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92章 清芷的得意

第92章 清芷的得意

杜华见霍清芷竟然主动发动攻击,不禁瞳孔一缩,身子向后急速的退去,同时一拍棺材,将自己的铁尸召唤而出,挡在身前

霍清芷见铁尸出现,没有丝毫意外,只是她可没有师父那般出神入化的剑术,可以刺穿银尸尸魁,只见她眼光一闪,竟是持剑向右方退去,让人一时根本摸不清她到底要干什么

杜华虽然不清楚她的打算,可是他却也不在意,因为这霍清芷的剑术根本就不会对他的铁尸造成威胁,更不会突破铁尸的防线刺伤自己

场面上的战斗一时变的有些诡异起来,霍清芷每次都主动的上前挑衅,可是一旦铁尸发威,她却退的极为迅速,而且后退的方向简直可以说是随心所欲,根本毫无步法和规律可言

众弟子看的不禁面面相觑,这霍清芷到底在干吗故意上台耍着玩的嘛还是明知道自己根本赢不了,索性拖延时间,让自己一会落败的时候不是那么难看

不过,经过刚刚的斗丹比试,现在其他弟子看向霍清芷的眼中早就已经没有鄙视,毕竟她可是丹霞门掌门亲口承认的四品炼丹师如今,即便是疑惑她的行为,可是也没有嘲笑的声音出现

这就是实力为尊的修仙界只要你的拳头够大,便可以让别人闭嘴不言

“好了我想你应该已经兜够圈子了吧,也没有必要再耽误时间是时候结束比试了”杜华似乎已经厌恶这种战斗,一边说着,一边控制着铁尸对着霍清芷一拳捶下

霍清芷嘴角微勾,露出一抹笑意,这笑容里竟然透着一丝期待,她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那里,就任凭那铁尸的拳头砸向自己,竟然不躲不避

“她是疯了不成,快躲开啊”

“靠再不躲就真的来不及了她要找死不成”

“啊我不敢看了”

万剑门的弟子有些竟面露担忧焦急之色,大声喊道,显然刚才的一战,霍清芷已经令他们折服,在心中彻底认同了她此刻见她有危险,不禁担忧不已

可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在铁尸将要砸到霍清芷的时刻,她消失了消失在了杜华和众人的视线中,那铁尸蓄势已久的一拳顺势砸下,不过只能砸在空处,滞空感甚至让它不禁一个踉跄

“天啊霍清芷她人呢怎么消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台下一片哗然,一时炸开了锅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台上的张掌门此时畅快的笑道,“林兄啊,真是没想到啊,你这个弟子如此不一般,太令人惊喜了,居然悄无声音的在平台上布下了阵法,够高够妙啊你们万剑门这是要兴盛了啊,有个叶洛还不行,现在叶洛居然又收了一个如此厉害的徒弟想让人不嫉妒都不行啊”

“张兄,真是谬赞了不过都是一些左道罢了,一些左道罢了这霍清芷修为还太低,不过靠着出奇制胜,实在当不起张兄的夸奖。;;;;;;;;;;;;;.”

林峰笑呵呵的答道,他心中刚刚已经打定主意,要改变对待这霍清芷的态度,所以此时听到张掌门的话,却也是真的开心,不管怎样,不管是谁,能够为万剑门挣得这份面子,他就极为的高兴

下面的人谁都没有杜华此时受到的震撼大,霍清芷就这么在他眼中突然消失,可谓是无声无息,那种鬼祟的感觉,那种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认知和控制的感觉,让杜华的心中生起了一丝恐慌,他马上掐诀,想要召回铁尸回到自己的身边

不过,更加让他感到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他明明凭借尸魁身上的神识烙印感知到铁尸就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看到铁尸

想要伸出手去亲自触摸,却是发现他碰触的之下竟然是一个法力的屏帐,在他运转灵力想要强行打破之时,却是受到了更大的反弹之力

他被困住了而且这霍清芷以自己为饵,竟然成功的让铁尸与自己分离

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杜华绷紧了神经,努力的放出自己的神识,想要探测周身的动静,可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仿佛这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一人一般

“呼”

镇定镇定,杜华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即便他不懂阵法,却也懂得如此仓促之下,霍清芷不可能布下什么大的阵法,应该不会困住他多长时间,铁尸仍在,他的战力就还是最强,所以他只需要防备她的突然袭击就好

可是霍清芷根本就没有给他镇定下来的时间,一声轻响,让绷紧神经的杜华马上跳起,只见蒲草剑斜着从右后方向他袭来,速度竟是极快,转瞬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惊慌之下,杜华想也没想,身体和神经的反应,让他下意识的向左边闪过而去,却不知道,这恰恰中了霍清芷的计策,早已等候在那个位置的霍清芷,照着杜华的胸口,使劲全力挥出一拳

没有任何防备的杜华,身子被捶的向天空飞去,如那波涛汹涌中的一叶扁舟,被狠狠的甩去很远,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

“咚”发生一声轻响

台下众人因为阵法的阻碍,根本就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只见那杜华被抛向了天空,然后被摔出了平台

就这么输了

随着那声落地的轻响,霍清芷撤去了平台的法阵,这时大家也已经看清了台上的景象,只见那无人控制的尸魁立在刚刚杜华站立的地方,一动不动,

而霍清芷则持剑一脸微笑的抬手作揖,对着杜华,说道,“杜师兄,不好意思,得罪了清芷还要谢谢杜师兄之前的承认,才因此让我侥幸获胜”

“哼好很好我记住你了霍清芷”杜华从地上爬起来,心中无限的憋屈,他这一场简直输的莫名其妙,想起就是心头火大,恶狠狠的问道,“你刚才布的什么阵法”

“不过是一个小型的迷踪阵罢了是杜师兄一时大意,我才能成功布阵”霍清芷嘴上淡淡的说道,可是仍然掩饰不了脸上的得意之色,见师父满意的对自己点头,那嘴角更是上扬,上扬