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64章 你算老几!

第64章 你算老几!

霍清芷顿时心生怒意,你算老几,你不同意师父收我为徒,难道还需要你的同意不成不过还未等她说话,叶洛已经先行开口。

“向她道歉”叶洛对林双双沉声喝道,明显带着怒气,心生不悦。他叶洛做事哪里是她能够质疑的,更何况还是收徒一事。

“小师叔,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凶我”林双双满脸的不可置信,还有委屈,此时眼中都含有泪水,“我不会道歉的,她凭什么做你的徒弟不过一个下界的乡巴佬,她根本就不配”

“向她道歉”叶洛的声音更冷了,周身的气息也变的强势起来。

“师叔,不要动怒,双双只是一时情急罢了,我替她向这位霍姑娘道歉。”张子修抓住了还要反驳的林双双,一脸笑意的当和事佬,躬身对着叶洛说道。

“霍姑娘,很抱歉,我这位师妹性子直爽,说话也就有些直,你不要往心理去啊”张子修一脸歉意的对着霍清芷作揖行礼,礼数都恰到好处,可是说出的话却不是那么的中听,只说师妹说话直,却不是说她讲的不对,显然也是认为霍清芷的确不配做师叔的徒弟。

“呵呵。怎么会呢对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话,我就当作是狗吠鸡鸣,通常都不会放进心理,毕竟太吵了你就放心吧。”霍清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被人如此打脸,被人质疑她不配做叶洛的徒弟,霍清芷简直不能忍,就算是明知初来乍到需要积蓄力量,如此树敌实属不智,可是她根本无法做到忍气吞声

“死女人你说谁在狗吠鸡鸣”林双双暴怒道,她双手掐诀,打出一道剑光,射向霍清芷,直刺她的要害,简直是狠绝

“够了再无理取闹,别怪我出手教训你。.?网”叶洛拦下剑光,两眼冰冷的看向林双双,显然对方已经激怒了他,到了他的忍耐极限。

“小师叔你你居然”林双双还要说话,却被张子修给拦下来了,他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稍安勿躁,转而笑着对叶洛说道,“师叔,你敢快进殿吧,师父他们该等急了。至于这位霍姑娘,既然是师叔的徒弟,那弟子就带她熟悉一下万剑门,顺道给她安排住所和所需东西。你看可好”

“师父”霍清芷伸出手,拉了拉叶洛的衣袖。

叶洛扭头看向她,见她满脸的不情愿和眼中的信任依赖,原本想着带她去大殿确实不便,要她先跟随其他弟子熟悉万剑门的心思也息了,还是让她暂时呆在身边吧。自己似乎越来越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她先跟着我就行。”叶洛说完,便带着霍清芷去往大殿,也不理会众人在身后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表情。

霍清芷开心的跟随叶洛离开,志得意满的看着已经气的满脸扭曲的林双双,走出去老远,还回头望去,满眼的挑衅

气死你这是我的师父

“别嘚瑟”叶洛说道,虽是训斥,可是声音中并没有怒气,只是无奈。这个徒弟,只看她的动作,不用扭头看她的表情也知道她在干什么

“嘿嘿。知道啦。”霍清芷一笑,有被抓包的尴尬,可是感受到师父的维护,就是被训斥了,也是一脸开心。

“师兄,刚才为什么要拦着我我刚才就要一剑杀死她”看着叶洛和霍清芷他们远去,林双双气的要死,满心的怒气,开始向张子修发泄道。

“师妹,你还没看明白吗师叔可是对那个女人非常的维护,你就算是不喜欢她,也不能在师叔面前公然的刁难她,更别说动手了反正这女人已经进了万剑门,即便她是师叔的徒弟又如何,难道师叔还能时时刻刻的护着她不成,所以你以后想要整治她,有的是机会”张子修不急不缓的说着,脸上明明还是一脸笑意,却是透着一股子的阴狠。

“哼算你说的对。”林双双哼笑一声,心中冷笑道,“霍清芷,你给我等着,就你,也配做我师叔的徒弟”

霍清芷跟着叶洛靠近这大殿,远看只觉得仙雾迷绕,近看才发觉原来如此的气势雄伟,大殿的上方的一块牌匾写着正阳殿,霍清芷只盯着那三个字看了一眼,就觉好似万把灵剑冲她而来,刺的她眼睛疼痛难忍,却又无法移开目光

正当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只手挡在了她的眼前,挡去了所有的剑光那手掌干燥温暖,可霍清芷却觉得手与脸颊相接触的地方一阵阵灼热,脸也无端的烧了起来。

“灵气运于眼上。不要再看”叶洛的声音此时在耳旁响起,因没法看到他的样子,所以此时听来觉得更加的悦耳动听,吐露的气息也让她的耳朵有些泛红。

霍清芷深吸了口气,静气凝神,按照叶洛说的运转灵气,将刚刚无端的情绪也一并除去。

“谢谢师父。”过了一会,霍清芷才终于重新睁开了眼睛,见叶洛正盯着自己,眼神中含有一丝关切,心中乍暖。

叶洛见她确实无事,便转身继续向前,虽面色不动,可是却不由的握了握右手,刚刚肌肤相触的酥麻感,还有些似有似无,留之不去。

此时的霍清芷再也不敢随便乱看,眼观鼻,鼻观心的跟随叶洛走进了大殿内部。

坐在首位上的掌门看到跟在叶洛身后的霍清芷,眼中露出不喜,作为化神期的高手,无需出去,他也知道刚刚在殿前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女儿与这个女人发生冲突的始末,自然也清楚,不过毕竟身为一派掌门,即便是心有不悦,他还是面色如常的问道,

“师弟,你可总算是回来了。期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嗯。一切顺利。”叶洛淡然的回道,然后向其他的在座的几位峰主点头问好。

掌门闻言点了点头,知道自己这位师弟向来少言寡语,也不强求他能够多回答什么话,随便又寒暄了两句,便开始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师弟,你回来的正好再过一个月,就是个门派之间的小比之日,我本担心你这次不能如期回来,心中总是有些惴惴不安,如今却也踏实了”

“师兄,这小比不是历来5年一次”叶洛挑眉疑惑的问道。

“唉。”掌门长长的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沮丧,却更多的是气愤,“是他们天剑宗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