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85章 叶洛的一剑之威

第85章叶洛的一剑之威

掌门林峰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难看无比,其他三位掌门虽然脸色没有林峰那么难看,但是也是面露不悦。这天剑宗的人,仗着实力强大,如此轻慢众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在下东方卿见过诸位掌门。”说着,草草的施了一礼,没有任何的庄重之意,态度傲慢到极致

他后面跟着的两位老者,都是化神修为,而且竟是隐隐以他为尊,见到众掌门,却是连拜见都不拜见,鼻孔朝天,根本就不把林峰等人放在眼里

“东方卿,你刚刚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何时我们四大门之间的比试需要你们天剑门派人前来监督了”林峰沉声问道,甚至调动全身灵气,释放属于化神强者的威压

“呵呵。”那东方卿轻蔑一笑,大手一挥,身上好似光芒一闪,那丝降临到他身上的威压也随之消失,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林峰见此情景,瞳孔一缩,这东方卿身上定有什么长辈赐予的宝物,要不然怎么可以抵挡强者来临的压迫

“林掌门,何必如此的生气呢。我天剑宗作为三大宗之一,当然有责任帮助下面的一些门派,维护门派之间的关系,我今天前来,可就是奉了师叔祖的命令,专门过来当公证人的。虽然在下修为不高,可是我可是代表的天剑宗,想来各位掌门应该不会有意见吧”东方卿一脸倨傲的说道,张口闭口天剑宗,犹如骄傲爱炫的孔雀一般

不过,他口中的师叔祖可是天剑宗的合道期强者朴道子,真正凌驾于四大门之上的最高存在,所以即便知道这东方卿不过只是个金丹期的弟子,可这些掌门仍然不敢得罪他,还要陪着笑脸

便是因为这东方卿极为的受到那朴道子的宠爱,也可以说是宠溺,要不然他身后的两个化神期强者,也不会对他俯首帖耳,所以这就直接造成了东方卿骄傲自负、无法无天的性子。

林峰听到此言,只得将其他的话给憋了回去,怒哼了一声,不再进行争辩

见此,东方卿得意的一笑,眼睛扫过众人,待看到叶洛之时,眼中闪过一抹嫉恨,嘴角一挑,露出讽刺的一笑,

“哟,叶洛回来了,那现在看来之前三大门打的主意可就不能实现了呢只是不知去那灵气稀少的下界呆了三年,你的修为有多少长进,也不知道一会还能不能看到你以一己之力挑战群雄的风采呢呵呵”

突然,一道凌厉的剑光冲破天际一般,以势不可挡之势直直刺向东方卿的心口那后面的化神期强者惊愕之下,竟然没能及时出手救援

璀璨的金光霎时从东方卿的身体上迸射而出,是他的护体金光最终挡住了叶洛这致命的剑光他自然是毫发无伤,可是苍白无血的脸色以及眼中的惊慌却真正泄露了他心中的恐惧

“你现在亲身尝试过了,你说呢”叶洛淡然的收回手,冷冷的说道。

霍清芷看到这,简直想要拍手叫绝,师父简直太帅了够霸气

其余的万剑门的弟子也是满脸的崇拜,不愧是师叔祖,这东方卿之前还号称什么剑术第一天才,在我们小师叔的面前简直就是个渣渣,被小师叔一剑就吓破了胆除了仗着有个合道期的师叔祖,到处摆谱,仗势欺人,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那身后的两个化神期强者,顿觉脸面全无,居然没有挡住一个金丹期小子的剑光,恼羞成怒之下,立马打出一道蓝光,攻向叶洛

“以为我玄道死了不成什么小杂鱼都敢欺负我徒弟”就在此时,玄道突然出现,大手一挥,就将那攻击消于无形

那两个化神期,一见是玄道出现,立刻寒蝉若禁,这玄道可是号称能够拼死合道期的存在,战斗犹如疯狗一般的不要命,所以一般人还真的是不敢招惹他

掌门看着这一幕,高兴之余,又难免有些担忧,不过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再略微想想,反正是同辈之间的切磋,也不担心那天剑宗的老祖不要脸的要以此来找麻烦

“师叔,真是没想到,这还惊扰到了你老人家。”掌门走上前,恭敬的一拜,说道。

“哼,有人欺负我徒弟,我还能做的住”玄道大眼一瞪,还有些怒气,接着不耐烦的摆手道,“行了。别在这屁叨叨了,赶紧该干嘛该嘛去”接着,便消失不见,仿佛没有来过一般。

掌门无奈的一笑,也知道这位师叔的脾气,所以直接看向东方卿,笑着说道,

“东方贤侄,我小师弟性子直,你想必也知道,所以请不要生气,刚刚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吧,现在还请移驾剑道峰吧”

“哼看什看,走人”东方卿此时只觉脸面全部都丢尽了,怎么可能还会继续留下来,本身他过来也不过是想要讽刺那叶洛两句,可是居然现在的他对叶洛简直恨之入骨,可是想起师叔祖的警告,师叔祖严令不让自己碰叶洛,这到底是为何,真是该死

林峰见那东方卿灰不溜秋的走人,微微一笑,对着众人说道,

“众位,时辰不早了,我们便马上开始吧。”

说完,便率领众弟子首先前往剑道峰,其他三门派的弟子也随着各自的掌门跟随其后,只是经过刚才的一幕,心中都有写思量。

尤其是金丹期的弟子更是心中苦涩弥漫,刚刚叶洛的一剑之威,直接在他们心中埋下了惧怕的种子,甚至萌生了一种对方根本无可战胜的念头这要他们该如何的对战

看来,这次只能寄希望于筑基期的战力了,有那消息通透之人,更是得知叶洛新收了一个徒弟,好似就是筑基修为,而且还是从下界收的徒弟,既然师父他们战不过,那就只能在这徒弟身上找找场子了

霍清芷万万没想到,师父的一剑之威居然为自己招来了那么多的敌视,不过这种情况,她也早已预料,也早有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