破烂不堪.尤其是后备箱中还放着两个大号的扳手,分明是刚才的司机没有敢拿这样破坏力更强悍的凶器出来,只是拿高尔夫球杆出来意思一下,也不禁咋舌.

转眼赶过来的姚昆见大厅犹如发生了抢劫枪战一般,地板上也有淡淡的血迹.听服务员一说,才知道是韩小姐直接踩上去弄伤的.

而旁边韩绛带过来的团队,更是手忙脚乱地打电话的打电话,帮忙整理的帮忙.在六楼的门口,还守卫着七八个人.

房门关得紧紧的,偶尔还传来一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只是频率比起刚才低了无数.

韩大小姐失态,变身女暴君的消息,几乎在短短的片刻间,就流传到了四面八方.就是在另外一处下榻的副总理也听说了.

听到汇报只是摆摆手,示意宾馆一定要照顾好韩小姐的安全.不要让她做出更为偏激的事情,还派了两个随员过去看看.

等人走了之后,才直接拨通了韩氏集团的当家人韩启的电话,苦笑道:";想不到令侄女反应如此激烈,在我这里大闹表示不满呢!";

韩启沉吟一下,才道:";我马上赶过来接她回去,改天我再过来负荆请罪.";

名义上已经半退的韩氏集团掌门人放下电话,也是摇头苦笑不已.不过一双凌厉的双目更是闪烁出两道精光,原来一直只当这个侄女心机有余,决断不足.现在看来是多操心了.

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了一场好戏,可是第一次堂堂正正地亮明白了韩家的态度和自己的立场.尤其最妙的是她已经事先做足了姿态,让所有人都相信她是对这次并购势在必得.

其实只有家中寥寥两三人知道,她在得到了那个不问世事的门派全力支持后.就准备自立门户,另起炉灶了.

现在看来,是找个机会将韩氏重工交在她手中的时候了,自己也该退位让贤了.那些海外的各房蠢材,还以为丫头少了他们的支持不足成事,却根本不知道.这次他们已经站错了位置.

现在侄女上有老祖宗的支持,外面还有足以和国家力量匹敌的强横势力支持,宛如成为了在人间的代言人,绝对不可能功败垂成.

要是侄女成功,那就是第二个通用公司,韩家彻底和共和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那时候,只要子孙后人不反社会反人类,那就是泽被后世,根本不用考虑国内的站队问题,强大无匹的工业力量也是各方势力拉拢的对象.

本来航空领域的工业技术,不经过几代人的积累难以实现.但现在家族中有老祖宗的存在,让许多难以解决的技术问题不存在丝毫难度.没有任何科技力量可以阻挡无形无相的老祖宗入侵.

就如同苏秉老爷子展示的手段一样,明的不成跟你玩阴的,将你一切封锁的东西全部偷过来就完事.

想不到素来以良好形象示人的侄女居然会弄出这么一出戏来,让她营造的形象轰然垮塌,却又让人无可指责,只会当成是素来顺风顺水的大小姐遭受了人生的第一次

挫折,还能捞取不少同情分.

比起闷声不响更为高明,日后弄出多大的动静,大家也会视为当然.等发现一切都不妙的时候,已经无法阻止她王者归来了.其中更妙的是,她的";赌气";更能让其他资本没有进入的借口,同时更不用收拾浦江飞机厂的烂摊子了.

不然,作为盘根错节的国家重点企业,外来资本就算再怎么出力,也占据不了主导地位.现在摆出一副全力争取兼独吞的方式,惹来其他鳄鱼们联手击退,那国家也不好意思再将这一摊子事情给压过来了.

就算是下一届政府改变主意,但也必然做出更大的让步,才好意思开口,但那时候直接一句没钱就打发掉了.

韩启又想起侄女手头突然多出的天文数字的后备资金,她到现在都没有对外吐露半个字,无人知道这笔资金的存在,足够让她立于不败之地.

想了一想,马上拨通了侄女的电话,话筒中立刻传来一声委委屈屈的声音:";二伯,我……";

韩启一听,知道屋子内还有其他外人,侄女才飙演技,连忙好言安慰了几句,依然不放心,直接让跟过去的员工联通了视频.

等屏幕上呈现出一片狼藉的房间,见几乎没有一件完好的家具器皿.

尤其屋内还有两道熟悉的身影,正装模作样的整理着敲破的鱼缸,将两条金鱼放在了一个塑料口袋中.

尽管那两个年轻人化妆得对面都认不出来,不过眉宇间那种奇异的气质却瞒不过他这位相法大家.心头更有些醒悟过来,多半是那位姓李的女孩火上浇油弄出来的.

见脚上已经缠上纱布,眉宇间恢复过来的韩绛露出心力憔悴的无力和委屈,要是自己不知道真相,也会信以为真.也不多说,韩启马上吩咐工作人员将侄女带走,同时叫人备车,马上赶去浦江善后赔罪.

半个斜后,乘坐在加长林肯轿车中的韩大小姐,正式离开这片园林.下午赶过来的韩启更是摆酒向大家道歉,同时宣布退出这次竞标重组商务会谈.

就在几个赢家多了一项酒后谈资的第二天,韩大小姐做出了一件让大家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正式向国家工业部,商业部和航空航天部提供商业备案,出资五十亿美金,在浦江对岸的小城建立一家飞行集团公司,让所有人眼珠掉地.

对于韩大小姐执迷不悟,自寻死路的行径,大家都是举手欢迎.不仅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现在人家红颜一怒开始自个儿干了,还不用担心她在后面歪嘴坏事,更是个个嘴上感叹着";后生可畏";,心头却巴不得多几个这样的后生来.

听说韩大小姐回去之后,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法子搬出国外的老太爷,灌了无数汤之后,居然让老太爷出面,全力支持她自立门户.

同样的事情差点儿在韩老爷子的手中上演,气急败坏的老爷子尽管没有上演一次暴力活动,但也砸烂了一个烟缸.

祸起萧墙的局面,更是让大家笑歪了嘴,韩氏集团由盛而衰,起因就是由此,大家更是拍手庆幸.

果然,在大家的看笑话的过程中,豪言壮语的五十亿美元的注册资金,最后消减到了五亿美元,原本全力打造大型客机的计划,也变成研究航空发动机,想用这点塞牙缝都不够的资金,采摘下工业上最璀璨的那颗明珠.

作为最大的帮凶,陆渊和李天语在十分过瘾地明目张胆地搞了一次破坏之后,就回到了浦江的电影公司,宣布消减国外员工.理由十分充分,资金紧张,大老板要搞一个大计划,拍摄电影的经费当然是严重不足.

于是,过了三年好日子的老外们很自觉地集体请辞,反正他们的名气已经出来了,还有小金人在手,正好回好莱坞发展,中国这边的技术力量太落后了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